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进化系统〕〔狂武战尊〕〔半知先知〕〔重生八九甜蜜蜜〕〔超级丹帝重生都市〕〔萌宝来袭:战少追〕〔都市之至尊狂少〕〔狱记重生〕〔网游之洪荒大蝙蝠〕〔都市强无敌升级系〕〔极品透视小村医〕〔我在古代的种田大〕〔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网游之超级大矿工〕〔期待在地下城相遇〕〔魔都医流高手〕〔女boss坑仙路〕〔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1980之强国崛〕〔帝国吃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133章 带我一个
    如果花钱买平安可以理解,但花钱后可以恣意妄为,这犯了太多人的忌讳。

    在太阳墓讨生活,谁敢保证自己没有任何敌人?付5太阳币就能随便打人?那太阳墓岂不是乱套了?

    “你凭什么可以做这样决定?”

    “对,凭什么?你只有一个人,这里有成千上万人,我不信你能只手遮天!”

    “干他狗日的!”

    赵雁翎把餐盘推到旁边,将椅子插在桌下放好,对开口的人招招手:“来,你有意见当面跟我,别在那鬼鬼祟祟的。”

    那人没料到赵雁翎在人群里一眼就发现他,身边人不讲究的如避蛇蝎退却,独留他站在空地手无足措。

    “来啊,怕啥,刚刚不是叫的挺欢吗?”赵雁翎鼓励道。“现在给你个机会,让你一只手怎样?”

    那人缩头缩脑,其他人也偃旗息鼓,乌合之众从来如此,指望他们做大事那是扯淡。太阳墓拉帮结派已久,根本无法拧成一股绳。

    赵雁翎继续:“我觉得用不着担心吧,太阳币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如果天天买平安,有多少太阳币够花呢?你们是不是?再者我都了,不会致残,不会缺胳膊少腿,打两下又不会死人。估计不会有几个人花钱这么干吧?总有会被报复回来的一天。”

    想想也是,比如某人买了一星期时间,到期后忘记续费,那前些天的仇恨第八天就要被连本带利的找回来;比如现在赵雁翎能当他们保护伞,将来进入中等牢区,那些想被保护的人该何去何从?谁也不敢自己能永远买星辰保安团队的平安,那么就没人敢肆无忌惮了。

    瘦削青年却当场从兜里掏出五个太阳币,递给赵雁翎。赵雁翎随手交给身后凯撒,对青年:“你做了个正确的选择!”

    青年却转头朝一长发大汉走去,一拳打在对方脸颊。壮汉身体能装得下青年,力道软绵的一拳难给他造成太大伤害,但却让他在狱友面前大失颜面。

    他是227牢房的老大,青年也是227的,两人的粗犷和清秀形成鲜明对比,马上有人发出怪叫,阴阳怪气的。

    “哈哈,墩布没少蹂躏鸡男,现在人家花钱报仇了。”

    墩布见鸡男又要擂他,恼火的顾不上赵雁翎得那些规则,扬手就要给鸡男来下狠的。

    这时,他手腕被人架住,被对方一拳掏在胃部,把早上刚吃的东西原封不变的吐出来。

    墩布狱友上前帮忙,赵雁翎带领305人员和他们来了场一边倒的混战。

    有好事之徒帮忙计数,发现只用了十五个数的时间,对方就全部被撂倒。并非305的星辰保安团队战力多牛逼,只是有赵雁翎存在,被削的往往瞬间失去战力,太快太震撼了!只有亲眼所见,才知道横空出世的gf·赵战斗力有多么恐怖,他打架拳脚仿佛从不会无的放矢,出手必中,不容人闪避。

    盘子叉子散落满地,墩布和他狱友在地上哀嚎。

    赵雁翎转了一圈:“那你们看吧,我gf·赵言出法随,不当回事就是这个下场。”

    鸡男兴奋的脸色发胀,紧紧跟在赵雁翎等人身后。

    其他人眼神闪烁,想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鸡男省掉赵雁翎千金买马骨的麻烦,开了先河马上有人来求平安。这让赵雁翎想起大周演的那部《和平饭店》,区别是他要收费的。

    有了墩布被削的震慑,休闲时买平安的人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休闲区,分成几个被铁丝网拦着的区域,里面有各种健身器材和乒乓球之类的运动品。

    赵雁翎还看到有人叼烟吞云吐雾,好奇问凯撒:“烟哪来的?这里让吸烟吗?”

    凯撒眼巴巴的:“贿赂警卫,给他们些太阳币就能买到,都是从高等牢区弄来的稀罕货。”

    现在他兜里揣着三十个太阳币,按也能搞来烟过过瘾,但他知道太阳币是老大的,他没权处置。

    赵雁翎更加好奇:“太阳币难道不是囚徒间流通的货币吗?为什么警卫也需要?”

    凯撒:“只要在太阳墓,太阳币是唯一可以具有购买力的货币。警卫据和我们一样,这辈子都没法出去。卢卡斯,就是警卫长,他打进来开始,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了,从来没出去过!”

