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运转重生八零〕〔璀璨王牌〕〔大仙官〕〔漫威世界的霍格沃〕〔神秘未婚夫,别玩〕〔重生1980之强国崛〕〔勒胡马〕〔欢喜记事〕〔墨梅〕〔重生影后:娇妻别〕〔电锯使用手册〕〔历史大商人〕〔外卖大风云〕〔心理暗战〕〔玩游戏能变强〕〔写手的古代体验手〕〔为死者代言〕〔崇祯窃听系统〕〔好想住你隔壁〕〔大唐公主的小驸马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23章 单枪匹马入丛林
    所谓的“考古团队”成员驳杂,黑白黄三色人种占全。照片背景有城市、高原地貌和丛林,共同点是总有一个皮肤晒得微黑,戴着渔夫帽的大眼睛女孩在镜头内,她就是楚桐。

    除了人物照,还拍摄了帕拉卡为主题的大量石刻绘图,多是鱼、蜥蜴、猴子等动物以及少数人的肢体。和hua gu类似,秘鲁也有他们自己的悠久历史,多层云遮雾绕的神秘面纱至今没人能揭开。

    让赵雁翎感心神震动的是其中一幅石刻画上,描绘了一个赤着上身精壮的战士手持弓箭瞄准猎物,有一条虚线将战士眼睛和猎物相连,这同心靶何其相似?

    他手指头飞快的拨动屏幕,片刻又出现一幅石刻照,上面是同一战士和美洲豹对峙的现场。美洲豹以实线勾勒,旁边有个虚影,战士的茅尖对准的是虚影,同样有虚线相连。

    或许别人看了这些石刻难以理解,他却是心知肚明。

    东北老林子和亚马逊热带雨林环境相差甚远,本待拒绝,但见了这两副石刻图,他改了主意。

    心中已经确定了要走一趟,当即对黄有才:“这件事晚上我再给你答复。”

    也没心思玩枪了,赵雁翎与黄有才互留了联系方式和严浩回到别墅,给安馨打去电话把心靶部分摘去将事情讲明,想听听安大明白的意见。

    安馨在电话:“你等我,晚上就到,正好我也有事要。”

    心事重重的等到了夜晚,赵雁翎和严浩二人来到镇的叫ayay的酒吧。

    酒吧六七十平,藏匿在热狗店的后面,装修复古,老式风灯、木纹理酒架、已改成装饰的壁炉,无不彰显西部粗犷风格。天才刚黑就不缺来买醉的酒客,多是镇的熟人。

    在角落里有拉提琴的落魄艺术家,拉一晚上老板随便给点钱就能打发掉。挑选这里因为够安静,方便谈话。

    不多时,黄有才和安馨先后赶到。安馨手里提着时尚的袋子,里面装了三本书。将双方介绍一番,重新落座。

    安馨脸色略显憔悴,带着担忧对赵雁翎:“亚马逊对外开放的地区倒是没什么,但是那里和hua gu东北一样,都有老林子。毒虫猛兽不提,依旧封闭的原始部落,有飞机从头上飞过,土著还会拿箭去射,可见其凶蛮。这些文明禁区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还是雨季。再,你现在也不缺钱吧?”

    想找专业人员深入丛林救援,黄有才或许不行,对安馨却只是几个电话的事,她不知道老赵内心究竟是什么打算就没开口。

    心靶是属于秘密不能提及,赵雁翎只得:“钱谁会嫌少?主要还是直播没有新内容,会流失粉丝。跑一趟,顺利的话把人给救了,连带着还能赚打赏钱。没看贝爷他们活的有多滋润?”

