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黑科技房车〕〔弃少归来〕〔骗嫁之权臣有喜〕〔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天价婚宠〕〔田园小医娘〕〔位面之狩猎万界〕〔他的陆太太很甜〕〔龙图骨鉴〕〔蜜爱深吻:权少豪〕〔魔法种族大穿越〕〔精灵之传奇训练家〕〔天下第一医馆〕〔中二吃鸡系统〕〔神话级联盟〕〔神医会修仙〕〔大明好国舅〕〔回档少年时〕〔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逆行诸天万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190章 连贝爷都服气
    忽然睁眼的赵雁翎,将众人吓了一跳,还以为诈尸了。

    从井里爬出来,他深吸口气,抹了把脸上的水渍,第一句却是:“刚刚神灵告诉我,它离开这里,去了天空的深处。不需要供奉和祭拜了。”

    圣泉就是心靶,心靶就是他,再不分彼此。

    可汗支支吾吾:“神灵不再管我们了吗?”

    圣泉吸收的太阳能早就消耗殆尽,地下世界的植被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即便留在这也没多大用处了。

    但不能抽掉他们的精神支柱,只好敷衍:“神灵它会在天上保佑你们繁衍下去。”

    “太好了!”

    乘兴而归,也不再提煮肉祭祀。

    赵雁翎瞥见自己手臂和腿部的烫伤,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痊愈了五成,身体里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劲。

    这些是圣泉功劳,而且脑海里多出了饕餮洞内部的地形图。

    他带着矮人再次回到远古通道,上次体力不支半途而废,这次要一雪前耻。

    水友心里清楚,通道的长度非人力可以企及,对赵雁翎攀岩不抱希望。但话不能出口,这个时候没必要给老赵添堵。

    他重整旗鼓徒手攀岩,遇到过于陡峭的地方就反身跳对面用尖镐挂住身体,从另一侧继续攀爬。

    矮人以为这次赵雁翎同样会无功而返,在下面翘首以盼,按部就班的等他回归。

    结果一个时过去了,赵雁翎身形消失在他们视线之内,可汗才有些着急。

    一个半时过后,赵雁翎音信全无,偶尔有落石砸下,在地上摔的粉碎。可汗仰头朝通道高声呼喊:“主人……”

    等声音回荡着转了几个弯,没到赵雁翎那里震动频率就散了。

    再此时的赵雁翎,他体能大涨,力量更上层楼,越爬越有劲。可无休止的通道不见尽头,心里不免打鼓,也累的脸红脖子粗。途中休息了十多次,饶是如此也到了山穷水尽边缘。

    “今天的老赵,绝逼是他人生中生命力的巅峰时刻,这个体能已经超过跑马拉松的运动员了。”

    “从心理层面看,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经历肃穆或者神秘的场合,心灵都会得到开发。我觉得他经历圣泉的事后爆发了……”

    他咬牙,这次孤注一掷,榨取最后的潜能毫不保留的朝上爬去。头顶的路死了,上面是他曾跌下的又薄又脆的云母岩层。

    尖镐刨在边缘,酸胀的两臂撑起身体爬了上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嘴里却喃喃自语:“老子终于上来了,哈哈哈……”

    笑的有气无力,累到极限,会让人感觉生不如死。他从高中就开始吸烟,那会儿练习长跑,当跑不动,体育老师还不让停下,肺部快烧着了的时候就在想,这时候要是一枪把他了结该多幸福。

    现在再次体验了那种念头,好在都结束了。

    “有这份毅力,老赵做别的照样能风生水起。”

    “成功就是努力和毅力,有了这两样,想得到的基本都会有。”

    “励志了。突然明白耳熟能详的‘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的真正内涵。”

    看看此时死狗一样的赵雁翎,想想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水友生出只要努力金钱和地位唾手可得的错觉。人生就是硬刚,和自己刚,和社会刚,和天地刚,人生再不用俯身屈就……

    足足躺了近一个时,赵雁翎刚要起身,觉得腰腹用不上力。翻身,用两臂支撑,很牵强的撑开十厘米就趴在了地上。

    三角肌,肱三头,大腿肌肉疼痛难当。究竟是肌肉撕裂,还是乳酸分泌过剩,他不得而知。总之,现在的他成了个动弹不得的废人。

    去健身房撸铁的顺序通常是,周一胸,周二背,周三肩膀,周四二头三头,周五练腿。因为深蹲过后,第二天大腿的酸爽让人有自杀的念头,所以被称为魔鬼星期五……

    赵雁翎不去健身房,也很少有练习大重量器械过量的机会,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情况。水友见赵日天此时只能趴地上日地球了,哭笑不得。

    原来,老赵也有虚的时刻!