    赵雁翎直撮牙花子,太阳墓的封闭远超他预料。人非圣贤孰能无情,就算警卫中也总有耐不住寂寞想要出去的人吧?但为什么这多年没人出的去,这很能明问题啊。

    看眼在卧推架挥汗如雨的被保护的六人,赵雁翎摇头,任重而道远啊。每天至少保护百八十人,这个速度攒够百万太阳币也得好久。但挣钱只是一方面,他接触这些人其实别有用心。

    将那瘦削青年叫来,问他:“你进来之前是干什么的?”

    “我学音乐的。”

    “不要糊弄我,学音乐的怎么会被送进来?”

    “他们管我叫音乐天才。”

    “这就对了。”

    “……”

    皮肉稀松,连五十公斤都推不上去的连毛胡子男人是绘画天才,少白头的中年是寡头私生子,罗圈胡敦实黑人是拳击手,偏分头斯文男是华尔街操盘手……

    赵雁翎惊觉,在太阳墓的每个人都不是凡人,都是各界的大能,再不就是身份极为特殊,身居高位或不可见光。

    就在星辰保安团队将保安业务展开的如火如荼,克兹洛夫却找上了卢卡斯。

    “太阳墓的规矩,你是懂的,我们警卫没权力处决任何囚徒,哪怕他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卢卡斯抱着臂膀,冷静的。

    “比起太阳墓的规矩,卢卡斯,我觉得我更懂你。要是真的事不可为,你绝不会跟我废话半天。”克兹洛夫自信的,紧紧盯着卢卡斯的眼睛。“事成后,我可以给你一万太阳币作为酬谢。”

    听到一万太阳币,卢卡斯眼睛亮了。斟酌半晌,他伸出两根手指:“我知道些你们之间的勾当,两万太阳币。而且我不可能直接对他下手,那样会犯了上头的忌讳。我只能为你创造机会!他身份特殊,是被连累进来的,没人付钱,所以我才破例让你这样干。”

    克兹洛夫恶狠狠点头:“但是我必须知道,你给我创造的机会是什么。”

    卢卡斯凑近,两人顶头密谈,害人大计就此成型……

    赵雁翎得到了十万太阳币,他干的第一件事是买了块手表。

    没日出日落,没晨钟暮鼓,只靠开灯关灯来确定时间太糟糕了。每天回到牢房都在默默计算还有多久熄灯,每天早上计算何时开灯。许多人因此患上了sad,季节性情感障碍,会使得脾气相对暴躁。

    凯撒却心疼的:“太奢侈了吧,咱们没必要买手表的。”

    赵雁翎笑:“花的又不是你的钱。”

    凯撒就无话可了。

    有可玩国际象棋的桌面被人占用,他们聚集在那打牌。或许只有赌桌上,皮肤各异,信仰不同的人才能和平相处。

    他们玩的是无限制德州扑克,一群人大呼叫,气氛热烈。桌面上没有筹码,直接上太阳币。

    赵雁翎想起凯撒有幸运的家伙赢走十万太阳币,直接买进去中等牢房资格。

    他走过去旁观,难得的是居然还很公平。因为太阳墓的人都是人精,出千之类的勾当轻易就被人戳破把戏,所以他们通常会找菜鸟中的菜鸟来洗牌发牌,这样谁都没法搞动作了。

    桌上,留着飞机头皮肤很粗糙的男人赢的最多,带带着圆帽的绿绿最有钱,牌局就是他组织并保护的。在赌桌上,身份变得不重要,只要有手段有胆量,大可以来场公平的没有硝烟的较量。

    大家神情很投入,多个赵雁翎没人注意。

    赵雁翎看会热闹,发现飞机头赢多输少,别人专注计算得失,他却在隐晦观察每个人的表情。

    赵雁翎转圈从多角度看每个人表情,还真发现不少门道。

    利用心靶,他能清晰看出每个人瞳孔最细微的收缩和扩大,飞机头在观察别人,他却不知即便他极力隐藏自我情绪,有些微表情却仍然不受控制的变化着。

    比如绿绿诈底,飞机头恰好手里牌有信心大过对方,他就会狠宰一手。

    靠这种手段,飞机头身前的太阳币缓慢却有力的增长,其他人却只觉得他幸运。

    赵雁翎忽然对众人:“加我一个,可以吗?我也喜欢打牌,人送匪号‘赌神’是也。”

    绿绿见是新崛起的“保安队长”,阴骘的目光掠过跃跃欲试的赵雁翎,一言不发。

    飞机头却友好的提醒:“赵,这是个绅士的游戏,牌桌上不能出现任何野蛮的行为!”

    越是吹嘘自己赌技好的人,通常就越菜,这点无数次战局已然证明,屡试不爽。都知道保安头子勒索克兹洛夫十万太阳币,肥肉送到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

    绿绿深以为然的点头,其他人也纷纷开口:“这是公平游戏,只要赵你遵守规则就可以参加。”

    他们只是怕赵雁翎不按套路出牌,闹出幺蛾子搅乱牌局,并不把他自我吹嘘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