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二宝:总裁老〕〔霸道小叔,请轻撩〕〔神级帝皇〕〔邪帝狂后:废材九〕〔快穿嫁到:男神,〕〔都市女人香〕〔文坛救世主〕〔快穿:心机BOSS日〕〔绝世狂兵〕〔重生之农门娇女〕〔四重分裂〕〔深海不蓝,你已成〕〔夺舍天道〕〔从犬夜叉开始吃〕〔天堂来信〕〔帝少霸宠小蛮妻〕〔赊刀人〕〔当一个道士〕〔快穿直播:宿主只〕〔极品小赘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御权策:陛下风华绝代 第二十二章 琴妃之死
    “‘飞阁流丹’被你掌控了?那前几天姜国英雇‘飞阁流丹’的杀手准备杀杜敬你也知道了?”殷飘飖适时转移了话题。

    “当然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要留杜敬一条命,所以我没让手下的人下狠手。”

    玉清嘉又懒懒的靠回了椅背上,殷飘飖有意要转移话题,那他就顺着她的意思来,反正他迟早会打消她的疑虑的,他绝对不会害她。

    “‘飞阁流丹’的顶级杀手对上我的殷影卫,你说谁会赢?”殷飘飖淡淡的问道。

    “半斤八两吧,没比过。但我知道他们肯定不是你那二十八星宿的对手。”

    玉清嘉随口一说,因为他也不知道两者谁更厉害,但是二十八星宿的身手他可是亲自领教过,深不可测。

    “听说卿卿最近和景云霁还有顾慎走的挺近?”

    玉清嘉突然问到了这个,而且语气有那么一丝危险的意味。

    “我需要借助他们的势力,而且我不可能总和他们对着。”殷飘飖并没有听出他的语气有什么毛病。

    “卿卿,我不是说过吗,我会帮你的,我的人就是你的人,你为什么要去找他们?”

    殷飘飖的解释并不能让玉清嘉满意,甚至让他更不悦。

    他不喜欢卿卿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

    “我说过了,就算我不拉拢他们,也迟早得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这样晾着算什么事儿。你管这事干什么?”

    殷飘飖这次感受到了玉清嘉对景云霁和顾慎的敌意,为什么?

    “因为我想让卿卿只依赖我一个人。”

    玉清嘉突然走到了殷飘飖身前,把胳膊放在她的两侧,俯下身子,整个人离殷飘飖特别的近,他说话呼出的热气殷飘飖都可以感受得到。

    “玉清嘉,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现在是我在帮着你,你是要借助我的力量回去夺皇位,你有什么资本让我依赖你?”

    玉清嘉的话很暧昧,但是殷飘飖不为所动。她宁愿相信玉清嘉撩她是为了从她这里获得更多的帮助。原身以前真的很认真的在帮他,调了一队殷影卫供他使用,殷飘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撩到了原身。

    “卿卿,总有一天我会向你证明我有那个资本。”

    玉清嘉直起了身子,桃花眸带笑,如同一汪春水,笑意却不达眼底。卿卿对他起了戒心,之前的她不会说这种话的。

    可是她之前对他不是这样的,卿卿变了。

    “呵。”殷飘飖微不可察的轻哼一声,等到那个时候再来说这种话吧。

    “卿卿这块玉佩真好看,简单大方,送给我吧。”

    玉清嘉突然看到了一旁桌案上放着的前几天从络玉轩坑的那块玉佩,拿起来把玩,并向殷飘飖讨要。

    “你拿走吧。那是在络玉轩坑来的,只花了五百两。”殷飘飖不在意地摆摆手。

    玉清嘉的眼眸微动,络玉轩,顾慎的地盘。

    “顾相店里的东西啊,怪不得成色这么好。”玉清嘉凉凉的开口,语气不太好。

    “我还让人去查过,这块玉佩是顾慎亲自设计制作的,是络玉轩一楼的压箱宝。”

    一说到顾慎,殷飘飖就想起来上次在络玉轩门口,那个小伙计小贵没说完的话。殷影卫查完后告诉她原来那块玉佩是顾慎亲手做的,怪不得要那么贵。

    “是吗?顾相还真是心灵手巧。”

    玉清嘉的语气冷了下来,捏着玉佩的手悄悄用力。

    天牢。

    杜敬蓬头垢面,身带镣铐,颓废的坐在牢中的草垛上。仅仅一天,当初那个春风得意的吏部尚书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突然,他听到了有脚步声在向他这边靠近,他起身,走到了铁栏旁边。

    他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儿,穿着一袭白衣,不染纤尘,和这个阴暗的天牢格格不入。

    “子钦……”他喃喃叫道。

    “杜大人,别来无恙。”

    虞子钦定定的看着他,双眼如同古井一般毫无波澜,“我是来替陛下问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他顿了一下,“譬如姜国英,譬如殷成晏。”

    “呵呵,陛下以为我这么好说话吗?我都落到这般田地了,说了又如何不说又如何?”

    杜敬转身走到了里面,不愿回答。

    “那如果我问你呢?”虞子钦语气不变,接着问道。

    杜敬突然转过身来,看着虞子钦面容带着苦笑和无奈,说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这两年来你问我的所有问题我都明明白白地回答你了。”

    确实,这几年虞子钦与杜敬接触就是为了从他的嘴里得知他父亲冤案的具体细节,而杜敬也没有半丝隐瞒,全部都告诉了他。

    虞子钦的处境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杜敬一手造成的。是他当初不遗余力的弹劾虞子钦的父亲,又找出证据让这件事无法翻案,让他父亲再也翻不了身;也是他在姜国英提出要把虞子钦送入逸尘楼的时候半分反对都没有,他甚至想着那样他可以更方便的见到虞子钦。

    他真的喜欢他,没有理由的,从见到他开始就是。可是他的喜欢太自私了,他毁了他。

    “其他的呢?不是关于我父亲案子的?”

    虞子钦仿佛没有看到杜敬眼中的挣扎,继续问道,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像是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你真的要知道吗?”杜敬的眼神很复杂。

    虞子钦颔首。

    “好,你想知道我就都告诉你。”杜敬仿佛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先皇宠妃琴妃,她的死,和姜国英有关。”

    虞子钦瞳孔微缩,世人皆知,琴妃当年是生了当今陛下后身体亏欠没有恢复过来才病逝的,如今看来里面还有些极为阴暗的内幕。

    以至于,先皇都没有察觉。不然以先皇对琴妃的宠爱,他若是知道琴妃是被人暗害的,估计整个殷都都不会安生。

    “琴妃一入宫就宠冠后宫,把当初的姜贵妃,如今的姜太妃比了下去,姜太妃不甘心求她的父亲姜国英帮忙。”

    杜敬看了一眼虞子钦,见他的面色没什么大的波动,接着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颜夕江墨琛〕〔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毒戮天下〕〔田园萌宝:农家俏〕〔解忧医馆〕〔盛世鲛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