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宰千里〕〔农门医女:傲娇相〕〔太古龙神诀〕〔网游之逆命战神〕〔六转玲珑心〕〔任务系统之九尾〕〔狼性霸宠:娇妻不〕〔穿书之世子不按剧〕〔时少,你老婆又失〕〔云雾之巅〕〔漫展的男厕所有异〕〔三国之极品家丁〕〔我和女僵尸有个约〕〔东白山〕〔恃宠而骄:卿少爷〕〔提前登录一百年〕〔我废了〕〔新白蛇问仙〕〔异世痞仙〕〔中国阴阳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91.玲珑棋局
    数日之后,一行数人一路驾车,终于来到擂鼓山。

    “公子,前面过不去了!”擂鼓山地处偏僻,随着深入山中,地势和道路也越来越险要,马车已经无法通过。

    楚风微微一瞧,骑马还能再走几步,却也不能强行。

    他想了想让众人将马车停在山道旁,而后徒步山上。

    薛慕华在前面领路,一行五人均有武功在身倒也不累。

    半个钟头之后,众人来到一片竹林。竹荫森森,景色别致。在山涧还有一个巨竹搭建的凉亭。

    这凉亭青翠典雅,虽然捡漏,却极尽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匆匆,分不出是竹是亭。

    薛慕华看着竹亭微微一定,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游子回家,触景生情吗?”楚风心中轻轻一笑,也不知道那苏星河与丁春秋做了什么约定,将薛慕华和他师兄弟们都逐出了师门,薛慕华之所以到处悬壶济世,未尝不是因为回不来。

    如今却在自己的逼迫下,回到这里,当真造化弄人。

    “小兄弟,这里便是师父和师祖所在山谷的唯一出入口。那座亭子乃是恩师所建,也叫做迎客亭!”薛慕华回过神来,脸上不动声色的说道。

    阿朱等人并没有察觉,“薛神医,这迎客亭做什么的?”

    “顾名思义,用来迎客色。咱们过去吧,只要在亭中等待片刻,山上看着,回去禀报,很快就会有谷中之人迎接。”薛慕华一五一十的说道。

    楚风点了点头道,“走了半天,我们正好歇歇脚。”

    虽然他不想浪费时间,不过自己又不是来为非作歹的,而是来见识一下逍遥派的能耐。自然不能向往常一样,暴力而行,等待一二也没什么。

    只不过楚风愿意消停,别人却未必,不等他们走进凉亭休息,不远处的山道上,就一声爆竹乍响。

    “这是怎么回事?”阿朱和阿碧大吃一惊,回头问道。

    楚风回头一眼,因为是信号弹,目光落在薛慕华身上。

    如此之短的距离,怎么可能需要信号弹,更何况师祖喜欢清净,这等破坏雅致之物,更不可能是谷中事物。薛慕华摇头一笑道,“我也不知!”

    “可能有什么意外吧?我们去看看。”楚风一跃而出。

    薛慕华也有此想法,纵身一跃,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阿紫妹妹,你怎么了?”阿紫和阿碧正要跟上去,回头却见阿紫站在原地,瑟瑟发抖,面露恐惧。

    阿紫身体颤抖,想要转身而逃,直到身体之中一股热流上涌,才从恐惧中挣脱,“丁……丁春秋!”

    与此同时,楚风和薛慕华也发现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来到竹亭不远处的山道上,只见两个拿着火折子的青年,正在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坏事。

    “就是他们,难道真在放炮仗?”楚风轻轻一笑道,心中也拿不准他们是什么人,索性静观其变。

    薛慕华大吃一惊,“不行,他们在捣乱!”起身掠出。

    听得呜呜风声,两个青年大吃一惊,回头只见一道残影奔来,连忙伸手一抓,撒出一层白色粉末。

    “什么,石灰粉?”薛慕华大吃一惊,连忙掉头而回。

    两名青年看着薛慕华也很吃惊,“还有漏网之鱼?”

    “漏网之鱼,什么意思?”刹那,又一道身影掠来。

    两名青年早有准备,抓起一把药粉,就挥手一撒。

    “雕虫小技!”

    楚风冷哼一声,劈空一掌,一道狂风,席卷而起。

    两名青年脸色大变,连忙后退,“不好,快闪开!”

    “已经迟了!”楚风补上一掌,掌风卷起纷飞而来的粉末,掉头飞两名青年。完全没有他们折身躲开的机会,粉末覆盖范围之广,几乎只是一息,就将他们笼罩,呜哇一声,七窍流血而亡。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看着他们惨状,薛慕华轻轻一叹,全然忘记自己对丁春秋的恨之入骨。

    楚风心中无语,却也没戳破,纵身一跃,折身而回。

    “公子,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阿朱上前一步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没什么,似乎丁春秋先我们一步,不过这里有他们的人,看他们刚才的布置,显然才来一会儿,也没比我们快上多少!”

