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爸比九〕〔穿越高达之最强〕〔重生之农门娇女〕〔眸中客〕〔少帅,你老婆要翻〕〔宇宙最强矿工〕〔女土匪升职记〕〔容少以貌娶人〕〔重生战国当霸主〕〔重生校花凶猛〕〔我的刺客守则〕〔娇妻在上:季少,〕〔我的大小美女花〕〔从超神学院开始的〕〔万界锁妖塔〕〔名门俏医妃〕〔唐迹〕〔醉仙葫〕〔凌霄大圣〕〔血刃主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95.黄雀在后
    面对丁春秋的暗谋,楚风早有准备,在他一掌拍来的瞬间,楚风脚下一跃,更快的贴身迎上去。

    “化……功……大……法……!”丁春秋疯狂催动毒功。

    楚风心中冷笑,吐化为吸,一声大喝,“北冥神功!”

    “找死!”丁春秋心中冷笑,无形的内力化为嫣红。

    楚风来者不拒,嫣红与他掌力一触,立时如同神龙取水,一股溜从他掌中,引入体内,仿佛深不见底的大海,任凭内功再多也没有丝毫波澜。

    王语嫣脸色一变,回头道,“小心,他内力有毒!”

    “少侠,快停止北冥神功!”苏星河脸色难看无比。

    薛慕华解救众多江湖人士之后,手中的瓷瓶已经空掉,连忙翻箱倒柜的找包袱里翻。虽然不一定有效,但事不可悔,待会儿总能起到些作用。

    “哈哈,没用的,我化功**之所以化功,乃是以毒素侵蚀内力,小子,这可是专门为无崖子那老家伙准备,既然你敢吞,就尝一尝被我化功**生生化去内功,在毒素之下,生不如死的滋味吧!”丁春秋哈哈大笑,不但没有任何回收内力的打算,反而主动往楚风体内送内功。

    阿紫噗呲一笑,“星宿老怪,我姐夫也会化功**!”

    “什么?”丁春秋脸色一变,回神一眼,楚风竟然没有丝毫不适,化功**的内功不但没有化去北冥神功,反而被完美的吸纳,气势越来越甚。

    楚风冷冷一笑,一股暖流源源不断的滋润他的细胞,虽然比不上朱蛤之毒,化功**的毒素却胜在多,“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受死吧,丁春秋!”

    “你——”丁春秋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已如磁铁一般被吸住,就好像黏板上的老鼠,动弹不得。

    楚风好不容易解决北冥神功隐患,可不会再吸纳什么难以处理的垃圾,甚至就连阴阳珠之力也是一样,北冥心法逆转,真气一吐,“还给你!”

    “不好!”丁春秋警兆大起,手中一松,连忙暴退。

    “轰!”

    一片猩红夹杂着掌劲,将地面生生压塌下去一尺。

    其中还有一股刺鼻的气味,从地面上弥漫而出。

    旁边之人一惊,连忙又往后一退,“这东西有毒!”

    “你没事吧,公子——”阿朱和阿碧连忙迎上来道。

    楚风挥手一摆,将她们推回去,“你们不要过来!”

    “呼!”丁春秋脚下一定,吐出一口气,脸色异常难看。

    旁边星宿派弟子大气也不敢喘,脚步偷偷往后退。

    楚风身影一闪,极速掠去,“丁春秋,还有玩一玩吗?”

    “玩?你——”丁春秋脸上大怒,原来是刚才势均力敌的对峙,竟然只是玩一玩,小子欺人太甚。

    楚风轻轻一笑道,“没错,下一招来了,六脉神剑!”说着凌空一指,一道无形剑气转瞬即至。

    丁春秋脸色大变,来不及反应,连忙一掌迎上。

    “轰!”

    手掌一出,掌风化为实质,依旧不敌剑气一指洞穿。

    “啊!”

    丁春秋大吃一惊,身体一转,抓住右掌,倒退数步。

    “滴答,滴答!”一缕血液落下,丁春秋脸色难看。

    他看着废了的右掌,一个小洞依稀可见,目光怒然。

    看着骤然之间的变化,少林和尚等武林人士和苏星河松了一口气,星宿弟子明目张胆的往后退。

    “星宿老仙,不过如此!”楚风露出一抹不屑的大笑,他有资格说出这话,甚至如果不是他想要捞一些人情,表现丁春秋的难缠,如同商业胡吹,抬高对手身价进而提高自身,以丁春秋的武功,对于他现在拥有的力量而言,不值一提!

    丁春秋看着自己废了一只手,楚风不但没有事反而越来越强,自己提升他也提升,总是微妙的超过自己,在别人看来,或许不会多想。但是在他看来,这些显然是在隐藏实力,准备拿他的项上人头作为踏脚石,讨好无崖子那老不死的。

    星宿弟子看着丁春秋退缩,先知先觉的已经开始悄悄后退笨蛋一些的一看,也跟着四散而去。

    丁春秋脸色一黑,“你们难道要丢下为师苟且偷生?”

