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小村长〕〔我真的不开挂〕〔网游版美漫〕〔抗战之重生天狼战〕〔老子是条狗〕〔逃妻鲜嫩嫩:霸道〕〔提升修真的成功率〕〔最强桃运系统〕〔天命凰谋〕〔空间灵师之家有三〕〔我的神秘先生〕〔厨妻当道:调教总〕〔娇妻甜蜜蜜:老公〕〔重生之诸天大反派〕〔兵王无双〕〔医等狂兵〕〔末世之小冰河〕〔太古星辰诀〕〔我有一截金手指〕〔狼性总裁,超会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46.水榭听香
    次日清晨,楚风从深度的冥想之中,清醒过来。

    沉闷的藏书洞中,随着一阵轻风,楚风飘然而去。

    曼陀山庄已经静了下来,只有几个仆从来回巡逻。

    楚风将藏书洞彻底封闭,走出庄园,看着平静的太湖,水雾朦胧,“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吧?”

    “哗哗……”

    就在这时,湖面传来水声,还有一阵阵悦耳的歌声。

    楚风抬头一看,正是阿碧。她的声音很轻柔很美。

    只是脸上不知为何,平白多了一分化不开的愁容。

    楚风心中轻轻一笑,若有所思,“因为慕容复么?”

    “公子,你没有走?”阿碧眼力不错,看着楚风出现太湖边上,欢喜不已,连忙划着船桨冲了过来。

    楚风微微一怔,迟疑一下道,“阿碧,你什么事吗?”

    “公子,你没走太好了!”阿碧拍了拍胸部庆幸道。

    楚风轻轻一叹,爱怜的看了她一眼,“恩,我杀了那么多江湖人士,若是一走了之,很可能连累曼陀山庄。我准备等等他们之后,再做决定!”

    “唉,公子似乎杀了我们公子爷!”阿碧忽然一叹道。

    楚风轻轻一笑,无奈的道,“人在江湖,身不由主。”

    “公子说的没错!”阿碧眼神黯淡,似乎感同身受。

    楚风微微讶异道,“怎么回事,难道慕容家有事?”

    “没错,本来好好的,可是公子爷和包三哥他们一去不复返,如今……公子家早已经不复和睦,一股风雨欲来的架势!”阿碧心中惆怅不已,幽草也走了,慕容家待不住,她该往何处去呢?

    楚风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想了想道,“看来我得去还施水阁看看了,顺便也为你找一个出路。”

    “公子,其实你不必如此,我只是一个奴婢而已!”阿碧摇了摇头,心中迷茫,也不知道归宿?

    楚风摆了摆手道,“此事因我而起,当因我而结束!”

    “公子,你何苦如此?”阿碧感动不已,欲言又止。

    楚风轻轻一笑,脚下一点,落在船上,“我们走吧!”

    “是,公子!”阿碧心知劝说是不可能的,也不抗拒。

    不多时,小船穿过水道,前行数里,出现一片建筑。

    阿碧划了许久,也不觉手酸,看着不远处的建筑群,笑道,“前面那处,便是慕容家的听香水榭。”

    “咦,有人过来!”忽然芦苇从动了一下,冲出一条船。

    阿碧微微一瞧,惊讶道,“是阿朱姐姐,难道有事?”

    “过去看看!”楚风真气外放,一股浩大的力量附着在船上,天地之力加持,水面波动。小船忽然一窜,楚风反手拉住阿碧,就这样冲向芦苇群。

    阿朱大吃一惊,“好快的速度,不行,我会被冲翻!”

    “别怕!”耳边响起一声轻柔的声音,那快船忽然一停。

    阿碧看着船上的阿朱,笑道,“阿朱姐姐,怎么回事?”

    “唉,公子爷不在了,邓大哥他们也迟迟没有回来,如今庄子里已经乱了套,到处都是酒气熏天的,若非公子爷威名尚存,邓大哥他们也没消息,恐怕都化作恶客将慕容山庄狠狠糟蹋一遍。我们也在劫难逃!”阿朱愁眉苦脸的说道。

    阿碧大吃一惊道,“阿朱姐姐,这……我们可怎么办?咱们手无缚鸡之力,难道离开,可是我们……”

    “我们该去何处呢?”阿朱轻轻一叹,望了眼船尾的楚风,虽然这人算是她们的大仇人,但是事到如今,为保全自身,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依靠。

