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枭妻:老公,〕〔食人魔的美食盒〕〔半岛岁月〕〔龙牙特种兵王〕〔黑夜暴君〕〔起源传说之灵舞神〕〔星际大头条〕〔地球求生指南〕〔若星际存在争霸〕〔爱上你劫数难逃〕〔重生暖婚:君少的〕〔不朽神医〕〔职场前规则〕〔破梦者〕〔长生两千年〕〔龙神霸业〕〔网游之暴力狂医〕〔逆袭再现〕〔总管驾到〕〔农门茶香,拐个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90.擂鼓山上谋传承
    离开聚贤庄后,楚风回到小镇,阿朱等人已经不在,好在他对于气息非常敏感。很快就追了上去,在一间民家小院之中,找到了她们的身影。

    阿紫正坐在门边,看见楚风出现,手中还提着一个满脸怒容的老头子,不禁好奇的围拢了过来。

    “姐夫,你怎么抓了个老头?”阿紫好奇不已的问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阿紫,这老头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于我还有大用,你莫要找法子折腾于他!”

    “不就是一个普通老头嘛!”阿紫不在意的撇撇嘴道。

    薛慕华醉心于武学,虽然是逍遥派弟子,但是武功一道稀松平常,修炼的又是偏向救人的医道。

    也因此,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武功平常的老头子!

    楚风轻轻一笑,“他是中原最好的大夫,或许你修炼万毒功还能请教他,自古医和毒并不分家!”

    “是吗?”阿紫目光打量一二,毫不在意,有了朱蛤的基因,一切自给自足,完全用不着他多事。

    楚风或许看出阿紫想法,摇了摇头道,“你不相信就算了。对了,阿朱和阿碧呢,我们该走了!”

    “这么着急?”阿紫撇撇嘴,进门去叫阿朱她们了!

    楚风回过神来,将薛慕华扔在地上,“前辈可还好?”

    “你休想用我威胁师傅!”薛慕华目光赤红的说道。

    楚风并不在意,轻轻一笑道,“你似乎误会什么了?”

    “误会,望闻问切,我可没瞎,刚才那丫头片子一身那叛徒的气息,你作何解释?”薛慕华冷哼一声,目光看着小院之中,一脸决绝的神情。

    楚风微微一怔,身影一闪,绕在薛慕华的身后。

    “这是……”薛慕华连忙往后一退,看着楚风大吃一惊。

    楚风脚步一闪,又回到刚才位置,“你可识得这个?”

    “凌波微步,你怎么会我派绝学?”薛慕华大惊道。

    楚风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这是奇遇所的。”

    “不可能,师傅和师祖从没有离开过山谷,怎么可能留下武功来?”薛慕华大惊失色,难以置信。

    楚风轻轻一笑道,“无量山中有洞天,那是无崖子和秋水前辈曾经住过的地方我就是从那里得到的凌波微步,与此同时,还有另一门武功!”

    “什么武功?”薛慕华下意识的问道,已经不在意楚风滥杀无辜的事情,心中思量,或许能够借助这魔头的力量,斩杀了那叛徒。这些年他在江湖上,救死扶伤为的是什么,除却提升自己的医术,还不是为了结交豪杰,有朝一日为师祖清理门户,至于那些武功,不过是订的规矩。

    毕竟虽然无崖子已经残废,但是武功和脑袋都很正常,还有庞大的书籍,士农工商,各行各业的书都有,自然包括武功,怎么可能缺少武功?

    楚风笑而不语,抓住薛慕华,“你体会一下便知!”

    “这是……北冥神功!”薛慕华大吃一惊,在楚风触及他的刹那,他立时感到自己平时操控入微的精纯内力,宛如脱缰野马,不受控制的涌向楚风。好在过程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一闪而逝。

    但是内力相当于武者的第三器官,他也不怀疑真伪。

    那种内力洪水般倾斜而出的力量,绝对是北冥神功。

    楚风轻轻一笑道,“没错,正是你们逍遥派的北冥神功。不过你一眼就反应过来,看来我这一次,总算是找对人了。你们比那些灵鹫宫的臭娘们,动不动就要杀人灭口,可要好相处得多了!”

