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内部游戏〕〔诡神冢〕〔绝品透视狂仙〕〔慕少的秘宠甜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神级黄金指〕〔霸道帝少惹不得〕〔闪婚蜜爱:墨少的〕〔都市逍遥仙帝〕〔许你浮生若梦〕〔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巫师不朽〕〔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夺嫡〕〔恐怖转轮〕〔王牌少帅〕〔神洲战魂纪〕〔太初问心〕〔盛世豪门:风少女〕〔相府千金:谋妃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212章 倒灌
    两枚鱼鳞镖巡回功能和动力系统失效,亚伯拉罕用的小口径子弹动能稳稳超过400焦耳,加上鱼鳞镖高速运动碰撞,产生的破坏力十分巨大。

    赵雁翎没了鱼鳞镖,亚伯拉罕的子弹也刚好打完。

    韦斯特捡起地上典狱长的手枪,嘴里刚哼起荒腔走板的得意小调,地面纠缠的娜塔莎和典狱长手枪走火,一发子弹飞出。手枪落地,韦斯特捂着断了的小手指:“啊,法克,好疼!”

    亚伯拉罕和赵雁翎同时出现典狱长和娜塔莎身边,一米八七和一米九多的壮汉虎视眈眈,空气里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你听见典狱长说的了,盒子破坏力巨大,落在你们新纪元手里后果堪忧。”赵雁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如咱们想办法让盒子消失,不落在任何人手里,意下如何?”

    亚伯拉罕摇头:“我需要完成这个任务换取自由,谁也无法阻拦我。”

    赵雁翎想想道:“我也没少得罪新纪元,还不是活的好好的?不如加入nlt,工作自由,工资还高。”

    亚伯拉罕一口回绝:“不用枉费心机,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最好别再插手,就算拿到盒子,出了沼泽你会永无宁日。提心吊胆的生活,那不叫自由。无论放哪,哪怕掘地三尺新纪元也会继续寻找它。”

    典狱长虽是孔武有力的男人,也曾练过两下子,可毕竟不是专业人员的对手,被娜塔莎提膝撞在小腹,肘尖戳中了下颚,当即失去行动能力。

    娜塔莎一脚将典狱长踢晕,手刚抓住枪就被赵雁翎一脚踢飞。亚伯拉罕也冲了过来,韦斯特捂着断指,和赵雁翎站成一排。

    这边是残兵剩勇,那边人强马壮,形势很不容乐观。

    “不行就缴枪投降吧,俩残障人士怎么打得过他们?”

    “都没了热武器,现在改为肉搏了吗?”

    娜塔莎将头发重新拢起,胸口剧烈起伏,从大腿外侧拔出匕首。

    韦斯特寸步不让的捡起砖头,嘴里叼着断了的小指,一副拼了老命的架势。

    “拔矢去眸枯一目,啖睛忿气唤双亲。效仿古时夏侯惇拔矢啖睛呢?你叼着手指头气能喘匀吗?”赵雁翎看他在那惺惺作态表决心,气不打一处来。

    韦斯特讪讪的将小手指头吐出来揣兜里:“我这不琢磨着,这样干能增加点气势么?”

    赵雁翎指着对面剑拔弩张的两人:“你觉得你能吓唬住他俩?”

    这厮短短时间,在赵雁翎直播间聚集了一批粉丝,逗比浪荡的言谈举止,混世无耻的性格,得到一些人的拥趸。

    娜塔莎看看受伤的两人:“你确定不让开?”

    赵雁翎刚要说话,对面亚伯拉罕脸色突变。赵雁翎多个心眼没回头,韦斯特却忍不住看了看:“日,回巫术师活了!”

    回巫术师从血泊里僵硬的爬起,活脱脱像是个僵尸。他将近在咫尺的盒子捡起,娜塔莎在赵雁翎和韦斯特转头的时候把手枪捡起对准回巫术师。

    回巫术师举起盒子,手指头放在开关处以此为要挟,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娜塔莎脸色变幻,最终还是没有抠下扳机。

    韦斯特耸肩:“现在好了,忙活一通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赵雁翎偏头小声问娜塔莎:“他是什么来头?代表哪一方势力?盒子到他手里有什么后果?”

