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黑科技房车〕〔弃少归来〕〔骗嫁之权臣有喜〕〔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天价婚宠〕〔田园小医娘〕〔位面之狩猎万界〕〔他的陆太太很甜〕〔龙图骨鉴〕〔蜜爱深吻:权少豪〕〔魔法种族大穿越〕〔精灵之传奇训练家〕〔天下第一医馆〕〔中二吃鸡系统〕〔神话级联盟〕〔神医会修仙〕〔大明好国舅〕〔回档少年时〕〔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逆行诸天万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175章 虫云
    危急时刻,赵雁翎左右手各一瓶喷剂,不要钱的洒在空气里。

    他发现大黄蜂在蛰王庆轩的时候有所忌惮,那是因为之前他喷了驱虫剂。

    果然,大黄蜂嗅到味道止步,扶摇直上的散开。

    这算把王庆轩给解救出来,他丧家之犬般逃到赵雁翎身后,空气弥漫刺鼻的味道,将两人笼罩。

    赵雁翎得以仔细观察,见大黄蜂的下颚比前腿还长,大的惊人。

    身后两人业已赶到,赵雁翎且战且退,拿左手中指弹飞了一只逼近的大黄蜂,把自己的指甲震得生疼。

    直到把两瓶喷剂全部喷完,总算摆脱大黄蜂。

    王庆轩惨不忍睹,脑袋比正常大了一圈。这个样子,就算他亲妈也认不出来了。

    “感同身受,朋友我能理解你的痛苦。”

    “会不会被蛰死?”

    王庆轩用鼻子哼哼,脸上难受,想要用手触碰,结果疼的嘶嘶的叫。

    赵雁翎皱眉:“我隐约有印象,这好像是叫战士黄蜂。”

    阿学弯腰薅草:“这不是战士黄蜂,是白云谷独有的黄蜂,个头比战士黄蜂还大。不要怕,疼是肯定的,但毒性没那么强烈。老天是公平的,赋予它们强有力的下颚,就收走了部分毒性。换成其它黄蜂,他被蛰成这样已经死了。”

    薅的草被阿学放嘴里嚼,碎了后吐到掌心混合了唾液给王庆轩涂抹。

    换做平时,王庆轩绝对恶心的要吐,此时却疼的什么都忘了,可怜巴巴的任凭施为。

    草药很神奇,王庆轩的脸停止“膨胀”,但依然红肿,他疼的没那么厉害了。

    阿学:“我以前来白云谷也被蛰过,后来跟种油棕的农人认识了这种解毒草。”

    在旁观看的孙磊龇牙咧嘴,问道:“你是怎么招惹到它们的?”

    “唔木惹它忙啊。”

    腮帮子肿的话都走音了。

    赵雁翎侧耳倾听,忽然朝来路走去。没多远,就发现了在草丛见踉跄前行的一只动物。

    只有兔子大,尖嘴大眼,耳朵朝后竖起。看上去像是一只大老鼠,却长有蹄子。

    “这什么啊,太可爱了吧?”

    “好大一只老鼠。”

    东西四肢长而纤细,加上蹄子,更像是迷你的鹿。

    他看着种种迹象,浮想联翩。这或许是个“误会”,首先王庆轩在摘果子的时候惊动了鹿,鹿慌不择路侵犯了大黄蜂地盘,大黄蜂不分青红皂白连人带鹿统统拿下。

    把自己的结论给水友了,大家表示英雄所见略同。

    “救救它吧,太可怜了。”

    “萌人。”

    赵雁翎轻而易举的捉住被蛰的迷糊的鹿,用手掌托着:“我想起来了,这是爪哇岛上几乎灭绝的物种,叫爪哇鼷鹿。我掂量了下,应该不到两斤重,这也许是世界上最的鹿了。”

    找到阿学的那种药草,他如法炮制,给鹿上药。东西挣扎不休,大眼睛黑的发亮。

    草药很苦,嚼了几下味蕾有些发麻……

    把鹿带回去,他也没和盘托出自己的猜测,以免王庆轩认为鹿是罪魁祸首,怀恨在心弄死东西就糟了。

    阿学却:“它没有大碍,食草动物抗毒的能力本来就比人类强。估计明天就好了。”

    赵雁翎点头:“那我把它放了吧。”

    却被阿学阻止:“野生爪哇鼷鹿几乎灭绝,估计你把它放了,也难逃一死。不如带回去送到动物园,目前动物园在人为干涉它们的繁殖,就像华国的大熊猫。在我们印尼神话中,这种鹿是智慧的化身。别看它,却异常聪敏。”

    赵雁翎皱眉,总不能随身带着它吧?

    忽然想到了空间,他还没放过活物呢,于是点点头:“那行,先带着。”

    按照阿学的建议,他采集了木薯秧嫩叶和水草的茎,鹿也不再挣扎,好奇的和他对视,的确很有灵性的样子。给它吃的,它就趴在赵雁翎手掌心大快朵颐。

    看它吃的香甜,赵雁翎也觉得饿了。本来还想做饭,现在味蕾麻木,就没那个必要了,拿即食食品敷衍了事。

    躺在吊着的藤床上,鹿趴在他的肚皮,垫着块棕色的毛巾。鹿在吃,人也在吃。

    水友让他自己养着鹿,赵雁翎如数家珍:“家里有四翼鸟,有猴子,有野马,再收就快赶上开动物园了。”

    “你又不是差那仨瓜俩枣,这么可爱的动物不养要挨雷劈的。”

    “不行我给你凑钱买草料。”