    “难怪一路上明明有那么多脚印,这里却荒无人烟,安静的可怕?”阿朱反应过来,心有余悸的说道。

    楚风微微一怔,大惊道,“难道不止是星宿派的?”

    “小兄弟不知道,为抵御丁春秋,师祖又重开玲珑棋局,那些多出来的脚印,当然就是过来寻求机缘的来客,只是……”薛慕华欲言又止的叹息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别担心,那丁春秋不足为虑!”

    “唉!”薛慕华看着楚风不在意的模样,虽然他也明白楚风吸了三百多江湖人士的内功,一身武功旷古烁今,但是如此不谨慎,未免太过自大!

    由于丁春秋的出现,一行人谨慎了许多,楚风知道丁春秋定然是遇到带着虚竹求医的那些和尚还有求机缘的江湖人士,将他们抓了去,让无崖子的玲珑棋局,彻底玩不下去。倒也不担心无崖子被干掉,一路上虽然谨慎,却没有着急。

    片刻之后,众人沿着山道疾走,很快来到竹林尽头。

    这是一处风景优美的山谷,在山谷旁边,有一个大青石,上面坐着一个老者。须发花白,形容枯槁,同时在他跟前,还有一个巨大的青石棋盘。

    楚风低头一看,一黑一白,和他和老者,遥遥相对。

    “这是……”楚风微微一扫,想到无量玉洞之中的残疾,如果不出所料,这就是无崖子被丁春秋暗算后,在此布下的“珍珑棋局”,以做选徒之用。

    在小说之中,虚竹就在因为破解了棋局而被无崖子收为关门弟子,即使对方完全没有任何优点。

    楚风凝神一看,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破解,他思维速度极快,常人需要几分钟才能一步,费劲精气神下的棋局,他只要一息,就能在脑海模拟。

    “哇!”

    楚风心中热血沸腾,以自己的走法,竟然越走越偏,其中思路引导者他,一种崩溃感蜂蛹而来。

    “玲珑棋局,珍贵的是心,再是棋吗?”楚风眼中若有所思,想到小说之中,破解棋局的乃是段延庆大彻大悟,以自杀的巧妙方式,死中求生,才得破开珍珑棋局,而执棋之人又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和尚,完全没有心灵的冲击,才得意破开,否则即使借考棋局,也逃不过心灵冲击。

    死中求生,若是段延庆还有可能,旁人却未必能行。

    想到这里楚风不禁庆幸,还好没有间无崖子传功做为依靠,其实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即使虚竹再来一次也未必能行,那样的机缘可遇不可求。

    无崖子这等心性,怎么可能将七十余年功力以及逍遥派掌门人之位,在有的选择的情况,匆匆托付出来。想要在丁春秋针锋相对之前,就获得无崖子的功力和青睐,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没想到我靠近李青萝母女的计策,果然是正确无比,可惜被那群苍蝇坏了好事!”楚风轻轻一叹,也不去看脚下棋局,连忙上前一步行礼。

    苏星河没想到楚风竟然能够与玲珑棋局生出感应,甚至心潮澎湃之后,也没有发狂,说明心性即佳,再看他如今的游刃有余,显然已经有把握破开着玲珑棋局,心中欣喜,连忙比划手势。

    “师傅……”薛慕华大吃一惊,连汇报有关楚风的事情。

    看着两人以手势交流,楚风不以为然,看过小说的他也明白,苏星河现在还担心丁春秋的事情,装聋作哑,不让誓言被破,给丁春秋抓到机会,至于薛慕华为何如此,自然是他“听不见”!

    阿紫不懂手语,看着二人比划来比划去,不禁噗呲一笑,“姐夫,这两个老头子是怎么回事啊?”

    “他们啊……”楚风正要解释,忽然停下,回头一看。

    竹林中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十来人徒步而来。

    苏星河也停下动作,双眼冒出一道精光,不再动作。

    薛慕华回过头来,“小兄弟,还请快点对弈一局!”

    “什么意思?”楚风微微一怔,难道真要他继承衣钵,他不相信刚才薛慕华没有暗地说他的坏话。

    阿朱看出薛慕华的急切,想到一路上这位老先生对她们颇好,连忙说道,“公子,下一局棋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现在的时间,还很充裕?”

