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小村长〕〔我真的不开挂〕〔网游版美漫〕〔抗战之重生天狼战〕〔老子是条狗〕〔逃妻鲜嫩嫩:霸道〕〔提升修真的成功率〕〔最强桃运系统〕〔天命凰谋〕〔空间灵师之家有三〕〔我的神秘先生〕〔厨妻当道:调教总〕〔娇妻甜蜜蜜:老公〕〔重生之诸天大反派〕〔兵王无双〕〔医等狂兵〕〔末世之小冰河〕〔太古星辰诀〕〔我有一截金手指〕〔狼性总裁,超会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1章 守山犬
    沿大白山脉100里开外就是盘山岭。

    这里贫困凋敝,是个西北风凛冽且毫无诗意的僻壤!

    沟塘子把西北风磨的锋利如刀,吹得老人蒜鼻头和瘦高颧骨彤红。零下0多度气温,老人就穿着棉夹克劈柴,怀里捂着生日时在城里当服务员的孙女给他买的不锈钢酒壶。

    他须发染霜,这里呵气成冰!

    哗啦哗啦的链子响,吸引他的注意力,停下挥劈的长斧拄在木墩上打量。

    雪被车轮轧的瓷实的反光路面,漆皮剥落锈迹斑斑的老二八大杠坐着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军绿大衣呼啸沧桑,随风飘扬。下摆随着蹬那咔咔作响的脚蹬,显出两条结实有力的大长腿。

    老人伸出了因寒冷收缩的脖子,隔着一座夏天被洪水冲的破破烂烂木桥吼道:“大翎子,冰天雪地的又上哪嘚瑟去?”

    这个青年就是赵雁翎!

    从初中开始,他像一条疯狗急吼吼的冲出盘山岭,咬过跪过低头过,大学毕业又同一条老狗慢吞吞的踱步到出生的地方。

    落后和贫困,有时候滋生出的是自卑,有时候泛滥出的是自虐。他受不了自己坐在冬暖夏凉的写字楼里,却让家乡父老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决心回来共同致富。囿于缺乏资金,只得暂时潜藏爪牙!

    没有这段心路历程的人是难以理解他的思维的,村子里公认的法是:愚蠢!

    赵雁翎把下巴挪出大衣领子,寒风把他的话吹的七零八落:“二爷爷,头前上去了一辆轿车,我家老头让我瞅一眼去!”

    衣领子里灌进不少风,他赶紧低下头挡住缺口,二八大杠艰难的逆风驶过木桥。

    在没计划生育的年代孩子数量通常超标,赵雁翎他爹排行第五,前面四个孩子夭折了两个,但老五这个称号已经叫的口顺,这辈子都没改。

    赵老五承包盘山岭的青山已经有十几个年头,承包期限一共是五十年!

    曾经一个过世的老友对他:“盘山岭没有煤窑,老林子没遭破坏,要看住了,不信你就瞧好儿,往后那些不懂得守山的人,迟早后悔!”

    那些年,以破坏原生态森林资源为代价发展的地方,这些人没见有多富,山上却变得光秃秃。每每到洪涝期,滑坡的山体截断了河道,冲毁了道路和庄稼地。

    驼了背,弯了腰,干巴成老头的赵老五就变成了最忠实的守山犬!

    青山树木茂密,春夏秋冬游客不断,却只允许在最ai i徘徊,里面一花一草,赵老五都不允许他们动!

    赵雁翎被老头子打发来查看,也不抱怨,权当锻炼了。

    银灰色的迈腾停在路旁,穿的挺显眼的、年纪不大的两男两女已经下了堤坝,到了河对岸的缓坡上,坐在山溪冻出来的冰壶上拍照,脚下散落两个刚喝过的热可可一次性塑料杯子。

    穿着水貂领大衣,妆容精致的女人穿高跟鞋迈着谨慎的步伐,脸上挂着薄命红颜的沧桑感,指头上还掐着烟。

    赵雁翎把自行车停放在路旁支稳当,下了河道,懒得爬坡,直接喊道:“几位,把垃圾收好,这里不允许乱丢垃圾。另外吸烟的烟头,必须掐灭,天干物燥,心火烛啊!”

