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宠夫:我家娘〕〔小反派逆袭之路〕〔BOSS宠妻太凶猛〕〔快穿攻略:男神,〕〔叔途同婚〕〔史上最强奴隶主〕〔御灵莲神〕〔异常觉醒〕〔嘘,神秘老公已上〕〔重生大唐做可汗〕〔嗨,剑下留人〕〔变臣〕〔攻略傲娇姐妹的日〕〔至尊仙武时代〕〔史上最强重生者〕〔我有一家美食馆〕〔学渣逆袭联盟〕〔寓言童话〕〔美女的极品锦衣卫〕〔氪金武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45章 姥姥不亲舅舅不爱
    今天赵雁翎很高兴,喝了一杯又一杯来者不拒。和人掰手腕,肆无忌惮的大笑。翻译成英文的东方特色荤段子,穿透乌烟瘴气的人群,兴之所至毫无违和感。

    “沃森特,看到这了没?钢浇铁铸的肌肉,别看你胖胳膊比我粗,掰腕子不好使!”屋里太热,赵雁翎将夹克脱了,露出里面的白色半袖恤,手臂发力把袖口撑得要爆裂开。

    他尤记得严浩的话:跟这帮外国孙子,就不能谦虚,他们不吃客气那一套!

    沃森特就是胖墩白人青年,话带着英国腔,为人很活跃,酒吧里的人没有烦他的。他看看自己在桌子上砸出红印的白胖胳膊,沮丧的干了一杯。

    一个身材娇的妹子,忽然袭胸老赵,尖叫着蹦跳着跑开,引起一阵阵怪啸。安静的ayay酒吧,气氛鲜有这么热闹,连那个落魄的艺术家都只能放下提琴,在墙角无所事事喝了一杯。

    黄有才和那个da b浪妹子正在就{嫖}资问题上斤斤计较,双方唇枪舌剑寸土不让。老赵表示不屑,刚刚抽胳膊感受过了,da b浪假的!

    严浩与老琼斯握手言和,叫嚣让老琼斯耍鞭子,让他开开眼。二世祖虽然有脾气,但智商情商一点都不低,只要他愿意,三两句就能瘙到老家伙的痒处。

    酒吧中央空出一块地,空酒瓶口上插着点燃的蜡烛。老琼斯喝的有点多,手颤颤巍巍将鞭子解下,“喝”,鞭子甩去在第一根蜡烛上方炸响。赵雁翎看的仔细,鞭子并没抽到烛火,是风把蜡烛带灭。

    虽然喝了不少,手也抖,但每每挥鞭,老琼斯十拿九稳的把烛火抽灭。

    “老琼斯不愧是埃德蒙的第一硬汉!”

    “印第安纳琼斯就在我们镇!”

    “老琼斯该庆幸赵不是咱们镇的人,不然第一硬汉就要易主了。”

    一口一个硬汉,其实是对老家伙臭脾气的调侃。谁知老琼斯把鞭子折起来,用手摸了摸递到赵雁翎面前。

    “赵,为了感谢你,我把我的老伙计送给你了!碳素纤维和牛皮丝做的,是我手艺最巅峰时期的完美作品!”

    酒吧的哄闹声降了下来,所有人动容。面子果然是靠实力挣的,不是靠低声下气乞求的。

    沃森特羡慕道:“我出高价买,老琼斯都没卖给我。赵,你可真幸运。”

    刚刚还从容不迫应对的老赵,此时笨嘴拙舌的有些词穷,只能:“这个太贵重了,我目前没什么可拿来还礼。”

    老琼斯眼睛一楞:“赵,你是瞧不起我吗?这是馈赠,不是交易!”

    看他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兴许人家美利坚公民不流行礼尚往来。赵雁翎只好接过,酒吧又恢复热闹。

    沃森特架拢:“赵,你也试试。”

    打量鞭子,做工十分考究,把手缠线每两厘米就用内扣固定防止松动。鞭身编织的紧密,上面有桐油擦拭保养的痕迹。能把人畜抽的皮开肉绽,碎金断骨不在话下,作为武器不比刀剑差!

    蜡烛重新点上,赵雁翎眼花耳热,一鞭子过去把酒瓶抽的满地滚,叮叮当当引起满场哄笑。

    他踉跄不服气道:“现在起哄还为时尚早!”

