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失忆乐园〕〔皇历〕〔谍海猎影〕〔肆虐火影〕〔单挑帝国总裁〕〔带着医宝宝混九零〕〔首长谋情,思念如〕〔重生悍妇〕〔重生之烽火一生〕〔第一轻狂妃:神帝〕〔江山为聘:吾妃甚〕〔星囚〕〔刀戏〕〔嚣张医妃:摄政王〕〔重生之相府娇宠〕〔重生萌妻:总裁叔叔〕〔99亿甜婚:顾少,〕〔重生18岁:傲娇总〕〔天生凤仪:对酒追〕〔剑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94.还你人情
    “王语嫣吗?”楚风沉默片刻,忽然从地上站起身来。

    无崖子颔首一笑,脸上露出自得,“看来你也不似语嫣口中一般,冷漠无情,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只是对于你自身引以为傲的强大武功和逍遥派掌门之位不感兴趣而已。不过,北冥神功是一个例外,而语嫣也是我的朋友,我这个人虽然讨厌牵绊,但是对于朋友陷入危险,却不能置之不理。”楚风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道。

    虽然半真半假,有经营人设的嫌疑,却非全是假。

    无崖子点了点头道,“作为出手的代价,虽然北冥神功乃是我逍遥派不传之秘,但是人死如灯灭,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了。给你也无妨!”

    “前辈倒是看得开,这样吧,语嫣本来就是我朋友,救她也知应有之事!我再给你一点回报,拉平这个天平吧。”楚风轻轻一笑,目光灼灼的在无崖子身上一扫,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无崖子并没有山穷水尽,否则这会儿早面对丁春秋了,但是想想还是不要欺人太甚。

    无崖子微微一怔,面无表情,脸上露出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不必了,我如今……什么也不需要!”

    “不,这是公平交易!”楚风凌空一指,一抹惊鸿射出。

    无崖子想要闪躲,奈何这一只已经超越他的反应,而身体脊椎已毁,根本根本上意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暖洋洋的气流早已经涌出。

    浑身上下一股麻麻痒痒的触感,顿时在四处游走。

    “这是份力量并非内力或者真气,对于身体的修复却有奇效,无崖子前辈,你好生的修身养性吧,我去去就回!”楚风身影一闪,掠出竹屋。

    无崖子看着楚风的背影,感受到脊椎在逐渐被这份力量修复,轻轻一叹道,“这股力量……不是元气甚是元气,难道这是天意要我重新踏足红尘吗?秋水,大师姐,我……是我对不起你们……”

    “如果可以,我一个人……”无崖子就像一个郁抑症患者一样絮絮叨叨,完全没有任何刚才的心境。

    或许正是复杂的情绪,才让他在这里一个宅居了十几年,否则一个丁春秋怎么限住他,即使自身重伤而无法出手,只要开口,无论天上童姥还是李秋水,以他们的关系,都不会介意帮忙。

    没有在意无崖子的变化,还有余音的絮絮叨叨,楚风踏着凌波微步,赶出木屋。只见屋外诸人针锋相对,苏星河位于王语嫣身边,在他后面还有几个和尚和持刀拿棒的武林人士,薛慕华也在他左边,目光紧张,盯着他们所在对面。

    “丁春秋!”楚风回头一看,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抓着一个女子,目光狰狞。在他身后,一群一群弟子,目光戒备,气势紧张,似乎怕极了什么,目光频频的看向王语嫣,随时一走了之。

    楚风轻轻一笑道,“劫持人质吗?果然江湖经验不行吗?”说着纵身一跃,连忙来到王语嫣身边。

    王语嫣回头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之所以来曼陀山庄,来这里是为了祖父的武功,是也不是?”

    “没错,怎么对此你有什么说法?”楚风戏谑的说道。

    王语嫣毫不在意,头也不回的道,“我要你救我娘?”

    “可以啊,没问题!”楚风微微一怔,毫不在意道。

    王语嫣目光一顿,补充道,“我可把我的功力让给你,作为请你出手的代价,我们两不相欠。”

    随着无崖子修行的这几日,他已经知道楚风修炼的是,能够掠夺他人武功为己所用的北冥神功。

    以她武功加上祖父给她的小无相神功,足以让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立马化身为举世无双的高手,在她看来,以楚风的性格,不可能不动心!