    几年前的大火,尽管没有波及到盘山岭,还是让人心有余悸,谈之色变!

    貂皮领淡然中略带嗔怪的望了赵雁翎一眼。见他戴着挂下巴针织耳包,脸上有和二爷爷一样冻出来的红鼻头红脸蛋,会被误以为是农村红。不知穿了几代人的军绿大衣,以及脚下的黑色厚重防滑棉乌拉鞋。

    不屑一顾的是他的身份,恼火的是他大煞风景的吼叫!

    朔风冻不住的紊乱荷尔蒙,促使其中一个高帅男人怒火升腾。

    垃圾也没捡,气势汹汹的下了山坡。

    赵雁翎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冰面,转身回到路上。

    呵呵,这里不适合拉扯!

    高帅男人的气势,登时如同追击逃跑猎物的野兽一样哗哗的涨了起来,走得急了还差点跌了一跤……

    回到路上,赵雁翎并没有如同他们想象中的逃走,而是缩肩塌背双手拢在袖子里等他们。

    高帅男人鼻息咻咻:“你是干什么的?管那么宽?山是你家的咋地?”

    赵雁翎愣愣的点头:“是啊,是我家的。”

    承包权还有几十年呢!

    然后他对着旁边一棵白杨树上,用八号线捆着的牌子用手指点了点。

    牌子是松木板做的,遍布毛刺,明晃晃的红漆大字:禁止上山、乱丢垃圾、明火!禁止抓蛤蟆!

    这一刻,赵雁翎毫不怀疑,他自己也成了青山的守山犬!这里一草一木,一条溪都不容他人染指!

    高帅男人不屑的笑:“看你那熊样,我……”

    话没完,一辆破旧的就差当废铁卖的金杯吱嘎停下。车门打开,狭的司机位蜷缩一个一米九几的壮汉,让人看着就替他感到憋屈!

    壮汉下车,耳包,军绿大衣,打扮和赵雁翎类似,只是身材鼓胀了不止一层。

    他看了一圈,表情明了。

    他大号叫李秀业,名二肥子,是赵雁翎穿开裆裤的发,通常叫他胖子。

    高帅男人没等接上下文,胖子上前用蒲扇般大手拽住他脖领子:“崽子跑盘山岭撒野?”

    高帅男人双脚离地,鞋尖在雪上划出两道痕迹!

    四人噤若寒蝉!

    胖子用另一只空出的手,从棉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割猪肉用的刀子,朝赵雁翎打着旋丢了过来。

    他知道,赵雁翎最近在练这个!

    赵雁翎原本带着些暮气的眼珠子猛地一亮,伸手用拇指和食指精准的捏住刀刃,顺势往旁边挥去。

    难度值+69。

    刀子在五米开外的警示牌上入木三分,被猪油浸的发亮的木把手颤颤巍巍,撩拨的四人战战兢兢!

    胖子没咋使劲的一推,高帅男人跌倒:“麻溜的把烟掐了,把垃圾收拾好,滚蛋!”

    貂皮领受惊鹌鹑似的把烟熄了,烟熏眼圈遮不住慌乱!

    胖子褪去那人熊般凶煞神色,嬉皮笑脸道:“老赵,明天老板爷爷家杀猪,咱们到时候浑水摸鱼,趁机……”

    老板爷爷,在生产队时期是车老板子,同时还是个铁匠。两人垂涎他们家里的一块百炼炮钢板已久,奈何老爷子一直不松口。

    赵雁翎双眼放光,伸出手和胖子击掌:“就这么办了!”

    银灰色的迈腾,在两个穷山恶水刁民定计取钢的笑声中,狼狈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