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痞在校园〕〔在年代文中不思进〕〔重启完美未来〕〔唐枭〕〔我的海克斯心脏〕〔暖婚似火:顾少,〕〔十里医香:携子妃〕〔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反派毒妃逆袭攻略〕〔七玄至尊〕〔诸天万界监狱长〕〔温柔陷阱:恶魔的〕〔爆宠甜心:恶魔校〕〔甜妻要翻墙:先生〕〔梦里不知卿是客〕〔神道帝尊〕〔清宫2:这个宫廷是〕〔灵域行者〕〔至道学宫〕〔倾城神医,逆天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54.得到冰蚕
    “竟然是真的……”阿紫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楚风轻轻一笑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骗你的打算。”

    “姐夫,姐夫,你教教我!”阿紫狡黠一笑,扯着楚风撒娇,那个亲热的模样,全然不当他陌生。

    楚风手中柔劲一退,阿紫退了两步,“现在还不行!”

    “什么嘛,姐夫,你骗我!”阿紫撇撇嘴,一脸不开心。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可没有骗你的意思,只不过这样的力量,也有着一定的后果,你要明白!”

    “什么后果,你不挺好的嘛!”阿紫甩了一个脸道。

    楚风轻轻一笑,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就知道了!”

    “你要干什么,你可是我姐夫!”阿紫一脸戒备道。

    楚风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你……感受到了吗?”

    “好烫!”阿紫手上一颤,只觉一股热气从手上相接处涌来,化为一股灼热,扩散百骸。好在她即使断开拉扯,内功调息一些,就已平复下去。

    楚风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就是我所说的,一定的后果!”

    “这种灼热只是一定的后果,我……等等,我体内的暗伤!”阿紫闭上眼睛,连忙露出一抹震惊。

    星宿派以毒功著称,内功外功一起修炼,阿紫虽然多是外功,却也修炼了内功。而内功的修炼多少以毒攻毒,刺激人体的潜力,从而获得强大的力量,甚至将毒熔炼于内功之中。也因此,无可避免的也会粘上一些毒,造成毒素淤积。

    这也是星宿派的武功最大缺陷,能够摆脱这个负面影响的,也只有星宿老仙丁春秋。阿紫之所以在意化功**,不惜判出门墙,未尝不是因为其中化功**很可能解决这样的缺陷,甚至于在缺陷消解之上,将毒功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这人的内功既然能够解决毒素,岂不是也能够做到,甚至万毒炼己身,又甚万毒,也不是谎言。

    “你想学吗?”楚风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一抹戏谑。

    阿紫点了点头,“姐夫,你教教我嘛!”或许是感受到莫大的好处近在咫尺,嘴上立马甜得不行。

    楚风心中一笑,摆摆手道,“不过,现在还还不行!”

    “哼,我有化功**,谁要学你的武功!”阿紫冷哼一声,气呼呼的测过头去,似乎真的是生气了。

    楚风淡淡一笑道,“是啊,那就你学化功**吧?”

    说话间,手中一招,神木王鼎一颤,落入了手中。

    阿紫冷哼一声,“你……你耍我!”说着抢步便去夺。

    楚风脚下一动,只抓了一个残影,“好了,开玩笑的。你那化功**虽然强大,一旦练成这门武功,可谓是内功克星,但是在修炼的过程中,也同样的凶险莫测,以你之资恐怕九死一生!”

    “哼,你知道化功**!”阿紫哼哼一声,即使九死一生,有那星宿老怪的法子,也能水到渠成。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知道你有办法,魔道嘛损人利己。不过,若是以人为炉鼎,你每修炼一次,必然消耗一条人命,中原卧虎藏龙,而你势单力薄,一旦人数上去,我看你如果面对围剿,就连大成的星宿老怪不也只能躲得远远的吗?”

    “我是死是活,与你有什么关系?”阿紫不开心的说道。

    楚风轻轻一叹道,“好了,不瞒你,我之所以不教你这门武功,是因为在此之前,还需要一物!”

    “冰蚕……”阿紫想到那一份炙热,如果直接修炼的话,怕不等毒功练成,自己就先一步烤成人干。

    楚风点了点头道,“这毒功的核心乃是一口至阳之气,初始需寒冰的力量抑制,直到完全掌控!”