    其实赵雁翎并不关心“寂灭”到底是什么,只要不会在这里危及到他身家性命就好,大不了任务失败,水友却皇帝不急太监急迫切想知道其中的秘密。

    娜塔莎摇头:“无可奉告。”

    这时赵雁翎发现地面开始出现积水,周遭的硬土层有的地方被泉眼顶裂。

    回巫术师拿着盒子倒退着走,这边四人亦步亦趋的跟着,典狱长挺尸在地不知死活。

    赵雁翎边走边嘟囔:“指挥官,将新奥尔良近一周的天气调出来,在小屏显示给我。”

    天气预报显示有飓风将在墨西哥湾达到鼎盛,或许会对新奥尔良有所波及。降雨是肯定的,外面目前是大雨,未来几天内将有中雨到暴雨不等。

    结合渗水的河道,裂开的泉眼,赵雁翎心里有数了。

    他悄悄拉了韦斯特一把:“回巫术师在那边出不去,出口被他们进来时破坏被泥浆堵死。外面在下雨,暗河河道有可能被灌,到时候就算不打开盒子,也有可能死在这里。咱们不能追了,得趁密西西比河反刍这里变成汪洋前离开。”

    说着就将小屏上的天气情况给他看,韦斯特脸上挣扎:“听你的!”

    完不成任务拿不到奖金让他心有不甘。

    折腾了许久水米未进,受伤、疲惫加饥渴两人到了强弩之末,韦斯特也打起了退堂鼓。

    亚伯拉罕分神时刻注意着两人,见他们嘀咕半晌不前反退,顿时眉头大皱,不知他们又在打什么机锋。

    回巫术师显然也知此路不通,开始倒退着兜圈子。

    亚伯拉罕和娜塔莎分散包抄,亚伯拉罕喝道:“你俩去哪?”

    他没了弹药暂时拿赵雁翎两人没办法,但必要时纠缠住他们还是可以的。

    韦斯特信誓旦旦道:“我们退出,你们慢慢玩。”

    话虽如此,心里却计较着等找到出口就守在那,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举夺回盒子。

    娜塔莎突然用克里奥尔语说了句什么,赵雁翎望去,见回巫术师解下腰间竹筒嗡嗡声大作。

    海地蜚零铺天盖地朝四人飞来,赵雁翎看的分明,每只海地蜚零的肚子鼓鼓胀胀,回巫术师专门筛选即将产卵的母蜂。

    亟不可待的海地蜚零急于寻找宿主,四人首当其冲。

    韦斯特面如土色,从皮肉里挖虫卵的恐惧依然支配着他的神经。赵雁翎却不惧这个,从地上抠出土块,每每弹出就有一只被击落,比锁定目标的导弹还要精准。

    韦斯特竖起拇指:“怪不得公司高价挖你,太精彩了!”

    “李寻欢在世,玩暗器也不是老赵对手。”

    “例无虚发,请开始你的表演,来人给秀儿刷礼物。”

    之前乱战鱼鳞镖和子弹火星撞地球的精彩镜头传出,为星海直播吸引大批流量。水友没料到精彩一波连着一波,**不断。

    有三只漏网之鱼,其中两只赵雁翎挥鞭pia,pia抽的支零破碎。最后一只,他屈指一弹肚破肠流。

    韦斯特看着看着突然叫道:“回巫术师跑了。”

    娜塔莎和亚伯拉罕被海地蜚零拖住了手脚,赵雁翎见状朝回巫术师追去。

    结果这边也是死路一条,只有满地的垃圾、墓室和泥沼,回巫术师也不跑了。

    赵雁翎和韦斯特驻足,有些傻眼:“怎么出去?”

