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运转重生八零〕〔璀璨王牌〕〔大仙官〕〔漫威世界的霍格沃〕〔神秘未婚夫,别玩〕〔重生1980之强国崛〕〔勒胡马〕〔欢喜记事〕〔墨梅〕〔重生影后:娇妻别〕〔电锯使用手册〕〔历史大商人〕〔外卖大风云〕〔心理暗战〕〔玩游戏能变强〕〔写手的古代体验手〕〔为死者代言〕〔崇祯窃听系统〕〔好想住你隔壁〕〔大唐公主的小驸马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06.心意相惜
    又是一个雪夜,天寒地冻,楚风虽然没事,天山童姥却未必如此,连忙找来一些茅草将洞口堵上。

    “哼,小子,你学不学我的武功?”天山童姥冷哼道。

    楚风不情不愿的说道,“自从我吞噬一只冰蚕之后,武功一日千里,江湖上谁能是我一招之敌?学什么武功,不过是又累,又浪费世界罢了!”

    说话间,露出一种上天下地,老子最大的语气。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小子,你原来是得到异宝相助,难怪模样变成了这样?你想不想恢复正常人的模样,而且武功不减,甚至更胜一筹呢?”

    “当然想了,只不过……我在江湖上,转悠了那么就,什么南北无敌,天下第一,不过都是一群草包,浪费我的时间而已!”楚风不屑的说道。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这有何难?我看你小子也不坏,之所以模样变这样子,不过冰蚕的寒气所致,有一门专精阴阳变化的武功,只要你拜姥姥为师,叩个响头,我就把它倾囊相授给你!”

    “噗呲,小妹妹,我拜你为师,等你什么时候武功超过我再说吧!”楚风不屑一笑,这看似是一个破冰的契机,但也是一个考验,若是一口答应,必然与之前建立的人设不符合,天山童姥必然会怀疑他,也因此,他也只能故做不知。

    天山童姥目光闪烁,冷哼一声,“你不学也就罢了!”说着身子往茅草上一钻,烤着火炭睡去。

    楚风看着渐渐噬灭的火炭下,天山童姥似乎真的睡去,心中轻轻一笑,有了这一次试探,接下来就容易得多了,“倒是有一种角色扮演的乐趣,至少要比国产的武侠游戏玩起来有意思得多!”

    (注备,国产武侠游戏大多是文字游戏,回合制这类没意思的游戏,即使大作也就类似于传奇的网页游戏换皮,倒是三a大作《荒野大嫖客》之类,自由度很高的游戏,充满了武侠气息。

    行侠仗义,还是为非作歹,都完全取决于玩家的意愿,而不是坑爹的卡任务,走迷宫的回合制。)

    “不过,希望这个结果能在她恢复功力之前得到,否则力量的增减,也将带来心态的变化和动摇,一切又讲变得未知!”楚风心中喃喃自语,将烤干的茅草平铺开来,坐在上面打坐养神。

    虽然他不用睡觉,但是这样放松一下身躯也不错。

    不知不觉之间,气温开始降低,火炭完全化为灰烬,山洞不知不觉变冷起来。天山童姥迷迷糊糊之间,感觉非常的寒冷,不自觉朝楚风靠去。

    楚风睁眼一看,轻轻一叹道,“还真是柔弱的生命啊?看来**的改变,力量的改变,也将带来心灵的改变,所谓心境其实不过是武功强大之后,带来的改变。就像脱产的上位者虽然不过是服务于人的管理员,却天然鄙视低等人口!”

    “武功超然于世俗的高手也是一样,甚至就连修道之人也是一样,我或许太过于执着于心境之上的力量。其实并非心境付与力量,而是力量付与心境。原来我一直都错了!”楚风心灵之中掀起一阵阵涟漪,他逐渐反应过来,直接对于这个世界一直是俯视,而又隔离在独自一角。

    看似行侠仗义亦或者为非作歹,都不过是为利益驱使,救助阿紫和阿碧等人也不过是为得到更多的东西,亦或者随手而为。根本上并没有接纳她们之意,即使木婉清和钟灵也被视为累赘。

    楚风若有所思,慢慢躺在了茅草上,天山童姥感觉一股火热气息,不自觉挤过去,两人脊背相依,肌肤相亲,一道火热的气息,将两人链接。

    或许是温度回升,天山童姥忽然恢复一些浅浅的意识,看着自己贴着楚风,脸上一抹红意一闪而逝,只觉得这样很舒服,又迷迷糊糊的沉眠。

    “这小子不是吞了冰蚕吗?没想到他身上竟然这么暖和,血气和活力就像一把烈焰,像太阳一样温怒,就像……师父一样!”天山童姥迷迷糊糊的想到那个模糊的身影,不自觉留下了眼泪。

    或许她爱的不是无崖子,只是把他当做师父的倒影,不想他被李秋水那个贱人夺取,愤愤不平。

    “轰!”

    第二天上午,洞中又升起炭炉,天山童姥一路上担惊受怕,很少如此沉眠,依旧在酣睡中不醒。

    “轰!”

    就在这时,一道声响从洞口传来,地面轻轻震动!

    天山童姥大吃一惊,从地上跳起,“小贱人来了吗?”

    回头一瞧,却见一只黑熊倒在地上,楚风站在旁边。

    天山童姥松了一口气,又不禁娇嗔道,“你抓这黑瞎子做甚,皮糙肉厚,杀了来一点也不好吃!”