    “师傅……”星宿弟子身体一颤,不由自主的脚下一顿。

    丁春秋冷哼一声,纵身一跃,就近抓住一个逃跑的星宿派弟子,“怪徒儿,为为师挡住那小子吧!”

    “啊!”那弟子只见一把药粉撒,身体忽然就一轻。

    看着丁春秋将星宿弟子仍来,楚风心中大吃一惊,凝神一看,只见白色粉末触及那星宿弟子身体之时,忽然一声嗤的白烟,在半空就已化为一滩脓血,随着惯性,朝着他的方向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退!”

    脓血四散,如一片血雨撒来。楚风琢磨不定这脓血的厉害,身影一闪,嗤的一声,仅仅一瞬间,脚下青石就已冒出一阵白烟,瞬间坑坑洼洼。

    楚风心下骇然,没想到丁春秋的猛毒已经到达如此地步,这哪里还是毒药,根本就是化学药剂。

    便是万物不侵的朱蛤之体,也吃不下如此的侵蚀。

    “啊!”

    很快又一声惨叫传来。丁春秋又抓着一个人肉化学炸弹,手中掌力一催,故技重施的扔了过来。

    楚风看着扔来的脓血,勃然大怒,“还来。你找死!”

    “哼,找死?小子,后会有期!”丁春秋身影一闪。

    楚风看着丁春秋要逃,也顾不得试探出万无一失的办法,当下施展白虹掌力,双掌交汇而回。

    “轰!”

    重重幻影之下,脓血一顿,一滴不漏的凝在空中。

    楚风心念一动,脓血一聚,升起一道诡异的力道。

    丁春秋预感到不妙,一股危险涌来,连忙往后退。

    楚风轻轻一笑,“倒是反应快!”说着脓血竟反弹了回去。

    电光火石之间,脓血在惯性之下,化为一阵针雨。

    看着血红的雨幕,丁春秋本要猖狂大笑的脸立时一顿,心中大惊,“这小子……使得什么邪法!”

    “不好,躲……”丁春秋反应过来,连忙挥袖一卷。

    楚风轻轻一笑道,“故技重施,也得看有没有机会。”

    在丁春秋动手的瞬间,星宿弟子感到一股吸力涌来,撒出一片粉末,在吸力下,立马卷向丁春秋。

    “啊……你们这些逆徒!”丁春秋心下大骇,连忙一掌劈开毒粉,却不想一阵痛楚闪现,就已失去意识。只见血红的阵雨,在瞬间将丁春秋射的遍体鳞伤,不过一息之间,就已化为一堆脓血。

    楚风冷笑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手中一卷,脓血一颤,化为一个血圆,悠悠的转了起来。

    血球就好像一个炸弹,一膨一胀之间,危险至极。

    “不好,他要赶尽杀绝!”星宿弟子立时鸟兽群散。

    楚风冷笑一声,“你们往那里逃?”血球咻的一声射出,在空中一阵膨胀,轰然一声,化为血雨。

    “啊啊啊啊……”

    那群星宿弟子如何比得上楚风的速度,立马就被打个正着。在血雨中,还没来得及明显怎么回事,随着一声惨叫,就已片片倒地,化为脓血。

    楚风目光一扫,丁春秋的弟子已一网打尽,随着大量的恶臭升腾,地面不断翻滚,冒着一阵阵白泡和一阵阵刺鼻的气体,就连渣渣都一点不剩。

    看着这人间炼狱的一幕,旁边即使应该同仇敌忾的江湖人士都不禁一退,看向楚风时,脸色一阵阵苍白,却又只能极力压抑,只余眼中惊恐。

    看着仓惶失色的杂鱼,楚风并没有在意,返回竹屋。

    薛慕华还有侠义之心,正要劝解,不想沸腾地面吐出的毒气,在一阵清风吹拂下,一片片飘来。

    “不好,毒气过来了。”薛慕华想也不想,转身而逃。

    见过毒气厉害的江湖人士早已是惊弓之鸟,哪里还顾得上谴责楚风的魔道行径,连忙纵身一跃,各奔东西。看着鸡飞狗跳,乱糟糟跑出谷的江湖人士,苏星河冷哼一声,失望的转身而回。

    “薛前辈,快过来一下?”王语嫣忽然急切的叫道。

    本要处理楚风弄出来的烂摊子,将苔藓一样的毒雾祛除的薛慕华,立时一定,“姑娘,有事吗?”

    “救救我娘,她中毒了!”王语嫣焦急不已的说道。

    丁春秋施毒非常巧妙,即使内力也无法完全驱逐毒素,甚至一部分感染内力,还向她传递过来,若非小无相神功千变万化,即使舍弃那一缕内力,封住李青萝的各处要穴,恐怕她也得中毒。

    薛慕华微微一惊,连忙上前一看,李青萝神色如常,并没有什么事情,伸手一摊,轻轻一笑道,“无事,这并不是毒,反而是一位极佳的补药!”

