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痞在校园〕〔在年代文中不思进〕〔重启完美未来〕〔唐枭〕〔我的海克斯心脏〕〔暖婚似火:顾少,〕〔十里医香:携子妃〕〔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反派毒妃逆袭攻略〕〔七玄至尊〕〔诸天万界监狱长〕〔温柔陷阱:恶魔的〕〔爆宠甜心:恶魔校〕〔甜妻要翻墙:先生〕〔梦里不知卿是客〕〔神道帝尊〕〔清宫2:这个宫廷是〕〔灵域行者〕〔至道学宫〕〔倾城神医,逆天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93.武道交流
    很快楚风穿过竹屋外厅和一条小道,来到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竟比外面那间客厅,还要大一些。

    楚风微微一扫,只见一人凌空而坐,目光一聚,一条绳索映入眼帘。那人之所以能够凌空而坐,不过是因为这条绳子系在身上,另一端系在横梁上,与其说是凌空,不如说是吊在房梁上。

    “无崖子……”楚风喃喃一声,目光落在无崖子的身上,与丁春秋的气度一致,甚至更近的卓雅不凡,仙风道骨。即使瘫痪不动,依旧神采奕奕,风度翩翩,如果不知道内情,都看不出无崖子的身体有什么不妥,吊在横梁上,也当是怪癖。

    无崖子睁开眼睛,没有任何情绪,“小友,有所求?”

    “逍遥派的武功,武道至高!”楚风面不改色的说道,不过随着接近,楚风也渐渐明白,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均是一代人杰,为什么会为一个无崖子你死我活的争了大半辈子,甚至同归于尽。

    比起无崖子而言,恐怕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比之不上。

    只可惜无崖子大概有一个艺术家灵魂,醉心于没有的东西,比如无量玉洞的那个雕像。初始楚风以为是李沧海,现在想来这个原著之中没有提及的存在,很可能根本就没有,否则以无崖子的品性,也不会后来与李秋水成为神仙眷侣。

    那个雕像只是李秋水的倒影,无崖子眼中的李秋水。

    就好像现在很多人喜欢二次元,二次元就是三次元的倒影,却放大某些,没了某些而完美无缺。

    无崖子微微一怔,当真是个武痴,看来他得罪整个江湖之人就是为了北冥神功,吞噬他们的内力吗?不,不可能,他的内力已经化为先天真气,虽然庞大的可怕,却比他苦修的还有精纯。

    “这小子果然怪异!”无崖子心中想到,回过神来。

    他轻轻一叹道,“小子,虽然不想承认,但你已与我比肩,在功力上,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多谢前辈夸奖,只是我觉得……”楚风轻轻一笑道。

    无崖子摆了摆手,打断楚风的话道,“你是我那孙女的心上人,她是我给予厚望的逍遥派传承人,你既然能得到她的青睐,就让我来考校一二。”

    “前辈,我……”楚风正要拒绝,不想一道微风吹来,心中警兆大生,连忙往后一退。只见地上一条绳影抬起头一力抽来,声响全无,怪异无比。

    如果不是他感知敏锐,这里又是密不透风的小房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风吹进来。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就不知不觉间,落入攻击中,而不自知。

    无崖子看着楚风迅疾的闪避,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不错,你既然想要得到武道至高。那么就试着出手来应对。武道就是争锋之道,与人争,与天争,与自己争。唯有在争锋中才能得那到可遇不可求的一丝升华。”说着,无崖子抓起地上的绳子,真气一催,咻的一声,横空突刺。

    楚风心中虽然不觉得无崖子能够伤害自己,不过无崖子说的没错,的确是需要做过一场。当然也不是在争锋中寻求突破。即使他们境界不相伯仲,但是力量相差悬殊,完全没有争锋的价值。

    让他在意的是,逍遥派的手段,正好可以通过武道交锋,一窥究竟。楚风打定注意,体内真气升腾,一股力量时刻待发,“前辈,可要小心了!”

    “无事,你你尽管出手便是!”无崖子淡淡的说道。

    楚风心想,“就让我看看,我与土著究竟差了什么。”想到这里,身影一闪,化为数道残影冲出。

    然而无崖子像是浑身上下长了眼睛一样。也不看楚风如何,催动手中绳子,宛如利剑般,剑影闪烁,转眼之间,便见缝插针,临至楚风跟前。

    “好快!”楚风屈指一弹,手中一道无形剑气刺出。

    “轰!”

    绳子如同身中七寸的毒蛇,呜哇一声,微微一顿。

    无崖子眼前一亮,“六脉神剑!那好,看我这一招。”说着抓住地上疲软的绳子,抬手一晃。

    “咻!”绳儿一挺,穿破空气,立时满血复活抽来。

    楚风直接一阵危机感袭来,也不留手,一道炙热真气汇聚,化为一道无形的气劲,“烈焰之剑!”