    此时抬抬手指都费劲,他艰难的操作手机让孤零零的旺财降落,对水友:“我得吃点东西睡一觉,先关了。等再醒来,带你们见识见识盲僧的手段。”

    吃完就睡,鼾声大作。若非累极,他通常是不打鼾的。

    醒来后,酸胀感犹在,却能用上力气了。

    他拿出牙缸刷牙,吃了点东西开播。

    首先在旺财的下面绑上一只纽扣电池的夜灯,分量很轻,可忽略不计。

    将双眼蒙上,他按照圣泉那得来的路线摸黑前行。

    “还真是盲僧,能神龙摆尾吗?”

    “秀一个!”

    虽然看不见弹幕,赵雁翎却猜到水友要啥。他跳起右腿朝后摆,云母岩炸裂石块纷飞。本就高大壮硕,大长腿回旋踢击,画面很带感有木有?

    “挖槽,你丫牛逼大发了!”

    “真特娘的是神龙摆尾,要不要这么优秀?”

    赵雁翎蒙着眼睛,抱拳道:“承让承让,花拳绣腿而已。”

    旺财的螺旋翼声很,却足敷使用。赵雁翎使出蝙蝠的绝技回声定位,水友看他蒙着双眼却从不碰壁,无论前面的弯有多急。

    目前直播间人数在六十万开外,这个成绩或许在国内算不得什么,但在美利坚却十分逆天。

    全球人都玩撸啊撸,喜爱盲僧这个角色的不在少数。此时见赵雁翎蒙着眼睛,只靠听觉走路,顿时懵逼的不行。

    连枯燥的赶路,都被他玩出花来。甚至有水友不信邪,死死盯着屏幕,结果眼前如烟如雾,丝丝缕缕,这叫飞蚊症,用眼过度疲劳导致的……

    如果这是造假,那也不可能。因为大家都知道,饕餮洞里有些古怪的名堂,必须闭上眼睛走才行。

    就算到了叉路口,赵雁翎还是能够准确挑选一条,连点磕绊都没有。

    地面可不是平整的,忽高忽低。就算他能找准路,为何还能无视凸起的熔岩?

    “震惊,真盲僧现世……”

    “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普通人当然做不到,就算真有不世出的武林高手,赵雁翎也不信能做到他这个地步。听觉定位,敏锐的触觉让他对四肢的控制力空前强大。他的五感全部开发,现在就算真的瞎了,靠着其它感官照样能正常生活!

    七拐八绕,忽然水友见镜头下方丝丝缕缕,顿时大惊失色。

    “有虫云!”

    “糟了,老赵听不到。”

    赵雁翎虽然看不见,却察觉到回声异常,已然猜到是怎么回事。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根手臂长短的棍子,棍子头包裹着一张白纸,掀开后上面粘着树脂。拿打火机点燃,在身前画圈。火圈由及大,噼里啪啦一通响,在虫云内烧出一条通道,侧着身子往前走。

    虫云中过,片缕不沾身。

    烧完一根,又点一根,比用烈酒喷火效率高多了。

    早有懂心理学的水友研究过,大家之所以喜欢看老赵冒险,是因为可以安坐家里、办公室、学堂享受那份发生于现实中的刺激。经历危险,克服困难,如同游戏闯关,心跳如鼓后凯旋归来刺激多巴胺分泌。

    赵雁翎不会停在某个领域炒冷饭,不会马不停蹄连续直播,这又给水友心理上冷却时间。就如同电影有低谷有高潮,让人欲罢不能。

    电影都知道是假的,是排练好的,老赵的经历却是实打实。

    赵雁翎不紧不慢的烧虫云,水友却紧张的手脚冒汗。虫云的危险他们已经见识到了,像狗皮膏药沾上一星半点,就等着被它们啃食光血肉吧……

    虫云通道打开,他松口气。

    回到进来时的岔路口,往前走了段即便蒙着眼睛也感受到了前方的照射进来的光芒。

    久违的阳光啊!

    将眼罩拿开,入眼的先是堆积如山的枯骨,阳光倾洒。外面隐隐传来人类的话声,似乎守着不少人。

    “王技术员,我出来了!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他听见了王庆轩的声音。

    王庆轩拿着手机,看着屏幕十分激动。他给赵雁翎发语音:“你躲远点,现在我让人朝里面发射弩箭,连着绳索,不要误伤。”

    赵雁翎从善如流,躲得远远的。

    结果弩箭射偏了,钉在了饕餮洞旁的山体。王庆轩捂脸,怕赵雁翎心急又:“你稍等等,我怀疑这是假的军人,箭射偏了。”

    穿着蓝色短袖衬衫,肩章写着tni,上面是三道直杠的印尼军人上尉尴尬的笑笑,将弩箭交给身旁下士:“你来!”

