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宰千里〕〔农门医女:傲娇相〕〔太古龙神诀〕〔网游之逆命战神〕〔六转玲珑心〕〔任务系统之九尾〕〔狼性霸宠:娇妻不〕〔穿书之世子不按剧〕〔时少,你老婆又失〕〔云雾之巅〕〔漫展的男厕所有异〕〔三国之极品家丁〕〔我和女僵尸有个约〕〔东白山〕〔恃宠而骄:卿少爷〕〔提前登录一百年〕〔我废了〕〔新白蛇问仙〕〔异世痞仙〕〔中国阴阳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209章 泥沼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韦斯特毕竟是合格的植物猎人,他在湖畔转了圈摘取一把窄长的树叶回来。

    “这是路易斯安那清风叶,总算可以止痒了。”韦斯特边走边嚼,吃的津津有味。

    “别胡乱吃草,是药三分毒。”

    “我是植物猎人,合格的植物猎人。”韦斯特说道:“这种叶子含有多种生物碱、二羟乙胺、苹果酸、钙磷铁、胡萝卜素、维生素b/c/e,脂肪酸比动物还高,能让你的血管壁像皮筋那么q弹。用你们华国中草药的说法就是治疗痈疖肿毒,虫蛇咬伤,主治内瘘、杀虫。可能你的体质比我强,但论起对各种植物特性的理解,全世界没多少人比我更精通。你们见过的我都见过,你们没见过的我也见过。我曾为公司采集了500多种巴西丛林里的至今未被命名的植物样本。”

    这个逗比话痨,真的很容易让人忽略他植物猎人的身份。虽然不精汉语,可那些中药特性却说得字正腔圆,是真的有本事。

    赵雁翎封闭知觉才能脱离巨痒,见他吃的香甜讨要一把在嘴里嚼着。当肥厚的叶片绿汁流入口舌,那种苦涩的味道差点让他吐了。

    “哈哈,骗到你了吧?虽然这叶子能解咱俩中的毒性,但味道可不好。”韦斯特很欠的说,上次恶作剧两败俱伤让他耿耿于怀,这次算是小小的找回场子,不然对不起碎裂的鼻梁。

    虽然苦涩的让人挤眉弄眼,可吃了点效果立竿见影,头脑为之清明。

    “韦斯特也不是吃干饭的。”

    “6了,神农啊,拗口复杂的植物成分都背下来,同时精通华国的中医药理。”

    赵雁翎强咽下去,嘴都有些发麻:“总算知道你的存在价值。”

    韦斯特不服,刚要说话,见赵雁翎侧耳凝神,他赶忙仔细听。

    蹚水声和枝叶的哗啦哗啦响由远及近,二话不说将手枪掏了出来。

    两人埋伏好,有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从橡树后的水草丛转出,韦斯特急吼吼的持枪跳出:“别动!”

    然而事情出乎预料,赵雁翎随后而来看见韦斯特在眨眼间就被缴了械,被用自己的枪顶住了脑门。他刚要飞鱼鳞镖为其解围,手刚抬起就放下了。

    “是你!”

    “是你!”

    “是你!”

    转出的两人都是赵雁翎的老熟人,竟然是亚伯拉罕和娜塔莎……

    看见娜塔莎,赵雁翎恍然:“你们是新纪元的人。”

    大烟山和南极种种浮上心头。

    此时的娜塔莎瞳孔散发淡紫色光芒,容貌略有改变,显然是易容了,但赵雁翎还是一眼认出她。

    娜塔莎从韦斯特上衣口袋里掏出鱼型徽章:“nlt!”

    声音变成了嘶哑的烟酒嗓,让赵雁翎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亚伯拉罕阴骘的脸露出难看的笑:“又见面了。”

    他把韦斯特放了,枪也丢了过去。韦斯特忽然抬起枪口指着赵雁翎,咬牙切齿:“原来你才是叛徒。”

    正当气氛剑拔弩张,韦斯特又垂下枪口,川剧变脸似的笑道:“吓到你了吧?嘿嘿,别慌,nlt外勤和新纪元经常私下里合作,没什么大不了。”

    亚伯拉罕露出嘲笑:“你以为拿枪就能杀的了赵吗?你太小看他了。”

    连他专业狙击手在十拿九稳的距离外都没办法,更何况是韦斯特。

    水友也觉得十分混乱,隐约能从娜塔莎身上看出曾在南极的轮廓,但容貌稍有改变,嗓音也不同。亚伯拉罕许多人也不陌生,这个个头和胖子有的一拼的强壮巨汉,曾在阿巴拉契亚山脉和赵雁翎殊死交锋。最后两人共同逃脱追捕,跳下瀑布后被活捉,赵雁翎被送到南极太阳墓,亚伯拉罕不知所踪。

    “贵圈真乱!”