    可能回巫术师的想法和他们没两样,东摸摸西敲敲。

    正当夹缠不清,赵雁翎听见隐隐约约有隆隆声响起。

    他问韦斯特:“我听见了有炸雷一样的滚滚的声音,元芳你怎么看?”

    韦斯特不知道元芳这个外号什么意义,思忖再三,拍着大腿叫糟糕:“可能是这几天下雨打开泄洪闸了,自从修建了新的河道和排洪渠道港之后,密西西比河的河水虽然有倒灌现象,但不会流经城市。如果打开闸口,咱们这里就糟糕了,我说怎么满地垃圾!”

    赵雁翎让他别急:“最坏的结果是怎样?”

    “最坏?最坏咱们就要被洪流冲击,去哪是未知数。”

    看看那些散落的墓室和棺椁,赵雁翎在心底预估洪流的威力,觉得不会太糟糕,反而当冲开阻塞的泥沼会帮他们打开一条通道出去。

    他冷静道:“找两个棺材,咱们藏身进去,被冲到哪就看运气了。别钻墓室,砖石结构太沉重,到时候出不去你就等着哭吧。”

    墓室高矮大小各不同,条件好的修了三角顶由整块石板做门,上面雕刻美轮美奂的天使像;条件差的边角方方正正,墓门是由红砖白灰砌成,此时白灰剥落,露出发黑的老砖。

    墓室内的大多的棺材板都很薄,富贵人家会做防蛀防腐处理,普通棺材板早已腐朽不堪,担不住洪流冲击化为齑粉。

    赵雁翎挑了个较厚实的跳了进去,将里面的遗骸挪出,忍住刺鼻的臭味将棺材盖半合上。

    水友见他不断的要呕吐的样子,都跟着一起反胃。好在戒烟了,不然有咽炎的喉咙干的直接就吐。

    隆隆声越来越清晰,清晰到娜塔莎和亚伯拉罕都能听得见。

    亚伯拉罕说:“可能是泄洪闸开了。”

    娜塔莎见前面没路,不担心回巫术师会跑掉。而洪流翻涌的声音太吓人,逡巡左右挑了个最厚的棺材跳了进去。

    “艹,我的伤口啊……”赵雁翎捂着被娜塔莎手肘拐中的腹部痛呼。

    “你这个长毛大猩猩赶紧死开!”这是韦斯特的声音。

    旺财只留下一架,其余被收进空间。黑暗中水友听见两人叫声笑喷了。

    “长毛大猩猩,可以想象韦斯特此时的窘境。”

    “老赵不会被这个女人压死吧?”

    娜塔莎把棺材盖合上,声音传来:“你可以侧侧身子吗?”

    赵雁翎把气喘匀:“那么多棺材,为什么偏偏和我挤?日,我伤口又渗血了。”

    娜塔莎冷笑说:“别忘了咱们现在是敌人,别逼我动手。”

    说到这,赵雁翎反而更来气:“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在南极还想着救你,现在想来那就是个现代版农夫与蛇的故事。”

    “我精通九门语言,别以为我听不懂!你觉得我用你来救么?反而当初在南极我该杀了你,没死应该感激我手下留情。”

    “你想多了,我就是要让你听懂!你也该庆幸那会儿没动手,不然你坟头草都长三尺高了。”

    “我改主意了,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动手?”

    “要走也是你走,不然你尽管动手试试!”

    娜塔莎真的动手了,抬肘袭向赵雁翎胸口。赵雁翎用左手掌抵住,因为两人面对面侧着身子,防止她袭击自己右腹伤口,抬头顶住她的肩井。

    娜塔莎抬膝,想要祸害赵雁翎的子孙根,赵雁翎只好用自己的膝盖穿过她的两腿间,夹住她一条腿,另外一条就派不上用场了。

    水友听棺材板里叮叮当当一阵乱响,纷纷吐槽。

    “丁点大的棺材里都能打起来。”

    “这个女人太可恶,南极直播我看了,老赵为了救她还耽误了两天,没想到是冤家对头。”

    “老赵有伤在身,可能要吃亏。”

    娜塔莎现在唯一能用的就是下巴,她开始拿下巴撞赵雁翎脑袋。

    赵雁翎狠狠地用头一顶,娜塔莎“啊”的痛呼出声,咬到了舌头。防止她继续攻击,赵雁翎只好拿头顶死死顶住她下巴,脸无可避免的埋进了她的胸口。

    娜塔莎还待挣扎,赵雁翎恼了:“够了,有完没完?”

