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运转重生八零〕〔璀璨王牌〕〔大仙官〕〔漫威世界的霍格沃〕〔神秘未婚夫,别玩〕〔重生1980之强国崛〕〔勒胡马〕〔欢喜记事〕〔墨梅〕〔重生影后:娇妻别〕〔电锯使用手册〕〔历史大商人〕〔外卖大风云〕〔心理暗战〕〔玩游戏能变强〕〔写手的古代体验手〕〔为死者代言〕〔崇祯窃听系统〕〔好想住你隔壁〕〔大唐公主的小驸马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224章 大开眼界
    感受了一会儿泉水的清冽,从毛孔里透着舒爽。

    从泉水里站起,到旁边小一些的泉眼捧水喝了几口,沁人心脾有点甜。

    他忍不住对水友说:“必须给你们介绍介绍这些小盆友!这是科阿韦拉箱龟,玩爬宠的朋友喜欢管叫箱龟box龟,其实一个意思。箱龟经过漫长岁月进化,从水里进化到岸上。但只有科阿韦拉箱龟特殊,它们多数时间依然在水中度过,吃小鱼、蜗牛和水草。”

    说着忍不住把手指头伸水里逗弄一番,小箱龟配合的在水里翻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训练出来的宠物。

    赵雁翎指着慈鲷说:“这种慈鲷独树一帜,和三湖慈鲷不同,它们喉头肌肉上长出了细小尖锐的牙齿,大概是为了应付沙漠泉水里坚硬的砂石和水蜗牛。另一种吃水蜗牛像嗑瓜子容易的鱼是河豚。虽然交往时间短,但显然我和它们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优秀!”

    “被贝爷说知识量不足后,老赵没少下功夫恶补知识。”

    “和它们建立了友谊是什么鬼?”

    这时候。

    “唏律律……”

    听到这个声音赵雁翎愣住,水友愣住。

    怎么会有马的声音?

    他分开旺盛的草丛,一小群高大的野马出现眼前。

    “野马头子?”赵雁翎依稀从黝黑发亮的皮毛,认出眼前是和他打过交道的野马头子,还将因为被卷入飓风后腿骨折的淘气过继给他。

    野马头子也认出了他,一人一马站定了面面相觑。

    它们这个小团队,从北美大草原南北往复的迁徙,在冬天不远千里的跑来南边。

    “好久不见,这次能让我骑么?”赵雁翎换上笑脸,开始套近乎。

    野马头子打了个响鼻,不知要表达啥。

    水友调侃他他乡遇故知。

    赵雁翎慢慢的凑近,野马头子的后宫里多了一批枣红色有白肩带的母马,母马焦躁的往后退了退,野马头子却没动。

    将手小心的搭在马脸上,却防备它随时有可能发出的偷袭。被马踢一脚可不是闹着玩的,身子骨弱的能被马把胸骨踢塌。对野兽来说,只有摸脸才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可以随时看到自己是否处于危险当中。因为野兽捕猎,绝不会从脸下手。

    野马头子不满的甩甩头,赵雁翎笑了,看来这伙计还念着他收留它儿子的情谊。

    赵雁翎伸手点了点马头,野马头子不动了。圣泉对低等生物的效果大,对高等有灵性的动物效果轻微。可再轻野马头子也能感受的到那股传递过去的生命力,算是接受了赵雁翎的善意。

    赵雁翎连连点了几次,再次打商量:“满足我驰骋草原沙漠的愿望吧,看在救了你儿子的份上,驮兄弟一次?”

    他得寸进尺,手从马脸上移动到马脖子,见野马头子没反应,大胆的摸向马背,两手撑住了翻身而上。

    野马头子见这家伙蹬鼻子上脸,当即就要将他甩飞。赵雁翎哈腰手指头覆于它的头顶,野马头子在地上迷茫了一会儿,居然没反抗。

    它尥蹄子,往前窜了出去。光滑的背脊,加上肌肉的颤动,赵雁翎骑乘不稳朝一侧滑去。他根本不会骑马,又没有马鞍,哪里能承受的住?

