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进化系统〕〔狂武战尊〕〔半知先知〕〔重生八九甜蜜蜜〕〔超级丹帝重生都市〕〔萌宝来袭:战少追〕〔都市之至尊狂少〕〔狱记重生〕〔网游之洪荒大蝙蝠〕〔都市强无敌升级系〕〔极品透视小村医〕〔我在古代的种田大〕〔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网游之超级大矿工〕〔期待在地下城相遇〕〔魔都医流高手〕〔女boss坑仙路〕〔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1980之强国崛〕〔帝国吃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206章 坎炁巫毒
    赵雁翎的脚步都为之一顿,更何况水友。

    反而韦斯特因为带着夜视仪看什么都反光,尤其是眼睛,根本没当回事。

    他抬腿踢了过去:“滚尼玛的蛋,别挡路。”

    那头鹿呆呆的被踢个跟头,在水里爬起来依然不走。韦斯特觉得不对劲,把夜视仪摘了,拿手电筒照去。

    “这是一种鹿才会得的朊病毒,这头鹿已经病傻了,躲远点。”

    韦斯特很熟悉这片地形,如避蛇蝎的躲得老远。

    没多远又有一头鹿死了漂在水中,身上有猎鹿弹打出的枪眼。血流的到处都是,将水染成触目惊心的乌黑的红色。

    赵雁翎恍然,公司急着让他俩摸黑前来,肯定是因为当地组织人手猎杀染病毒的鹿时,盯梢的人听见枪声,以为在亡灵澡泽发生了什么事。

    韦斯特也有这个猜测,他说:“这种朊病毒会传染给人类,并且目前没有治疗方案,多亏咱们穿着防水雨裤。”

    此时赵雁翎才觉得,有个熟谙地形的人做帮手不是坏事,起码他事先查找资料时就未曾听过这种病毒。

    “目光呆滞,流口水,不怕人,那岂不是丧尸病毒?”

    “没那么严重,这种朊病毒只能让动物变成老年痴呆,对人的效果目前还没有感染病例。”

    “亡灵澡泽,为什么有这个称呼?”

    赵雁翎手臂内侧有块粘毛的墨水屏,黑白面,上面显示星海水友弹幕信息,是特制的。为了省电无法触屏操作,只能做个黑白显示器用,略微低头就能看见留言。

    他说道:“亡灵澡泽这个名字由来已久。最早期法国人来到路易斯安那州,到新奥开埠后迎来第二批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二代移民,这些人统称为克里欧人,黑人奴隶叫黑克里欧人。当西班牙统治时期,他们为对付食古不化的法国佬,开始拉拢黑克里欧人。因为当时这些黑奴有非洲大陆古老神秘的习俗,当被允许自由买卖和行动后,他们依然不敢公开反抗,却开始用各种不靠谱的法子恁那些奢靡的法国佬。其中最有神秘色彩的叫彩虹教,传说因为法国人的墓葬群设立在他们居住区旁边,于是黑克里欧人施展巫术,让澡泽精灵吞噬他们的先祖,后来当地法国人开始用悬棺下葬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这片澡泽的下面全是尸骨。可能是澡泽精灵胃口大了,后来还把原本坐落于此的村落连同村民都给吞了。每当月黑风高就有亡灵出来作祟,所以这里被称为亡灵澡泽,事实真相真假难辨。”

    这些传说总能吊起人的胃口,似乎阴风惨惨,周围摇曳的树枝和水草都变得鬼祟邪魅,雨幕中的安静成了一种阴谋。

    “老赵吓唬人,国内是白天,阳光正好,所以我是不会害怕的。”

    “我去过新奥,确实有这些传闻,那些澡泽死一般的安静。”

    前面韦斯特指着一截车尾说:“这就是典狱长开着的车。往里面走就是深澡泽区,咱们要摸索前行,否则陷阱淤泥里万劫不复。”

    赵雁翎拿出鞭子,在空中甩出个鞭花,一棵布满松油的树枝被锋利的鞭子切断。收回鞭子的时候,使了招打蛇上棍。

    水友惊叹赵雁翎新鞭子的锋利,绝不是普通牛皮做的。

    拖回来用公司配备的西班牙奥托丛林刀削掉两截,拿打火机点燃,朝车子旁的树根处掷去,恰好插在淤泥内。

    韦斯特比划了两下想要模仿,最终颓然放弃,他真没那个本事。

    水友看的大笑,你丫以为你是谁?能模仿视力6.0的老赵?

    摇曳的火光中,汽车里空空如也。机箱盖上有杂乱的脚印,车的挡风玻璃被人用脚从内部踹开,整个脱落,已经埋进了澡泽里。

    火把虽然很轻,却渐渐地往淤泥里沉。当火苗接近水面时,忽然一股浅蓝色火焰腾的窜起,照亮了附近的水面。

    赵雁翎对韦斯特道:“把你的防毒面罩戴上。”

    整个路易斯安那州的天然气产量占全美的19%,沼泽里的动植物腐烂沼气充沛。所以,澡泽不但泥浆危险,稍有不慎还会中了沼气的招。沼气也算是瘴气的一种,吸多了会中毒。

    韦斯特安装了硫化氢和沼气双重滤毒盒,瓮声瓮气的对赵雁翎说:“你不需要吗?”

