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进化系统〕〔狂武战尊〕〔半知先知〕〔重生八九甜蜜蜜〕〔超级丹帝重生都市〕〔萌宝来袭:战少追〕〔都市之至尊狂少〕〔狱记重生〕〔网游之洪荒大蝙蝠〕〔都市强无敌升级系〕〔极品透视小村医〕〔我在古代的种田大〕〔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网游之超级大矿工〕〔期待在地下城相遇〕〔魔都医流高手〕〔女boss坑仙路〕〔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1980之强国崛〕〔帝国吃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298.北冥神功的奥义
    看着慕容博奔向大阵,楚风若有所思,定然是与大阵和斗转星移有关,加之他之前拼命不使出从小熟练的斗转星移,定然是有什么限制在内。

    想到这里,楚风一声大笑道,“慕容博,你这是打不过,要逃么?”说着,身影一闪,紧追不舍。

    慕容博闻风袭来,脚下更快,“小子,莫要猖狂!”

    “语嫣,快退!”苏星河算准斗转星移大阵的破绽之处,王语嫣落入阵心,忽见一道身影如同苍鹰一般气势雄浑的扑来,暗道不好,连忙大喝。

    王语嫣大吃一惊,又见楚风急追,心中想到这阵心之所以是破绽,定然是还没有完成。而慕容博之所以急匆匆的追来,一定是为弥补这关键之处,甚至化为不利为优势,将大阵统帅起来。

    “绝不能让他进来!”王语嫣心思电转,纵身一跃,往慕容博正面相冲。一定要将拒于大阵之外。

    楚风看着王语嫣竟然碍事,皱眉不已,心中涌出难言的复杂,“你这傻丫头,为什么这么多事呢?”

    “给我滚开!”看着自己侄女拦住,王家和慕容家本就缘分已尽,慕容博自然不会做什么手下留情。

    王语嫣得到无崖子的小无相内功,本身又精通百家武学,除却积累上的差距,已经不比慕容博差上多上。虽然慕容博出手,招招致命,阴狠毒辣,很多招式天马行空,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是凭着与生俱来对于武学的天赋直感,除却最初的欲言又止,很快就渐渐支撑下来。

    两人局限于一寸之地,有来有往,很快拆了数十招。

    慕容博看着眼前阻碍竟要扎根,越发的不留情面。

    力量越来越强,完全不是一个对小辈的应有之力。

    王语嫣心中一惊,越打越是心惊,一个恍惚之间,忽然一道掌力失控,竟一个拐弯,打了回来。

    “斗转星移!”慕容博大喝一声,瞬间又附上一掌。

    王语嫣堪堪避开自己一掌,早已精疲力尽,不想又来一掌,这一次无论角度,还是力道,都非刚才出其不意的仓促一击可比,根本反应不及。

    “砰!”

    王语嫣挥掌一击,右臂咔嚓一声,身体猛地一退。

    “哇!”王语嫣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吐出一口鲜血。

    慕容博凌空一指,正欲一举干掉王语嫣,不想眼前一道黑影闪过,楚风一掌破空,震破其指劲。

    “你没事吧?”楚风没在意慕容博,一把抓住王语嫣一退,抓住她脉搏,气息紊乱,却始终在一个安全范围,身体隐隐一轻。不过他虽然为没有出手相助而感到一阵愧疚,却不会为此后悔。

    感情只是活着的添加剂,变强才是真正的人生意义。

    慕容博看楚风追了上来,连忙停下追击,往后一退。

    那些死士闻到熟悉的气息,不约而同的跟着一退。

    两方似乎在事前就已经约好的一般,不约而同一内一外,复刻出来大阵,将慕容博置于阵心中。

    “不好,果然如此,那个阵法真正的意义是辅助斗转星移,扩大斗转星移的力量领域。楚公子,不要在留手了,快,快,趁他们还未气息相合,将他们逐个击破!”王语嫣顾不得伤势道。

    楚风轻轻一笑,上前一步,“这就是斗转星移的奥义,限制所在。是本身境界不够,还是必须如此吗?就让我好好看看,至于逐个击破的事情,蚂蚁再强大也不是一只变为一群,依旧不堪一击。来吧,就让我看看斗转星移的奥义吧?”

    “啪,啪,啪!”