    两手撑了下马背侧翻下马,野马头子停下转头,翻起嘴唇叫了一声。妈的,赵雁翎太熟悉这个表情了,淘气嘲笑人的时候和它爹如出一辙。

    赵雁翎再靠近,可每当摸向马背,野马头子就原地转圈不让他得逞。

    “酷……第一次见这样驯服野马!”

    “神奇的bluewings·赵!”

    bluewings·赵这个愚蠢的名字,居然传播出去。之前那个很吊的gf·赵为什么没人叫?

    国内马匹是稀罕物,但地广人稀的美利坚懂马术的人可真不少。赵雁翎这种直接和野马交流,妥妥的是个异数,再牛逼的老牛仔都做不到。

    见野马头子和他兜圈子,赵雁翎把主意打到了那匹有白色肩带的野马身上。

    也许是头马的配合,让母马放松警惕,赵雁翎先给了它点甜头。母马比野马头子好说话多了,赵雁翎骑上去后它比较老实,慢慢的溜达起来。

    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骑马,赵雁翎特别兴奋,渐渐掌握节奏,大腿用力固定上身,两肩微微前倾和母马行动节奏保持一致,信马由缰的在绿洲里逛了起来。

    ……

    在赵雁翎骑马的时候,盐碱湖迎来新的客人。他们拿各种仪器,在落地的武器周围检测,还拿盐度计测量湖水。

    这些人在湖畔不深的地方打捞出闭合着的盒子,却没敢打开,而是郑重其事的装在箱子里带走。

    当这一拨人离开,第二拨人赶到……

    ……

    赵雁翎想骑马走,野马头子却不愿意离开绿洲。它们冬天在这里度过,春回大地后再返回北方的落基山脉。

    既如此赵雁翎也不勉强,在沙漠里想找处这么好的安身之所的确不易,也正因此他才能和野马群相遇。

    炎炎烈日下,他心想淘气不知猴年马月才能长大让他威风一把。

    这时电话响起,尼尔跟他说,迈克泰勒忽然撤诉了,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被吓到了。一个敢跟墨西哥毒贩子叫板的人,他敢惹吗?

    赵雁翎手搭凉棚,另一手握着电话,晒的龇牙咧嘴:“那意思我现在可以随便出境了?”

    这趟北美沙漠旅行过后,他将再黑三度,由小麦色型男变成黑叔叔!

    尼尔歉意道:“介于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你暂时还不能出境。不但是你发现走私石油的事,美利坚禁毒署也要找你调查,他们接到墨西哥警方委托,需要找你问话。”

    赵雁翎眼珠子一转:“那你去问问,我可不可以去墨西哥?我才是受害人,凭啥限制我自由?。”

    正常情况下,持有绿卡去墨西哥盖个入境章就行了。

    “好吧,我帮你办妥这件事。”尼尔信誓旦旦,他需要点成绩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不过我不建议你去墨西哥,在美利坚境内,那些毒贩都敢肆无忌惮的行动,要是你去了墨西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有做贼没防贼的道理,见机行事吧,正敢来估计谁死还不一定。”

    走了半个小时,尼尔就给他回复短信说可以入墨西哥境内。赵雁翎告诉尼尔,如果警方想要调查了解情况,就进沙漠找他好了,反正现在回不去。

    “嘿,外地人,你迷路了吗?”

    冷不丁有人在后面说话,赵雁翎吓了一跳,收起电话回头望去。

    一个皮肤棕红,脸膛镌刻了无数条横纹的印第安人,戴着牛仔帽问他。

    印第安人手里拎着个酒瓶,里面装了密密麻麻的胭脂虫。背后的捆着一大束龙舌兰。

    赵雁翎笑笑,友好的对他说:“我没迷路,正徒步旅行呢。朋友,你这是要去哪?”