    “轰!”气劲横空,一道热浪滚滚,绳影立时一定。

    无崖子轻轻一笑,“这是汲取六脉神剑,化为己用的成果吗?”说话间,那绳子仿佛突然变强。

    “咻!”

    一声锐利突刺,竟在一瞬间,将炙热的剑气击溃。

    楚风脸上略带惊讶,抬手一掌,炙热的真气在手中汇聚,汲取空气之中的氧气,化为一道红印。

    “这是先天武学……不,差了一点!”无崖子眼前一亮,看着楚风的汇聚招数,虽然引动的似乎并不是天地力量,不过看威力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楚风轻轻一笑道,“前辈,咱们只是比划比划而已,我自然不会使用先天武学。不过,这一招也不差,你可得小心了!”说着便是凌空一掌。

    “轰!”

    无崖子手中绳子卷做一个绳球,猛砸在掌印之上。

    掌印微微一颤,立时化为虚无。楚风往后轻轻一退,看着残留的一声热气,“终究差了一点么?”

    “小子,这只是开胃菜!”无崖子颔首一笑,绳子一变,以真气支撑,或刚或柔,缠绕绞杀而出。

    楚风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只见那绳子仿佛触手一般,在空中一抖,附着一道道气劲,上下左右抓来。

    “有意思!”

    楚风轻轻一笑,手中生出一股吸劲,将绳子一把抓住。

    “轰!”

    一股气劲打在他身上,却在无形之间,归于平静。

    刹那,吸劲蔓延,仿佛一张大口,吞噬绳上内功。

    无崖子眼前一亮,“这是……北冥神功!”说着一道精纯真气洒出,一股力量沿着绳子,猛冲而出。

    “试我北冥神功的深浅吗?”楚风喃喃自语,北冥神功有太多未知,他可不想跟无崖子比较这个。

    想到这里,楚风精气神合一,一道剑气石破天惊。

    “好凝练的一击!”无崖子惊讶的看着楚风,扔下手中绳子,劈空一掌,白中泛红的掌力呼啸而出。

    楚风大吃一惊,只见那掌力化为曲线,从旁边将他凝神一剑,生生挤歪,轰隆一声,射在墙壁上。

    “兹呀,兹呀!“

    无崖子微微一惊,没想到这一剑竟然如此的强大,竟然将一面竹墙硬生生打散,整个竹屋摇摇欲坠。

    楚风看着成了危房的竹屋,停下手来,“前辈,到此为止!”

    “说罢,你所求?”无崖子叹息一声,露出一丝疲惫。

    楚风淡淡的说道,“不瞒前辈,是为了北冥神功”。

    “北冥神功?你武功已经超脱北冥神功,即使其中隐患也与你无妨,怎么……”无崖子不解其意道

    楚风摇了摇头道,“虽然在下已经没有修炼北冥神功,但是现在武功脱胎于它,还有小无相神功。北冥神功的后路,意义重大,望前辈赐教!”

    “你修习本门北冥神功也是有缘,我便传你一法吧。”无崖子凝视楚风片刻,想了想点点头道。

    楚风大喜不已,连忙拱手一礼,“多谢,前辈成全!”

    “无需如此,逍遥派求得逍遥自在,相见即是有缘,指点你一二又何妨!”无崖子摆了摆手道。

    楚风轻轻一笑,“这是在下一片心意!”说着盘膝而坐。

    无崖子点点头,似乎非常满意楚风的态度,又道,“小子,你修习北冥神功,可有吸过他人内力?”

    “自然吸取!”楚风点了点头,果然有什么隐患吗?

    无崖子略带一丝惊讶,很快恢复平静,“没想到你竟然吸纳他人内功,还能……秋水,在秘籍之中,做过一些手脚,其实北冥神功吸纳之上还有一个吐字。不过看你如此气势,显然另有解决之道。不过,你在修炼时,可有力不从心?”

