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运转重生八零〕〔璀璨王牌〕〔大仙官〕〔漫威世界的霍格沃〕〔神秘未婚夫,别玩〕〔重生1980之强国崛〕〔勒胡马〕〔欢喜记事〕〔墨梅〕〔重生影后:娇妻别〕〔电锯使用手册〕〔历史大商人〕〔外卖大风云〕〔心理暗战〕〔玩游戏能变强〕〔写手的古代体验手〕〔为死者代言〕〔崇祯窃听系统〕〔好想住你隔壁〕〔大唐公主的小驸马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52.星宿门徒
    “哈哈,神木王鼎被盗,师傅听说你们已经抓住阿紫那臭丫头,让我们来拿回去!”矮子笑道。

    汉子露出苦涩,轻轻一叹,“六师兄,怕是要白来了!”

    “哼,难道你要判出门墙?”矮子看了眼楚风等人,手中黝黑的铁杖往地上一怼,大地片片龟裂。

    楚风轻轻一笑道,“你下去吧,他们由我来解决!”

    “小子,你是什么,可知道我们星宿派的威名?”矮子目光一冷,各弟子冷冷一笑,杀意凛然。

    楚风摆摆手道,“当然知道,丁春秋创立的门派嘛!”

    “哼,既然知道,还不把神木王鼎交出来!”矮子看着楚风年纪轻轻,又无内息,并不放在眼中。

    楚风淡淡的说道,“神木王鼎?它可不在我手中!”

    “哼,看来我只有自己来取了!”矮子冷笑一声道。

    楚风微微一怔,大笑道,“不等你们的大师兄么?”

    “不必了,对付你,我一个足以!”矮子冷冷一笑道,在星宿派之中,他排行第六,可不是论资排辈,而是在一次次生死之中,用同门的鲜血杀出来的,甚至不择手段,就是大师兄也不过如此,而今一个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若拿到神木王鼎,师傅大大有赏,第一也并非不可能。

    楚风露出一抹冷笑,“既然你们找死,就一起来吧!”

    “哼,杀你,爷爷只需一杖!”矮子生怕别人抢了功劳似的,纵身一跃,手中铁杖卷起一道劲风。

    铁杖似乎是特质的,不下于五六十斤重,仅仅发力就打出一道宛如实质的劲道,空气都在战栗。

    “可惜力虽有千斤,却太过缓慢!”楚风脚下轻轻一点,轰隆一声,泥石飞溅,消失在尘烟之中。

    矮子大吃一惊,四下一扫,“好个兔子,跑得倒快!”

    “陪你玩一玩吧!”楚风身影一闪,手搭在矮子后背。

    矮子大吃一惊,心中一凉,“这是……难道打眼了!”

    “推掌!”楚风露出一个太极起手,双手交错一拍。

    “啪!”

    仿佛挤在空气上一样,忽地一声爆鸣,速度极快。

    矮子大吃一惊,连忙拔出铁杖,轰轰一声往回抽!

    “砰!”

    掌棍相接,忽然一道复杂的力量击来,矮子手中铁杖忽然一颤,极速自转,从他手中弹飞出去。

    楚风脚下一踩,措身暗中矮子一臂,一股柔劲打出。

    “啊!”

    矮子力气极大,本想反击,不像自己的力量打过去,遇上柔劲后,立马反触,手臂拧成了麻花。

    “六师兄……”众人看中哀嚎的矮子,满脸难以置信。

    矮子脸色阴郁,指着楚风,“你……你……卑鄙无耻!”

    “卑鄙无耻,是你吧!”楚风目光如电,冷冷一扫。

    矮子作妖的左手一停,暗道,“好敏锐的洞察力!”

    “不要试图用毒,你们打不着我,也毒不倒我的!”楚风轻轻一笑,目光往旁边一转,一一扫去。

    群情激奋的众人立时一静,个个眼观心、心不动,事不关己,与己无关。开玩笑,他们之间虽是同门,但是更是敌人,虽然矮子也待他们不错,但是为此不要说付出生命,就是割舍一些蝇头小利,哪怕一两银钱,他们也一个子不出。

    矮子看着手下不动,心中暗骂道,“回去找你们算账!”

    “你们大师兄在何处,阿紫在何处?”楚风淡淡的问道。

    矮子一脸讨好,正要回答,不错一声惊呼忽然传来。

    矮子连忙回头一看,只听一声惊声,“大师兄来了。”

    “还真……来的是时候!”楚风轻轻一笑,凌空一指。

    “啊!”