    “不行我帮你养……”

    越越不着调,许多人想要养活宠物的心远超过自己的真正实力,半途而废很可能意味着宠物无辜丧生。

    鹿吃了会儿,往下瞅了一眼,发现太高后就把头缩了回去。

    赵雁翎见它嘴里没东西却依然咀嚼,居然还会像牛那样反刍。

    下面王庆轩不时的哼哼两声,对赵雁翎的吊床看的眼热,这不该让给病号吗?赵雁翎置之不理,伤痛矫情个屁。

    美利坚水友三枪拍案惊奇,逐渐适应老赵直播风格。拒绝平庸,拒绝无聊,够惊险和刺激,美景和动物要啥有啥,人数开始慢慢朝华国水友数量看齐。其它以无聊打败无聊的直播方式,和赵雁翎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天光黯淡时,赵雁翎收起了旺财充电,顺便筛选今天片段剪辑。车子被砸,爬山,云海晚霞,白云谷巨黄蜂,爪哇鼷鹿……

    旺财背后的ai的配乐计算机制,据金烨是由德籍伊朗作曲家拉民·贾瓦迪主导输入的。此人极有才华,《权力的游戏》开头宏大史诗乐就是他的作品,擅长节奏变幻抒发情绪,精于不同器乐变奏来掌控情节。

    ai尚且做不到捕捉人的心理,但却能通过画面中运动的节奏谱写乐曲。开头是众多乐器轰然作响,然后石像从天而降砸毁汽车。接下是弦乐,主旋律出现,徐徐推进深入雨林意象。元素有电子合成乐加传统器乐,钢琴是两种声音的粘合剂。

    到了云海晚霞,背景乐呈现美声独腔的“啊”声,空旷幽远,带着少许悲怆的意境。

    赵雁翎十分震撼,这特么是电脑合成的配乐吗?

    视频完成后,给出两种选择:可以选择电脑合成配乐,可以选择现有的配乐。

    赵雁翎想都不想,选择新鲜的电脑合成版本,发布到了油管上。

    管杀不管埋是他的一向作风,发布完就不再理会了。

    哪知这个视频引起巨大的反响,起初有人觉得这是某个电影的片段。开头部分快速闪过几个激烈的片段,然后情节缓缓地展现,四个目的不明的人深入雨林,登山,出现云海晚霞。有背景乐的画面非同凡响,立即把恢弘的气势烘托出来。

    美利坚的水友在油管留言:

    “视频里的人是谁?在哪取的景?太震撼了。”

    “这是什么电影?是华国的新电影吗?和华国的拍摄风格不符啊。”

    “他叫雁翎·赵,大名鼎鼎罚神者,没听过吗?拍摄地是印尼爪哇岛,可以去看他直播,比聊天有意思多了。”

    起初只是油管常客留言,后来直播间水友加入,气氛渐渐发酵。众人得知,这居然是主播的业余拍摄……

    很快,视频就传回国内。翻墙和国外直播网站,毕竟会限制大多数国内水友。许多人就是通过视频才得知,老赵在国外开播了,每天剪辑视频发布油管。

    “大片既视感。”

    “这次是原创配乐,厉害了我赵。”

    “在哪里,去凑个热闹。”

    ai试牛刀,初次配乐,效果特别好。

    赵雁翎自己也没料到,这次行程从飞机降落开始就一波三折。他见下面三人没注意,悄悄的把鹿收进空间。

    但凡稍有异常,他就马上将它提出来。空间内是黑暗的,温度随环境变化。鹿进入后不能视物,它也不惊慌,鼻子嗅到了青草的气息,摸黑继续吃……

    有床有枕头,赵雁翎睡眠质量有保证。

    餐风露宿对阿学来是家常便饭,王庆轩和孙磊确实腰酸背痛肢体僵硬。

    “太遭罪了。”孙磊活动脖颈,发出咔吧咔吧的动静。

    王庆轩的脸上消肿了,红的如同猴屁股。

    阿学问道:“鹿呢?”

    “睡得太死,可能自己跑了。”

    空间里开着迷你夜灯,鹿不愁吃喝,暂时就安家落户了。

    四人趁早赶路,深入迷雾。

    孙磊从登山包拿出个仪器来,长杆连着探头在地面扫描,王庆轩手里的平板上全是看不懂的参数。

    浓雾冥冥,日出东山彩霞溢目,此地尚且在白云谷外缘。

    在浓雾中,有翅纲的昆虫较少,连蚊子都隐匿起来。越走雾气越浓,阴晦积郁,地面不时的可见蜈蚣类的百足之虫出没,这是它们的天堂。

    阿学打头阵,赵雁翎殿后。

    他的头发被雾气打湿,随手向后梳拢,手臂始终自然垂下,保持随时能使用武器的状态。

    可视度低,连旺财的拍摄都受到干扰。所以四人走的极慢,阿学这匹识途老马也不敢大意。

    这一走就是三个时,孙磊他俩一无所获。

    正当准备休息,疏忽间风雨如晦,雾气被卷起各种形状,麦芒细雨不但没丝毫驱散瘴气,反而让山谷内更加朦胧。

    赵雁翎耳朵动了动,从各种窸窸窣窣的声音里捕捉到不寻常。

    他喊道:“等等。”

    连阿学都不解的回头看他。

    赵雁翎拿出皮鞭急速抖动手腕,皮鞭平行地面划着螺旋,破开左侧的迷障。

    一团驱不散的倒三角形雾气出现,阿学脸色大变:“虫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