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失忆乐园〕〔皇历〕〔谍海猎影〕〔肆虐火影〕〔单挑帝国总裁〕〔带着医宝宝混九零〕〔首长谋情,思念如〕〔重生悍妇〕〔重生之烽火一生〕〔第一轻狂妃:神帝〕〔江山为聘:吾妃甚〕〔星囚〕〔刀戏〕〔嚣张医妃:摄政王〕〔重生之相府娇宠〕〔重生萌妻:总裁叔叔〕〔99亿甜婚:顾少,〕〔重生18岁:傲娇总〕〔天生凤仪:对酒追〕〔剑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荒野巨星 第237章 聪颖小老道
    </h1>

    盒子里是璀璨的坦桑蓝宝石戒指,和坦桑蓝项链。

    戒面巨大,清晰度完美,是曾经非洲老象给他留下的最大的那块,椭圆形切割嵌在白金上,璀璨无暇。项链吊坠比戒指还大,镂空黄金包裹坦桑蓝,这两件首饰,均是严公子请蒂芙尼设计师帮忙打造。

    妮薇惊喜,她原以为赵雁翎的身家不会轻易给她许诺结婚。没想到这一天到的这么快。

    赵雁翎拿出戒指,给妮薇套左手无名指上。

    妮薇发现,戒指大小刚刚好,仿佛量身定制。

    最难得的就是来自于男人的细心和担当,赵雁翎趁妮薇睡觉的时候给她量过手指头粗细。

    项链就够不到人了,赵雁翎又把妮薇抱起放在地上,亲手给她戴上项链。

    绚烂的城市霓虹中,妮薇脸上容光焕发,和宝石交相辉映,看了千百遍的赵雁翎依然觉得美的冒泡。

    两人牵手在路灯下走着,背影越拉越长……

    胖子也住别墅里,偌大的别墅有了生机。令赵雁翎意外的是,邵义打电话说邀请他的英文老师陈语嫣来家吃饭。

    邵义带陈语嫣到别墅前,看着宽敞的庭院,飘着落叶的泳池,陈语嫣羡慕道:“你叔叔真有钱。”

    “我听婶说,我叔现在过得挺拮据的。”邵义和谁都能放得开,唯独在她面前处处讨好。“他把钱都投在沙漠里了。”

    陈语嫣越接近门口越紧张:“我看新闻了,真是了不起。你叔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带我来吃饭,他会不会不高兴?”

    邵义挺挺胸膛:“放心吧,我叔是个好人。我以后工作,会孝敬报答他的。”

    门铃响起,赵雁翎开门,身上围着围裙,笑脸相迎:“欢迎陈老师来做客。”

    “谢谢赵先生。”

    赵雁翎将介绍的任务交给邵义,这是男子汉表现的机会,然后让邵义带着她参观别墅。

    刚进厨房,门铃再响。

    他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个唇红齿白的假小子,梳着黑色短发齐刘海,笑起来豁牙漏齿,手里拎着个儿童滑板。

    假小子身后是个细腰肥臀的美少妇,手肘挎着包戴着墨镜,时尚的像是刚走出奥斯卡典礼。

    假小子不是别人,正是塞莱玛。

    见赵雁翎发愣,塞莱玛不满道:“诶?不邀请我们进去吗?”

    塞莱玛的变化太大,上次还是丸子头,这次就成了假小子。纤细的骨架,刚抽条的脸蛋,球衣,加上短发,若非赵雁翎早知她身份,说不定会以为这是个俊俏的小男孩。

    赵雁翎让身:“欢迎欢迎,我还以为认错门了呢。”

    塞莱玛进门:“这是我妈妈,她叫维达。”

    怪不得扎伊德迷恋这位,太有料了。

    维达的墨镜挂在鼻梁中间,伸手和赵雁翎握了握,指尖还在赵雁翎掌心挠了一把。

    我次奥,这特么不像良家……

    别墅热闹了,七个人加上上蹿下跳的小老道,人气爆棚。塞莱玛其实在赵雁翎沙漠工作的时候,来过一次,妮薇接待的她。

    赵雁翎刻意警告胖子,让他不要撩骚维达,告诉胖子维达是中东一个国家亲王扎伊德的情妇。胖子神色一凛:“放心吧,我盘山岭柳下惠岂是浪得虚名?坐怀不乱正是我优秀的人品之一。”

    赵雁翎没好气:“你特娘的少跟人家掰扯没用的就行了。”

    胖子讪笑。

    小老道吸引了塞莱玛和陈语嫣的注意力,尤其是陈语嫣,眼前的生物竟然是一个她闻所未闻的物种。

    塞莱玛这次来,有一多半是奔着小老道来的。

    小老道趴在地上,塞莱玛问它:“1加2等于几?”

