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他的身上有条龙〕〔今夜难眠〕〔美人倾城,我的薄〕〔一往情深,傅少爱〕〔平凡小医仙林奇〕〔公主凶猛:国师,〕〔漠许清欢:四爷!〕〔快穿:宿主总搞破〕〔欢喜田园:村花逆〕〔我的神秘老公〕〔玉帛金鼎〕〔我是地府弼马温〕〔孙潇潇老赵〕〔一生有你孙潇潇-1〕〔光明神印〕〔为神加冕〕〔我的绝美师姐〕〔末世重生之业火红〕〔透视小医仙〕〔林亦可顾景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灰烬之燃 第六章:挑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楚,你这么好?不会是想要泡我吧?”胡莉眉眼之间,有着万种风情。

    楚城毫不掩饰地尴尬,心说你大我至少七八年呢,这么老的牛,我可不敢让你啃。

    “茉莉姐,你说啥呢,我可是正经的东北人,讲义气的。”楚城随口胡扯,东北人,他只在电脑里见过。开普勒62星系,很多年都没地球人过去了。

    胡莉笑的前仰后合,她注意到,秦寿生硬地低下头去。

    楚城看得清楚,秦寿低头的一瞬间,目光都能杀人了。真是无聊……

    “你们聊,我累了,睡一会儿去,有事儿叫我。”楚城说着就站起来,走到岩石边上开始攀爬。他几下就爬到高处,找了个更加隐蔽的位置,取出毯子,把自己一裹,真的就不吭声了。

    “这小子,死认钱,你喝他口水,还要你一个金币。”秦寿不死心,蛊惑胡莉。

    “你不渴吗?”胡莉没接这茬,秦寿愣了愣。

    他还真渴了,但是方才自己和胡莉说已经没水了,怎么好意思再往外拿。

    “不渴,我去方便下。”秦寿说着,就贴着岩石绕到另外一面,回头确认胡莉没跟着过来,这才鬼鬼祟祟取出水壶,给自己灌了一口。你喝人家的水,还给了一枚金币,想白喝我的水,这是把我当冤大头了?

    胡莉冷笑,举起水杯,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她把半杯水喝光了。

    岩石上方的阴影里,传出轻微的鼾声,胡莉想了想,解下背包,把水杯塞进去。浇了油脂的松木还能烧一段时间,胡莉就在火边躺下,枕着背包,看天上的星空。

    在太阳系边缘,星空比这里的还要璀璨,也比这里冰冷。

    破败的机械城,也没有半点的温暖。

    她有窝囊的父亲,酗酒的母亲,不成器的哥哥,生病的弟弟。哪怕在机械城,她的家庭也在不幸排行榜上靠前的很。

    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生活可想而知。

    第二世界,也是这样吗?全都是混蛋?

    她进入第二世界,是因为有更多的补贴可以拿。谁知道为什么,国家可能不想让社会变得更乱吧?可是机械城,乱了又能怎么样呢?

    机械城的人,最大的发泄,也不过是把机械城炸掉,成为太空之中的垃圾。

    那会省下很多的补贴费用吧?如果自己是领导人,就直接发射太空鱼雷。反正机械城里面,也没什么值得人类留恋的东西。

    胡莉想哭,又舍不得浪费水分。她就睁大眼睛,想着如果流泪了,也要聚在眼窝里,让它顺着自己的面颊慢慢流,流到嘴里。

    秦寿喝完水,还真的撒了泡尿。

    他把尿嗞的很高,尿在岩石上,想象着那是楚城年轻的脸。然后他就掏出一根卷烟,用手拢着点着,狠狠地吸了一口。

    可惜,新手自选物资里,没有大麻。

    上学的时候,他想过当一个老师,教历史。可是毕业之后就失业了,助学贷款根本还不上,债务越来越多,索性,他就加入了黑帮。

    加入之后,他发现,这才是他应该有的人生。做个混账很快乐。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除了大嫂。

    结果他没忍住,不得不逃亡,跑到遥远的星系,无事可做,最后干脆当了个职业玩家。虚拟的世界里,他更加的肆无忌惮。每个游戏,他都会坑很多朋友。兄弟嘛,本来就是拿来出卖的。

    虚拟游戏真是好啊,睡了嫂子也不用担心被分尸。

    胡莉一定要拿下,这世界上哪有贞洁烈女。赚钱是人生的第二乐趣,这才是第一乐趣。要不是有这个毛病,他也不至于逃亡。

    月光幽暗,秦寿低着头,咬牙切齿。

    忽然之间,他的身体僵硬了。地面上,只有自己的一泡尿,胡莉的呢?

    风干了?不可能,沙漠的夜晚很冷。就算结冰他都相信,绝不会就这么没了。秦寿的目光幽暗,瞳孔深处仿佛有鬼火在跳动,宛如恶魔。一个能收集自己尿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白痴。

    胡莉啊胡莉,你挺能忍的,是为了地图吗?