    其实这已经不是武功,以朱蛤创造一门武功出来,楚风虽然能够做到,但是体质要求非常的高。之所以需要冰蚕的力量,不过是基因病毒制作之后的注入和篡改dna所需,比如生化危机之中,维罗妮卡病毒的制作人,为了以维罗妮卡病毒强化自身,以冬眠技术,在寒冷的环境之中,宛如死了一般,活生生的冻了十几年。

    不过效果也是出类拔萃,若非里昂和维罗妮卡哥哥的打扰,融合一定是完美的。也因此,楚风也效仿这样的原理,只不过没有响应的科学技术,好在他会武功,以动静之道创建一门龟息假眠之术,而后捕捉冰蚕,以此来间接的做到。

    几天之后,楚风一路往北走,绕过聚贤庄和少林寺,带着阿紫和阿碧等来到了一个破烂的寺庙。

    “这里是……”阿朱和阿碧疑惑不解,不是去聚贤庄吗?

    楚风轻轻一笑,看着眼前寺庙,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却不过是香火不旺,修缮不勤。其根基依旧,这破烂寺庙赫然是一座建筑宏伟的大庙。

    “悯忠寺吗?”楚风轻轻一笑,也不进庙,绕到庙后的菜地。好在此刻庙中钟磬木鱼和诵经声此起彼伏,显然群僧正在做功课,也没有碍事的。

    阿紫看着诵经念佛的和尚,似乎极为投入,忍不住不屑一笑,“不过一堆泥巴罢了,拜什么拜?”

    “阿紫妹妹慎言!”阿朱和阿碧连忙拉住阿紫说道。

    若这话传进寺中,恐怕非得给公子大惹上麻烦不可。

    众人说话间,脚下的青石板已经变成一大片的泥地,刚才只是隐隐看到的菜园,已经近在咫尺。

    “冰蚕真的在这地方?”阿紫好奇不已,这地方普普通通,可不像冰蚕的栖息地,比如雪山高山。

    楚风轻轻一笑道,“若是没有,只有去天山昆仑了!”

    “浪费时间!”阿紫撇撇嘴道,只是开始加快的心跳声音,出卖了她,其实她比谁都要着急在意。

    毕竟冰蚕直接的受益人中,她可是首当其冲之一。

    楚风笑而不语,来到菜园的篱笆,正要推门而入。

    “你怎么如此不守规矩,又一个人偷偷出去玩耍?害得老子担心半天,生怕你不再回来。老子从昆仑山巅万里迢迢的将你带来,你太也不知好歹,不懂老子对你一片苦心。这样下去,你还有什么出息,将来自毁前途,谁也不会可怜你。”园中一声叱骂传来,楚风连忙停下脚步。

    果然在那和尚手中,就不知道他会不会不识好歹呢?

    四人偷偷往篱笆里面看去,只见菜地旁边出现一个和尚,正是说话的那人。他看起来肥肥胖胖的,身体白净,身材短矮,就好像一个大肉球。

    此刻,他一手指地,一手叉腰,嘴边上喋喋不休。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训儿子呢?

    “冰蚕!”阿紫寻着楚风目光一看,只见那矮胖和尚手指之处,正是一条透明的蚕宝宝,心中大喜。

    楚风轻轻一笑道,“这冰蚕果然在这和尚的手中!”

    “公子,既然是有主之物,我们是不是要与其交换?”阿碧看那和尚虽奇,却与那蚕宝宝甚是亲昵,就像父辈对待之辈一般,心中感动不已。

    楚风轻轻一笑道,“交换,不必了,他会做出选择的!”

    “公子……”阿碧轻轻一叹,却也没说什么。

    楚风面无表情,回过头来,“阿紫,你准备的东西呢?”

    “姐夫,你拿着!”阿紫掏出一个纸包,往前一递。

    楚风拿过那纸包,纵身一跃,闯入了菜地之中。

    “不好,蚕儿快跑!”矮胖和尚一惊,将冰蚕推走。

    楚风轻轻一笑道,“早料到你会如此!”手中一撒,那纸包立时破开,一些粉末,仿佛画笔一样,在地上画出一个圈来,冰蚕一触,立马掉头。

    只是不过刹那,又在另一头转弯。仿佛到一道无形的墙壁,不敢愉悦,被楚风画地为牢,困在药粉所画的圈中,左冲右突,始终在原地打转。

    矮胖和尚一看,不由大骂,“你这蠢货,往日聪明似鬼,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今个怎么这么笨了?”

    “这是克制毒虫的药粉,还有一些冰蚕讨厌和害怕的气味,它当然跑不了!”楚风轻轻一笑道。

    矮胖和尚大吃一惊,又很疑惑,“你怎么知道蚕儿的?”