    听他这样,安馨把书推过去:“贝尔格尔里斯有个四五人的团队,风雨无阻的跟着,你就一人能比么?关于蒂亚瓦纳科文明、萨克塞瓦曼遗址、奥亚坦布城堡的资料浩如烟海,许多谜题至今没有一个正确的解释。这三本书是我特意给你挑出来的,你先好好了解一下再出发。”

    这时候严浩插嘴,笑的古怪:“要南美洲,我也去过,没那么可怕。就像阿根廷的i u是极品!娇匀称的身材,结合欧洲和南美血统的黑色长发,略显棕褐色的皮肤,回味无穷啊。”

    几两黄汤下肚,黄有才也不再拘束,一拍大腿:“不不,还是得哥伦比亚的妹子,屁股和奶大的很。就赵爷这体魄这身材,走一趟能拐带回来俩!”

    到女人,一对喝红了的眼珠子放光。

    这话遭到严浩的鄙视:“你他娘的一看就是dia丝!哥伦比亚的女人能上么?她们就像历史上的邵沙ji qiag,不靠谱,恶名远扬,绝对够你受的!假胸假屁还赶不上巴西的妹子,她们是力量和ig ga的结合体,保证真材实料!”

    赵雁翎好奇道:“来去,你们谁也没提秘鲁女人?”

    桌上唯一女性安馨大怒,猛拍桌子:“还能有点正事么?”

    三人讪讪,止住话题。

    黄有才张罗的起劲,实际上他也就能置办一些食物和户外工具。安馨她能帮赵雁翎办理能以假乱真的美利坚护照,而秘鲁作为美利坚后花园,一切好。严浩能帮忙联系直升机,顺便在镇子里找个人打铁铺子给老赵打造鱼鳞镖和腿叉子。

    不可能白白便宜了黄有才,安馨和严浩帮忙联络,钱还得这老子联系楚桐家属那边出,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安馨这才提起她想要的事:“我在收拾爷爷遗物的时候,发现他留了一封信。原来我爷爷当初也做过植物猎人,曾效力美利坚l公司。他提醒,韦斯特很可能就是从l得到的线索,才追到大白山脉抢夺地图。他们追赶过去,也未必是为了宝石矿。”

    植物猎人跋山涉水,历尽大川险峰,性情坚韧比苦行僧不遑多让,视生命如草芥,凶狠起来堪比盗墓贼。赵雁翎闻言不免腹诽,反而怀疑安老爷子当初加入l的动机,但话肯定不能这样。

    他一口将号称“**酒”的长岛冰茶干了:“韦斯特现在怎么样了?”

    “引渡回国了。”

    酒到此为止,临别前赵雁翎看到老琼斯推门走进酒吧瞪了严浩一眼。他赶忙拉住严浩:“我走之后,你可别再跟那老头计较了,不过帮忙盯着点那些野马,等我回来抓一匹当坐骑。”

    楚桐父母焦急,救援越快越好。接下来三天,赵雁翎抓紧时间恶补了一番关于亚马逊雨林的知识,万事俱备,只欠出发。

    ……

    秘鲁时间上午八点,京城时间半夜十一点多。星辰给荒野巨星推荐首位,斗大的“亚马逊行动”字样显眼刺目。

    不顾直升机的巨大噪音,赵雁翎将直播打开。拿着运动摄像头对准外面,地面上有个巨大类似蜘蛛的图案。

    “这次有大行动!外星人?”

    “下面是麦田怪圈么?”

    “楼上什么眼神?下面一片土黄,哪来的麦田。”

    他大声道:“兄弟们,ia ji姐们,我现在位于秘鲁境内。你们现在看到的是秘鲁最神秘的史前遗迹,纳斯卡线条。有人这是地外文明留下的痕迹,你们看那边,像不像机场的跑道?其实它们是由深褐色细砾石土表下,显露出一层浅色卵石造就的!”

    “民俗学家认为,这些地面巨画是古代印加文明中著名的印加路,是古代印加人用来计算天文历法用的。可具体情况,除非有人能穿越回去才知道……”

    老赵罕见的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深知学问的重要性,他也在进步。

    “可以啊,没有安大明白在身边,老赵也长进了!”

