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小村长〕〔我真的不开挂〕〔网游版美漫〕〔抗战之重生天狼战〕〔老子是条狗〕〔逃妻鲜嫩嫩:霸道〕〔提升修真的成功率〕〔最强桃运系统〕〔天命凰谋〕〔空间灵师之家有三〕〔我的神秘先生〕〔厨妻当道:调教总〕〔娇妻甜蜜蜜:老公〕〔重生之诸天大反派〕〔兵王无双〕〔医等狂兵〕〔末世之小冰河〕〔太古星辰诀〕〔我有一截金手指〕〔狼性总裁,超会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211章 河道乱战出奇迹
    突如其来的枪声解了赵雁翎和韦斯特的燃眉之急。

    伴随枪声,还有泥浆滚动滚滚闷雷般的宣泄气势奔腾而来。

    韦斯特马后炮道:“看来我可以暂时收起我的铮铮铁骨了。死不可怕,怕的是死的憋屈,一点不轰轰烈烈。否则老子此去泉台招旧部,十万旌旗斩阎罗,到了地狱也要和典狱长分个高下。”

    赵雁翎低头抹了一把腹部淋漓鲜血:“你特娘的还十万旌旗斩阎罗呢,你数算着能支使动谁?知道人们怎么形容我吗?常山赵子龙在世,浑身是胆,那是五虎上将,相当于你们腐朽的米帝的麦克阿瑟和乔治马歇尔。所以就算去了泉台,你也是个听令的喽啰命,我才是那个发号施令的人。”

    “你?你不行的。你充其量就是类似兰博那种孤胆莽夫。知道人们怎么形容我吗?他们形容我……形容我……”

    韦斯特搜肠刮肚想不出可以形容自己指挥若定谈笑樯橹灰飞烟灭的措辞,赵雁翎揶揄道:“形容你什么?说不出来了?”

    韦斯特急了口不择言:“形容我见洞就插喝高了连吸尘器都不放过的意大利种马,史泰龙早期拍的那些和我比都弱爆了!”

    赵雁翎从泥沼中将他救出,枪战时他用巷战神器砖头又救了赵雁翎,彼此间的那点龌龊烟消云散。

    水友震惊:“那边枪林弹雨,你俩在这叽叽歪歪自吹自擂真的好吗?”

    两人同时悄悄抬头望去,见典狱长他们三人跑的没影,枪声也停歇,远处娜塔莎、亚伯拉罕在前面跑,后面是一个浑身涂抹泥浆皮肤黝黑的瘦高男人,他应该就是那位神秘的回巫术师。最后面,是泥石流般滚滚而来的泥浆。他们谁是猎手谁是猎物已经分不清。

    赵雁翎扶着棺材沿撑起身体:“日,跑啊!”

    两人状态不佳,爬的像是蜗牛,很快被娜塔莎和亚伯拉罕追赶上。

    韦斯特让路:“女士优先,哦,放心吧,我身上一点都不脏,这只是死人身上流出的脓水而已……”

    “滚!”

    “呵呵,即便面对这种出口伤人的话,我也能淡然一笑。”

    娜塔莎无视逗比,偏头看了眼飙血一路的赵雁翎:“你受伤了?”

    赵雁翎在地上一瘫:“暂时死不了,行了,你个忘恩负义的可以退下了!”

    却是外松内紧,防备对方随时暴起伤人。

    娜塔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亚伯拉罕体型较大,经过的时候不小心碰到赵雁翎伤口,让他倒吸冷气。见此亚伯拉罕:“你自求多福吧,不要在我背后开冷枪,否则以你目前状态星云百分百会在我死后杀了你。”

    赵雁翎回头看,发现泥浆流已经止住,毕竟不是水,流动性较小。缺口被粘稠的液体糊住,这下好了两个头的出口可以确定有一面被堵死了。

    那个回巫术师不知去向,有可能被埋进了泥浆里。

    见前面娜塔莎和亚伯拉罕快走到尽头,赵雁翎偷着乐对韦斯特说:“让他们先狗咬狗,两败俱伤后咱们渔翁得利,捡个现成的。”

    两个人故意放慢速度爬,韦斯特在后面说:“那可是个大美妞,要是被典狱长打死了你舍得吗?我看她对你有点意思,你们是什么时候有了一腿?那小嗓音赶上lady gaga,小翘臀赶上斯嘉丽。”

    “别特娘的扯淡,没有的事。”

    妮薇曾看过一次他的直播,刚好他在印尼玩命,吓得发誓再也不看了。没人喜欢目睹亲人以身犯险,赵雁翎的父母也一样。也多亏妮薇没看,不然醋坛子就翻了。

    听见前方交火的枪声,两人爬的更慢。赵雁翎心有所觉的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大惊,那个姿势怪里怪气的回巫术师就在韦斯特身后十米外,爬的活脱脱像棺材里钻出来的尸体。

    他喊道:“低头!”

