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进化系统〕〔狂武战尊〕〔半知先知〕〔重生八九甜蜜蜜〕〔超级丹帝重生都市〕〔萌宝来袭:战少追〕〔都市之至尊狂少〕〔狱记重生〕〔网游之洪荒大蝙蝠〕〔都市强无敌升级系〕〔极品透视小村医〕〔我在古代的种田大〕〔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网游之超级大矿工〕〔期待在地下城相遇〕〔魔都医流高手〕〔女boss坑仙路〕〔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1980之强国崛〕〔帝国吃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115章 大翎子的演技
    “子,还想趴火车皮是吗?”

    赵雁翎在东客运站铁丝网外找到的邵义。

    邵义诧异回头神色变幻,愧疚、懊恼、担忧不一而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在家长面前坐立难安。

    “叔,我……”

    赵雁翎不擅长表露感情,面无表情但语气缓和:“没事儿,跟我上车,怎么回事。”

    听完邵义描述,赵雁翎感到扯淡。八竿子打不到边的事落在他头上,不禁让他扪心自问:难道我真特娘的这么优秀吗?

    赌近盗奸近杀,有时候感情真的能蒙蔽理智,让人不分青红皂白。这事儿跟他有一毛关系吗?

    车里,他给胖子打去电话。

    “你你天天纠缠人家爱,狗日的怎么不去捅你呢?”

    胖子没心没肺的大笑:“他敢来找我,那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吗?他敢来我保证他有来无回。”

    赵雁翎无语:“那你的意思是,他柿子挑软的捏,挑我头上了?出门没看黄历咋地?你找你那帮狐朋狗友,让他们打听打听这个金阳现在情况,按邵义的可能就是皮肉伤。最好能打听到人在哪,我去找他谈谈。”

    可能他的财富在真正有钱人面前算不得什么,但面对一个瘪三,砸都能砸死他。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儿,却意外频频。

    首先,金阳没报案。其次,他放话这事儿要“私下”解决,目前联系不上人,但至少明伤势并无大碍。

    其实关外承平已久人心安定,早些年间彪悍的积习一去不返。反而是南方,听那里的“江湖人”效仿古风,天天抡青龙偃月刀放片,场面火爆骇人。就算拎个镐把打结实了都能致死致残,厚重的偃月刀是想把人剁成饺子馅咋地,有几多深仇大恨啊……

    金阳这类人在当地生存土壤越来越,并且遭到所有人一致鄙夷,起这类人都觉得跌份。

    要是正常报案,依法处理就是,该赔钱金阳就赔钱,该管教邵义就管教。可没报案,非得闹点幺蛾子反而不好办了。

    赵雁翎对邵义语重心长的:“孩子,越有能力的人越要懂得克制。记得我跟你过,遇上危险要保持镇定,解决的方式有很多,这是最不理智的行为。你当时给我打个电话,我有所防备别他一个人,就算来一沓都算不得大事。以后切记克制。”

    他还真不怕,可能金阳刚对他升起歹心,他敏锐的触觉就会发生感应。

    “叔我知道了。”邵义垂头丧气。

    见此,赵雁翎拍拍他脑袋,教育也要恩威并施:“敢于面对,勇于担当,那才是男子汉。逞一时血勇是莽夫行为,咱们不能做无脑莽夫,凡事谋而后动。你也不用担心,这事儿不大,但以后不能这样干了,要以德服人,切记以德服人啊……”

    赵雁翎想起亲戚家的一孩子,高中才毕业就敢只身倒腾二手车。无证驾驶就将车千里迢迢开回来卖掉,牛气一时,觉得有志不在年高觉得人生以此为起点变得炫酷。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次被交警拦,那子心慌意乱下决定逃逸。交警也虎,拦在车前不让开。那子不计后果顶着交警开出两百米才把车停住。

    屁大点事,愣是搞出偌大的动静,靡费无数才得以平息,把他爸爸气的老十岁。

    带着邵义回家,也没和父母道此事,他在等胖子那些朋友的消息。赵雁翎放话,只要找到金阳悬赏两万。当然不是想恶意报复,只是想找他谈谈,跳梁丑不足以放心上。

    可接连数日,金阳藏形匿影音信全无。医院、家、常去泼洒钱财的娱乐场所和电玩厅都没能蹲守到他。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赵雁翎和胖子无所畏惧,可邵义毕竟还是个孩子,出其不意或许能伤害的成年人,正面对峙却远远不是瘪三无赖的对手。

    这时他想起胖子的那个虎哥,准备走个迂回路线。

    朝阳一品,虎哥正和朋友喝酒吃饭。

    “刚才去健身房拉了七八个引体向上,年纪大拉不动了。年轻那会,拉个二三十个轻飘的。”四十左右的虎哥以拇指、食指和中指掐烟,惺忪的三角眼睥睨桀骜。

    “虎哥年轻那会吊啊,拿砍刀把孟老三他们追出三条街,虎哥一支烟,桥西半边天,谁特么不服剋谁。”长毛喝的眼角烫疤又红又亮,连连捧臭脚。

    一桌六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除了长毛外要么平头要么圆寸,t恤配手包,烟要么玉溪要么芙蓉王。光膀子的大汉腆着大肚皮,上面还纹了一只螃蟹,意味着他横着走。

    服务员轻易不敢进去,经过时连话分贝都要收敛。

    这时,毛玻璃的包间门被推开,

    人高马大棱角刚毅的汉子步入其中,面带笑意,十分阳光。

    赵雁翎开口问:“请问,哪位是虎哥?”