    “韦斯特劲儿劲儿的,总想压过老赵一头。”

    “想起老赵当初在大烟山上的风骚走位,躲子弹神技,比电影还精彩!”

    赵雁翎不理会傻子一样洋洋得意的韦斯特,转头对娜塔莎说:“你在南极不辞而别,让我很火大,小心点,我曾下决心再见面会抽你屁股。”

    亏老子还为找她在鸟不拉屎的南极多盘桓两天。

    娜塔莎换了个人似的,不为所动,面色冷淡,却隐隐往后退了一步。

    韦斯特的p90在手里转了一圈合上保险别回后腰:“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两两相站,隐隐成对峙局面。

    亚伯拉罕发现韦斯特脖子的红印,从兜里掏出个玻璃瓶,里面是一只两厘米长的细腰红环的胡蜂。宽脑袋,复眼邪恶,翅脉粗,后足胫节具长刺,跗节较长,多刺毛。

    他说:“你们是不是被这种海地蜚零咬过?”

    韦斯特眼珠转的飞起:“是不是你们干的?”

    亚伯拉罕左右看了看:“在这片澡泽里,除了我们四人外,还有一个人,海地蜚零就是他放的。”

    赵雁翎想起了吊在树上的脐带,如果还有一人肯定是彩虹教教徒。其实关于巫毒娃娃的传说是好莱坞炮制的传说,真正的彩虹教确实有施巫毒的手段,但并非诅咒。美佬擅长用抹黑的手段,让民众排斥土族,达到顺理成章侵略土地的目的。

    见此他说:“我建议咱们交换信息。”

    娜塔莎忽然插嘴:“交换信息可以,你们有能拿得出手的吗?”

    赵雁翎将胸膛上的伤口露出:“我们有能治疗海地蜚零的方法,能拿得出手?”

    亚伯拉罕和娜塔莎对视,说道:“在上个世纪,海地彩虹教里有个职位叫回巫术师,专司各种巫毒,人人恐惧,是独裁者的走狗。我猜测那个人就是个回巫术师,在我们进入澡泽后远远的瞥见了他,追……”

    那人全身涂抹了一层泥浆,亚伯拉罕和娜塔莎看不清黑白美丑。当他她们追过去,树上忽然有东西爆裂开,一股黑气弥漫开。两人也随身背着防毒面罩,但防毒面罩不是万能的,加上事发突然,就钻进了水里。等黑烟散尽,他们发现树上有只负鼠行动缓慢,四肢僵硬,嘴角流涎,看见人也不怕。显然黑烟是有毒的,若非两人反应快就中招了。

    赵雁翎和韦斯特对视,他们看见的如同行尸走肉的鹿难道就是中了回巫术师的巫毒,而非传染病朊病毒导致?

    娜塔莎说:“我在cia有个朋友,曾截获一个邮件,里面装着蟾蜍毒素和河豚毒素以及具有致幻效果的菌类混合的黑色粉末,极有可能就是回巫术师的巫毒。这种毒具有使神经系统紊乱的作用,对心脏伤害很大,能让动物出现幻觉和濒临假死状态。回巫术师的手段虽然阴毒,在现代的科技体系下却并不神秘。像海地蜚零,就是人为干预下用各类药物导致遗传突变的产物。”

    韦斯特若有所思:“照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些事。你说的那种毒,我有办法可解。”

    他钻进树丛,回来后手里掐着个卵状的带有小孔的菌壳,从背包里掏出密封袋,轻轻捏菌壳,里面有股灰色的气体鼓荡出来,他赶忙将袋子口封好。

    “按照你说,那只负鼠没有当场死亡,说明即便有河豚毒素含量也不会太高。如果中招了,可以拿这个吸一口保证酸爽。这里含麦角甾醇和类脂质,如果鼻腔呼吸了毒素,如果及时的吸了这个可以立马缓解呼吸道出血和麻痹作用。起码不会面对敌人手软脚软而束手无策,不会因呼吸不畅而死。”

    赵雁翎也把进入澡泽后的遭遇和盘托出,起码再次遇到类似情况不会茫然失措。

    同时厘清了亡灵澡泽里的多方角逐势力,nlt、新纪元、回巫术师、典狱长。冲刚进入的尸体来看,很可能就是遭到回巫术师的毒手,对典狱长来说回巫术师是敌非友。然而对手的对手也不是朋友,这个回巫术师属疯狗的见人就咬。

    “涨知识了!”