    “怎么可能,我娘现在还昏睡不醒!”王语嫣惊道。

    薛慕华轻轻一笑道,“这是滋补的副作用,略带一些迷醉的特性。如果你即使驱逐,也能够治好的,不过刚才一番耽搁,药性已经融入血脉之中,想要摆脱这样副作用,只有放血,把其中滋补气血的药性,通过泻的方式,排出体外。”

    “原来如此!”王语嫣点了点头,却也没有用放血疗法,即使修炼内功,气血依旧是人体不可或缺的一味,如果失去气血,轻则内力倒退滋补身体,总则贫血乏力,在种种副作用下直接猝死。

    楚风淡淡的看着两人交谈,并没有在意,他虽然不会望闻问切,但是特殊的直感,比这种积累的经验,更近的精准,如何看不出来,李青萝这是担惊受怕之下,猛然得到滋补,身体得到滋润,就跟生物进化时,会本能的陷入沉睡中,以求最大化的利用能量及减少干扰是一样的。

    “咦,客人还没有走,不,应该是现在才姗姗来迟吗?”楚风正要进屋,忽然脚步一顿,目光落在翠绿的聋哑谷,那一望无际的绿水青山上。

    绝对没有错,那一闪而逝的气息,绝对有人在暗中潜伏。

    “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变故?”王语嫣回过头来。

    楚风目光直视谷上青山一角,嘴角一翘,露出一抹冷笑,“阁下既然已经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有人?”王语嫣目光一转,风是风,树依旧是树,郁郁葱葱,一切都自然而然,没有任何异常。

    苏星河等人也莫名其妙,楚风看他们一点察觉也没有,冷哼一声,“你们进竹屋,我来应付他!”

    “慕华,你带小师妹去旁屋!”苏星河回头一眼道。

    薛慕华自知武功低微,带着李青萝便转身进了屋。

    “究竟是什么人?”王语嫣不想离开,疑惑的问道。

    楚风笑而不语,目光看向竹林之中,“他们来了!”

    “这是……究竟是谁?”苏星河震怒道。只见竹林之中,一阵骚动,随着一阵阵血腥味,从清风之中飘荡而来。不用多说,他门下弟子凶多吉少。

    刹那,一道道黑影闪过,从竹林之中包围而来。

    他们似乎还精通战阵之法,快而不乱,隐隐成势。

    “果然如此,是慕容家的人吗?”楚风也认出了来者。

    阿紫嘿嘿一笑道,“不过一些小喽喽,姐夫让我来!”

    “阿紫,别捣乱!”阿朱和阿碧拖着阿紫,也跟着薛慕华进了竹屋之中。她们都跟着楚风一道去过参合庄,如何认出来这是藏经阁的那些死士。

    就在这时,在那青山上,一道身影大鹏展翅而来。

    “慕容博!”

    楚风看着那黑衣老者,闪过一抹果然如此的神色。

    刚才之所以不出现是准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

    甚至来这里才动手,未尝不是猜中自己性格才如此。

    等他与江湖群雄拼个你死我活,再来一个黄雀在后。

    慕容博落下死士跟前,淡淡的说道,“阁下可还记得姑苏慕容氏,今日老夫来此,是为了讨债?”

    “表……表哥……”王语嫣眼中闪烁,暂熄出手之意。

    慕容博目光一扫,落在苏星河身上,“本来在下不想打扰贵谷,没想到这小子看出在下的行踪,未免放虎归山,找之不到。还望谷主多多见谅。”

    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也不想得罪这个神秘的势力,还有竹屋之中,那个隐隐有些恐怖的存在。

    楚风冷笑一声,“慕容博,难道我不离开这擂鼓山,你会一直等下去不成?若是你们要等的话,为何不在谷外去等,非要杀了谷中弟子闯进来?”

    “谷中弟子?”慕容博脸色一变,那些据他观察不过是一些抓来的仆从,被人刺聋药瞎,显然谷主并不在意,杀了大不了陪些钱财,难道不对?

    苏星河目光一冷,杀意凛然,“阁下杀我弟子,这笔账却也该合在一起,咱们好好的算一算!”

    “慕容博,你以为三言两语就能够分化我们的关系吗?”楚风轻轻一笑,露出一抹杀意,“就因为你们慕容家的自傲,你们才会落到今天这幅田地。你自以为是的杀了谷中弟子,还做出一副无辜模样,当真是狂妄自大,当我们是傻子吗?”

    慕容博冷哼一声,“阁下休要血口喷人,在下之所以杀聋哑谷的仆从,不过是报仇心切又被他们拦住,情急之下,才做出如此错事?”说着又面向苏星河,拱手一礼,“谷主,此事却是在下不是,待我了解仇怨,是杀身剐,悉听尊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