    而且从幽草姐姐口中得知,表小姐似乎也很在意他。

    只是这人行事怪异,四处树敌,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这等托付终身的大事,她心中犹豫不决,而且也不好意思开口。

    楚风看着二女的目光,轻轻一笑道,“在下或许能帮你们一二。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进去说话。”

    “抱歉,公子,里面不太安全!”阿朱轻轻一叹道。

    她之所以躲在芦苇中吃风,可不是全都在等待阿碧。

    庄园之中,婢女并不多,慕容公子的事情,从江湖上,随着昨天那行路过传来,就已经跟着看家护院跑了大半,转眼之间,就只剩她和阿碧了。

    那些人吃酒若一个不好,很可能对她们起什么心思。

    少卿,三人上了一条将小船,缓缓靠向听香水榭。

    “哎呀,我的花露……”阿朱靠岸的时候,一声惊呼。

    楚风完成突破之后,身体也更近一步随着真元质变而变强,听觉嗅觉味觉等也更近敏感。他在空气一阵轻轻一嗅,一股淡淡的不自然花香传来。

    “这是……花朵弄的酒吗?”楚风闻到酒闻,轻轻一笑。

    阿朱轻轻一叹道,“不是啦,那些花露是用来那个……唉,定然是那群无法无天的莽汉拿来当酒喝了!”

    “原来如此!”楚风轻轻一笑,忽然在阿朱和阿碧身上,轻轻一嗅,一股馨香扑面而来。阿朱所谓的那个,大概就是洗澡洗衣,说不定还是香水。

    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他遇到的女子身上都有淡淡的馨香,看来就是这些花露之类的弄出来的吧?

    阿碧闻言轻轻一笑,揶揄道,“阿朱姐姐,都怪你平时宝贝你那些花露,藏着不用,我向你讨要,你还跟我吝啬。现在好了?便宜了那群莽汉!”

    “好了,我们进去看看!”楚风摇头一笑,并不在意。

    阿碧和阿朱迟疑一下,彼此对视一眼。阿碧低声道,“公子,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怎么进去好吗?”

    “这些人不过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楚风不屑一笑道。

    阿碧和阿朱想到昨天路过的那一船高手,都一去不回,也没有异议,领着楚风,走向听香水榭。

    来到听香水榭的大厅外,楚风目光眺望,依稀可见十几个大汉面色赤红的在大堂拼桌,开怀畅饮。

    “不过,有些不对劲!”楚风微微一扫,在隔壁还有一桌,这些人喝茶,吃的是早点,非常精致。

    他们气定神闲,身穿青衣或者白衣,内功深厚。

    “青城派的人么?”楚风看了眼青衣,若有所思道。

    昨天在船上挑衅他的,似乎身上也是一样的打扮。

    阿碧和阿朱看着大堂,一个也不认识,大吃一惊。

    “怎么转眼就……咦,他们是什么人?”阿朱迟疑道。

    阿碧看了眼地板上,还有血迹残留,“快看地上!”

    “难道……”阿朱大吃一惊,同时反应过来,难怪往日虽然躁动,却偷偷摸摸的,今日却这般光明正大的霸占听香水榭,原来是真的恶客临门而来。

    “谁!”

    这话一落,阿朱情绪激动之下,不免大声了一些。

    就像挑衅一般,屋内一惊,砰砰连响,数人破窗而来。

    大厅之中吃酒的莽汉,唰唰抽刀,紧随其后而来。

    眨眼的功夫,楚风就和阿朱阿碧被那二十来人围住。

    为首一魁梧老者道,“你是慕容家的,还是隔壁的?”

    “有什么区别吗?”

    楚风见那人看着自己,淡淡一笑,很好奇他的说法。

    老者拔出一把长刀,隐隐扣住,“若是慕容家的,就偿我师兄命来,若是隔壁的,就偿我师兄命来!”

    “唔,原来如此,你还真是不辛,师兄死在斗转星移之下,师弟死又在我的手中!”楚风轻轻一笑道,“嗯,看你打扮,你师弟就是那个使五虎断门刀的汉子吧?可惜学艺不精,死了活该。”

    “你,你是那魔头!”老者手中长刀一颤,惊疑不定。

    旁边一人青衣老者闻大惊,“怎么可能,他如此年轻。而且他身上毫无内功,显然是狐假虎威!”

    “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楚风轻轻一笑,在青衣老者身上一扫,“你昨天那杂耍的什么人吗?”