    众人大赤赤坐椅子斜眼看他,虎哥起身略微仰头:“我就是,兄弟认识?”

    赵雁翎笑意不减:“以前不认识,这不就来认识认识。”

    长毛笑了:“还是虎哥有面儿,走哪都有上杆子结交的。”

    虎哥心中急转,却想不起眼前的汉子是哪个。但场面经历的多了,何况来人态度很好,他把烟叼嘴里伸手做请:“来坐,今天在场的都是好哥们,没有外人。”

    第一次和他们见面的赵雁翎以“不是外人”的身份落座。

    长毛给他抠开新包裹塑料膜的粗瓷餐具,又要给赵雁翎倒酒。赵雁翎连忙伸手客气道:“我自己来就行。”

    长毛却坚持给他倒满。

    这时虎哥开口:“弟弟有点面熟,忘了咱们在哪打交道了……”

    赵雁翎笑:“虎哥咱们没打过交道,这时第一次。我认识金阳,看见虎哥在这喝酒就进来打声招呼。”

    虎哥恍然:“哦……跟金阳一起玩的呀,那真都是哥们了。来,抽烟。兄弟怎么称呼?”

    赵雁翎接过并道谢,长毛伸出手拿镀金的芝宝给他点燃。烟刚被吸出来就让赵雁翎迫不及待的吐掉,之后用手放在桌沿再也没动。

    他的味蕾不允许他接触烟,戒的水到渠成。

    “我叫大翎子。”

    虎哥点点头:“大翎子,你是在这和朋友喝酒吗?”

    赵雁翎含糊道:“是啊,这不真巧看见虎哥你了。之前和金阳远远的见过你一次,贵人多忘事可能没记得我这号无名卒。”

    虎哥哈哈大笑:“我记性好着那,你当时要是和我句话,再见面保准能认出来你。”

    赵雁翎殷勤的附和着,忽然皱眉抱怨:“金阳这子最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电话打不通,想找他玩见不着人。”

    长毛把烟掐了:“金阳惹了点事,和人掐的时候叫人捅了一刀,躲起来养精蓄锐去了。”

    得仿佛具有荣焉,好像刀光剑影正是他们“江湖人”的人生写照,而你不要大惊怪。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赵雁翎戏精上身,忧心忡忡的:“啥?捅了?艹,我就跟他,不让他出来嘚瑟,他非不听。这都什么年代了,大家都向钱看像厚赚,谁还打打杀杀?”

    气氛有点硬,尤其虎哥怫然不悦。这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赵雁翎好像察觉到自己的错误,及时知趣检讨:“嗨,我不是那意思。诸位别见怪,当我没过。我俩从一起长大,他家房子没拆迁的时候,我们是邻居,关系老铁了。你这么大个事,他也不跟我一声。这位哥哥,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在哪个医院我去看看他,他妈还念叨他,想他了,估计老太太还不知道这事儿呢,知道得急死。”

    他事先找人打听过金阳的家况,给自己杜撰好身份,话的滴水不漏。

    长毛抓抓自己长毛:“这子吃错药改肠子了,之前还要花钱办个正式职工,受伤后去哪了我们谁都不知道。”

    这时候,虎哥突然起身指着赵雁翎喝道:“你到底谁?金阳他家老太太根本不管他这个儿子,怎么会念叨他?”

    百密一疏,赵雁翎见被识破了身份,也不惊慌,好整以暇的坐着:“虎哥这是干嘛,怎么一言不合就发火?再不管那也是亲儿子啊。”

    长毛脸色变幻,伸手想要去抓赵雁翎头发。赵雁翎视而不见,拿起牙签仿佛要剔牙。

    长毛的食指指甲逢像安装制导仪那样准的戳在牙签上,十指连心痛入骨髓,他火烧火燎的收回手。看着深入指甲内的牙签,也不知是吓得还是疼的反正浑身直打摆子。

    赵雁翎错愕,满脸无辜:“这,我不是故意的。刚刚吃的塞牙了……是不是很疼啊?我猜一定很疼!”

    虎哥以为这真的是巧合,给赵雁翎左边平头打眼色。平头欺身而来,忽然踉跄往前扑倒,因为莫名被酒瓶子绊了一跤,酒瓶子怎么那么硬?

    他紧忙迈步调整平衡,酒瓶子骨碌碌的响,他又踩中滑溜溜的酒瓶和光洁地面摩擦,登时趴了下去。

    赵雁翎“大惊失色”,好心的想要去扶,右腿却往内不心的磕了下,致使木椅朝左偏移少许。

    虽然赵雁翎很努力的去扶人,可还是棋差一招,没能把人及时扶住。并且,平头的脸撞到了椅子角,鼻梁毫无悬念的塌陷,叫的老惨了……

    赵雁翎吓得嘴都哆嗦了:“虎哥,这,这位兄弟喝多了吧。”

    虎哥抄起桌子上酒瓶丢了过来,赵雁翎手忙脚乱的接住,连连劝:“虎哥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喝多了,不是有意扫兴的。我把他扶起来就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