    他往前凑了凑,整个身子贴了上去,娜塔莎就没办法动了。但是他身材比娜塔莎宽了不止一筹,还有个左臂可以活动,抬起来狠狠地拍下。

    “你敢?”娜塔莎恼火呵斥。

    赵雁翎解气道:“艹,早在南极我就发誓再遇见你肯定要削你一顿,现在正好出一口恶气!服不服?”

    一巴掌狠狠地拍在她弹性超强的屁股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见这一下拍的多瓷实。空间有限,能打的只有这里。

    娜塔莎冷声道:“服?做梦吧,今天你打死我我也不服!”

    “不是吧,老赵真的辣手摧花?”

    “说不对女人出手的都是傻比,这女的动起手来多狠难道你们没看见吗?”

    赵雁翎接连出手,因为动作过大手背都砸到了棺材板:“服不服?”

    娜塔莎鼻息咻咻:“你打死我吧,不打死我出去我肯定杀了你。”

    棺材这时狠狠地摇晃了下,两人撞得七荤八素。赵雁翎心知肯定是洪流冲了进来,只觉棺材发生一连窜的碰撞,他们在里面翻来覆去,水很快透过卡槽和缝隙渗透进来。

    因为两个人肢体发生碰撞难免碰到伤口,赵雁翎只好将娜塔莎抱住并告诉她:“抓紧我,不然没等出去咱俩就被彼此撞死了。”

    娜塔莎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两人四条腿紧紧纠缠在一起。

    赵雁翎将触觉敏感度开到最大,腹部又胀又疼,那种闷闷的疼,为了感知外界情况只能出此下策。棺材跌跌撞撞的漂流了一会儿卡在淤泥里不动了。

    这种情况反而不妙:“如果一直卡在淤泥里,咱们可能连棺材盖都打不开,会被活埋在这里面。”

    娜塔莎是训练有素的特工,无惧伤亡,但这种死法想想太恐怖了,永远沉沦在黑暗当中不如痛快的死了:“那怎么办?”

    能感觉到外面水流冲击棺材的震动,赵雁翎发现他俩还是紧紧搂抱的姿势,遂说:“你在左边晃,我在右边晃,听我口号左,你晃;我口号右,我晃。开始……”

    当赵雁翎晃的时候,棺材纹丝不动,说明水流是从右到左流的。好在娜塔莎晃动的时候,卡在淤泥里的棺材逐渐松动。

    当棺材完全脱离淤泥,他们又开始互相碰撞,这次不必提醒,娜塔莎赶紧在黑暗中摸索着搂住赵雁翎。

    棺材开始翻滚,两人的脸和身体挨挨蹭蹭。

    娜塔莎忽然一口堵住了他的嘴,纠缠的更紧了。

    赵雁翎心说这么晃来晃去,两人索性干脆点这没有毛病,不能算犯错,因为情况太特殊了,妮薇肯定会原谅他。可你特么把舌头伸过来是什么意思?不怕颠簸时咬断了舌头吗?

    于是赶紧用舌头往外顶,排斥异物,并且心虚的将旺财收了起来,以免被水友听见什么可疑的声音……

    棺材猛烈的撞在了硬物上,可能是墓室,棺材底裂开了个大口子呼呼往里灌水。

    千钧一发之际,棺材开始上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未来武道修练网〕〔盛世鲛妃〕〔忠贞不渝的生死爱〕〔不正经修真〕〔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逆流2004〕〔海贼之海军雷神〕〔吃货唐朝〕〔女配的另一种打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