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 第九百六十六章 脸疼
    众人错愕的看着严北月,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她刚刚叫什么?

    爸?!

    这其中以冯元光反应最强烈。

    他就说怎么看严北月那么眼熟!

    她原来是严穗丰的女儿!

    冯元光的眸中明暗交错,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一直躲在冯元光身后的吕玥霖早就呆住了。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一直看不起的小军医,竟然是严师长的女儿?!

    不不不,一定是老天爷跟她开了个玩笑,一定是!

    严穗丰沉着一张脸负手走过来,直走到严北月的身边,他才伸出手拍了拍严北月的肩膀,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去。

    “老冯,你刚那句话真说对了,这件事必须有人要负责!”严穗丰冷着脸看着冯元光。

    他的目光格外骇人,吕玥霖浑身一颤,感觉那道目光已经穿透了在自己身前挡着的冯元光,直刺到了她的身上。

    冯元光看着严穗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才好。

    而严穗丰停顿也根本不是要等冯元光说话:“明知道自己有任务在身还敢无事生非,甚至是出言挑衅,这个责任你必须得负!”

    果然!

    冯元光的目光阴沉,看着严穗丰咬紧了牙关。

    但是犹豫了好一会儿,他还是没说话。

    这种情况下他还能说什么?

    顶头上司在这儿,他平日里再怎么假公济私都罢了,偏偏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上。

    严穗丰却没有因为他的沉默而就此把这件事轻巧掀过。

    之前那一次没有追究吕玥霖和冯天的责任,并不是因为冯家如何,而是那会儿他们都在准备军演的事情,对于这种小孩子打闹似的小事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现在呢?

    没有军演也没有什么任务,也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

    欺负他女儿,当他死了?

    “首长,都是小孩子打闹,小霖好好养养也不会耽误汇演,您看这……”冯元光终于软和了态度。

    严穗丰不置可否,瞥了他一眼后连句话都没说,转身拍了拍严北月的头说:“嗯,身手比前些日子利落些了,还不错。”

    严北月嘿嘿一笑:“虎父无犬女!”

    严穗丰轻笑出声,再一次拍了拍她的头:“小马屁精。”

    随后他转向了孙皓麟:“还是皓麟教的好。”

    孙皓麟摸了摸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首长言重了,明月底子好。”

    没人不爱听好话,严穗丰也是,他哈哈一笑问孙皓麟:“忙完了到我那儿坐坐,我也有事情和你说。”

    “是。”孙皓麟站得笔直。

    严穗丰说完这些,就再不理会冯元光和吕玥霖了,就像只是下楼来接一下女儿似的,一手拉着严北月,就往办公楼里走去。

    围观的人也都开始散了,再围观下去就是看人笑话了,他们心里明白得很!

    冯元光的脸黑得像墨汁一样,他紧握着拳头,死死地盯着严穗丰的背影,牙根咬得直痒痒。

    吕玥霖不敢说话,老实的站在那儿,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她以为自己可以随意的欺负严北月,因为她有姨夫撑腰。

    但她怎么都想象不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军医竟然是严师长的女儿。

    你……

    你一个大小姐,干什么不好,非得风里来雨里去的拼命!

    害得她误会一场最后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都是严北月的错!

    吕玥霖气得牙根直痒痒,心里的不爽达到了巅峰。

    而在严穗丰的办公室里,他们的谈话可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严穗丰找孙皓麟是真的有事情,而且还是很严肃的事情。

    “之前的军演,有人透露了消息给薛文天,这一点你们的报告中都有提到过,”严穗丰拧着眉毛看着孙皓麟,“你觉得是谁透露的消息?”

    孙皓麟表情严肃,说出了自己的猜测:“那次军演本就只是血刃和西南军区的事情,除了两边的领导和当事人应该是没人知道的,只是我得知消息的那几天,血刃营地的确很热闹。”

    他说得有些委婉,但是严穗丰一听就明白。

    那几天血刃可不就是热闹得很吗?

    先有吕玥霖带着文工团的姑娘们过去,后有冯天大闹。

    这两个人……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孙皓麟却又说:“不过这也只是我这边能想到的人,不知道西南军区那边是什么情况,两边都有透露消息出去的可能。”

    严穗丰摇头说:“我已经问过昊骐了,自打军演的命令下达后,他手下的兵就再无休假,一直在做突击训练,连个人都没出去,怎么能有人把消息透露出去?”

    顿了顿,严穗丰又说:“而且昊骐也说过,他并没有直言说是要与血刃军演,大部分的士兵都是在军演前才知道是和你们进行军演的。”

    孙皓麟轻叹了口气:“那问题就是出在我们这边了。”

    严穗丰点头,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吕玥霖不大可能,她是军人,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她明白得很,倒是冯天……那就是个混账东西,喝多了顺嘴胡咧咧出去都是有可能的。”

    孙皓麟点头,问得更直接了:“首长,我的任务是?”

    严穗丰轻笑着摇头:“你啊,有时候聪明得太过了。”

    孙皓麟也轻笑出声:“这也是替首长分忧。”

    “哈哈,你小子竟然还会拍马屁,”严穗丰笑着,顿了顿说,“血刃是我们最相信的队伍,这消息到底是谁透露出去的,就由你们去查。”

    “是!”孙皓麟从沙发上站起来,立正敬礼格外正经的样子。

    严穗丰摆了摆手让他坐下,转头看向了严北月。

    他本来是想嘱咐严北月好好配合的,却发现这小丫头竟然站在他的柜子前发呆,貌似根本就没听他们说话。

    “月月?”严穗丰喊了她一声。

    严北月却没听到似的,仍旧站在那儿看着柜子里的东西。

    严穗丰的眉心一跳。

    那个地方放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严北月看着柜子里的相框,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满了脸颊。

    那是并排放着的两个相框。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