    手腕一震,鱼鳞镖飞出。那人警觉偏头,鱼鳞镖在他肩膀勒出长长的口子,他却恍若未觉,抬起手扬起一股子黑烟朝前扩散开。

    赵雁翎和韦斯特见此不敢再拖延,在黑烟波及之前手脚并用的快速爬出了通道,脱离了逼仄无法周旋的地带。

    亚伯拉罕是正八经的训练有素狙击手,但他不离身的狙击枪此时不见,或许在和回巫术师交手的时候遗失。

    里面两帮人驳火时易位,赵雁翎和韦斯特如果继续前进就会遭遇典狱长和他手下的狙击。

    这时赵雁翎注意到他们掉下来的那个墓室,冲过去绕到棺材背隐蔽。

    他必须抽出点时间处理伤口,血流的太多已经引起身体不适,力量正抽丝剥茧的从身体流失。

    韦斯特见他莫名的手里多出一堆药物傻眼了,两人的背包早已丢弃:“你藏在哪?”

    赵雁翎掀起衣服下摆,露出梯子般标准对称的腹肌,没搭理他。

    水友见他腹部比弹头面积大的多的伤口,无不替他感觉疼痛。

    “原来枪伤是这样。”

    “还好没伤及内脏,如果打到肾上就糟糕了。”

    “老赵真的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纯爷们。”

    他自己拿消毒液清理前面,然后给韦斯特帮忙给后面清理,拿出缝合器给前后缝合包扎。这时知觉完全封闭,当然不会皱眉,因为屏蔽了疼痛嘛。但水友并不知道,佩服的五体投地。

    韦斯特嘟囔:“你要有个心理准备,缝合好的伤口留下的疤会很难看,真的很难看。”

    “嘘!”

    韦斯特下意识的看看墓室,不由得瞠目结舌。

    墓室通常分为三层,上面两层放置新亡人的棺椁,底层是祖先的遗骸。当尸体安置时间够了,棺椁里的尸骸会移放到底层,和祖先合居一室。跌落时强烈的震动,使得墓室底层和分隔二、三层的砖墙剥落,透过白骨和未腐烂干净的尸体,隐约能看见回巫术师就在竖直的墓室另一侧躲避。

    如果回巫术师稍稍回头,就能发现在这边躲猫猫的两人。

    两人大气都不敢喘,赵雁翎得以窥探到回巫术师的真面。这人上身麻料短袖,下身是棕色短裤,有着棕黑色的皮肤,身上没有二两肉,瘦高瘦高的,短短的一层头发紧贴头皮。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往外凸出,眼白多过眼仁,看上去像是死鱼眼。探头探脑却动作僵硬,平添几分滑稽相,又让人觉得吊诡阴森。

    韦斯特挤眉弄眼,掏出匕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示意要不要绕过去了结他。

    赵雁翎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回巫术师的腰间垂着一根波罗麻麻绳,上面悬挂了一排竹筒和芦苇管。他拔出一个竹筒和芦苇管合上,一股白烟从芦苇管里冒出。手里拎着竹筒和芦苇管猫腰前行,白烟好像飞机划破蓝天留下的痕迹悬浮在空气里久久不散。

    他在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中悄悄的绕过典狱长,给已经停火的双方编织白烟组成的包围网。

    “他在干什么?”

    “太诡异了。”

    典狱长的两个手下其中一个倒在血泊中,另外一个发现了回巫术师,枪口转向他开了几枪,回巫术师藏匿在墓室后并无大碍。典狱长冲手下扬了扬下巴,手下持枪朝回巫术师那走去。

    才走几步忽然停住脚步捂住了大腿,此前赵雁翎将他的三根手指头削断他面不改色,现在却莫名其妙的惨叫。

    赵雁翎和韦斯特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唾沫,回巫术师的吊诡手段防不胜防,迷幻黑烟、海地蜚零,现在的悬空白烟更是轻而易举的给嗑药的坦克破防。

    “再厚的血量也挡不住人家有法穿杖!”