    印第安人扬了扬手里的瓶子:“我去抓胭脂虫,提取颜料制作驱魔节的面具。另外收割龙舌兰,回去酿造洒脱。”

    洒脱是种著名的龙舌兰甘露,必须用达到十五年的高原沙漠地区龙舌兰作物酿制。然后经过三重蒸馏,达到了极致的纯净,至少在白橡木桶中陈藏两年,最终得到了浓郁的酒香和绝美柔顺的独特风味。甘美纯净,口感丰富,价格高昂。

    赵雁翎眼睛一亮:“你有存货吗?我可以购买一桶吗?”

    印第安人脸上露出微笑:“当然可以,跟我来酒坊!”

    赵雁翎走近,看见印第安人脖子上挂着的吊坠,忽然愣住:“你戴着的项链,是别人送的吗?”

    他伸出手来给对方看,在他手里有一枚一模一样的东西,正是从太阳墓偷出来的太阳币!

    “是一个朋友送的。”印第安人也惊奇。“我从没见过这种材质,你的是从哪得来的?”

    无巧不成书,无奇难称世,赵雁翎心里有了数,印第安人的这位朋友极有可能是从太阳墓出来的。

    “拥有这种东西的多数是我朋友,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吗?”

    “我们都叫他凯撒!”印第安人毫不隐瞒。“他当时在牲畜火化场工作,我们是在那里认识的。”

    凯撒,赵雁翎在太阳墓的头号跟班小弟。没想到混的这么凄惨,要在火葬场上班?

    有些病死的牛羊和鸡鸭鹅肉是不能贩卖的,也不允许就地掩埋污染土地,凯撒专门负责为这些牲畜火化。

    赵雁翎没想到还有这种工作:“他现在不在那了?”

    印第安人摇头:“他后来突然离开,如今人在墨西哥,不过我有他电话。”

    瓶子让赵雁翎帮忙拿着,他从兜里掏出个老式直板手机,还是黑白屏的那种,拨打了个号码,把电话递给赵雁翎。

    “巴勃罗,我的朋友,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凯撒的声音从电话传出,略微失真。

    “我是赵雁翎!”

    凯撒惊喜道:“老大?你在哪?我正要准备找你呢!”

    两人从出了南极后,再没联系过。赵雁翎忙的像陀螺转个不停,凯撒或许因为混的惨淡一直没好意思主动联系他。

    “我在北美沙漠里。”赵雁翎说。“你现在在哪?你小子,混的不如意联系我啊,再穷也不差你一张嘴。”

    没有料想中的落魄,凯撒意气风发:“那都是过去式了,我在墨西哥索诺拉,也在沙漠里了。老大,我有件礼物要送给你!”

    凯撒神神叨叨的不说是啥,让赵雁翎在印第安人巴勃罗家等他。

    ……

    巴勃罗家专业酿酒,每年冬天都要去高原沙漠区采摘龙舌兰。说是作物,其实是野生的。因为高原沙漠区不适合大规模种植,仅有的龙舌兰要数家酒坊分配份额,巴勃罗家只能去去更险峻的地区捡些边角料。

    酒坊是开放式的,仓库里堆放了大量的白橡木桶,小小的屋子里要拥挤数个三米多高的发酵容器,酒味浓郁。

    像大菠萝一样的龙舌兰球茎满谷满坑,彩色的工坊阳光下透着新鲜劲。在工坊旁有木椅和一辆酒桶造型的车子,异域文化气息扑面,让水友大开眼界。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走走,只是兜里比脸干净。”

    “老赵臭表脸的,到哪都能混个座上宾,羡慕不来。”

    巴勃罗和凯撒是朋友,所以待赵雁翎很友好。

    他指着那些龙舌兰球茎:“这些都是普通的龙舌兰,酿出的酒口感上比墨西哥特基拉的要略差个档次。但是,我割回来的这些高原半山腰的龙舌兰,却是顶级的货色,就算特基拉产的龙舌兰酒也远远比不上。”