    可惜还不等楚风出手,竹屋之中,忽来一声动静。

    他回头一看,只听一声绳子崩断的声音,接着轰隆一声,一些短绳四面八方的崩出。竹屋“咔嚓”一声,在众人眼前,就这么轰然化为废墟。

    “师……师父!”苏星河大吃一惊,哭丧着狂奔而去。

    无崖子的声音从废墟传来,“星河,你让开一点!”

    “师父?!”苏星河疑惑不解,还是老老实实的退开。

    “轰!”

    废墟在一道凭空而起的力量下,裂开一道缝隙来。

    众人目光一转,只见狭隘的裂缝之中,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拿着一根断裂的竹棒,一瘸一拐的走出。似乎肌肉有些微弱,走的踉踉跄跄。

    “无崖子?看来阳之力还不够多,只能恢复到这个程度上吗?不过,只比我预期的要差上一些,这样也好!”楚风心中暗想,阳之力有肉生白骨之能,他自然不可能全给无崖子,否则等他恢复伤势,身体恢复壮年,谁拿捏谁还不一定,即使能够压制于他,却也不可能再好说话。

    苏星河看着无崖子,连忙上前,“师父,你的伤势?”

    “我没事,多亏了小友!”无崖子摆了摆手,虽然他行走间,踉踉跄跄,但是身如轻鸿,摇摇晃晃却稳重于心,甚至几步之后,就已经恢复正常。

    苏星河怕好心办坏事,只能退开,小心跟在身后。

    无崖子虽然拄着竹棒,还能完全行走,速度却迅疾无比,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已来到楚风身边。

    “前辈,你没事了?”楚风上前一步,客套的说道。

    无崖子颔首一笑,又看看王语嫣,“你们先下去吧?这人杀我逍遥弟子,就该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祖父,你的身体……”看着仙风道骨,却气息虚弱,宛如风中之烛的无崖子,王语嫣一阵担心道。

    无崖子轻轻一笑道,“语嫣,你要记得。我逍遥武学,兼有一气不散,万载长青,我好的很呢!”

    “这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楚风心中无语至极。

    不过无崖子既然出手,就应该有所依仗。对于能够得见逍遥派武学的奥义,他自然是乐意之至。

    慕容博看着忽然出现的老者,虽然气息虚弱到已经风烛残年,但是那一股凝而不散,挥之不去的坚韧,又让他非常的警惕,“敢问阁下是谁?”

    “我是谁?”无崖子一声长笑,放声长歌,“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于无穷,老夫乃是逍遥派现任掌门,无崖子。你杀我逍遥派弟子,我先前动弹不能,如今痊愈,也该算算这笔帐了!”

    “逍遥派?那个域外的隐世门派?”慕容博心思电转,目光落在无崖子身上,不知不觉间,面带一抹忌惮,“刚才滥杀无辜,实在是在下迫不得已,无崖子掌门若一定要讨教,等此事过去,大仇得报之后,在下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你的仇要报,老夫的仇就能浅搁?”无崖子笑道。

    苏星河上前一步,“师父,这人阴狠毒辣,丁春秋也不及他一半,莫与他啰嗦,我们一起拿下他!”

    “不必了,星河,他……我一人足以对付!”无崖子目光一扫,在那微弱的气势下,是绝对的自信。

    楚风聚精会神,等待无崖子出乎,不想才片刻之间,就被人推了一把,回头一看,动手之人却是受伤的王语嫣,“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事吗?”

    “你帮一帮祖父,我知道你想要武功,我可以把我的功力给你,虽然不过五十年左右,但是胜在精纯,而且你也修炼了小无相神功,有这五十年武功,定然能够更胜一层楼!”王语嫣小声的虽然,目光频频看向无崖子,眼中闪过担心。

    如今她已经失去力量,一动内功,气血就止不住的翻涌,短时间之内,就是想要出手相助去祖父,也只能在一边看着,调息养伤,无能为力。

    楚风摇头一笑道,“武功?内功?这些我已经不需要了,我已经脱离那个层次。更何况内功有毒,吸之无益,我已经不需要了,也避之不及!”