    “什么,你去过天山?”薛慕华大吃一惊,欲言又止。

    楚风心中不解,好奇道,“没有,不过在无量山上交过手,她们觊觎无崖子前辈的遗迹,似乎在找他,我不想前辈受到打扰,就与她们打了起来,后来惊慌下使出北冥神功,就叫我什么少掌门,得知了逍遥派和灵鹫宫,还要我回去见什么童姥,她们性格乖张,我自然不去凑眉头!”

    “那你为何惹上段氏,还杀了那么多?”薛慕华好奇的问道,心中也不在抗拒,倒不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是北冥神功不同于凌波微步这类武功,乃是逍遥派掌门才能修炼的神功,只传掌门一人。就比如他师祖,三师兄妹之中,只有他修炼了这门武功,正是因为他要继承逍遥派。

    虽然楚风得到这门武功纯属巧合,但是转眼到了和丁春秋的约定之时,薛慕华都借聚贤庄之机会,想办法让群雄帮忙,却没想到楚风又机缘巧合的冒出来,还修炼了掌门武学,在他看来,这完全是苍天有眼,让楚风来诛杀那无耻叛徒。

    不过未免引狼入室,薛慕华虽然激动,却也不忘记试探楚风的品性。这也是他态度转变的由来。

    楚风心如明镜,如何看不出薛慕华的心思,无非是试探自己的品性,来个借力御敌。这本来就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当下轻轻一笑,顺水推舟的说道,“在我与灵鹫宫的人冲突时,她们抓了镇南王的世子,一个不小心就被我掌力波及,殒命在无量山上。为防止误会,我便到大理去解释,没想到遇到个番僧,这人身上有小无相神功的气息,我心中好奇,就跟上去一探。”

    “小无相神功,难道是师叔祖的传人?”薛慕华心中一惊,又忍不住泛起心思,或许师祖和师叔祖之间有矛盾,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他们下一辈未必如此,看来同门的份上,未必见死不救?

    楚风摆了摆手道,“不是,那番僧只是好运的找到一门残缺的小无相神功而已。而且他似乎还想得到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关键时刻,被我戳破阴谋。只是那几个老和尚估计是因为他是什么狗屁国师,为防止因那番僧的事情引起旁边邻国入侵的借口,视而不见的将我说做觊觎六脉神剑的贼人,要将我拿下。我又不是受气包,自然不可能忍气吞声,一气之下,就将段氏一族的高手杀了,然后远走高飞,来到中原。”

    “原来如此,难怪大理肯出黄金万两,甚至不在意宋帝的忌讳,出动所有的能力,满世界的通缉于你!”薛慕华心中抽搐,这位机缘巧合而来的门人,可真是胆大包天,就连大理皇室都不放在眼中,换做是他,即使气愤也不过一走了之,以他杀了天龙寺高手的力量,这并不难。

    楚风摇摇头道,“薛前辈,可是觉得在下胆大包天?”

    “难道还有其他隐秘?”薛慕华有意让楚风拜入逍遥派,一者收回北冥神功,甚至让它能够名副其实,二者不日便是约定之时,丁春秋又要来袭,保险起见,引入一份力量也是非常必要的。

    最重要的是,这人武功深不可测,反杀丁春秋也不是不可能,他自然要大力拉拢。也正是如此,刚才楚风一问,他就岔开话题,以免恶了他!

    楚风如何不明白薛慕华的心思,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没什么,其实比起那番僧还有天龙寺的那些老和尚,我也只是旗鼓相当,如何跑得掉,之所以能够反杀他们,不过是仗着他们不了解北冥神功的厉害,被抓住机会才反败为胜!”

    “原来如此,那么太湖那三百追杀你的江湖好手也是如此?”薛慕华心中释然,北冥神功一旦成势,就连修炼者也不能立即停下,更何况吞噬数倍自身的内力,那真是波涛汹涌,停不下来。

    楚风轻轻一笑道,“什么三百,其实也就是一百来个而已。而且也不是因为吸功,而是因为落入劣势之中时,我不得北冥神功,快速增加内功,然而北冥神功虽然堂堂正正,但是终究是一门取巧的武功,一旦泄露出来,后果不堪设想。为了不连累逍遥派前辈,我只能将他们灭口!”