    赵雁翎心说你也太实诚了,直接就承认不如人家。

    接着巴勃罗通过那些材料和设备,给他讲解了龙舌兰酒的酿造过程:通常龙舌兰生长七八年后,使用古老而锋利的工具刀把龙舌兰植物的叶子去除,把龙舌兰球茎割下送至酒厂。烘焙三天后,碾压分离浆汁和纤维,把纤维送去发酵,发酵后的酒放入橡木桶陈酿。陈酿时间不同,颜色和口味也迥然相异,白色者未经陈酿,金黄色酒贮存至少2-4年。陈年佳酿的味道是一绝,尤其是顶级的龙舌兰酒。

    “涨知识了!”

    “感觉经验条这一下增加不少。”

    榨汁后的果渣也有用,几个印第安妇女在木桌上用果渣编织手工艺品,粘手工画。一幅幅完全由果渣材料制成的画作在木托上展示着,有印第安雄鹰,有高山秃鹫,有神骏的野马。

    赵雁翎指着一副果渣画问:“这上面的黑马,是野马么?”

    他觉得上面的画着的马,太像野马头子了。

    巴勃罗点头:“是的,那是每年冬天都要来绿洲的野马群的头马。”

    果渣画虽不似画布作画那么惟妙惟肖,却有股独特的灵动感。

    赵雁翎大感兴趣:“这些画怎么卖?”

    朋友归朋友,巴勃罗却不会让赵雁翎吃免费的午餐,甚至没提打折。

    这些画由20到180美元区间不等,按大小和复杂程度计价。

    赵雁翎当即转账,全部包圆!

    知道底细的水友欢呼雀跃,老赵要搞抽奖活动了!不怪他们眼皮子浅,实在这些手工艺术品太过精美,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不过赵雁翎钱也不白花,直播间的礼物几倍的刷了回来……

    巴勃罗笑的合不拢嘴,在沙漠里随随便便就捡了个出手大方现金转账的大主顾,这上哪说理去?

    “我的朋友,必须请你喝几倍!”巴勃罗邀请道。

    “恭敬不如从命。”

    巴勃罗带他来到古色古香的品酒室,吧台后的酒架上琳琅满目,有带商标的各色各形的酒瓶,也有原始的橡木桶。

    他先从吧台后拿出腌制好的柠檬和蟋蟀,装在小碟里。

    “我曹,没看错吧,盘子里是蟋蟀吗?”

    “233……恭敬不如从命?老赵这次要学贝爷成为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了?”

    从酒架上拿下一瓶蓝底绘制龙舌兰女神像的酒,巴勃罗刚要倒,赵雁翎阻拦:“等等,酒瓶子里有异物……”

    他发现瓶子里有个疑似虫子状的物体漂浮着,看着很倒胃。

    巴勃罗哈哈一笑:“朋友,这你就不懂了吧?龙舌兰女神酒,在装瓶前,必须放进去一两条生长在龙舌兰球茎里的虫子。不信你看看这几个瓶子里,每个都有虫子!”

    赵雁翎和水友愕然,感觉自己对酒一无所知!

    果然,好几个同样品种的酒瓶子里都有虫子,至少一条。

    巴勃罗倒酒,被子里的酒金黄金黄的,流淌出粘稠感。

    在赵雁翎喝之前,巴勃罗让他伸手,在他手背倒了点精细的粉末。赵雁翎狐疑的看了看粉末,又看看旺财,用舌头舔了舔解释凝重之色尽去,解释道:“大家千万不要误会,这和你们想的不一样,这是海盐而已。”

    先吸一口海盐,拿个腌制的蟋蟀佐酒,一饮而尽,果然美不可言!

    “来,电线杆,高压线,东风破,给老赵这小婊砸奏一曲!”

    “日,酒虫被勾起来,馋skr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