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痞在校园〕〔在年代文中不思进〕〔重启完美未来〕〔唐枭〕〔我的海克斯心脏〕〔暖婚似火:顾少,〕〔十里医香:携子妃〕〔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反派毒妃逆袭攻略〕〔七玄至尊〕〔诸天万界监狱长〕〔温柔陷阱:恶魔的〕〔爆宠甜心:恶魔校〕〔甜妻要翻墙:先生〕〔梦里不知卿是客〕〔神道帝尊〕〔清宫2:这个宫廷是〕〔灵域行者〕〔至道学宫〕〔倾城神医,逆天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134章 保安头子关禁闭
    牌桌多出赵雁翎,发牌人洗牌,手法笨拙,将牌对切分开按在桌子上掺洗。

    牌桌已经有了七人,加上赵雁翎是八个。七人有意无意的把目光投在赵雁翎身上,见他似乎对洗牌很感兴趣,眼睛错也不错的盯着看。

    自从时常做那个梦开始,赵雁翎的记忆力见长,脑容量仿佛都大了不少。

    发牌,两张底牌赵雁翎甚至都没看,跟在大盲注后面下注。飞机头诧异:“赵,你不看牌吗?”

    赵雁翎挑眉:“规定必须看牌吗?”

    飞机头耸耸肩:“那你随意。”

    他有些搞不懂眼前的保安头子抱着什么目的了,希望不要捣乱。

    跑了三家,发牌人发三张公共牌,分别是a,q,8,飞机头是盲注,从他开始下注。

    赵雁翎随手将面前太阳币推到奖池,跟了,依然没看牌。

    绿绿眯着眼,用手遮住底牌,防止身后人偷窥。牌都是特殊材质的塑料牌,做不了记号,但如果有看热闹的看见底牌给人打信号就不好了。

    赵雁翎发现他苹果肌上方的肌肉轻微跳动,几不可查。

    飞机头面无表情,他在观察除了赵雁翎外的所有人。因为赵雁翎没看底牌,所以他的表情做不得准。

    绿绿又跟了一轮,飞机头加注,赵雁翎跟,绿绿犹豫片刻也跟了,又跑了一家。

    此时只剩四人,发出第四张公共牌,是个黑桃6。

    此时只剩赵雁翎、绿绿、飞机头三人,另外一人跑了。

    飞机头用手指头敲打桌面:“塔西,你还不跑么?”

    绿绿把圆帽摘了,摩挲大光头:“哼哼,我为什么要跑?你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飞机头笑的很开心:“那拭目以待。”

    两人居然将赵雁翎忽略了……

    凯撒从不玩牌,也不赞同老大玩,他紧张的声对赵雁翎:“老大,要不算了吧,他们天天玩,牌技很好的。况且你连底牌都没看,万一?”

    赵雁翎仿佛财大气粗的凯子:“怕什么,老子有的是钱,千八百的太阳币算事儿吗?输了就当花钱学习买经验,等玩几局他们就不是我的对手了,你老大我智商高着呢。”

    他嗓门提的很大,有一掷千金的豪气。

    “保安头子有钱啊。”

    “屁,凯子罢了。”

    “塔西和牛仔都是鲨鱼,保安头子充其量就是杂鱼。一会儿就输的连裤子都不剩,就怕这厮输红眼耍赖。”

    “有热闹看了。”

    绰号牛仔的飞机头暗喜,公共牌发到了五张,是个红桃3。

    绿绿塔西瞳孔微微收缩,他没下注直接扣牌。

    牛仔下注,赵雁翎打个响指,凯撒把装着太阳币的包拿来。

    赵雁翎放桌上,拉开拉链,掏出一把来也不细数,往前一推:“我梭你全部。”

    牛仔额头见了汗,下意识抄底牌看看,这时想起仔细观察赵雁翎表情了。

    但赵雁翎却笑着用手掌遮住了半边脸,只能看见鼻头往下的位置。

    他知道,未经训练,普通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微表情,就算是他也不行。

    牛仔暗骂:这狗娘养的,难道他知道我能读懂微表情吗?

    “我跟你!”

    他把牌摔开,10和3,两对!

    绿绿松口气,他手里有张a,只能凑一对,根本不是牛仔对手,跑对了!