    “想不到小兄弟如此心思缜密!”薛慕华心中松了一口气,一门不劳而获的武功,实在是太可怕了,而那些追杀楚风的江湖人士,能够得到段正淳的亲身接纳,自然是身份不凡,互相影响起来,几乎触及整个江湖,一旦北冥神功被他们知道,那么也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逍遥派虽然隐秘超然,却还没有面对整个世界的力量。

    到时候,即使祖师和祖师伯们冰释前嫌,也定然挡不住全世界的觊觎,至于躲藏,只要不是真正的野人,生存在毫无人迹的地方,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来,更何况在朝廷和一些古老门派之中,也不是没有逍遥派的记载,虽然只字片语,但各方面拼凑起来,找到他们也不是很难。

    楚风轻轻一笑道,“前辈,我不过是迫于无奈罢了!”

    “不过一啄一饮,皆有定数。如果不是他们逼你使出北冥神功,以你现在的年纪,没个四五十年,又怎么可能会有如今这深不可测的内功呢?”薛慕华轻轻一笑,不动声色的引导着话题。

    楚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大笑道,“如此说来也对,如今无崖子前辈为丁春秋所暗算,而我却得这神功,机缘巧合中,又一连吸取一个又一个高手的内功,得到了这身恐怖的内功,说不定正是苍天有眼,让我为无崖子前辈报仇雪恨!”

    “小兄弟,你真的愿意对付丁春秋?”薛慕华大喜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无崖子前辈的事情,我机缘巧合下,也略知一二,本来打算去聚贤庄解释一二后,就去找丁春秋眉头,没想到路上却碰上他徒弟,就随手抓了,意外得知丁春秋已经化功**大成,准备谋害无崖子前辈,想到聚贤庄发起人之一正是前辈,我立马就赶了过来。”

    “小兄弟,多谢了!”薛慕华抓住楚风,神色激动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若是没有无崖子前辈留下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在下又怎么会有今天的风光?再生大恩,没齿难忘,前辈又何须客气?”

    “不,不,这一身武功也是你以命换来,与秘籍关系不大!”薛慕华摇了摇头,完全没有居功。

    楚风暗笑老头子会做人,脸上一阵义气凛然的说道,“前辈这是哪里的话,如果没有北冥神功的力量,小子早已经死在灵鹫宫那些娘们的手中,便是以命换命,也不可能会有如今的风光?”

    “我……我……”薛神医喜极而泣,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楚风轻轻一笑道,“清理门户之事,就交给在下吧?”

    两人说话间,阿紫牵着黑玫瑰,从小院走了出来。

    她目光一扫,落在薛慕华的身上,“姐夫,你刚才弄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这倔老头怎么突然哭了?”

    “阿紫,这可不是哭,而是喜极而泣。”楚风纠正道。

    阿紫噗呲一笑道,“难道他是你失散多年的爸爸?”

    “好了,阿紫,阿朱和阿碧呢?”楚风一脸黑线道。

    薛慕华心中冷哼,虽然不满,却也不想刚出现的一线生机断掉,只能视而不见,不跟阿紫一般见识。

    “臭老头!”

    阿紫撇了撇嘴,回过头来,看向楚风,又想了想道,“她们还在准备干粮和水,咱们等一下吧!”

    毕竟她们又不是楚风,能不吃不喝,不食人间烟火。

    而某人却从来不想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有意在一个城镇驻留,怎么快怎么来,补给却又是重中之重,无可奈何下,她们也只能最好一开始就准备好,油盐酱醋也一个不落,自然耗时间。

    至于逞能?

    想一想接下来一路上是野外求生,吃糠咽菜的日子,阿朱和阿碧就是有这想法,她也会亲自阻止。

    楚风又不是神,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情,自然也不关心,“怎么回事,一些行李而已,也要这么久?”

    “姑娘家的事情,姐夫也想知道吗?”阿紫撇撇嘴道,心中无语,这家伙果然不知道,亏他平时还一副精明似鬼的模样,自己怎么捉弄他都重是自己吃亏,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都没看出来?

    楚风莫名其妙,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阿朱和阿碧带着马车出来。不过他也没在意,将薛慕华送上马车,让阿朱和阿碧代为照顾。就骑着黑玫瑰领着众人一路南行,日夜不停的赶往擂鼓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