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枭妻:老公,〕〔食人魔的美食盒〕〔半岛岁月〕〔龙牙特种兵王〕〔黑夜暴君〕〔起源传说之灵舞神〕〔星际大头条〕〔地球求生指南〕〔若星际存在争霸〕〔爱上你劫数难逃〕〔重生暖婚:君少的〕〔不朽神医〕〔职场前规则〕〔破梦者〕〔长生两千年〕〔龙神霸业〕〔网游之暴力狂医〕〔逆袭再现〕〔总管驾到〕〔农门茶香,拐个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45.武道至强
    “呖!”

    一只鹏鸟虚影从楚风身上,冲天而起,神魔辟易。

    船上并不缺乏一流高手,但是在鹏鸟虚影出现的刹那,俱都不敢冒头。就连刚才跑出来挑衅于他的青城派弟子,也在此之前,缩着卵子溜走了!

    “王爷,没想到此恶贼已是先天高手,恐怕我们已经奈何不了他了!”高泰升紧张的说道,先天高手据他所知,也只有段氏一族的开创者才到达那个境界,为天龙寺和段氏,留下各种神功和秘籍。也正是他,大理国才能够林立而起。

    可想而知,一个先天高手的力量,已经足以左右国家的命运。面对这样的力量,即使他们出动大理的禁军,恐怕也不一定能够讨到任何好处。

    段正淳武功稍弱,在北冥气场下,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面色铁青,冷汗直流,双腿颤抖,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阿弥陀佛!”

    由于楚风只是在发泄力量,想要将气势碾压江湖群雄,以此映照一个环境,进而在环境之中脱变,并没有单独针对任何一人。黄眉僧勉强能动用功力,连忙伸出右手,为段正淳度入内功。

    “大师!”

    段正淳面色稍缓,目光一扫,群雄都成了软脚虾!

    黄眉僧轻轻一叹道,“那魔头的功力似乎尚未圆满,趁此机会,我们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是……”段正淳看了一下这些群雄,虽然合在一起,这些人不过乌合之众,但是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下,他们的力量也非常恐怖。若非迫不得已,即使他是大理段氏一族掌门,也不想得罪。

    高泰升是贵族出手,也是一个大官,虽然温文尔雅,却也有自己的价值观。看着段正淳为一群江湖人士犹豫,甚至危机生命,立时冷哼一声道,“王爷,这些人不过是一群莽汉,虽然咱们得罪的不得,但在生死之间,又如何顾忌他们?”

    “高侯爷,你说的虽然在理,但是……”虽然高泰升说的比较委婉,但段正淳如何不明白其中意思?

    楚风已经没在意船上的众人,在鹏鸟展翅高飞的刹那,他又体会到修炼枯荣禅功之时,那种天地同调,遨游天地的境界,气息逐步脱变起来。

    “北冥化鲲,鲲化为鹏,直上九霄!”楚风精气神沸腾而且,似乎领悟到北冥神功的下一个境界,小无相神功分化万千,又万千归一,汲取天地之力,像沸腾一般,冲入他背后的鹏鸟虚影。

    刹那,鹏鸟一声怪叫,一股气势笼罩了整个小岛。

    “砰!”

    正在说话的三人,半跪在地上,汗水如同雨水一般落下。他们面目凝重,艰难的看向船头之上的楚风,虽然什么也没有变化,但是无形的力量之下,他就像一个魔神般,无人敢与之争锋。

    楚风眼中闪过一道冷漠,“段正淳,我已经厌烦了!”

    “咳咳,咳咳!”段正淳艰难的呼吸,说不出一句话。

    楚风轻轻一抬手,看了眼后面小无相神功的罡气融合他从北冥神功之中,领悟而出的鲲鹏神意的显化神鸟,一抹似有还无得无形剑气,悄然融入其中,“来吧,尝尝我这先天武功的力量吧!”

    “万剑归宗!”楚风凌空一指,鹏鸟忽然张口一吞,膨胀数倍,一个俯冲直下。无穷无尽的天地力量在他体内推动,凌厉的无形剑气脱体而出。

    “轰!”

    巨大的船体一声震动,湖面升起一根数丈的水柱。

    仅仅一息之间,一百多位江湖好手,还有他们乘坐而来的大船,就在鹏鸟身化剑气之下,毫无波澜的烟消云散。只余一些残害,在湖面剧烈波动,带来的浪潮之下,逐渐吞没,飘向远方。

    “呼,呼!”