    赵雁翎挪开遮脸的手掌,笑嘻嘻的双手合十:“菩萨佛主上帝默罕默德太上老君保佑,一定让我赢走他的全部家当。”

    众所瞩目,不自觉都跟着变得呼吸粗重,这一局赌的很大。

    牛仔反而不慌了,顺子和同花就别想了,公共牌没对,更不可能福尔豪斯,他不信赵雁翎能凑成三条。

    赵雁翎把牌掀开,头张牌是个q,所有人惊呼出声。

    牛仔笑容消失一半,不过还是没多担心。最后的牌揭底,是个3。

    “谢特!”

    “两对对两对,保安头子赢了!”

    赵雁翎抓起牌狠狠地亲了一口:“太棒了,这个3来的真是时候。”

    牛仔懵逼,让家雀给啄瞎了眼。

    招呼凯撒无情的把太阳币都装进兜里,赵雁翎能听到围观者粗重的呼吸声,许多健身的人都放下了铁,跑过来分享梭哈大把赢钱的快感。

    凯撒的猩猩脸笑开花了。

    牛仔问赵雁翎:“你怎么知道一定会赢?”

    赵雁翎笑:“我不知道啊,我没看底牌,了靠运气就是靠运气。”

    “这也可以?”

    “钱来的太容易了吧?那一把有一万多吧?”

    牛仔拿着胸牌急吼吼的跑去找警卫取钱,对赵雁翎:“等着我,我取钱,去去就来,吃了我的就得给我吐出来。”

    赵雁翎挥挥手:“去吧去吧,今天非得把你们钱都赢光,不然愧对我赌神的名头。”

    他越这样,别人就越把他当傻子看。

    开始,他还想学习牛仔,靠观察别人瞳孔缩放来算计对方牌大牌,判断是否偷鸡。

    当坐下后,发现以他角度,当洗牌人洗牌时可以放慢速度,观察牌的顺序。他靠着记忆力,记下头21张牌,在发公共牌前就知道所有的牌了,当然不必看。

    而且,他虽然演过戏,但恐怕在牌场演技不是这些老赌棍的对手,所以干脆不看牌,仿佛输赢全靠运气。

    接下来,每一局赵雁翎都不看牌,除非有人梭哈,否则他至少跟到发第四张公共牌。

    赵雁翎变得和他们一样,咋咋呼呼的,赢了大呼叫,输了气冲冲摔牌,像个赌品差的菜鸟。凯撒看的心惊肉跳,几次三番想要冲过去连包带钱拿走,可最终还是没那个勇气。

    他心道:就你这烂牌技,全靠运气支撑,还敢自封赌神?

    牛仔去也匆匆来也匆匆,迫不及待的重新加入战局。

    到了后来,基本没健身的人了,全都围观牌局。因为有了赵雁翎这样典型不看牌的搅屎棍,每一局都充满变数,大家除了互相斗智斗勇防备对方外,还要考虑一个愣头青。因为赵雁翎这会儿已经闷着牌梭哈两次了,但每次都没人跟。

    牛仔无奈道:“赵,没你这样打牌的,不看牌很危险,我建议你不要那么鲁莽。”

    只要赵雁翎看牌,他总能在赵雁翎脸上找到蛛丝马迹。

    凯撒接力:“是啊,太鲁莽了。”

    赵雁翎却:“怕啥,看见胸牌了吗?里面还有五万太阳币,随便折腾,输光了我再取,赢光了你们可别哭!”

    十足的棒槌相!

    然后,他又不看牌梭哈了!

    塔西之前被他搞的没脾气,此时忍无可忍,将身前堆积的太阳币猛推:“我虽然底牌不大,但今天偏不信邪,我跟了。”

    他掀开底牌,是一对k,且只有一对k。满场哗然,一对k就敢跟梭,疯了咋地?

    赵雁翎掀开底牌,一对a,且只有一对a!

    “妈的儿法克儿,这都行?”

    “狗屎运逆天!”

    塔西破口大骂,骂完没脾气,乖乖提钱再战。

    一时内,赵雁翎连和五家梭哈,赢了四次,输了一次,然而输的那次梭的并不多……

    凯撒每次都心惊胆战,两腿发软。这些钱可以让一人进入中等牢区了!