    “划清关系吗?放心,代价无崖子早已经替你出过了!”楚风轻轻一笑,目光一冷,上前一步。

    苏星河见楚风出手,心中一喜,连忙开口提醒道,“少侠小心,此人善毒,江湖人称星宿老怪。”

    “多谢前辈提醒,丁春秋之名,在下可是如雷贯耳,以前没有机会,如今遇上,自然要请教一下他的化功**。”楚风脸上谈笑自若的说道。

    他虽不敢说真的万毒不侵,但是扪心自问也不怕丁春秋的毒功,至于神乎其技,臭名昭著的化功**,免疫毒素后,他修炼的又是大海无量,海纳百川的北冥神功,谁化谁功力还犹未可知。

    “小子,你没看到小师妹在我手中吗?只要我轻轻一捏,就能要她小命!”丁春秋又惊又怒道。

    旁边他他那些徒子徒孙却不知道,听见丁春秋的话,立马松了口气,溜须拍马的歌颂响成一片。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楚风笑而不语,看着丁春秋,又往前走出一步。

    丁春秋大吃一惊,喝问,“小子,命只有一条,老夫要取她性命,只在一息之间,若是擅自妄动,到时悔之晚矣,可别怪老夫不给你机会?”

    “老家伙,你抓王夫人,可有所求?”楚风冷笑道。

    丁春秋心中一喜,暂忘楚风的不对劲,“我要什么,小子,无崖子那老东西的传承和七宝戒指呢?”

    “我不知道,不过有样东西却能给你!”楚风笑道。

    丁春秋心下疑惑,下意识道,“小子,故弄玄虚!”

    “害怕了么?我要给你的是——死亡!”楚风冷笑道。

    丁春秋哈哈大笑道,“狂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你可敢应战?”楚风轻轻一笑道,“逍遥派的武功我虽然不全会,却也得了些真传,比如无崖子前辈的北冥神功,老仙是胜我,我便交出所学。”

    “黄毛小儿,你以为老夫会上当?”丁春秋不屑道。

    楚风摇头一笑道,“星宿老仙,原来也不过如此!”

    “姐夫,杀了这老怪,不,老乌龟!”阿紫大笑道。

    丁春秋面色一沉,冷哼一声,“臭丫头,你找死!”

    “师傅,我去拿下阿紫那丫头!”簏鹿子上前请缨。

    丁春秋心中一想,李青萝一个人难免分量有些不足,不如多一些稠密,“好,若是你能够办到,以后这星宿派之事,老夫就由你一人说了算!”

    “师傅,大师兄才是掌门弟子,弟子……”簏鹿子连忙推迟,低下头的一瞬间,脸上却是一抹冷笑,摘星子啊摘星子,你武功全废,而今我又得师傅青睐,仅一人之下,我看你拿什么与我斗。

    丁春秋似乎看出什么,也乐意同门相残,袖子一摆,“簏鹿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星宿派大师兄!”

    “多谢师傅!”簏鹿子大喜不已,兴冲冲的转身而去。

    丁春秋露出一抹冷笑,“哼,争吧争吧,拼命争!”

    “啪,啪,不愧是位居乱星海的星宿派,师非师,徒非徒,别具一格!”楚风拍了拍手大笑道。

    丁春秋冷哼一声,“比起星宿派,还是关心一下那臭丫头吧。这叛徒盗我神木王鼎,还有化功**,若是给我抓住,一定要她尝尝欲生欲死。”

    “唔,抓住阿紫,就那溜须拍马之辈?”楚风冷笑道。

    丁春秋微微一怔,有意无意一扫,“阿紫,那丫头……”

    “她早已经今非昔比!”楚风轻轻一笑,岿然不动。

    王语嫣微微一扫,“邪魔外道!”说着,微微皱眉。

    “嘿嘿,小师妹,你最好束手就擒,作为我们星宿派的精灵,师兄也不想害你!”簏鹿子笑道。

    阿紫噗呲一笑道,“簏鹿子,你大可过来试试看!”

    “哼,虚张声势!”簏鹿子身影一闪,浦向阿紫身上。

    阿紫冷哼一声,反手一掌,“簏鹿子,看我赤练掌!”

    “比内力,你找死!”簏鹿子不屑一笑,挥掌相迎。

    楚风冷冷一笑,露出一抹戏谑,“这可真是自投罗网!”

