刚刚更新: 〔逆袭少夫人〕〔血色冥妻〕〔岭南鬼术〕〔要么爱,要么死〕〔都市之恐怖直播〕〔为君剑歌〕〔阴阳鬼掌〕〔九零后天师〕〔魔帝狂宠妻,神医〕〔医道神兵〕〔我当泥菩萨的那些〕〔绝世兵王俏总裁〕〔天才相师〕〔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我的26岁极品老婆〕〔掌心雷〕〔妙手小野医〕〔绝世神医〕〔特种兵王〕〔重生娱乐圈:国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御权策:陛下风华绝代 第十二章 逛逸尘楼
    那两人接过了玉佩细细打量,那位伙计面上渐渐出现了疑惑之色。因为他确实也看出这块玉佩质地更好,但这么好的玉佩怎么可能一千两就买到了呢?

    那位掌柜却是暗自心惊,浸淫玉石几十年,他自然认得出这是岄国上好的暖玉,向来都是向大殷上贡的。只怕眼前这位公子的身份不一般啊。

    “公子的这块玉佩确实是块好玉。那不知公子认为本店的这块玉佩值多少钱?”掌柜笑呵呵地说道。

    殷飘飖伸出了五根手指,缓缓开口:“五百两。”

    “你怎么不去抢啊?”殷飘飖的话音刚落,那个小伙计立马开口,很愤愤不平的样子。

    “小贵,不可胡言。”掌柜呵斥了那个小伙计,还是和颜悦色的和殷飘飖商量着,“公子,这五百两真的是太低了,我们这做生意的不能亏本啊。”

    “不行,五百两就五百两,而且我今天就要这块玉佩。”殷飘飖的语气不容商量,一定要拿下这块玉佩。

    “怎么你还想强买强卖啊?”那个叫小贵的小伙计更加生气了。

    殷飘飖也不在意这个小伙计这种不尊重的态度,只是淡淡地看着那个掌柜,眼神微微的施压。

    掌柜自是看到了殷飘飖的眼神,心下已经有了计较:这位公子是有意要找络玉轩麻烦的。掌柜用手拍了一下小贵,安抚了一下他。

    “那既然公子诚心想买,那就把这块玉佩卖给公子了。”那位掌柜松了口,却又再次开口说道:“公子既然对我家的玉这般感兴趣,不如留下个物什,我家主子想来应该很想和公子结交一番。”

    就这么五百两就把玉买了,他自然得给主子一个交代。如果他的猜测没错的话,留下个东西,主子应该不会怪罪他。

    “张叔,不行的,那是主子……”

    “小贵。”

    小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掌柜的打断了,他用眼神示意小贵不让他再说了。

    “小鸣,把钱给他们。”

    殷飘飖不在意这俩人打什么哑迷,叫鸣鸾付钱。然后就拿起盒子,交到了殷奎手里。

    “是。”

    鸣鸾付了钱,还是感觉陛下叫的小鸣很不好听,内心不开森。

    “掌柜的,把这把折扇送与你家主子吧。”

    殷飘飖把手中的折扇递给了掌柜。那折扇扇面上的山水画是原身亲自画的,还留了她的闺名“飘飖”二字在上面。这是打算明着告诉顾慎,就是坑了他一把又怎样。

    出了络玉轩,殷飘飖低声对殷奎吩咐道:“派人去查一下那个小贵刚刚想说的是什么,这个玉佩和顾慎有什么关系。”

    “是。”

    逸尘楼,大厅。

    “公子……”

    鸣鸾站在殷飘飖身后,欲言又止。看着面前这个装修精致的大厅,看着大厅内那些打扮的一身脂粉气的漂亮男人们以及那些衣着光鲜眼睛却乱瞟手却不老实的富贵人们,有男的也有女的。

    “小鸣啊,不要说你家公子我不应该来这个地方。”殷飘飖看着鸣鸾那张纠结的小脸,直接开口,接着她又附身在鸣鸾耳边说道:“朕是皇帝,来小倌楼看看男人没什么不合适的吧。”

    殷飘飖说完,嘴角挂着笑意,迎上了正向她走来的老鸨。

    她们一进来那老鸨就注意到了,自然也看到了她刚刚在鸣鸾耳边说话那显得有些暧昧的动作,以及鸣鸾脸上的不情愿。所以老鸨自己内心就脑补了一场大戏。

    这位公子好男色,旁边这位脸蛋生的特别可爱的小厮就是他的小宠,但是这位公子还要出来猎奇,于是这位小宠就不太高兴。

    殷飘飖要是知道了这老鸨的内心戏这么丰富,估计还会实名夸奖她一番。

    “这位爷是第一次来咱们这儿吧,喜欢什么样类型的跟我说说,包你满意。”

    来了客人,还是一位看起来就很有钱的客人,老鸨自然是笑得花枝乱颤。

    “给我们找个最好的包间,把你们这儿的头牌叫来。”

    殷飘飖不在意地开口,她是不知道刚刚老鸨脑补的那出戏,要不然就不是这语气了。

    “这……”老鸨一脸为难,似乎开不了口。

    “怎么?怕我付不起你钱吗?”殷飘飖佯装不高兴。

    “不瞒公子说,我们这儿的头牌画公子今天去陪另一位贵客了。”老鸨陪着笑开口。

    殷飘飖手指微微蜷缩,脸色不变的开口:“不知画公子陪的是哪位贵客啊?”

    老鸨一时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说,但是看着殷飘飖那一副不甚在意,只是随便问问的样子,还是开了口:“是吏部尚书,杜大人。”

    话音刚落,一直低着头的鸣鸾脸色一变,抬头去看殷飘飖,但见殷飘飖脸色无异。

    “这样啊,那就换个人吧。”殷飘飖语气不变的开口,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盘算。

    她没想到吏部尚书杜敬竟然在这里。她只是凭借原身的记忆,隐约感觉这逸尘楼怕是与殷成晏有关系,所以今天想着先来看看,没想到碰上条大鱼。

    吏部尚书杜敬,是姜国英的人,也就是殷成晏的人。看来这逸尘楼真的是和殷成晏脱不了关系。既然今天杜敬在这里,管他是不是和逸尘楼有关系,管他是不是好男色,这大帽子她是一定要扣到他头上去。吏部尚书也是个肥差,这次顾慎可不能和她抢了。

    老鸨把他们引到了一个包间后,就出去叫人了。

    殷飘飖看着这透着淫靡之气的房间,脸上有那么一丝嫌弃,对殷奎说道:“派人去查,把逸尘楼这三年的账本全部给我扒出来。”

    “是。”话音刚落,殷奎已经消失在了包间中。

    “公子,这吏部尚书,您是要动手吗?”鸣鸾在一旁开口,从那位老鸨说贵客是吏部尚书时,她其实就已经猜到了殷飘飖的心思。

    “当然,这么好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同时,逸尘楼另一个上好的包间。

    “摄政王殿下竟然也会来这般风尘之地,这要是传出去,殷都的那些留言可都实打实变成真的了。”

    ------题外话------

    求收藏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颜夕江墨琛〕〔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盛世鲛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