    可有输有赢的赵雁翎,最后身家却翻了一倍,这让凯撒百思不解!

    玩到下午,牌局散伙了!因为有保安头子作为搅屎棍,大家似乎都变得冲动起来,导致有三家破产直接出局。

    晚饭期间,凯撒和狱友边吃边兴冲冲讨论白天的牌局,赵雁翎是如何在不看底牌情况下大杀四方的。

    “老大就是厉害!”

    “运气真的好。”

    “赢了十五万太阳币,天,直接赢了进入中等牢区的资格。”

    中等牢区有两点对男人有致命诱惑力,第一那里有女人,第二那里所有空间自由活动,灯火彻夜不息,虽然物资匮乏但总比低等牢区强百倍。

    赵雁翎笑而不语。

    自从新老大上位,305每天精彩不断,生活中可以吹逼的话题倍增,而且再没人敢跟他们找茬,人人称羡。似乎,有这么个新老大也不错,虽然他下手狠了点……

    赵雁翎先吃完,他当着所有人面拿出五万太阳币给狱友分配:“喜欢啥,大家自己去买。”

    凯撒分了大头,独自拿了一万,当真又惊又喜。

    “保安头子真大方!”

    “他难道不去中等牢区么?”

    “我看他是傻逼,那可是五万太阳币啊。”

    赵雁翎一时风头无两,旁人议论纷纷,十分眼红,恨不得调到305去。

    之前被打掉牙的狱友,心里那点怨愤消失,成了新老大最坚定的拥趸。

    赵雁翎对众保安:“大家好好努力,力争上游,做个合格的保安,牢记我是保安我骄傲。争取年底前都能进中等牢区,找个女人阴阳调和。”

    众皆大笑。

    当天受到保护的六人和他们同桌,羡慕之余,只能又掏腰包付了第二天的安保费用。

    正当大家陷于对未来憧憬时,警卫长卢卡斯带着四个警卫风风火火赶来,赵雁翎起初没当回事,直到他们在他的桌子前停下。

    “雁翎·赵,来新人了,但是牢房满了,你要暂时被分配到禁闭室。”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赵雁翎的真名,不是gf·赵,也不是保安头子。

    凯撒起身叫嚷:“凭什么?我们老大没犯错,凭什么关禁闭?”

    卢卡斯皮笑肉不笑:“我纠正你,这不是关禁闭,而是暂时搬到禁闭室,等空出床位就让他回来。而且每天白天活动自由。”

    305成员才收到好处,热度未曾稍减,同舟共济抵抗:“凭什么,我们不服!”

    “你这是故意刁难。”

    “你肯定收了某人好处,故意整我们老大。”

    卢卡斯不废话,冲警卫点头,四人掏出电击枪杀气腾腾,但凡敢于暴动,立马开枪。

    实际,太阳墓没人敢动警卫一根毫毛。

    太阳墓你可以打架,可以赌博,可以抢劫,但只有一条,不能动警卫。以前有过以身试法的,下场凄凉,生不如死。

    赵雁翎起身,冲凯撒他们摆摆手,大声:“只是换个地儿睡觉而已,明天都给我早起训练,凯撒你负责监督。如有懈怠,唯你是问。你们六人明天照常跟着我们。”

    完,跟着卢卡斯他们离去。

    许多人幸灾乐祸,让你狂的没边,让你赢了十五万太阳币,该!

    凯撒和狱友如丧考妣,他们辉煌的人生才刚开始就要夭折么?

    卢卡斯将赵雁翎送入禁闭室,厚重铁门咣荡合闭,里面只有6平米左右,只有个马桶,连床位都没有。

    赵雁翎席地而坐,对别人来,黑暗是无助和恐惧的,对他来讲这能算个屁!

    他开启夜视打量周围,厚厚的粗糙的墙壁四四方方。侧耳细听,隔壁还有个邻居。

    邻居时而疯狂大笑,时而大声呐喊,时而喃喃自语。换成其他人肯定听不着,但赵雁翎不同。

    “你们骗不了我,我知道这是哪,我知道的。你们等着,我会告诉所有人,我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