    矮子身体一僵,轰然倒地。喉咙上露出一缕血痕。

    星宿派弟子吓了一跳,连连后退,看向树林之中。

    “嗖!”

    树林之中,一道身影闪烁,由远至近,化为白衣。

    楚风目光一凝,看着一身白衣,带着一丝出尘的来者,心中轻轻一笑,“内功也能改变人的气质吗?即使心如蛇蝎,也能有逍遥仙人之姿!”

    “表哥,教教我!”不过不等楚风品鉴,后面就出现两星宿派弟子,压着个五花大绑的姑娘走来。

    白衣来者回头一眼,轻轻一笑道,“阁下似乎有些眼熟,不知道是中原之中的哪一位年轻高手?”

    “在下楚风,却不是什么高手!”楚风轻轻一笑道。

    看这人面色如常,估计也只是略有耳闻他的事情,并没有详细了解,才这般有恃无恐。不过想想也是,他初来中原,如何得知近日的变故呢?

    阿紫瞧见楚风无动于衷,眼珠一转,似有什么主意,“表哥,快动手,他手中藏毒,触之即死!”

    “你住嘴!”楚风微微皱眉,回头又道,“我要着姑娘,有一个大用,就是不知道兄台可否割爱呢?”

    “兄台有何用?不妨说来听听!”摘星子轻轻一笑道。

    楚风淡淡一笑道,“我很好奇拿神木王鼎的宝贝!”

    “哼,装模作样!”旁边一个星宿门人冷哼一声道。

    摘星子手中一抖,那人哇的一声,七孔流血倒地。

    “轰隆!”

    随着一阵尘烟飞扬,刚想奉承的众人立时鸦雀无声。

    摘星子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抹阴冷,“要你多事!”

    “啪,啪,好功夫!”

    楚风拍了拍手,眼中闪过赞赏,比起刚才大汉和死了矮子卑鄙的偷袭,这一手才算真正的毒功。

    “过奖,就不知道阁下有何本事,何来带走阿紫的口气!”摘星子冷冷一笑,手中一翻,弹出一缕蓝色的火焰,仿佛一条火龙,带着一声威严。

    楚风目光一凝,如何看出这是内力和毒的混合武功,心中赞叹土著智慧,若是将之用于医术之中,恐怕华佗在世,也少有能及。只可惜破坏容易,建设唯艰,常人都把精力用在毒功之上。

    “兄台小心,我来了!”摘星子轻轻一笑,双掌已经先一步往前一推,掌风一啸,火龙一头撞来。

    楚风轻轻一笑,袖手一挥,火龙竟原封不动的反弹回去。

    摘星子眼中一凝,脸上不可思议,连忙催发一掌。

    火龙徐徐一震,化为一道旋风,向楚风席卷过去。

    “有意思!”

    楚风心念一动,旋风猛然一震,狂风大作的倒转而去。

    摘星子心中大吃一惊,身影疾闪,“不好,快退!”

    “啊!”

    他轻功高绝,号称摘星子,可后面的星宿派弟子一身武功在毒身上,内功都稀疏平常,如何还能有一身轻功,立时便被那毒风卷了一个正着。

    随着一抹抹刺鼻的白烟,哀嚎声连成一片,地上落叶大面积腐蚀,仿佛泼了硫酸。星宿派弟子也千疮百孔,身上皮肤仿佛硫酸泼过,每一处是好的,烂肉和鲜血混迹,看起来就是怪物一般。

    “啊!”

    阿朱和阿碧微微一瞥,亡魂大冒,紧缩在马车中。

    大汉吞了吞口水,心中又起的想法立时化为恐惧。

    摘星子落在旁边大树的枝头,没有在意师弟们的惨状,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葫芦,兑着一些药粉,咕咚咕咚,狠狠灌了几口药酒,目光一转。

    “嘶!”

    右右皮肤腐烂的一大块,他掏出一把匕首,将手臂腐烂的部位,一道割掉,内功一臂,射出一摊暗黑的血液,脸色一白,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楚风轻轻一笑道,“以毒攻毒么,倒是不错的法子。”

    “哼,多谢阁下助我一臂之力,本来我是不敢尝试着毒,多亏阁下一逼,让我侥幸降服了这毒。他日待我毒功大成,在下必有厚报,后会有期!”摘星子脸色发紫,匆匆说着,纵身一跃。

    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淹没在林海之中,消失无踪。

    楚风轻轻一笑,星宿派用毒的练功,就连内功都是有毒,只是人体脆弱,如何经的起毒素的摧残呢,也因此必须以毒攻毒,以外来更强的毒素平衡内功之中的毒素,也就是自身不断以新毒压制旧毒。而丁春秋之所以在意这神木王鼎,恐怕就是因为需要它引毒虫,为己炼更强的毒。

    不过,看他没有亲自到来,似乎化功**已经差不多成就,似乎超脱以毒攻毒,到达大成境界。

    楚风心中好奇,丁春秋是如何解决以毒攻毒的弊端,该不会是改造身体,把自己练成了毒人吧?