    稳稳身形,又一鞭子过去,“ia”,蜡烛应声熄灭。

    哄笑未止,叫好又起,皆感叹新老硬汉成功的薪火传递……

    最后一杯黄汤下肚,赵雁翎莫名的隐隐不安。穷习惯了的人都这样,有点成绩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不敢稍有忘形。

    这时,视频请求的铃声响起。这人前些天加他的微信一直没话,赵雁翎也没问。

    看着屏幕上的人有点眼熟,似乎在哪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他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用手支着下巴问:“你好,请问是哪位?”

    中海,王总看着已显醉态的赵雁翎笑道:“我是老王。”

    王总见视频那头的男人瞪瞪眼:“啥?隔壁老王?”

    这时另一个油头粉面的脑袋伸过来凑热闹:“我曹,真是老王,过来一起嗨?今天可热闹了,来了保准你喜欢。”

    圈子不大,这些公子哥互相间熟悉的很。

    还有人不断的朝赵雁翎和严浩频频举杯示意,赵雁翎酒喝的杵脖颈了,就抿个杯底儿意思意思。王总看着醉鬼,略感好笑,这哥俩在国外混的不错和当地人打成一片。他见不少人举杯怂恿赵雁翎继续喝酒,明显这其中有故事啊!

    直播里的赵雁翎很稳健,几乎所有观众都喜欢他,没想到还有这么放纵不羁的一面。

    “严子,你先滚开,我找老赵有点事要谈。”

    “好的呢!”

    “是这样,我要投资一部电影,题材大概是在粗犷的沙漠中发生的细腻爱情故事。沙漠也算荒野,正好和你气质符合,就琢磨着让你当主演。”

    “你是严公子的哥们?那好,演戏我虽然不在行,但兄弟的兄弟也是兄弟!等我回去,到沙漠里走一遭,全程录下来肯定就比电影精彩。也不用拍劳什子爱情,拍那玩意儿嘎哈呀?我一个人就行,连导演我这都有现成的!这都意思……”赵雁翎远没喝到断片的地步,但大脑运行的很缓慢,智商捉襟见肘,没怎么思考就大包大揽。

    很久没这样酩酊大醉了,他喝的最多,出了酒吧后,冷风一吹,空洞洞的呕吐感袭来。黄有才右手拍拍da b浪的大屁股,左手拍拍弯腰呕吐的赵雁翎后背,对严浩挤眉弄眼:“看来今晚上要打一场持久战了!”

    严浩丢掉烟头,从鼻子里喷出两道浓烟:“你他娘的真打上了,多也就一闪电战!”

    ……

    第二天,巧克力翻箱子倒柜也没找到吃的,肚子里那点存货已经蹲马桶上排泄没了,叫不醒人,就趴在床头扇赵雁翎嘴巴子。

    扇了十几下,赵雁翎打了个喷嚏,一睁眼看见猴脸,这得有多惊喜?巧克力被浓重的酒味熏得跌在地上,吱吱叫着控诉他。

    “这就给你找吃的。”赵雁翎摇摇头,消除宿醉的不适。

    先后喂猴喂马,马的精神头比昨天好了些。野马没有人照料,体质弱和娇生惯养的会被淘汰,筛选出来的基因都很强悍。

    吃完饭就开着皮卡,载着马去寻找野马群。天气逐渐变热,野马会朝北慢慢迁徙,所以今天走的路更远些。

    “那群马在前面。”黄有才昨晚上没少运动,加上一路上喝了不少水,正好尿急。

    车子停下,赵雁翎独自就将马抬下,让它三足立地,走路很费劲。

    野马头子远远的看了这边一眼,似乎无动于衷。赵雁翎让严浩两人退后到令野马头子觉得安全的距离,它才慢慢踱步过来。

    一匹黑色母马随着野马头子踢踢踏踏跑来,和马交颈亲昵,它应该是马的母亲。

    这次,赵雁翎终于得以近距离观察。野马头子体高快赶得上他了,体质干燥细致,悍威强,但身体结构不似纯血马那样骨架纤细,它的骨架子很宽大。四肢强壮又修长,肌肉长条状凸起。颈长直,斜向前方。尻长,呈长方形。胸深而厚,看着像马中拳击手。

    就如同人类中一个武学奇才,非让他去跟赛跑健将比跑步就不公平了。只有强壮的马,才能抵抗狼群等猛兽袭扰。

    赵雁翎蹑手蹑脚,想要摸摸它那光亮的皮毛。野马头子机警的一瞥眼,他就停了下来。野马头子看了一眼马,低头打一声响鼻,竟然主动朝赵雁翎走来。

    老琼斯过,想要驯服野马,第一让它感受到自身安全,第二要让它知道骑士比它强悍。所以当地驯马,架上马鞍后把骑士的腿牢牢绑上,无论马怎么颠都不会掉下来,直到马精疲力竭,再也折腾不动它就服气了。所以这种活通常是年轻人才能干,换一把老骨头,马没驯服人先散架了!