    “不,你错了,阿朱,现在是争分夺秒。不过丁春秋不过尔耳,下一局棋在理会他,也并不晚!”楚风轻轻一笑,退后几步,薛慕华也理连忙让开,露出纵横十九,布局巨大的青石棋盘。

    棋盘之上,以黑白的石雕为子,不过看其材质晶莹,在阳光下,润和反光,也不知以何材制成。

    楚风目光一扫去,拱手一礼,“敢问前辈如何猜先?”

    “小兄弟,这是玲珑棋局,你先走即可?”薛慕华指了指巨大的棋盘,也算替苏星河回答了问题。

    楚风微微点头,凌空一指,一枚棋子便是一落。

    苏星河拿起一枚棋子一推,也稳稳落在棋盘之上。

    楚风微微一怔,棋局在死之上,又有新的变化。

    “果然如此,这棋局因人而异,也就是因势导势,或许可以如此!”楚风劈空一掌,白棋撞飞黑棋,抢过黑棋的位置,巧妙至极的落入棋盘。

    苏星河大吃一惊,看着黑白交错,不禁站起身来,一脸肃容,“玲珑棋局,竟被少侠一指破开。”

    “前辈过奖,在下不过是暴力破局,如何算得上破!”楚风摇头一笑,他的法就是以一力破万道。

    苏星河摆了摆手道,“破了便是破了,不过少侠这一身武功深不可测,已经用不着传承。此来可是另有目的,求见我师父,有什么事情要问?”

    “等一等,苏星河,你破戒了!”不等楚风回答苏星河,竹林之中,一行人飞速而来。刚才十来人立时一阵狂奔,与后面一行人一起到了棋局前。

    楚风回头一看,只见几个和尚和中原武林人士惊慌失措而来,其中几个身上带伤,一个更是躺在担架之上,情况不容乐观。而在他们后面一步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其后跟着一群青衣弟子,看他们身上打扮,无疑是星宿派的。

    “丁春秋!”楚风微微有些惊讶,这气质果然不愧是逍遥派出生,如果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什么得道高人呢?气质卓绝,不少有道之士都比不上。

    丁春秋微微一扫楚风,目光一凝,落在苏星河身上。

    旁边少林和尚和那几个武林人士连忙退开,不过他们站在的位置,隐隐将丁春秋抵制。虽然他们与苏星河非亲非故,不过丁春秋在路上伏击他们,其中不少弟子朋友都被抓起,新仇旧恨之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他们还是赴会而来,自然想都不用想,站在苏星河一方。

    “丁春秋,今日是师傅的择徒之日,你早已经被师傅逐出逍遥派,还跑来做甚?”苏星河说道。

    丁春秋冷哼一声道,“苏师兄,你可记得当日誓言!”

    “自然记得,不过师傅已经有了传人,那誓言自然是不攻自破。”苏星河毫不在意,上前一步。

    丁春秋回头一眼,目光落在楚风身上,“难道我的行师弟就是旁边这位,哼,阿紫,你杀了他!”

    “什么?”呆在楚风身边的阿紫一惊,身体微微一颤。

    阿朱大吃一惊,连忙阻止,“阿紫妹妹,不要做傻事!”

    “我……”阿紫犹豫一下,上前一步道,“星宿老怪,他是我姐夫,我怎么会杀他呢?你不是想要神木王鼎吗?现在就在我身上,不仅仅如此我还把化功**给了姐夫,如今已经不是你一个人会化功**。哼,我看你拿什么跟我姐夫斗!”

    “这丫头……”看着阿紫使诈,楚风心中无语一笑道。

    丁春秋大吃一惊,“什么,这小子修炼了化功**?”

    说着目光一扫,楚风浑身上下没有丝毫毒素的气息,更是惊慌。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阿紫在说谎,二个就是如他一般,化功**已经大成。

    “怎么可能?”丁春秋心中不信,有人能将他残缺的化功**修炼圆满,纵身一跃,便是一掌打出。

    化功**的内功非常特殊,只要试一试就能知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丁春秋,就让看看你我之间,宛如深渊的绝对差距吧!”

    “小心他的毒功,丁春秋善使剧毒,还有化解内力之能。”苏星河提醒一句,随时准备出手相助。

    楚风谈笑自若,看也没看丁春秋,甚至动作都没有。

    丁春秋心中迟疑,担心有诈,就在这时,一道鹅黄的身影,忽然轰隆一声,破空木屋,飞掠而来。

    “什么,传功之人另有其人?”丁春秋看着这道身影的出现,以及毫无疑问的逍遥内功,脸上又惊又怒,原来在他守株待兔之时,无崖子早已找到传人,所谓玲珑棋局,不过是一个障眼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