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小村长〕〔我真的不开挂〕〔网游版美漫〕〔抗战之重生天狼战〕〔老子是条狗〕〔逃妻鲜嫩嫩:霸道〕〔提升修真的成功率〕〔最强桃运系统〕〔天命凰谋〕〔空间灵师之家有三〕〔我的神秘先生〕〔厨妻当道:调教总〕〔娇妻甜蜜蜜:老公〕〔重生之诸天大反派〕〔兵王无双〕〔医等狂兵〕〔末世之小冰河〕〔太古星辰诀〕〔我有一截金手指〕〔狼性总裁,超会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49章 一人饮鸡汤醉
    历史上李广难封,然而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美名流芳千古。四十多岁仍旧落魄的导演李广就差的多,再不出名就晚了。在政治上他可以苟且,在艺术上他可以媚俗,只要给足够的机会,拍什么不是拍?

    “对人家客气点,别摆导演架子。我知道,赵雁翎他没有任何表演经验。可不是科班出身却成名的,不也有大把人在么?而且他是个红,人气很旺,铁粉真不少,不定还能把电影带火。我欠星辰那边一个人情,这个电影算是一个补偿。你做的越好,我越好做人。咱们有院线,最终结果无论好坏,起码会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时间差不多了,你去见见他吧。”

    演戏哪有这么简单?但想起了最近一个大红大紫的红开始拍电视剧的事,也就把话咽了回去,多显得自己无能。完全没有艺术家的气度,李广忙不迭在脸上表现出感恩戴德。

    与此同时,赵雁翎改变主意,对胖子和余文轩:“烤腰晚上再吃,咱们就在s县对付一口,马上谈事不好喝酒。”

    胖子不乐意了:“不来三两三,没法上梁山。少整点白的,谈事情才能显出气势来。”

    赵雁翎瞪了他一眼:“少喝一顿,能馋死你不?”

    胖子兀自不服,嘟嘟囔囔:“资产阶级这就动摇了一个大好青年的热血和ji qig了,我看你以后还是少往外跑……”

    听赵雁翎要拍电影,还一出道就位,余文轩这个半瓶醋导演哪能坐得住,腆着脸必须跟在后面。

    机械手臂咖啡店里,赵雁翎尽管打好提前量,到了以后发现李广先一步等在这了。

    微胖,一米七出头,中发,金属边框眼镜遮盖不住突出的眼袋,颌下有一撇胡子,正老神在在的喝咖啡看a hi。他身边坐着一个精明干练的短发女人,她是他助理。

    “李导你好,我是赵雁翎,这两个是我朋友,李秀业和余文轩。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李广露出淡的没味道的笑,连起身都欠奉,微微抬屁股就和赵雁翎握手。

    不用回头,赵雁翎仿佛知道胖子的心思,脚朝后不着痕迹的踢了他一下。胖子眼睛都瞪圆了,被踢后张张嘴,操蛋话终于没出口。

    余文轩有着在娱乐圈冲锋陷阵的梦想,对其中的苟且多少明白,也在旁拉着胖子,怕他耽误赵雁翎拿下主角。在他看来,这是一出生就穿龙袍当太子的待遇,必须抓住机会。以他的思维,是不会知道赵雁翎和胖子根本没把拍戏当回事的。

    冲助手扬下巴,助手从包里拿出一摞纸。李广开门见山:“剧本在这,你先看一眼。虽然王总属意你,但主演也不是板上钉钉,最终还得看合不合适。”

    就社会阅历,赵雁翎不见得有多厉害。可再好养气功夫,碰上这么一货色,还是让人不舒服。想想这次是来还王总人情的,也就按捺不动。

    他翻开剧本,名字叫《沙漠之恋》。只看了个提纲,觉得特别眼熟,这个故事仿佛在哪见过。仔细一回忆,好像有个类似发生在南极的爱情电影,《沙漠之恋》换汤不换药,核心相仿。

    不是故事不好,可他妈换个地图就能称得上是“在粗犷的沙漠中发生的细腻爱情故事”?

    “导演,我觉得这剧本……”

    李广抬头,怫然不悦:“恩?赵你是对角色有什么感悟?”

    一个连戏都没演过的红,就敢在这对钦定好的剧本指手画脚?