    “韦斯特拿着的是马勃菌的一种,我见过,老家叫马粪包。”

    “好恐怖的样子,多亏老赵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否则可能活不到第三期直播。”

    水友觉得,老赵这次的荒野之行和往昔都不同,多了份人文主义的神秘色彩,具有另类的感官刺激。另外众多高手齐聚一地,各个本领滔天,凭实力可能每个都不弱于贝爷,所以格外的兴奋。就好像华山论剑,紫禁巅对决,众多高手将在此一决雌雄。

    韦斯特拍拍手:“既然该说的都说了,那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了。再次相遇,说不定就刀兵相见,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也不会留情,对吗赵?”

    赵雁翎看了两人一眼,也不说话扭头就走。

    韦斯特在后面:“等等我啊,你这人怎么回事……”

    亚伯拉罕和娜塔莎也不阻拦,目送他们离开,朝另一个方向进发。

    走了半晌,赵雁翎才对韦斯特小声嘀咕:“他们对咱们有所隐瞒,尤其是娜塔莎,她善于伪装,心机极深。在华国西疆,当初就是她带队围捕我,当时我还以为她是nlt的人。后来南极再次相遇,没认出来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现在想想那会儿和她在一起可真是自找死路。不过她不但瞳孔颜色变了,连声音都不同以往,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那不算神奇,我怀疑她是特工间谍出身。”韦斯特说。“超薄美瞳可以改变瞳孔颜色,很简单。声音可以通过各种变声器,想变成男人声音都行。尿急,我先撒个尿,你走的慢点等等我。”

    赵雁翎没当回事,走了段路隐隐听见韦斯特的呼救声:“赵过来帮帮忙。”

    两人小心了一路,他最终还是陷进了泥沼当中。从表面看,这是处高地,上面苔藓遍布,掺杂翠绿欲滴的玄参科爬地植物。谁也不会想到下面是柔软的稀泥,冷不丁踩上直接就会陷入其中。

    韦斯特想喊又不敢大声喊,稍微动作就会止不住的下沉。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淤泥已经没了他的前胸,连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没得抓。

    因为不敢大声说话,如果不是赵雁翎听力惊人,换别的搭档今天韦斯特就交代在这了。

    赵雁翎没急着过去,先教他说:“腿别乱蹬,身体往前倾,慢慢的拔一条腿。”

    鞭长莫及,他需要往前走两步才行。脚下一软,淤泥当即吞没了小腿肚子。

    他临危不乱,鞭子挥出盘上树干,脚尖快速的点着拖着鞭子来个轻功水上漂。两腿使出个老树盘根固定,抽回鞭子朝韦斯特甩去。

    韦斯特赶忙抓住,停止下沉后松了一直憋着的那口气:“谢特,吓的我屎尿齐流。我刚刚已经绝望了,以为你听不见呢。如果再喊一声,我的头都埋进泥土中了。这里的泥沼流密度低动性太大,根本不容我做出任何反应。”

    水友看的揪心,起初还以为澡泽也没什么大不了,贝爷曾就表演过如果摆脱澡泽。现在才知,澡泽和澡泽是不同的。

    “假使贝爷陷入这种澡泽当中,靠自己还能爬的出来吗?”

    “估计老赵也不行。”

    赵雁翎将鞭子缠在手臂上往回拉扯,韦斯特慢慢浮出泥沼,身上的泥浆直往下落:“别废话了,赶紧出来。你能活过今天,简直是你的上帝保佑。”

    “今天是周日,那老家伙今天休息……”韦斯特植物猎人生涯中玩命的勾当经历不要太多,根本不当回事。可话才说了一半脸色骤变:“下面有东西拽我的腿,赵不要放手,拉我上去!”

    赵雁翎也觉得一股大力撕扯,鞭子都崩的笔直。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鳄鱼,可转瞬否定,在这样的泥沼中鳄鱼也无法存活。

    此时身体后仰,全力以赴,材质上佳的冲锋衣袖子都被鞭子勒出一道口子。

    皮肤稍感刺痛,手掌不受控制的松开少许,韦斯特往下猛的一沉,赵雁翎的腿也固定不住被一同拽进了泥沼当中。

    他在半空里调整姿势翻转身体趴着下落,可筷子都立不住的稀泥马上就没过前胸,在脸陷入泥浆前他终于忍不住保持站立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