    “杂耍,你……你……”青衣老者面色震怒,内劲鼓荡。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怎么了,看来是我猜对了吧?你们青城派的武功,号称奇诡难测,实际上不就是杂耍吗?速度没我快,力量也没我强,就连神经反应力也不行。不正好逗我一笑吗?”

    “你……”

    青衣老者一脸阴沉,手臂忽然一抖,咻咻一声疾响。

    阿朱和阿碧大吃一惊,连忙叫道,“公子,小心!”

    “叮,叮,叮,叮!”

    回答她们的是,四枚落在地上,滚来滚去的飞镖。

    在她们回头之际,飞镖早到了。只不过楚风速度极快,仿佛三头六臂一般,脚不动就接了下来。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已经说过,你们出手太慢!”

    “怎么可能?”大厅众人看着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青城派的暗器向来一绝,在四川也只有唐门能够仗之以机关,与之争锋。刚才那一瞬间,他们都只看到老者抬手,飞镖都没有看到,没想到此人更绝,就连出手都看不到,飞镖就依次落地。

    “这究竟是什么功夫?”青衣老者神情惊恐,一副你是人是鬼的模样。暗器功夫不仅仅是手上的功夫,他的眼力即使已经退化很多,但在秘药的保养下,他自认为自己眼力在江湖上无其左右。

    刚才一发暗器,根本就不是楚风接住的。他的手一直在他的视野之中,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但是没动手怎么接住,说起来很玄幻,但是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他的眼前。四枚飞镖重叠着发出,由于受力的差异,会有一快一慢的短暂交错。

    然而无论是先是后,落下楚风跟前,都像鬼打墙的一般,直接停止下来。直挺挺的散落在地上。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自然是人,若是你不相信,就向我身边的两位请教请教,让她摸摸我的胸。”

    “公子!”阿朱和阿碧翻了一个白眼,轻轻一声娇嗔。

    青衣老者冷哼一声,旁边一个白衣老者忽然走了出来。他一身白衣,头裹白布,拿着一根竹棒。

    楚风微微一扫,冷笑道,“丐帮吗?怎么,你们乔帮主还好吗?苏州城外的交手,我可想念的紧!”

    “已经没有乔帮主了!”白衣老者冷哼一声,目光怒然。

    旁人微微摇头,对于乔峰的事情,感到一阵阵惋惜。

    楚风轻轻一笑道,“看来你们的抗辽大会,非常成功啊。丐帮果然公正无私,就连自家帮主也。”

    “住口,乔帮主义薄云天,我们想赶他,怎么可能赶得走,只是他老人家为了避嫌,为了天下苍生,才褪去帮主之位!”白衣老者激动的说道。

    楚风心中不屑,嗤笑道,“是吗?无所谓,反正你们丐帮离开乔峰,今后估计也再无什么风光可言!”

    “你放肆!”白衣老者一把火气,说着就一竹棒抽来。

    他的棒法直来直去,看似就那么简单,却非常精妙。

    与降龙十八掌异常的相似,使出来看似就直来直去的,任何人都能做到,但是其中的气劲变化却非常精妙,稍有不慎,就其一路缠着压着打。

    “这是丐帮的打狗棒法,这老家伙莫不是传功长老,亦或者丐帮太上长老之流!”楚风有慕容复的记忆在身,对于打狗棒法也认识,甚至能够推算出其中的力量变化。这老者虽然已经化繁为简,但是竹棒的路数却还是打狗棒那一套。

    直来直去的棒法中,总是不经意流露打狗棒法的奥义。譬如他的棒法直来直去,但若凝神一看,就会发现重重棒影之中,有满的招式被迷盖。

    “临阵交手竟敢走神,去死吧!”老者心中大喜道。

    “砰!”

    一道鞭子抽地似的声音响起,阿朱和阿碧捂耳一退。

    大厅众人脸色大变,难以置信,“这……这怎么可能?”

    “竟然连一点内力也没有,是吗?”楚风一手抓住手中的竹棍,任他使出打狗棒法之中,各种精妙守棒夺棒的技巧,依旧石沉大海,毫无波澜。

    老者脸色大变,“这是……我的力量在消减,在反弹!”

    “反应过来了吗?所有的力量,在我看来都不过尔耳。无非是静力和动力,无论多么强大的力量,都不能超脱这个范畴。”楚风轻轻一笑道。

    大厅众人或两眼茫然,或若有所思,但无论哪一种都一脸似懂非懂,只知这魔头武功好生玄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