    男儿本自重横行,胖子再也坐不住,猛地一拍桌面。多亏桌子是实木做的,不然非得被他那蒲扇巴掌拍碎不可。

    咖啡店没有保安,几个服务生本想集合起来看看怎么回事。见这一桌上有两个魁梧大汉,其中那个一米九多的胖子凶神恶煞的像土匪,正吹胡子瞪眼,就差摔杯为号抄家伙上了,登时缩缩脖退了回去。

    李广的助手,吓得花容失色。

    将手机拿出来,赵雁翎冷笑:“论资排辈,我还真记不起你是哪一号的。欠王总的人情,我会想办法还。你就不用送了,我这兄弟脾气不好,怕把你撕了还得偿命。”

    哥俩凑一块做事章法,效仿古关云长之风,讲究媚下欺上,大不了一拍两散。社会底层人员多他们不多,本就是泥腿子光脚的会怕穿鞋的么?

    余文轩看的目瞪口呆,才哪到哪就僵了,完蛋了,多好的机会!真是两个从东北老林子钻出来的棒槌啊,在这个圈子里低声下气多正常的事。如同赵雁翎之前的,忍一下能死?换他,别态度不好,就是抽他个嘴巴子,能让他亲手导一部戏他也愿意。

    他还试图挽回:“有话好好,犯不着……”

    胖子打断他,指着李广:“个**,今天没把他脑袋削放屁,已经是给王总面子。妈了个巴子的,孙子,出门你当心。”

    两人当先出门,余文轩笑的比哭还难看,恹恹的跟着走出去。本来还以为这是一次难得的接触这个圈子的机会,不想是以闹剧收场。

    刚走出咖啡店门,李广从后面追了出来。

    “等等,赵,咱们进包间详谈,有想法可以慢慢讲嘛,不用大动肝火嘛。”

    赵雁翎看他神色如常,似这等前倨后恭的话完全不会影响他,不禁佩服起来。这年头,连导演的演技都这么过硬吗?

    胖子冷笑:“咋地?想稳住我们哥仨,然后叫人来找场子?那好,别该配合你演出我视而不见,给你一个机会。”

    李广既恼火自己为何不听话鬼迷心窍的摆谱,又暗恨眼前这俩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简直就是愣怂货,妈的不按规矩话办事,摆不清自己位置,让他在助理面前出了个大丑!

    他知道,就算让赵雁翎走了,回头王总也不会什么,却会留下一个办事不利索的印象,影响后续发展。一点事都办不好,以后还怎么用?三条腿蛤蟆没有,等机会的两条腿导演一抓一大把。

    “误会了误会了,因为这部电影需要你本色出演,刚刚就是试探一下你的性格,咱们回去细谈吧。”

    赵雁翎看他自圆其,想想也不愿因此撕破脸,给胖子打了眼色,跟他一起进去。

    卡座上收拾空了,在服务生引领下来到包间。李广是这里的常客,要包间一句话的事,之前坐在卡座是为了享受那股悠闲的气氛。

    有了不愉快的插曲,赵雁翎失去了hu ua的耐性:“我没有长期在娱乐圈发展的意思,也没有那份虚与委蛇的功力,有话直,你也别见怪。”

    李广面露微笑,态度和蔼,好像长辈看晚辈:“看嘛。”

    “虽然没演过戏,但已经答应王总了,我会尽百分之二百的力气演好。进了剧组,还是你了算,让我干嘛绝无二话。让我去爬珠穆朗玛峰,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赵雁翎先把基调定下。“但是这个剧本不行,有明显的其它电影痕迹。”

    闻言李广那厚厚的老脸也不禁红了,他是最先看到剧本的人,当然知道这点。不过到这个年纪,还默默无闻,不是导演功底不扎实,而是缺少了那份灵性,拍出的东西没特色。借鉴别人的风格容易还不会犯错,何乐不为?

    转转眼珠,他忽然笑了:“赵老弟,是不是对剧本有什么想法?集思广益嘛,有想法可以提出来,让编剧好好修改,争取拍出一部真正的好电影。”

    赵雁翎噎住:“这……”

    见他面露难色,李广打起了鬼主意:“当明星不但是为挣钱,还要有野心,喜欢被追捧那种狂热感。这难也不难,和你满世界打野一个道理,你只要把同行当野怪对待就行。谁手段高明,能不断克服困难,谁就上位。”

    余文轩在旁深以为然:“英雄所见略同。”

    李广用长勺敲咖啡杯,用叮叮声做鼓点打气:“人生就是中流击水不进则退,就是永不停歇的战斗。每个夜晚能和惦念的人道晚安,每个独处的日子里你不能觉得舒坦!”

    余文轩击掌:“着啊!”

    一人,我饮鸡汤醉,醉言李广得对……

    赵雁翎看看余文轩,心道你丫抢着把鸡汤喝了。

    李广又:“这样,你把剧本拿回去琢磨琢磨,有什么建议随时联系我。我一会儿把这件事和王总一下,他会理解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