    楚风踩在一块木板上,气喘吁吁,早已经强壮的像是怪物一般的身体阵阵颤抖,经脉隐隐灼痛。

    他心有余悸的说道,“好可怕,原来先天武学不仅仅是聚集天地能量,猛然爆发,也需要精神力的加持。若非我精神远超常人,即使将刚才的剑气风暴打入湖底,恐怕我也被卷了进去吧!”

    不同于低等级的武学,到了先天层次就想到鸟枪换炮,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力量固然次元一般提升,但是也更容易伤到自己,需要谨慎操纵!

    曼陀山庄一处瞭望台,一道身影看着湖中,一派清风云淡的楚风,一滴晶莹的眼泪,夺框而出。

    想到彼时的甜言蜜语,谎话连篇,她眼中闪过复杂。

    最终化为了一抹坚定,“段郎,我会为你报仇的!”

    “无聊至极!”

    楚风回头一眼,冷哼一声,脚步在湖面上轻轻一踏,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踏水数步,落在岸上。

    “虽然有些尴尬,之前布局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当务之急是总结收获,将先天武学融为一体,彻底纳入掌控之中。到时候,即使无崖子不愿意配合,我也能以自己的力量得到想要的讯息!”楚风心中一笑,走向曼陀山庄中。

    山庄之中,气氛有些紧张,路过仆役,无不拘谨。

    楚风并没有再见到王语嫣,不过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情,也不出所料。他又不是神,不可能事事都把握在手中,而她重要也不同,自然更加没心思去辩解。微微一扫山庄,便进了藏书洞闭关。

    “夫人,那人去了藏书洞!”一个老妪阴冷的说道。

    李青萝看了眼在被窝里面蜷缩,面无表情的王语嫣,轻轻一叹道,“果然,他在意的只是武功吗?”

    “夫人,要不待会儿我给他送饭?”老妪阴冷的问道。

    李青萝微微一怔,又连忙摇头,“不,不要去触怒他!”

    “夫人,这人可是……”老妪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道。

    李青萝摆了摆手,悲哀的说道,“你先下去吧!”

    “夫人,老奴告退!”老妪迟疑一下,无声的退去。

    在她走后,王语嫣忽然说道,“娘,那个人怎么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把来这里的江湖群雄都给杀了,已是江湖公敌,恐怕也没几天好活了吧?”李青萝冷冷一笑,目光中却满是复杂之色。

    王语嫣微微一愣,“我……不行,我得去告诉那个人?”

    “语嫣,难道你忘了,他杀了慕容复?”李青萝冷哼一声道。

    王语嫣微微一怔,叹息道,“他杀了表哥,我也很恨他,不过他终究救过我。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也正好还他的恩情。娘,你快去提醒他!”

    “唉,语嫣,你天资聪颖,怎么遇到情事总慢人半拍,那人既然敢肆无忌惮的杀人,自然明白事情的后果!”李青萝想到楚风冷淡的看着覆灭一切的湖面,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轻轻一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他的想法?

    王语嫣一触即通,怔神一下,“娘,我是不是很傻!”

    “语嫣,你只是痴罢了!”李青萝一把抱住王语嫣,垂泪道,“娘以前也跟你一样,活的傻乎乎的!”

    “娘!”王语嫣叹息一声,泪水无声滑落,哭泣起来。

    就这样这对孤儿寡母互相抱着,默默地垂泪痛哭。

    “不好,那人杀了那么多人,定然会引来众多祸患,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李青萝忽然惊醒过来。

    王语嫣大吃一惊,知道那些穷凶极恶的江湖人士,一窝蜂冲来,不禁瑟瑟发抖,“娘,怎么办?”