    难道野马头子认定他没有危险,亦或是昨天风暴救马的一幕,让它打心底服气了?这个猜测让赵雁翎沾沾自喜,成功的摸摸它光亮的皮毛,还想往马背上爬。

    野马头子抬腿装腔作势要踢,老赵得寸进尺的行为没能成功,惊得后退一步。他回头朝不远处的严浩两人讪笑:“这逼肯定是孟婆汤没喝干净,都快要成精了,还知道吓唬我!”

    看母马和马母子相认,赵雁翎自以为计划完美,事情水到渠成都要转身走了。

    结果野马头子用脑袋顶了一下母马,母马原地发了一会儿愣,转头跑了。马大急,下意识就去追,瘸了一条腿不方便,跑两步栽倒在地上。

    母马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被野马头子顶了一下,硬着心肠继续跑,只是跑的更快了!

    马横躺在地上挣扎,叫的无比凄惨……

    赵雁翎喉头发堵,最见不得这种场面,抱怨道:“杀了你于心不忍,放你走亲爹亲妈都不管你,留在这没人愿意养你,怎么办?”

    马仿佛听懂求安慰,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到底,它在马中也只是个孩子。

    他捋了一把马鬃毛,忽然想到了楚桐父亲过,他要物色一些马匹带回国去,不由眼睛一亮。

    “走,把马拉回去!”着,赵雁翎就横抱起马,重新放回皮卡上。“你这爹妈不靠谱,不过我也不能白养你。下次再来就是收利息的时候,冒着被踢的风险,我非得骑上高头大马不可!”

    “这体格就是好,看着瘦,力气忒大了。”黄有才看轻松把马抱起来的赵雁翎,羡慕的,又拍拍自己肚腩:“我都一百六十斤了,没你高却比你重!”

    严浩看看他肚子,再看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一百六很重么?之前老赵量体重,已经一百七十多斤了!你重在肚子和屁股,人家分量都在肌肉上,事实证明肌肉密度比脂肪高。”

    这些天,他找了个教练恶补健身相关知识,现学现卖。

    楚宏江就在隔壁州,开车才一时多就到。

    但是当他在马厩,看见这匹有一口没一口吃饲料,了无生趣的残障马,登时兴致缺缺,连算了,宰了吃肉都嫌塞牙。

    “赔钱货,送都送不出去么?”赵雁翎十分无奈。“那你怎么运马?回头帮我把这匹马运回国,我出运费。”

    他琢磨马不算大,运回国用不了几个大子儿,脑袋里还是国内快递那一套思维。

    楚宏江摆摆手:“养我是不会养,但运一匹马而已,还要什么运费?这点事包在老哥身上。”

    实际上运输马匹,着实要花不少钱,关键各种手续办理还麻烦。

    各中繁杂手续,楚宏江一手处理,这些他都没讲出来。等事后赵雁翎自己弄清楚了,比他开口提醒效果更好。

    马被楚宏江拉走了,赵雁翎回到别墅,严浩却将昨天晚上在酒吧,他醉酒后答应王总拍戏的事提醒了一遍。

    赵雁翎恍惚间,记得似乎,好像,也许是有这么一回事:“演戏不是儿戏,我哪懂啊,这不扯淡么?”

    严浩幸灾乐祸:“喝酒误事呗。老王的事儿,既然都答应了,你觉得还能反悔吗?没猜错的话,肯定是个成本络片。最近他们家的传媒公司经常启用红,用这种低成本电影培养新导演。你也不用有压力,演砸了没人会怪你。多看看上那些豆瓣分只有一点几,二点几的络电影,里面演员的演技很感人,会让你找到自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未来武道修练网〕〔盛世鲛妃〕〔忠贞不渝的生死爱〕〔不正经修真〕〔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逆流2004〕〔海贼之海军雷神〕〔吃货唐朝〕〔女配的另一种打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