    他的牙咬的更紧了,不知不觉,烟已经烧到了根儿,一下就烫到了手指。秦寿猛地把烟头丢出去。含着被烫伤的手指,秦寿的脸变得狰狞。

    小娘们藏的挺深啊,他的手,按在了日本刀上。

    不行,现在就杀了胡莉,之前不仅白折腾了,还可能引来楚城的攻击。

    还是先解决楚城,然后再对付胡莉。

    想到这里,秦寿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他把手指在身上擦了擦,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过巨大的岩石,来到火堆旁。

    他把背包下面的毯子解下来,看胡莉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秦寿笑道:“晚上冷,你盖着这个睡吧,我来守夜。”

    “不用。”胡莉扭过身子,把脸对着火坑。

    松木的香气,有些刺鼻,她就打了个喷嚏。

    “我说什么来着。”秦寿走过来,把毯子强硬地盖在胡莉身上,低声道:“你小心那个楚城。”

    “干嘛这么说?”

    “你去那边的时候,这小子偷听来着。”秦寿听到上面传来的鼾声,索性污蔑倒底。

    胡莉把脸埋向背包,颧骨被里面的东西硌到,有些疼。那是楚城给她喝水的杯子,胡莉想起楚城倒水时候的样子,那表情很干净。在机械城,她从来都没看到过。

    “明天就甩了他。”胡莉低声道。

    “不,他用半杯水,骗了你一个金币,那金币可不普通,上面有太阳神的图案。你肯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是什么?”

    “那金币,有可能是装备,很值钱。咱们把他弄进遗迹里,两个人合力杀了他。”

    “为什么要弄进遗迹?”

    “我担心不是他对手,让遗迹里的怪物试试,要是他受伤了,就更好对付。”秦寿的声音压的很低,楚河却听的清清楚楚。

    “我没杀过人。”胡莉的声音,有些颤抖。

    “又不是真的,这是游戏,咱们就是给他个教训。”

    “既然是游戏,就算了吧。”胡莉低声劝说。

    秦寿更恨了,肯定是她对楚城有点意思,否则还不立刻答应?胡莉的心眼可挺多的,自己不下点本钱,还真难得手。

    “你要是忍得了,咱们三个明天就散了,再也不见。我也是帮你,没想到……”

    “行行行,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你小点声。”

    “他睡着了。”胡莉的声音,的确有些大。

    秦寿得意,果然是为了自己的地图。用分手威胁她,她立刻就改口了。这就对了,进了遗迹就由不得你了。

    到时候,用藏宝室引诱一下,估计她就会投怀送抱。

    胡莉抓紧毯子,强迫自己睡着,可是秦寿的呼吸声就在附近,让她感觉身边趴着一条毒蛇,让她心跳的很快。

    秦寿坐在火坑旁,抽出日本刀来,在月光下,看那刀身上的纹路和光华。

    只要一刀,胡莉就死定了,可惜不敢。

    看楚城方才向上攀爬的速度,力量肯定不低,现实里要是会功夫的话,就算自己技巧出众也不太好杀。但是自己有武器优势,只要命中一刀,不管是手臂还是腿上,就能让他流血不断。

    楚城这次真的睡了,睡梦中,他梦见了光明神。

    光明神用手指了指自己,自己四维指环里的魂瓶就飞了出去,在光明神的面前,变成了妹妹的样子。

    “不!”楚城的声音,卡在喉咙里面,喊不出来。

    光明神的脸,很模糊,就像是一团烛火。

    成为我的一部分吧,楚城。

    楚城拔剑,一剑刺了过去,刺入的却是妹妹的身体。

    他杀了神选者!

    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汇集了好多的人,有他的光明圣骑,神殿牧师,高级神官,更多的是那些选民,信徒。曾经的同僚,手下,一个个都愤怒地扑上来,刀剑相加。

    她不是!她不是!

    她不是神选者,她也不是我妹妹!

    楚湘转过身,看着自己,目光之中充满怜悯。

    “放弃吧,哥哥。他是神,是唯一。”

    “我愿、永堕黑暗!”

    噗!

    一把剑,刺进了自己的胸口。楚城抬头,那张脸不再是楚湘的,而是换了一个人。那个曾经劝说自己,劝说自己叛出光明神殿的人。

    她说:人做错了事情没关系,可以重头再来。

    楚城睁开眼,用力捂着自己的胸口,仿佛前世的伤痕还在,这才是撕心裂肺的疼。

    真怕,现在才是一场梦。

    因为恐惧,所以愤怒,楚城的手,握在了短剑上,他想杀人。

    从阴影里往下看,胡莉蜷缩在毯子里,身体僵硬。秦寿在月光下擦拭日本刀,脸上的表情有点狰狞。

    依然很搭,残忍的狼,和弱小的羊。

    楚城的手,离开短剑,他无声地坐起来,在阴影之中,靠在岩石上。被情绪左右,去杀人,去泄愤,毫无意义。

    他冷静下来,想到魂瓶里的妹妹,就开始琢磨着,找到遗迹之后,再干掉秦寿。

    谁都不比谁高尚,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丫头,悔婚无效〕〔神秘总裁太给力〕〔重生之都市狂尊〕〔都市盘龙〕〔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海贼之无双弓兵〕〔史上最强狂帝〕〔极道渡劫师〕〔花开最漫时〕〔快穿之愿羽君老〕〔殇颂〕〔诡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