    “看来只能去找祖父了!”李青萝悠悠一叹,又想到楚风的存在,眼中一抹复杂之色,一闪而逝。

    藏书洞,密室之中。

    楚风并未理会那些后果,闭目静思,回忆一身武学。

    “没想到武功之道也能如此厉害,看来不仅仅只追求形而上的存在,应该取中,内外动静和上下强弱结合!”楚风想到一击摧毁一艘四五层楼高的大船,将之打得渣渣都不甚,不禁对于武功的力量,出现改观,或许能够作为一种武器,而非仅仅限于一种用以他进化过度的工具。

    楚风再一次进入明镜止水,将深层次的吞噬而来的慧力,加持再自己身上。很快根据他心中所想,渐渐想法变成概念,概念开始实质的进展。

    六脉神剑,一阳指,无相神功,北冥神功,凌波微步,枯荣神功等等,在他脑海互相拼合演算。

    直到某一个顶峰,楚风灵光一闪,完美融合起来。

    “阴阳并非仅仅是阴阳,也可以是动静。我虽然将阴阳结合,到达气之极致,但是身体却不能与气协调,反哺身体,并精神共鸣,进而精气神合一,看来在原封不动的情况,得在身体上想办法!”楚风心思电转,截取凌波微步之中的动静之道,将之北冥神功的鲲化为鹏,进而引动枯荣神功中的生死意境,完善为升华重生。也就是动中死,亦可静中生,将天地之力以意境驾驭至,引气入体,化为动力和静力二者。

    “不过,动和静是相对的,本质上是一样,只是参照物不同。也可以贴合阴阳合一,枯荣禅功的一体两面!”楚风喃喃自语,背后的鹏鸟虚影一闪而逝,瞬间崩溃,化为一黑一白的阴阳鱼,互相追逐,然而很快楚风驱动枯荣禅功的力量,一股佛家的觉悟的力量,在他身上弥漫。

    阴阳鱼越来越快,宛如实质一般,北冥神功的奥义无风自启,一股吸扯之力发出,天地之间的能量粒子,滚滚而来,被阴阳化作磨盘搅得粉碎。

    “这是……北冥神功的脱变?”楚风眼前一亮,已经分不清黑白,一股超脱利益二者,处于三者的力量,超脱而出,正是动静之上,概念的客观。

    本来升华过的小无相神功真气,又在刹那之间升华。取阴阳之气,以动静为机要,赋予他们流动,超脱动静,取第三者概念,升华气中之气的无相真元,得转换之根基,彻底的融为一体。

    “万气归源!”

    楚风心中观想,不自觉想到混沌气,就在这一刹那,黑白混合的无相真元,本来已经化为无形无相,忽然一阵沸腾,化为带一抹灰色的气流。

    楚风大吃一惊,以为身体之中还有混沌气残余的力量,正要以北冥神功散功,不想一身功力自我消解,一化万千,在身体之中游走,无不如意。

    他精神一振,感到黑暗之中,仿佛多了一个视角。

    只是如同信号不好一般,画面一闪而逝,没了反应。

    “算了,只要这气正常就好!”楚风松了一口气道。

    忽然,精神不自主漂移,一道画面从脑海一闪而逝。

    “她们准备离开吗?”

    那是地面上的画面,只见丫鬟仆役大包小包的往一条大船上走去,整个山庄之中,空空荡荡的,只剩下几条恶犬,一些老妪和守卫在留守。

    楚风也不是笨蛋,虽然奇怪的很,想到自己一致灭了段正淳用厚礼引来的江湖好手,几乎大半个江湖的势力才俊都在,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估计过不了几天就是人人喊打的大魔头了吧,为避免殃及池鱼,占避风头也是理所当然。

    “真是弱者的烦恼!”楚风轻轻一笑,不在理会李青萝等人的去向,将一身灰色的真元,以动静之意催化,一白一黑,也不在独立,转换任意。

    楚风轻轻一笑道,“动力乃是灵动活泼,纯阳的生之力,而静力乃是不动如山,沉寂的死之力,虽然来自于一体,在此之前,却互相的排斥,不可兼容。现在超脱二者,反倒成了个优点!”

    楚风结合众多高手的慧力推演,以取小无相神功进化的无形无相之力,也是那个气中之气为根基,将枯荣禅功的立意,也就是生死枯荣视为一种状态,以动之力和静之力的相性做为桥梁,超脱其上。他的功力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的顶峰,但是在立意之上,已经无其左右。

    甚至等到这武学完善,抵抗混沌气,也不过一念之间。再也不必担忧先天元胎的力量,一个不小心,将他一朝洗白!

    “或许这才是内家练气的最大价值吧!”楚风灵光一闪,喃喃自语,对于武功的道路,越发的明朗起来。变强,原来也不仅仅是变强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