    “老赵身上的两个未解之谜,闭气和万宝囊背包。”

    “韦斯特那逗比的眼神太搞笑,防毒面罩也不能防住所有毒气。”

    赵雁翎当先朝前走去:“我用不着,不习惯身上有太多挂件。”

    韦斯特嘴欠的嘟囔:“假如你沼气中毒,我是不会背你出去的,我会让你在这里腐烂。”

    赵雁翎伸手拦住他的碎碎念:“闭嘴,听!”

    哒,哒,哒……

    有规律的金属清脆敲击声若隐若现,在雨中并不明显。韦斯特侧着耳朵听了会儿:“好像是打火机的声音。”

    说着从怀里掏出芝宝啪嗒啪嗒来回开启,果然如出一辙。

    芝宝是探险家的最爱,耐用,安全,可靠,远非都彭那种银枪蜡头可以比。

    水友见他俩神神叨叨的,也跟着屏气凝神。似乎阳光都无法驱散那股诡异的氛围。

    两人沿着树与树两点一线的走,因为树根会固定泥土,最不容易陷落。

    循声而去,声音越来越清晰,又走了几步却倏地没了。

    能听见韦斯特堵在防毒面罩后的鼻子呼吸略微粗重,从后腰将手枪掏了出来。因为戴着防毒面罩就无法戴夜视仪,他左手反握手电筒,架住持枪的右手,姿势十分标准。华国枪械方面管制严格,若当初韦斯特带把手枪,大白山上胜负难料。

    怕的不是鬼怪,怕的是有人潜伏在这。

    赵雁翎指了指十点钟方向,韦斯特望去,看见一棵柏树树杈上趴着个人,一动不动,脑袋歪着不知死活。

    见赵雁翎毫不避讳的走去,韦斯特在后面压低嗓子:“赵,你在找死吗?万一他在装死,或者短暂昏迷呢?”

    说话间,赵雁翎已然到了树下。树上的人西装革履,三十多岁,略带秃顶,身材短粗。他捡起挂着腐叶的枯枝支起那人的额头,发现他的脸色乌青,额头血管因为一直垂着头青筋毕露,可能血液在里面凝固了。

    韦斯特拿手电照来,水友倒吸凉气。

    死状阴森可怖,俩眼珠子瞪的差点凸出眼眶,上面全是红血丝。

    韦斯特不怕死人,晃了晃手电筒转头问赵雁翎:“这是典狱长吗?”

    赵雁翎挑挑眉:“我哪知道是不是。”

    “你没见过典狱长?”

    “我只见过他的管家。”

    “谢特,早知道你没见过典狱长,这次任务我自己就能完成,为什么要让你分一杯羹?”

    “别废话,爬上去看看情况,为什么有打火机的声音。”

    韦斯特不情不愿的爬树,赵雁翎其实是故意支使他。

    等他爬上去了,赵雁翎吩咐道:“指挥官,拉高拍摄。”

    旺财升到尸体上方,赵雁翎从直播镜头看到尸体背后的西装被烧毁了一大片,露出的肌肉部位被某种动物掏出一个大洞,还能看到里面留下森森然的脊椎骨。

    有个机芯挪出一截的打火机卡在骨缝,盖子无法合上。

    可就算打火机再轻,那也是铁,风根本吹不动,它是怎么自己发出响动的?又是谁将尸体后背的衣服点燃的?

    韦斯特见赵雁翎一句话就能让飞行器拍摄观察,根本用不着他爬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故意的!”

    赵雁翎竖起拇指:“你真机智,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老赵太坏了。”

    “老赵鸟枪换炮,装备升级,好高端的样子。”

    韦斯特在树上眼珠子转了转,用脚轻轻的踢了下尸体,尸体不稳朝赵雁翎兜头砸下。

    他想恶心恶心赵雁翎,谁知赵雁翎反应神速,鞭子朝后甩去缠在毗邻树干,单手引体,一脚将尸体又踹了回去。

    韦斯特傻眼,水友刚要拍案叫绝,见尸体堵在树干上的腹部流出乌黑的液体。液体见风就散,溅了两人满脸。

    赵雁翎本来可以躲开,但在半空不及地面动作灵敏才着道。

    一股腥臭的味道弥漫开,饶是两人都见过无数恶心的事物,此时也干呕不已。

    “真恶心,我都要吐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233……”

    这种味道,赵雁翎记得小时候盘山岭有个孩子肚脐眼出血化脓,凝聚起来的粘稠液体,那个孩子抹在手上到处恶作剧。当时被他被抹到了手背,那股臭味只需一点就有强烈催吐效果。

    他想在地上的积水清洗,忽然想起感染病毒的鹿,只能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劈头盖脸的浇下去。毛巾擦拭完就扔了,闻了闻味道依然很大。

    树上的韦斯特也是如此,满嘴污秽之语也不能表达此时糟糕心情的万一。

    赵雁翎拿出沐浴露、洗面奶、洗发水挨着清理。这时候顾不得别人会如何琢磨他随身带着这些洗漱用品了。

    韦斯特伸手讨要:“给我些。”

    赵雁翎说:“用完了瓶子直接丢了。”

    他见水里,树上,全是污秽之物,就想要躲远些。忽然看见树上挂着个东西轻轻摇摆,就让韦斯特抬头看看是啥。

    韦斯特看了半天,恶心道:“是一截脐带,谁他妈这么变态?瞧瞧你干的好事,真倒霉!”

    赵雁翎听说是脐带,狐疑的问韦斯特:“你有没有听说过海地的脐带巫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