    “不好,簏鹿子不要接触……”丁春秋想到什么大喝。

    可惜为时已晚,只听一声惨叫,簏鹿子脸色煞白。

    一声浑厚的内功,就像戳破的皮球,立马干瘪下去。

    “化功**,这怎么可能……”丁春秋难以置信的说道。

    他给阿紫的化功**可是不安好心,想要耍耍这样给他弄小心思的臭丫头,不说没有可能练成,但是想要练成,几乎九死一生,比他修炼还要困难,然而不过月余未见,化功**竟然给那臭丫头练成了,看她气息平和,竟不比他差。

    阿紫看着簏鹿子化为软脚虾,别说反抗,内力骤然失去,就连站都站不稳,冷笑一声,得意洋洋的说道,“簏鹿子师兄,怎么样,你没事吧?”

    “阿紫,小师妹,我也身不由己……”簏鹿子哭诉道。

    阿紫噗呲一笑,反手一掌,“身不由己,不是想要替代大师兄吗?正好,挨我这掌不死,就行!”

    “阿紫,难道你忘记我……噗!”簏鹿子话到一半就觉一股掌力打来,胸口一痛,吐血倒飞了出去。

    “轰!”

    看着簏鹿子飞来,星宿派弟子似乎集体失忆一般不记得这人,立马往后退开。丁春秋冷哼一声,看着簏鹿子直接摔在地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动作,坐视不理的模样,哪有半分的给予厚望。

    “啊,啊,啊……”

    簏鹿子身体动了一下,忽然撕心裂肺的挣扎起来。

    他拼命的抓住胸口,抓出一道道血痕,也不解痛楚,抬头看向丁春秋,爬去道,“师傅,救我……”

    “我的好徒儿,你痛苦为师也知道,你不要乱动!”丁春秋看着簏鹿子脸色和肌肤不正常的一片赤红,显然中了什么奇毒,自然不可能以身犯危。在簏鹿子停下的刹那,抛出一抹白色粉末。

    “啊!师傅……”簏鹿子只觉皮肤一痛,瞬间反应过来,想要来个同归于尽,却忘记自己已经武功全失,一个踉跄,就如中了硫酸,化为一滩脓血。

    随着一阵恶臭冒出,地上土地如煮沸一般冒白跑。

    “好机会!”楚风眼中冷光一闪,一指剑气射出。

    丁春秋大吃一惊,袖子一卷,将李青萝挡在身前。

    “娘……”王语嫣大吃一惊,可动念间,已经来不及。

    楚风冷冷一笑,“我的六脉神剑早已今时不同往日!”

    “这是……不好……”丁春秋正要得意大笑,忽然剑气失去重要,等反应过来之时,耳边劲风呼啸而来,连忙伸手一挡,随着一阵血腥,舍命一退。

    只见剑气一个拐弯,从绕过李青萝,直取丁春秋面首。好在丁春秋即时以手相抵,方才死中求生。

    “不过,这已经够了!”楚风冷哼一声,身化残影。

    丁春秋正要抓李青萝,忽然觉劲风袭来,连忙又退。

    “娘……”王语嫣大喜不已,连忙上前接住李青萝一退。

    楚风挥手一掌,一阵飓风袭来,“去死吧,老家伙!”

    “不好!”丁春秋大吃一惊,抓住身边一个弟子扔出。

    “轰!”

    那弟子鼓动内功反抗中,啊的一声,化为漫天血雨。

    旁边几名星宿派弟子身体一颤,连忙夺命而逃。

    楚风纵身一跃,仿佛老鹰猎食,又是一掌,“想走?”

    “小子,你别得意!”丁春秋一退,又抓一个弟子。

    楚风冷哼一声,实掌化虚一收,忽然就失去踪影。

    “怎么回事?”众人大吃一惊,这是何等高超的身法。

    “小子,身法不错,不知手上功夫如何?”丁春秋耳边一动,忽然朝着左边,内功缭绕的一扑而上。

    楚风看着丁春秋近身扑来,反手一掌,掌力凌空。

    丁春秋只觉一阵热浪迎面扑来,“好强的掌劲!”心下一阵骇然,但还是右掌一劈,迎了上去。

    只要与我一掌相接,管你武功盖世,都得给我倒下。

    楚风如何看不出内力有毒,冷哼一声,“坐井观天,看我直接将你最强之处挫败!”掌势不改。

    丁春秋露出一抹笑意,仿佛已经预见到理想之中的结果,内力化为烈焰,轰然喷勃,掌风更甚。

    “小子,老夫化功**之强,可不仅仅是化人内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