    “力不从心?”楚风想到作茧自缚,破茧重生时吐出的杂念和废弃的真气,或许隐患就是这个吧。

    无崖子点了点头道,“没错,你得到的北冥神功少了一些精髓,这一部分是北冥神功的命脉所在。”

    “命脉,原来如此,杀便天下逍遥派弟子自然也包括那位前辈,而自己修炼了北冥神功,也算是逍遥派弟子,从一开始就……”楚风恍然大悟。

    当然做戏部分甚多,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识破李秋水的用心险恶,也看出来这北冥神功有所隐瞒。

    无崖子眼中闪过一抹欣赏,好似在孺子可教也的点了点头,“没错,师妹对我有怨,好在你没有误入歧途。这北冥神功虽然能吸纳他人内功为己所用,但是夺来的只是使用权,即使化为北冥真气,如果只吞不‘吐’,根本上还是别人的。”

    “难道是那些精神杂念吗?”楚风若有所思的说道。

    无崖子轻轻一笑道,“没错,这个问题并不是炼化为北冥真气就能解决的。不过,他的解决之道也简淡。在北冥神功的纳和化,夺取内功使用权之后,还有一个吐,也就是将主宰内力的精神驱逐,用自身精神,取而代之。昔日为与秋水妹交流武学之时,就已经提过,不过没想到她却在无量玉洞中对一个……唉,却是我之错。”

    “前辈,你不必自责。说来我之所以能年纪轻轻的,就取得这么一身武功,还是多亏了这门北冥神功,即使让我再来一次,我依旧会如此选择!”楚风诚恳的说道,因为他本来就知道一次。

    无崖子摇了摇头道,“你小子,以北冥神功为基础,将武功炼到这个地步,竟然还没有走火入魔,实在是不可思议。”

    真气再是厉害,主宰它的依旧是精神,从他人体内掠夺而来的真气,也带着原主人一些的精神,即使北冥神功化解了异种真气,但是精神并没有消灭,而是融化在了一起,沉寂在北冥真气之中,一旦到达某个程度,就会火山般爆发。

    楚风轻轻一笑道,“前辈,小子也只是机缘巧合罢了!”

    “或许这就是老天给我的缘分吧!”无崖子点点头道。

    楚风轻轻一笑,正要谦虚,却忽然传来一抹真气波动。

    回头一看,只见无崖子含笑,看着他嘴唇微微一动。

    很快一阵喃喃自语的声音,从耳朵里面直接传过来。

    “传音入密?”

    楚风微微一怔,冷静下来一听,正所谓法不传六耳,无崖子与他说的,便是北冥神功最后一层。

    名之为北冥归元。

    理论是海纳百川,大海之水升腾蒸发,循环化为……北冥神功上说的是,回归真气初始的本质。

    元气,

    气血,生命,精神……归元过程如同水汽蒸腾一样,通过对于北冥真气的操控,把本质中有害的分离,吐出和排出,得到纯粹的部分。也就是纯净的生命之本,血气中的元气,并以此为基。

    “难怪无崖子几乎半身不遂,还保持风度的能活下来,靠着就是这种本质的力量么?类似朱蛤吞噬毒素反馈的力量吗?”楚风不禁想到朱蛤基因带来的那种精纯,比天地能量跟易吸收的能量,还有玉玺中潜藏的那种脱胎换骨的力量。

    天蚕变之所以成功,正是依靠这种最为本质的力量。

    因为天地能量并不能对于细胞直接壮大,而是经过复杂的经络系统转换。楚风怦然一动,如果能够得到并完善这元气修炼之法,也不虚此行了!

    “此法你可要继续听下去?”无崖子忽然停下问道。

    楚风微微一怔,“前辈,还有什么条件?”,却没有任何担心,只要他要得到的,就没有失手过。

    无崖子摇了摇头,不过就在这时,王语嫣怒不可遏,还有丁春秋的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无崖子脸色大变,“不好,青萝竟被那逆徒引为要挟!”

    “丁春秋……”楚风轻轻一笑,王语嫣似乎遇到麻烦了。

    无崖子目光看向竹屋之外,虽然他并没有楚风精神视的能力,但是他将小无相神功的内力传给王语嫣,以王语嫣的精神境界,暂时还无法冲破他的影响,隐隐共鸣下,如何不知事情紧急。

    “前辈,可是要我出手相助吗?”楚风轻轻一笑道。

    “没错,我现在无法移动,的确是需要你,不过……”无崖子微微一怔,忽然反问道,“你不对就对我感兴趣?你想不想要我这一身青春不老的精纯功力,还有逍遥派的掌门信物,七宝戒指!”

    “抱歉,我这人最喜欢逍遥自在,可不想给自己栓上一个累赘!”楚风摇了摇头,毫不在意道。

    无崖子哈哈大笑,“没想到我有一天也要像师傅一样,赶鸭子上架。楚小子,我就不信你不对北冥神功的奥义和我这一身青春不老的精纯功力不动心。这些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代我救下语嫣。她是下一任逍遥派掌门,绝不能有失!”

    ps,卡文了,写同人居然都会卡文,下一个世界写啥,蜘蛛侠吧,真应了几个月前的书评留言了,黑夜十万字,天龙十万字,蜘蛛侠十万字(?不会太长了)生化……还有写什么呢……就武力递增换着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