    “大乱斗要开始了吗?”

    这一变故显然出乎所有人预料,驳火完全停止,只有那人凄惨的嚎叫回荡。

    典狱长在掩体后喊道:“现在有第四方玩家加入,不如你们先分出个胜负。”

    亚伯拉罕喊道:“典狱长,我之前也是新纪元的逃兵,可你看,我被抓回去了,现在不是也还活蹦乱跳,还能出外勤吗。你要是迷途知返,我敢保证新纪元会既往不咎,会继续重用你。”

    娜塔莎嘶哑的说:“典狱长,‘寂灭’本来就是属于新纪元的,这不是你能控制的力量,不要惹祸上身。如果你不想回新纪元,那就把盒子交给我们,让我们带走。我可以给你承诺,保证让你安全离开,nlt和回巫术师我们会替你解决。”

    典狱长轻笑:“我劝你们也离开新纪元,执迷不悟没有好下场。就是因为‘寂灭’的威力太大,所以我才不能交给新纪元,上头的人已经疯了。”

    那边的回巫术师也开口了:“%¥#*……”

    赵雁翎看看韦斯特,韦斯特耸肩:“这好像是克里奥尔语。”

    娜塔莎回复说:“%¥#……”

    这种小语种娜塔莎都懂,果然是个人才……

    赵雁翎急切的想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看了眼手臂粘着的显示器问水友:“你们有没有懂克里奥尔语的?麻烦帮忙翻译下。”

    别说懂,这个语种多数人闻所未闻,没人能帮得上忙。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娜塔莎他们联手挤兑,好在似乎谈崩了。“啪”“啪”几枪后,架在墓室的手电全被击碎,暗河河道内陷入寂静的黑暗。

    赵雁翎却在暗喜,他抬头望了望,没人戴夜视仪:“现在大家都看不见,没人敢用照明设备,我去制住典狱长。”

    韦斯特压低嗓音道:“你疯了,哪怕你踩中白灰和砖块闹出丁点动静就成了活靶子。”

    “黑夜是我的天下!”

    “行,这次任务完成,回头我给你装个镶钻的金牙套,好莱坞流行用这个炫富。”

    赵雁翎捡起碎裂的砖块朝着在地上爬想要浑水摸鱼的回巫术师丢去,当砖块落地发出闷响,漆黑一片的暗河河道内爆出耀眼的枪火。

    回巫术师虽没被直接击中,溅飞的碎石却划伤了他的眼睛。他牙关紧咬,愣是捂着破裂的晶状体退回去。

    赵雁翎趁乱窜出几米,刚想下一步行动,就听典狱长说:“你们都是个中高手,常年游走于荒郊野岭和生死边缘。如果比玩命,我肯定不是你们对手。但我警告你们,如果欺人太甚,我会打开盒子,让这个地方寸草不生。”

    娜塔莎出声阻止:“你知道开盒子的后果,不要干出让你自己追悔莫及的事,否则咱们谁都活不了。”

    赵雁翎倒是稀奇,所有人都对盒子心怀敬畏,妥妥的一烫手山芋。盒子里的“寂寞”到底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武器,让他们讳莫如深又争的头破血流?

    典狱长声音斯文语气却透着癫狂:“我不怕死,也想见识见识‘寂灭’的威力,你们呢?”

    别人看不见,赵雁翎却发现典狱长已经将十公分见方的未知材质盒子托在掌心,随时有打开的可能。

    娜塔莎和亚伯拉罕各自拿出半椭圆的灯具,已经做了强突的准备。

    赵雁翎肾上腺素激增,原本盒子只是个任务,此时却成了定时炸弹,盒子只有在自己手中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所以他不但要抢来盒子,还必须争分夺秒赶在娜塔莎和亚伯拉罕动手之前完成。

    当即竭尽全力冲刺,尽量避免发出太大的动静。

    典狱长和娜塔莎对话不停,互相拖延时间,也给了赵雁翎浑水摸鱼的机会。当赵雁翎悄无声息的接近典狱长时,娜塔莎手里的半椭圆灯具已经打开并且丢了出去。这是种多轨道射灯,从地面四面八方的散发光明,暗河河道内亮如白昼。

