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二宝:总裁老〕〔霸道小叔,请轻撩〕〔神级帝皇〕〔邪帝狂后:废材九〕〔快穿嫁到:男神,〕〔都市女人香〕〔文坛救世主〕〔快穿:心机BOSS日〕〔绝世狂兵〕〔重生之农门娇女〕〔四重分裂〕〔深海不蓝,你已成〕〔夺舍天道〕〔从犬夜叉开始吃〕〔天堂来信〕〔帝少霸宠小蛮妻〕〔赊刀人〕〔当一个道士〕〔快穿直播:宿主只〕〔极品小赘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御权策:陛下风华绝代 第十九章 王爷按摩
    殷飘飖轻飘飘的一句话,又决定了吏部尚书府一百多人的命运。帝王一怒,伏尸百万。这只是个开始,她迟早会肃清这个朝堂,到那个时候只会有更多人的性命搭进去,血流成河。但是她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她不想做一个碌碌无为的皇帝,她要的是功成名就。

    陈子乾的脸色变得灰白,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

    他脸色的变化殷飘飖自然看在眼里,这次之后他和姜国英之间应该会生出嫌隙。唯一的女儿,唯一的掌上明珠成了这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的心境肯定有很大的变化,说不定会把这些过错都归到姜国英身上。

    不得不说,景云霁这诛心之法用的很高明。

    杜敬被侍卫们押下去了,等待他的将是北疆的苦寒。当然,殷飘飖短期内肯定不会让他死的,毕竟他还有大用处。

    “吏部尚书一职不能空缺,吏部侍郎先暂代吏部尚书一职。”殷飘飖发话。

    百官们自然都没有异议,这吏部侍郎既非姜阁老这边的人,也不是顾相那边的人,陛下很明显是要扶植自己的势力了,谁敢有异议。陛下自从上次昏迷醒来后就变得雷厉风行,这才几天就把吏部尚书弄下了台,这朝廷明显是要大变天了。几家欢喜几家愁。

    是夜,长乐宫。

    “殷奎,派一队殷影卫时时保护杜敬,朕要确保他留着一条命在。”

    殷飘飖穿着睡袍躺在软榻上,懒懒的对殷奎吩咐道。殷奎自从变成了明卫以后就没再隐在暗处,一直守在殿外。

    “是。”话落,殷奎的气息就消失了。

    殷飘飖这两天感觉有点儿腰酸背痛的。皇上这活儿不好干,每天要处理那么多事情,那么多奏折,又长时间久坐,确实挺累人的。

    殷飘飖躺着,闭眼思考,今天拿下了杜敬,这效率特别不错,她来这里也不过十多天。同时她也发现了,姜国英虽然势力庞大,但是并不是没有突破口的。殷氏皇族的殷影卫就是一把利刃,特别是专属于皇帝的二十八星宿,殷成晏和姜国英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即使是江湖上顶尖的杀手组织也不见得是殷影卫的对手。但是原身似乎很排斥殷影卫,她做公主的时候有自己的殷影卫但是她很少用,她继承了二十八星宿后就基本上没用过,若非如此也不会那般被动。

    思考间,她感觉有陌生的气息靠近了长乐殿。

    “摄政王最好把你的脚收回去,长乐殿不是谁都能进的。”

    景云霁的脚刚要踏进长乐殿的门就听到里面殷飘飖懒懒的声音,他停顿了几秒,还是下了脚。

    瞬间,强大的压强从长乐殿内扑面而来,阻止了景云霁的脚步。

    “摄政王听不懂朕的话吗?”

    景云霁抬头就看到殷飘飖站在长乐殿门口,头发未束,一头青丝散落,身上穿的是白色的袍子,但是质地看着就很奇怪,那个袍子的长度到小腿,她露着一段白皙的脚踝,赤着两只小脚。

    殷飘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依旧是暗红色的长衫,身姿挺拔,高了她足足一个头,他就那么站在殿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但是眸光却特别的深邃,严重仿佛藏着星辰大海。

    “你拦不住我的,别做那些没用的事。”

    景云霁开口,语气温凉。他迈开了大长腿,走到了殷飘飖面前。

    只要他想,她确实拦不住他。殷飘飖知道原身这个深宫公主武功不差,甚至算是女人中的佼佼者,但是绝对比不过景云霁这个从小就在战场上长大的男人。

    殷飘飖转身,走进了内殿。是拦不住他,但是也得让他知道长乐宫不是他想来就能来的。

    “这个不能用了。”景云霁把手中的钢笔给了殷飘飖。

    殷飘飖一看到钢笔脑袋就有点儿大,怎么又来了。但是看着景云霁那很认真很执着的眼神,还是接了过来。

    接过来一看,原来是没墨水了。

    “没墨水了。”殷飘飖向他解释道。

    “我知道。”

    景云霁知道,他回去后就把这支钢笔拆了又装装了又拆,已经明白了这支笔的工作原理。

    “你知道了你还来找朕干什么?我们可是有言在先,我不会回答你有关这支笔的任何问题。”殷飘飖有一丝丝的烦躁。

    “没有红色的墨水。”

    景云霁说得很认真,但是殷飘飖总感觉她听出了一种委屈的感觉。

    殷飘飖从书案上拿了一瓶红墨水递给了景云霁,温声说道:“你应该会用吧,以你的聪明才智。”

    景云霁不置可否,点了点头。

    “行了,你走吧。以后这种小事你就随便派个人过来就行,摄政王老是夜里往皇帝的寝宫跑,这像话吗?”

    殷飘飖坐到了软榻上,一边捶着肩膀,一边对景云霁说道。她慢慢地已经熟悉了景云霁开始把他当做自己人。

    突然一双手附上了她的肩膀,开始帮她揉捏,瞬间她就舒服地呻吟出声。

    “唔……”

    隔着睡袍,她感受不到那双手的温度,但是力道确实刚刚好,特别舒服。景云霁的手恐怕应该和他的人一样都是冰冷的。

    殷飘飖没有阻止他,毕竟这种事情不常有的。摄政王景云霁亲自按摩,即便她是皇帝也不是时时都能享受这种待遇的。

    “手法挺好的,王爷这是在哪学的技能啊?”殷飘飖闭着眼睛,开口调侃道。

    “有人给我按过,慢慢就会了。”景云霁淡淡的解释道。

    隔着衣服捏不舒服,于是他就把殷飘飖的睡袍退了一点,露出了肩膀。肩膀上挂着两条白色的细带,又是她上次那条领口又低,只遮到大腿的裙子。外袍一退,他能很清楚的看到他胸前的春光。景云霁眉心微蹙,别开眼去,想说什么却有没张口,继续按摩。

    殷飘飖没什么反应,按摩而已,而且她只是露了个肩膀,所以她完全不在意,还接着开口调侃道:“谁啊?哪位俏佳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颜夕江墨琛〕〔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盛世鲛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