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的身上有条龙〕〔今夜难眠〕〔美人倾城,我的薄〕〔一往情深,傅少爱〕〔平凡小医仙林奇〕〔公主凶猛:国师,〕〔漠许清欢:四爷!〕〔快穿:宿主总搞破〕〔欢喜田园:村花逆〕〔我的神秘老公〕〔玉帛金鼎〕〔我是地府弼马温〕〔孙潇潇老赵〕〔一生有你孙潇潇-1〕〔光明神印〕〔为神加冕〕〔我的绝美师姐〕〔末世重生之业火红〕〔透视小医仙〕〔林亦可顾景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娇蛮狂妃:冷酷邪王,放肆宠 第6章 好死不如赖活着
    他为什么要救她呢?

    她欠了他什么人情啊?

    司命青雪想不明白,只好紧紧跟着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他走的很快,几乎带风,她唯有小跑才能追上他。

    一路上,光线很暗只有微弱的月光和路上残留的烽火照亮倒在地上的尸体和一摊摊的血液。

    可想而知,这里刚刚经历过多呢激烈的一场争斗。

    这个时候,司命青雪突然明白,每一个帝王的王位都是用累累的尸骨给堆积起来的。

    司命青雪不敢睁大眼睛去看,只有一动不动地盯着男人厚实的背影,只有这个人,现在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

    “啊!”

    萧冉听见司命青雪一声尖叫,他转过身,看着司命青雪倒在地上,被一只鲜血淋漓的手抓住小腿,她吓得脸色惨白,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去。

    “救命啊,救命啊,不要来找我,不是我杀你的,救命啊,不是我杀你的,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公公主殿下,殿下,救救我啊!”

    “我不是你的公主殿下啊,你放了我吧,大哥啊,我真的不是你的公主殿下啊,你放开我啊你!”

    萧冉看着这个残兵败将,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一剑插进他的胸口,彻底了结他的性命。

    司命青雪又再一次被鲜血溅到脸上,这一次,她终于忍不住崩溃大哭出来。

    “这都什么破地方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啊!!!!老天爷,你让我回家啊!”

    萧冉看着司命青雪脸上的泪痕,眼神闪烁了一下,看着天边的圆月:

    “你的家已经没了,哭是没有用的。”

    她的家已经没了?

    谁说的?

    她的家还好好的,只是没有办法回去,没有办法跨越几千年的历史长河,再回到二十一世纪中去而已!

    “你不懂!我家好好的!别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

    萧冉摇摇头,不再多说废话。

    司命青雪抹去脸上的泪水,重新站起来,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冷峻的男人。

    “你说说看,我到底欠了你什么,值得你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下我的性命?”

    她想知道。

    她这一具身体的主人,到底欠了他什么人情?

    “你说啊,干嘛不说了,又不是你欠我的,你干嘛不说?”

    “这个你暂时不需要知道。”

    萧冉转身继续往前走,但是,他仍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在慢慢地磨损掉他的力气。

    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倒下。

    “你不说,我就不跟你走,谁知道你会不会像那一些人一样,带着我,去见那一些要我的人头的人去领赏呢?我不跟你走,拜拜了您咧!”

    司命青雪自己拐个方向,要跟他错开,谁知,她只是刚刚迈了一步,他那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就放在她滑溜溜的脖子上,只要再深一点,她就会一命呜呼了。

    “你没有选择,除了跟我走。”

    萧冉冷眼看着她倔强的神情,漆黑如墨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起伏,平静的犹如一面湖镜。

    司命青雪深深吸了一口气,合起眼睛又睁开,再睁开时候,眼睛里的埋怨已经化为澄澈。

    她想明白了,好死不如赖活着,横竖都是死,他要是杀她的话,早就下手了,何必大费周章,可见,这一个人还算是个朋友,不是想要她性命的敌人。

    “你要带我去哪儿?”

    司命青雪看着他,男人收回长剑,背过身,往前走去:“带你去见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丫头,悔婚无效〕〔神秘总裁太给力〕〔重生之都市狂尊〕〔都市盘龙〕〔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海贼之无双弓兵〕〔史上最强狂帝〕〔极道渡劫师〕〔花开最漫时〕〔快穿之愿羽君老〕〔殇颂〕〔诡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