    小老道按在塞莱玛给买的儿童滑板上,来回推着,不理她。塞莱玛把滑板收起来,小老道不满的冲她叫。

    塞莱玛捏住小老道的七寸:“告诉我,1加2等于几,不然就不给你玩。”

    小老道用粗壮的爪子在地板上拍了三下。

    塞莱玛把滑板丢下,拉住维达手臂:“妈妈,你看,小老道真的会算数。”

    陈语嫣和维达诧异的看着小老道,这小东西可真聪明。

    算数是妮薇休息的时候,教给小老道的。不光算数,还懂英汉两门语言呢。

    邵义用汉语说:“小老道,我揍你了?”

    小老道吐舌头扮鬼脸,转头推着滑板就跑,这机灵劲和小孩子也差不离。

    维达看的眼热,问妮薇:“这小东西到底在哪买的,我也要买一只,放家里比男人强。”

    胖子正喝茶,一口水喷将出来,赶紧拿纸巾擦拭。

    妮薇笑说:“维达,这不是宠物,是一种,额,是一种罕见的动物,还没命名呢。你知道老赵是做探险的,小老道是他在印尼的一个特殊的地方带回来的。”

    维达突然注意到妮薇手上戴着的坦桑蓝戒指,和脖子上挂着的项链。

    她惊讶道:“你的戒指上是坦桑蓝吗?品质超高哇,项链上那个吊坠坦桑蓝好漂亮,这么大的坦桑蓝,要上百万刀了吧?”

    脸上全是羡慕,钻石和宝石她不缺,但极品的珠宝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

    陈语嫣的视线,从小老道身上转移到妮薇的项链上。她看看邵义,不是说你叔快山穷水尽了吗?百万刀的珠宝说送就送?

    邵义小声道:“宝石是我叔从非洲探险带回来的,不是买的。”

    陈语嫣心说探险这个不务正业的职业,居然这样赚钱?

    妮薇美美的显摆道:“这是老赵送我的求婚礼物。”

    “你们要结婚啦?”塞莱玛转头,惊讶道。“什么时候?你们结婚一定很忙,不如把小老道送给我养着吧。”

    维达呵斥:“胡说啥呢?你想小老道了,我就带你来看它。”

    妮薇没接茬,她岂会把小老道送出去?

    这时赵雁翎从厨房端菜出来,朝客厅喊道:“马上开饭,都来餐厅。胖子来端菜。”

    胖子大懒指使小懒:“邵义,快去端菜,没大没小的,有你在轮得到你胖叔我干活吗?”

    邵义是勤快孩子,他不过想多和陈语嫣相处而已,闻言撸袖子干活去了。

    对珠宝什么的不感兴趣,塞莱玛和小老道玩耍胖子也不愿掺和,和陈语嫣用英文说:“小陈,邵义英文学的咋样了?有我说的溜吗?”

    陈语嫣赧颜:“你们说的都挺好,再过段时间我要找工作,到时候就不能教他了。”

    其实邵义的英文早就不成问题了,听说读写都已经步入正轨。人都有私心,陈语嫣需要这份外快支撑最后一段学业支出,所以明知邵义不过是处于留恋才故意装出学不好的样子,依然在岗位坚持着。

    端菜的邵义路过时偷听到陈语嫣的话,手轻轻抖了一下,差点把盘子扣了。

    胖子意有所指的说:“邵义这小子早熟,就是不够开朗,暮气沉沉的,多介绍介绍朋友给他认识。”

    餐桌上,塞莱玛先挑了个位置做好,说道:“快吃饭,吃完了赵雁翎带我和小老道出去滑滑板。”

    在场就数她年龄小,也没人在意她大呼小叫。

    中西菜都有,却是分餐制。长方形的餐桌,赵雁翎少见的坐了主位:“哈哈,你们有信仰的赶紧做餐前祷告,不然我可要开吃了?”

    赵雁翎的厨艺“十里八乡”首屈一指,陈语嫣发现餐具都是葡萄牙的cutipol牌子的,刀叉勺子都是goa黑色镀金系列,手感和轻重恰到完美,是餐具里的颜王。随便吃顿饭,逼格要不要这么高?

    这些餐具都是赵雁翎从太阳墓顺出来的。

    见过场面的维达除了餐具,见菜式从冷盘到饭后甜点摆盘考究,味道堪称她吃过美食的巅峰。

    胖子最不见外:“可以啊老赵,你现在是家庭主夫,十项全能。”

    维达吃了葱爆龙虾,赞不绝口:“好吃,妮薇你真幸福。”

    妮薇比听别人夸自己还高兴:“你吃的葱爆龙虾,是米其林三星餐厅的菜式,老赵做的比他们还好吃。”

    塞莱玛低头对着刀叉使劲,吃相难看。

    地上的小老道也有个盘子,里面有狗粮也有龙虾蔬菜和水果,它现在是半断奶的阶段。闻言,抬头叫了一声,似乎在附和众人。

    有胖子在,加上赵雁翎插科打诨,绝不会让气氛冷场。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吃完饭,邵义去送陈语嫣,胖子开车保驾护航。