    肤色黝黑,棱角分明的下士接过,动作标准的架住肩托,弩箭稳稳射进饕餮洞,后面赘着的绳索跟了进去。

    里面的枯骨堆被强有力的军用弩射的散架,赵雁翎收起旺财和紧要设备,开始助跑。

    这时候,直播间的水友紧急充值,酝酿着某种情绪。

    赵雁翎朝枯骨堆飞扑过去,人还在空中,脑袋便剧烈疼痛,那种有人拿勺子搅和大脑的疼。

    在意识模糊前,他猛地将绳索绕在臂。感觉枯骨堆被自己拖得彻底散架,身体被拖出了洞口。背后在地面快速摩擦,火辣辣的疼。枯草、石子、掉落的树枝,把他划的伤痕累累。

    可能身体因吞噬圣泉得以再次加强,出了饕餮洞时候,居然没发生短暂昏迷,但意识是模糊的。

    他隐约看见一群带着红色贝雷帽的印尼大兵,双臂较劲将他拖的飞起。

    当意识恢复,他已经脱离了饕餮洞吸力的区域。

    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赶忙上前,想要将他抬上担架。

    赵雁翎伸手胡乱推开他们:“我还没到需要抢救的那个份上。”

    完,勉力站起,踉跄着脚步摇摇欲坠。

    他怒狮般的晃晃头,强行驱散混沌感。眼前景物的重影渐渐凝实,第一个看到的是王庆轩和孙磊,冲他们咧嘴一笑。然后将旺财取出,对着镜头开怀道:“我老赵又重返人间了!”

    钻石瓢泼似的到位,直播间欢呼一片。

    一群印尼大兵,用敬畏的目光打量眼前伤痕累累,但浑身是胆的昂藏大汉。不佩服是假的,换他们谁也不敢这么玩。

    “你好赵先生,我是印尼国民军东爪哇驻军上尉姬阆,带队负责此次救援。”

    “你好,姬阆上尉。”赵雁翎趴在了地上的担架上。“先给我处理下伤口,我怕感染。”

    姬阆笑笑不甚在意,退到一旁。

    医务人员心的把粘在皮肉上的布条用镊子撕掉,快速给他消毒进行处理。发现他不光是背部,手臂外侧还有条八公分长的伤口,业已崩裂开,顺便都给他处理了。

    就地弄完,医务人员告诉他:“赵先生,你的皮外伤不尽其数,另外应该至少有十三处软组织挫伤。而且,以我多年的经验观察,你的左手中指、拇指,右手的指和无名指有骨裂现象,已经肿了。你的肋骨可能也有两根断了……此外,多次撞击,很可能有内出血的现象,需要马上住院观察并及时治疗!”

    在场的人倒吸口凉气,握了个大草,这样还能活吗?

    水友早知老赵皮实,其实每次探险他都会受伤,但这次似乎伤的尤其重。

    但赵雁翎心知肚明,骨折是肯定的,他每次利用尖镐阻挡下坠的趋势,卡住的手指都会感到剧痛。除非是铁打的,否则不断那才怪了。至于内出血,纯属夸大其词。他虽然不是医生,但对自己身体每个部位的情况体察入微,内出血根本没有的事。

    在场的,除了印尼军人外,还有来看热闹的游客、当地的居民、世界各地探险家、科考人员、记者等等。

    赵雁翎从担架上站了起来,旁边“咔嚓咔嚓”不停的拍照,分不清是什么人。

    他对姬阆:“走之前,有点事问你们……”

    ……

    与此同时,贝尔·格里尔斯,也就是俗称贝爷的家伙,在美利坚刚录制完一个节目。事后老东家探索频道记者采访了他,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后面的拍摄组将手机递给女记,女记会意一笑。

    女记:“格里尔斯先生,我刚刚得到消息,亚洲顶级探险家雁翎·赵,刚刚从号称无一生还记录的饕餮洞出来,这是他现场照片。能你对他的评价吗?”

    穿着格子衬衫的贝尔愣了下,但没信口开河,斟酌片刻才道:“我看过他的视频。众所周知,许多人是从《荒野求生》节目认识我的。我拍的是求生,他拍的是探险,实质类似,形式不同。”

    女记:“你精通搏斗,极地作战,生存技巧,医疗,跳伞,驾驶,爆破,人们你是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什么都吃过,经历过全球各地的荒野环境。而雁翎·赵同样精通搏斗,似乎也在极地环境中有过与人驳火记录。他被美利坚粉丝称为鹰眼、美队的集合体,他的华国飞镖百发百中,身体素质超强,东方人有个奇怪的法,他是荒野扛把子,翻译过来大概是荒野boss。你们两个人有许多共同之处,求生也是探险的一类,我觉得最有资格评价他的人,就只有你了。”

    贝尔习惯性眯起了眼睛,抬头纹深的能夹死苍蝇:“这么吧,他的视频我基本都研究过。我觉得,他关于荒野和求生的知识不足,另外缺乏医疗经验,因而有些行程显得鲁莽。但是,他的毅力,他的勇气和探索精神,他的鞭子和飞镖,他的枪法,他的高出常人一等的体魄和格斗技术,这些我也是服气的。那是个被幸运女神吻过的家伙,我嫉妒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