    “天机不可泄露!”楚风手指天空,也不多余的解释。

    矮胖和尚微微一愣,“你准备处置蚕儿,还有我?”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你死,冰蚕落入我的手中,第二个,以祛除你身上的寒毒,换取冰蚕!”楚风轻轻一笑,一股气机隐隐的提升而起。

    矮胖和尚心中一惊,暗中蓄起的内功,无声无息消散,“我选第二,这蚕儿本就是我用来修炼武功之用。至于我身上的寒毒,就不必阁下费心了!”

    “很好!”

    楚风轻轻一笑,一阳指化为一道金虹,凌空一指。

    矮胖和尚身形一定,大量寒气,从他身上蒸发而出。

    一道道寒气宛如实质,日积月累之下,甚是可怕。

    楚风从他手中取过一个葫芦,将其中的酒水倾倒而出,手中凌空一摄,冰蚕飞来,关入葫芦中。

    “嗤!”

    不过刹那的功夫,葫芦就已出现露珠,乃是热空气遇冷凝结,又是一喜,露珠凝冰。整个葫芦就像冰块一样,在阳光下,冒出一阵阵的冷雾。

    “还真是不乖巧!”楚风真气一走,手中瞬间恢复暖和,即使葫芦冰寒彻骨,依旧拿他毫无办法。

    阿紫看着楚风得手,脸上一喜,“姐夫,给我看看!”

    “走!”楚风回头一眼,这和尚缺席早课,这会呃儿都日上三竿,恐怕也是时候过来拿问。眼下他急着完成自己的实验,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阿紫脸上一撇,似乎不开心,可是楚风一脸决然,也不可奈何,只能快步跟上楚风,回到马车上。

    “公子……”刚刚回到马车,阿朱和阿碧忍不住叫出声。

    即使冰蚕被锁在葫芦里,但是辐射出来的冰寒之气,依旧让她们难以忍受,仿佛一席单衣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即使头顶烈日,冷气笼罩而来,依旧止不住的打颤,稍微站近些,更冷得厉害,仿佛全身血液都要结冰,里外透心的冷。

    阿紫虽然好受一些,不过对于冰蚕,也没了热情。

    “姐夫,这真的能用在人的身上?”阿紫怀疑的说道。

    旁边马儿似乎应了这话,楚风在它身边站了一会儿之后,一声嘶鸣,止不住的往旁边靠。露出路边的杂草等植被,一些伸得近都打上了白霜。

    烈日之下,天气热如火炉,依旧冰蚕身上的寒冷。

    这还是有一个葫芦挡住寒气,否则要是趴在人的身上,恐怕不消一刻,立时就会化为一具僵尸。

    “是啊,公子……”阿朱和阿碧点了点头,身体颤抖。

    楚风轻轻一笑道,“如果不是这样的寒冷,如何压制住那股火气,在极寒之中,进入抑制交融的状态!”其实是冬眠状态,将细胞改变减速下来,而不是瞬间完成,以提升安全和操控性。

    “既然如此,姐夫,你那功夫我可不学!”阿紫摇了摇头,若是杀了冰蚕练功还行,但要是自己被冰蚕冻住,这种舍生忘死的事情,她才不干呢?

    甚至她都不禁怀疑,楚风是不是拿她作为试验品?

    是夜,一路返回,天色渐暗,楚风来到一处土地庙!

    “今天暂时就在这里歇息吧!”楚风走入土地庙道。

    阿紫耿耿于怀,冷哼一声,“姐夫,你带着冰蚕,马儿都没法骑。我们驾马等你,何时才能回去!”

    “放心吧,这冰蚕我很快处理!”楚风轻轻一笑说道,一股寒气从他腰间传来,就连衣服都微微结冰,身上更是不满白霜,像一具移动的僵尸。

    好在朱蛤的炙热之气能够克制寒气,楚风倒也不怕。

    “公子,你要怎么处置冰蚕?”阿朱和阿碧好奇道。

    楚风纵身一跃,奔入土地庙的内堂,盘坐香案之下。

    “轰!”

    葫芦忽然破碎,一股白色寒冰似箭射出,土地庙中,一寸寸蔓延。在月华之下,白霜粼粼发光。

    “好冷!”

    阿朱和阿碧抱住手臂,连忙小跑着,退出了小庙。

    阿紫偷偷一瞧,只见楚风将冰蚕拿在手中,就像那日面对神木王鼎捉来的蜈蚣,“这……找死!”

    说着似乎受不了越来越冷的气温,也退出小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