    说到底,当人涉及到自己身家性命的时候会产生犹豫,娜塔莎赌典狱长不敢开盒子。

    典狱长下意识的眯眼,隐约看见有道身影朝他扑了过来,抬枪便射。

    赵雁翎躲得轻而易举,却被拖延了一秒让典狱长适应光线。他收回右手就要去按动盒子的开关,赵雁翎大惊,鞭子凭空出现手里朝盒子卷了过去。

    河道内尚且活着的六个人都动了,韦斯特从墓室后冲了过来,娜塔莎冲了过来,回巫术师冲了过来,亚伯拉罕却掏手枪瞄准赵雁翎并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对盒子势在必得的众人再也不讲交情,旺财的镜头呈扇面分布将一场乱斗忠实记录下来。

    鞭子缠到典狱长的左手腕猛然一拉,盒子就要落下。

    这时赵雁翎汗毛乍起,这是有人对他起杀心的表现。形势严峻让他不能冒伤上加伤的风险,电光火石间想出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右腿尽量前伸,上半身往后仰去,经典的倒地铲球动作使出。

    躲过了子弹,盒子落在他的脚踝内侧。典狱长弯腰去捡,赵雁翎脚腕急抖,盒子被颠飞。本来万无一失的动作设计,因为典狱长手堪堪碰到了盒子改变了它的飞行轨迹,恰好跌落在赵雁翎身前。

    赵雁翎想要爬去捡起,回巫术师丢过来一支插着芦苇管的竹筒,白烟冒出,笼罩了地上的枯骨以及盒子。赵雁翎刚伸出去的手又急忙缩了回来,之前典狱长手下的惨状还历历在目,他没做好落下残疾的准备。

    瞎了一只眼看上去凄惨恐怖回巫术师杀到,手指头刚触碰盒子,韦斯特拎着为他量身定做的武器砖头赶来,掷来的一砖头偰在回巫术师后脑勺。这砖头打的太结实,回巫术师挣扎都没挣扎直接昏死过去。

    典狱长眼见盒子离他越来越远,再去拾枪。赵雁翎收回鞭子在地上横扫,手枪被扫飞出三米外。

    娜塔莎从后方举着枪赶来,赵雁翎随手抄起身旁骷髅头朝她丢了过去。典狱长见赵雁翎手里没枪,盒子又被白烟笼罩,娜塔莎才是目前最大的威胁,抓住他绝对没好果子吃,于是从掩体跳出趁娜塔莎闪避骷髅的瞬间将她扑倒。

    亚伯拉罕投鼠忌器不敢开枪,娜塔莎和典狱长在地面纠缠上演夺枪大戏。赵雁翎躲在原来典狱长所在位置,韦斯特丢了预留的砖头,捡起一根腿棒骨去扒拉白烟里的盒子,将盒子挑了出来。

    还没等捡,就听赵雁翎大喊:“低头!”

    和赵雁翎形成默契的韦斯特依言低头,子弹擦着他的头皮掠过,亚伯拉罕边走边朝他开枪。韦斯特顾不上盒子,连滚带爬的躲开。

    如果加入亚伯拉罕,典狱长很可能会死,这是赵雁翎目前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要给乱战火上浇油。

    趁亚伯拉罕被韦斯特吸引注意力,他快速探身。亚伯拉罕不可能低估他这个nlt一方的武力担当,以最快的反应速度调转枪口。

    赵雁翎的速度比亚伯拉罕快,但手枪子弹比鱼鳞镖快,空中火星四溅,鱼鳞镖竟然神奇的和子弹相撞!

    “我曹,我没眼花吧!”

    “鱼鳞镖打子弹,老赵玩暗器玩出了新高度!”

    “好一场乱战,我眼花缭乱分不清敌我了。”

    其实这是一场意外,赵雁翎是对准亚伯拉罕的喉咙发射的鱼鳞镖,亚伯拉罕的枪口恰巧在那个位置。鱼鳞镖和子弹相撞轨迹双双出现偏差,都落空了。

    亚伯拉罕再开枪,赵雁翎再发镖,奇迹出现,子弹和第二枚鱼鳞镖再次相撞!

    “你踏马在逗我!”

    “这是拍戏呢,绝逼拍戏,排练好的戏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