    “表哥救我!”正当他思索之际,阿紫的声音传来。

    楚风回头一眼,染毒的星宿弟子已经全部倒在地上,暴毙而亡,还活下来的,也只有奄奄一息。

    阿紫和压着她的两个弟子,由于楚风的有意照顾,侥幸避过一劫,如今倒也没事。只见那两个星宿弟子眼珠一转,本想用刀抵在阿紫脖子上。

    但是楚风目光冷然的扫来,心中一惊,想到他如魔如神的手段,连忙舍下匕首,逃得无影无踪。

    阿紫嘻嘻一笑,“表哥,你真厉害,一招就解决了他们。”

    “神木王鼎在何处?”楚风目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阿紫嬉皮笑脸,一脸无辜的说道,“什么神木王鼎?”

    “你不知道,那他们找我干什么?”楚风冷冷一笑道。

    “我随意乱说了啦,什么神木王鼎,不过是那个摘星子诬陷我,他自己拿着宝鼎,想要将毒功修炼大成,故意栽赃给你。我没有办法,看到你的悬赏,就随意指了你!”阿紫撇了撇嘴道。

    若非楚风清楚这丫头性格,说不定还真给他骗过去。

    楚风轻轻一笑道,“你想学化功**,是也不是?”

    “什么化功**?”阿紫心中一惊,面上疑惑不解。

    楚风轻轻一笑道,“你不要装蒜,神木王鼎在何处?”

    “人家真的没有什么鼎啊!”阿紫一脸委屈的说道。

    楚风目光一凛,紧盯着阿紫,“你若不是,我就找个坑,把你全身埋在里面,只露出一个脑袋。”

    “你不会的,表哥!”阿紫嘻嘻一笑,手中左右摩擦。

    楚风轻轻一扫,如何不知这是阿紫在想办法拖延时间,却也没有在意,“别叫我表哥,说起来我还是你的大仇人了呢?你可知是你父亲是谁?”

    “父亲,什么父亲,难道你真是我表哥?”阿紫脸上露出一抹滑稽,完全没有任何悲桑或者激动。

    楚风轻轻一笑道,“你父亲是段正淳,那个大理镇南王的私生子,不过,他已经在前些日子被我杀了,不过看你这么乐观,想来也不会在意!”

    “人家是不是要哭一场!”阿紫微微一笑,露出不屑。

    “砰!”

    只听一声崩铉的声音传来,阿紫挣脱了身上的绳索。

    楚风凌空一指,将她定住,“看来不吃些苦头的话,你是不会老实了!”

    “哼,你要怎样,神木王鼎我没有!”阿紫冷冷的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你还有一个姐姐,叫做阿朱!”

    “爹爹没了,又来了个姐姐!”阿紫一脸滑稽的说道

    楚风伸出一根指头,轻轻一笑,“我可没有欺骗的意思,在你后背的肩膀上,是不是有一个段字的刻身!”

    “你……你怎么会知道?”阿紫大吃一惊,目光总算认真一些。

    楚风轻轻一笑道,“在你姐姐身上,也有一个段字!”

    “什么?我还有一个姐姐!”阿紫真的吃惊了,不过吃惊过后,还有没有其他的打算,这就不得而知了。

    楚风回头一眼,轻轻一笑道,“很可能你就会明白了的!”说话间,凌空一指,将那马车边的大汉杀了。

    “公子……”阿朱和阿碧大吃一惊,连忙掀开帘子一看。

    楚风纵身一跃,带着阿紫来到马车之前,将她仍在马车上,“你们将这丫头好生看着,她与我有大用!”

    “是,公子!”阿朱和阿碧点了点头,虽然心中疑惑不解,还是将阿紫拖进马车。

    阿碧扶起地上的阿紫,忽然微微一怔,“阿朱姐姐,这……她与你好生相似!”

    “怎么会?巧合吧!”阿朱微微一惊,将阿紫放好。

    阿紫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脸,心中想到,“那混蛋不会是说真的吧?这什么阿朱真的是我姐姐吧?”

    “是又怎么样,看我毒死你们!”阿紫心中冷哼一声,看着面前的阿碧和阿朱,露出一丝讨好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