    “老赵你可真他娘的优秀……”

    直升机一路向东,天公不作美,越接近雨林天气就越阴沉。天气偏还闷热,这个月份是南半球的夏季。

    找个空地飞机降落,一行三人下了飞机,丛林ai i接待游客的街边水果、茶摊已经开始架伞。

    黄有才下来后两腿发软,拍拍直升机铁皮:“质量上乘的宾夕法尼亚钢铁翅膀啊。”

    赵雁翎觉得闷热之余,脸上感应到了细碎的雨点。

    另外一人,是黄有才雇佣了一个二十多岁叫郑航的伙子的翻译。

    赵雁翎问他:“你为什么不去隔岸的美利坚,跑来秘鲁?这里太热了。”

    同样被汗水打湿衣服的郑航挠挠头:“秘鲁移民容易啊,这里比咱们国内生活节奏慢多了。而且咱们华人勤劳淳朴,与人为善,秘鲁人很吃这一套,不像美利坚人,会认为咱们太乐于表现抢了他们的工作机会。”

    闲扯了几句,赵雁翎带着观众见识了各种在国内贵上天这里却无比廉价的热带水果,还带着黄有才和郑航喝了一杯玛卡榨汁兑药材的饮料。

    “据秘鲁人热衷草药,菜市场随便可见。玛卡被咱们国人吹上了天,在这里就是一最普通的饮料,他们喝的倒是多,可惜屁用没有。”赵雁翎给水友们科普。

    还有露天炭烧刺豚鼠,头、四肢和内脏都不清理,囫囵个烤,卖相狰狞。

    郑航找到当地渔民租船,结果没一个接活,加钱也不行。郑航回来解释现在是雨季,亚马逊河涨水就一眨眼功夫,天气又阴沉无比,给再多钱人家也不干。

    水果摊旁就有摩的,赵雁翎不愿耽搁就自己上了车。摩的司机是个棕色皮肤唇上留着两撇浓重胡子的鹰钩鼻汉子,上车了老赵才发现他竟然拿着酒瓶正喝酒。

    “秘鲁人很多真性情,好饮,偶尔在餐馆里能看见三五成群不点菜只喝酒的。”赵雁翎对水友解释。“不过不用怕,接下来进入丛林的路,我认为即便不喝酒也有翻车的危险,这种车翻就翻了。”

    屏幕飘过成群“”。

    郑航对摩的司机了几句拗口但语速极快的西班牙语,司机边边点头。

    收了1八索尔后,摩的开动,黄有才冲他摆手:“赵爷,一路平安!回来后咱们吃10美元五公斤的大龙虾,我请客!”

    赵雁翎在摩的上给自己来了一个特写,观众看他穿着长袖牛仔衬衫,脸上的水汽和汗液混合闪闪发亮,纷纷替他感到遭罪。

    “这么热的天,老赵你还穿长袖!”

    用衣领擦了一把汗,赵雁翎无奈:“雨林不比城市热了就脱。你们知道这里的昆虫种类有多少吗?接近00万!防止昆虫直接接触,加上一些i ji性大的植物有可能划伤皮肤,有必要穿长袖。”

    他拿出地图对照方向,顺便牢记其中的关键点,两旁的丛林越来越茂密。

    “这次救援行动,其实没有具体目标,只知道楚桐失踪的大概位置。所以我们研究了一下,现在沿着亚马逊河河岸寻找蛛丝马迹,然后在这个位置朝东北方向走,那里有远古时期遗留的部落痕迹。”

    他指了指地图上亚马逊河的一处分叉口,每个这样的关键点都有红色马克笔标记。

    “我想问,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背包都没装满,能行么?”

    “老赵你可真有胆,单枪匹马入丛林!”

    路况很差,雨水冲刷出的泥泞坑使得路高低起伏,车子不停颠簸打滑。换老人坐车走这条路,骨头架子都能颠散了。

    漫不经心开着车的摩的司机突然惊呼一声,坐在后座的赵雁翎感觉身体遏制不住的向一旁倾倒被甩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