    维达和妮薇聊天,塞莱玛拉着赵雁翎带着小老道和滑板出门。

    外面天气很冷,小老道穿上了妮薇给它新买的小马甲,精神抖擞。

    塞莱玛踩着儿童滑板在路上滑着,小老道不满她鸠占鹊巢一次次的撞去。塞莱玛人小体轻,好几次差点被小老道撞倒,只好让给它。

    小老道聪颖过人,一条粗腿搭在滑板上往前推,学塞莱玛跳了上去,滑板惯性的跑了十来米,小老道如法炮制……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小老道就掌握了技巧,它现如今的速度,就连赵雁翎都追不上。四条腿快成了残影,把滑板推的飞快,跳上去能滑行很远。

    赵雁翎和塞莱玛都拿出手机拍摄,邻居遛他们家的沙皮狗,见此惊呆,玩滑板的狗了解一下?

    沙皮狗看见了小老道,立马夹起了尾巴呜咽,脑海里还被曾经小老道把它撞的鼻青脸肿的恐惧支配着。

    赵雁翎看小老道天赋过人,喊道:“小老道,回来!”

    小老道颠颠的把滑板推回来,赵雁翎上去踩了踩,质量上乘,皮实耐用。他沿着马路滑,上了绿化带的牙子陡坡。因为速度够快,滑板带着他颠起了半米高,稳稳的落在绿化带的牙子上。

    他把滑板丢给小老道,小老道原地琢磨了一会儿,开始朝绿化带牙子冲刺。

    结果速度太快,控制不好方向磕在了马路牙子上,滑板翻了,小老道在草地上滑出去五六米。

    还欢呼加油的塞莱玛焦急的跑过去,结果小老道甩甩大嘴巴子,一骨碌爬起来推着滑板继续跑。

    它冲刺,摔倒,冲刺,摔倒,百折不挠……

    塞莱玛看的心疼,哄它说:“咱不玩了好不好?”

    小老道将她手拱到一旁,跟滑板和马路牙子杠上了。

    塞莱玛抓赵雁翎手猛地摇晃:“都怪你,非得教它玩这个,摔坏了怎么办?”

    赵雁翎扯着她转圈:“是你给它买滑板的,又不是我。”

    塞莱玛扯着他胳膊,两脚像月球漫步似的在他腿上往上蹬。蹬到了赵雁翎的肋巴骨,因为最近瘦了被她鞋底硌的皮直出溜。他一甩胳膊,塞莱玛尖叫,小豆芽菜被甩的飞了起来。

    赵雁翎伸手接住,横放着架在自己肩上。

    塞莱玛嘎嘎的笑。

    路灯下一个大妈路过:“呵呵,你们父子俩感情真好。”

    赵雁翎动作顿住:“我说姐姐,你从哪看出来我俩是父子的?”

    塞莱玛不满道:“我是女孩子!”

    大妈上下打量:“恩,不对,这小女孩是拉丁美洲人,肤色很淡。你那么黑,肯定不是父女。”

    赵雁翎抓狂,美白,必须美白!

    小老道终于成功的飞上了牙子,乐得呜哇乱叫,又蹦又跳。

    玩了一会儿,胖子和邵义都回来了。

    胖子降下车窗:“还玩那,抓紧时间休息,然后咱们去洛杉矶录《艾伦秀》啊,我都答应人家了。”

    赵雁翎朝小老道喊:“小老道,回家了。”

    小老道明显顿了一下,却装作听不见。赵雁翎加重了语气:“不听话是吗?”

    也就他能镇住它,小老道垂头耷脑的跟了回去。没几秒,又推着滑板隆兴起来。

    回去后,塞莱玛对维达商量:“今天就住在赵雁翎家吧。”

    维达板起脸:“那怎么可以?酒店房间我都订好了。”

    妮薇也挽留:“有房间,你们就住下吧。”

    塞莱玛是真想留下,最后维达还是同意了,她平时和女儿过的冷冷清清,很喜欢赵雁翎家的氛围。

    回到卧室,就剩两人了。赵雁翎掀起妮薇的睡袍趴在肚子上听声音。

    妮薇拍打他瘦削漆黑的脸颊:“你是不是傻?距离胎动还有几个月呢,现在除了我肠胃的蠕动和心跳,你什么都听不着。”

    “别说话,我真的听见了,哒,哒哒……”

    “你说的像摩斯密码似的,要是像你说的,那翻译过来就是,‘陪着,她们’!”

    赵雁翎愧疚道:“我去录完《艾伦秀》,走一趟蓝星安排工作。再以后在家陪你五天,只去工作两天。你还会莫斯密码呢,教教我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