    “你,我……”王语嫣眼睛一红,心中苦楚,难以言表。

    楚风摆了摆手道,“好了,我去便是。不过你也不要留在此地,去与阿朱和阿碧她们待在竹屋里吧。顺便也看一看,你昏睡的母亲现在如何?”

    “我知道,你可别食言!”王语嫣顿了顿,转身而去。

    楚风轻轻一笑,来到无崖子身边,“前辈,让我来吧?”

    “你对他似乎有所求,一直放任他,甚至看着语嫣被伤,也无动于衷?如果让你来,你能即可毙敌吗?”无崖子回头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楚风微微一怔,轻轻一笑道,“没想到被前辈看出来了,没错,我想要见识一下斗转星移的厉害!”

    “哼,虽然往日,我非得……罢了,看在你关心语嫣,也能控制局势的份上,刚才的事情就此揭过吧!”无崖子似怒似笑,最终化为一抹释然。

    楚风心中感动,上前一步,“前辈,你要一个人吗?”

    “其实你不必担心,我的力量不仅仅如此!”无崖子自信满满的说道,可惜他气息依旧没有改变。

    楚风轻轻一笑道,“前辈,你的状态……莫不是说笑?”

    “现在……其实刚才你不必浪费那么的先天元气给我治伤,我的身体最重要的是脊椎一片摔得粉身碎骨,已经彻底失去再生能力,即使内功如何精妙,一旦骨髓和骨骼坏了,骨头也化为一堆死物的碎末,也不可能凭空造物,将我身体治愈,但是一旦有了你那先天元气,以它那能够断肢再生,脱胎换骨,不可思议的修复能力,一点引子结合我的内功,就足以修复我的身体!”无崖子淡淡的说道,眼中略带一丝艳羡。

    即使他已看淡世俗,也不得不感叹楚风富源深厚。

    其实他的伤势,最初还是可以治疗的,那就是以动物骨骼雕琢拼装一副脊骨,亦或者杀掉一个,将它脊骨抽出,然后蒸煮杀毒并煮熟,然后以逍遥派门中高超的医术,将之移植过来就行。或许这样常人很可能在移植的过程中,一命呜呼,但逍遥派内功只要一气不灭,就能青春不老,他最多也不过虚弱一阵,等伤口长好即可。

    只是那时他陷入魔障中,等反应过来,已经十几年过去,气血衰退,移骨风险极大,而他也心灰意冷,只想找一个传人并报仇,也没有再想。

    但是如果那时有一缕先天元气,他能够恢复身体,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只可惜三十岁之前,他的确苍天眷顾,无论红颜知己,还是武功权势,他都得志意满,但三十岁后,却是噩运连连,能活下来已是侥幸,全靠门下弟子的忠义和尽心侍奉,谈何奢望这等可遇不可求之物。

    楚风看着无崖子心事重重,显然身体的恢复又让他陷入另一番情绪,不过这不关他的事,人家私事也不好插手。他轻轻一笑道,“前辈不必如此客气,那缕特殊的气乃是晚辈从朱蛤冰蚕之中,提炼而出的一缕先天真阳。不过随着我完善一门天蚕变的武功,这先天真阳已经无用!”

    “话虽如此,但难得你有此心意,我无崖子一生从不想欠人,不是想要北冥神功吗?老夫便传你我在这里枯坐十几年,由北冥神功的奥义——万流归元完善而来,在我这一代,属于我完成的,并更进一步的至高奥义——北冥重生……”无崖子淡淡的说道,身上出现一股奇怪波动。

    楚风微微一惊,“北冥重生,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这一招,我身体重伤,也只是精神境界上完善,实际上还差一点火候,是无法施展出来的。不过,你那一缕先天元气,它的性质以及在修复过程之中的力量,给了我临脚一门的感触,彻底让我完善这门武功!”无崖子感慨道。

    楚风恍然大悟,难怪以阳之力眨眼就能修复身体的本事,他却在竹屋待了那么久,而且还有出来时的恐怖余波,原来是在完善他的北冥神功。

    不过,他也非常好奇,所谓北冥神功的奥义应该是用吧,前面的纳,化是为积蓄功力而存在的,而后一步吐是排除异种真气之中无法消除的部分,都是为了更近深厚的功力,那么北冥神功应该就是如他之前对此的思路一样,应该是属于对于这一份庞大的内功,具体的一种应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