    “不是拿来吃的,而是为你准备的!”楚风轻轻一笑道,黑熊高大四五米的模样,体型极为庞大,即使江湖人士也不易拿下这异种,甚至一流高手面对这黑熊,都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翻车。

    更不要说,如同楚风这样将它打昏,一手提回来。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我才不吃这个破东西!”

    “我已经说过,它不是用来吃的!”楚风轻轻一笑道。

    天山童姥微微一怔,脑袋短路,“不吃,做什么?”

    “昨天你总是把我带回来的猎物咬死,并吸了它们的血液,一开始我只是以为你拿它们撒气而已,但是今天你的功力一瞬间就到了江湖三流境界,我忽然明白什么了?”楚风有条不紊的说道。

    天山童姥大吃一惊道,“你……你究竟是想说什么?”

    “我没有别的意思,虽然不知道你修炼了什么古怪的武功,需要喝血练功,不过就如你看本性不坏,在我看来,你虽然鲁莽,高傲,脾气暴躁,但是本性也不坏!”楚风轻轻一笑的说道。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你这么说,我情愿是坏蛋!”

    “我知道你不是!”楚风轻轻一笑,指着旁边黑熊道,“这是我在林中觅食时,遇到的一头异种,它的血液灵气重组,血气庞大,既然你需要血液来修炼武功,这个大家伙应该能够帮到你!”

    “臭小子,不要自以为是。”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

    可惜微微湿润的眼睛,却已经出卖她内心的情绪。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就自以为是,你不也一样?”

    “哼,所有你才自以为是!”天山童姥露出一抹笑意,心中一道暖流划过,这种让她温暖和舒缓的感觉,即使是梅兰竹菊,也从来没有给她过。

    楚风轻轻一笑道,“不过,你真的需要它不是吗?”

    “哼,我取血也是早中晚之间选择,否则没有消化掉,也没有意义。你取这异种血液,也是浪费,我根本吞不了这么多!”天山童姥冷哼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你不能消化,我却不能助你一臂之力。”说着,手中冰刃凝结,往黑熊颈上一化,一缕缕血液,冒着滚滚的热气流淌出来。

    楚风连忙拿出一个冰碗,将熊血接了整整一大碗。

    天山童姥微微疑惑,心道,“这小子究竟使了什么手段,这黑熊被放血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来,趁着喝吧,别让冰化了!”楚风淡淡的说道,反手将黑熊伤口冰封,把冰碗递给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终究是有自己的高傲,并没有问出什么来,接过楚风的冰碗一饮而尽。刹那,一道热气如火的气流从肠胃穿入全身,即使是她也依旧感到一阵灼痛,顾不得其他,连忙就地运功。

    楚风看着天山童姥坐下,静观其变,至于那黑熊会不会暴起,关键时刻伤人的问题,他一点也不担心,黑熊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已经被他以冰蚕的寒气破坏,这黑熊早已变成一只植物熊。

    即使有轻微的反应,也不过是外因造成的物理反馈。

    天山童姥盘膝坐下,右手食指向天一指,左手食指向地一指,忽然口中喷出一道气剑,热气蒸腾,将地面打出一个小洞,气息渐渐平缓下来。

    “看来一碗血也能消化,亦或者昨晚上那些野鸡血根本没有作用!”楚风看着天山童姥的动作,心中猜想,目光灼灼,这可是近距离观看唯我独尊功的修炼,他自然是要好好的仔细观摩。

    或许管中窥豹,真能给他瞧出一些唯我独尊的奥秘。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渐渐天空之中,一轮烈日劈开云雾,撒下一道道炙热的阳光,灼烧着大地。

    气温渐渐回升,天山童姥似乎也在回应着阳光一样,烈阳落在她身上,一些细微的灼热能量渐渐没入她幼小的身躯,渐渐她鼻中吐出两道灼热的白气,互相缠住升华,在头顶上缭绕不散。

    随着时间的流逝,白气渐渐浓厚,化为一团白雾。

    就连天山童姥的身影,都被白雾渐渐地完全隐没。

    楚风感知敏锐,当然看得出,这些白雾只是热气而已,应该是身体散热遇到冷气造成,若是换做一个温度正常的地方,断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顶多是接近的时候,感到一阵阵热微风。

    “抱阳守阴,快结束了吗?”楚风若有所思的想到。

    下一刻,只听格格一声骨节作响,天山童姥全身上下宛如爆豆子一般,此起彼伏的发出一阵阵脆响。

    白雾之中的身影,渐渐拉伸,直到爆豆之声渐渐稀疏,白雾淡去,天山童姥露出一张比之刚才长开一些的脸,在这眨眼的功夫,就长了一岁。

    “果然厉害,就不知道内功是怎么干涉细胞变化的,难道是无崖子提到过元气?只不过我怎么感觉只能滋润细胞,各种变化还是依靠细胞本身的异能,而不是内功驱使?”楚风心中想到,看着天山童姥真的习练一天武功,就增长一年内功,甚至身体也长大一岁,不禁有些震撼。

    即使他能够异化身体,却也不能这样将自己变小。

    “这唯我独尊功当真是神奇,这样的变化定然是阴阳之变到了极高的境界,亦或者阴差阳错之间,触动到那个境界。机遇可遇不可求,或许能够从中汲取精髓,完善动静之道,还有内功对于细胞的直接干预也非常重要,或许可以借此吞噬本体之上的基因血脉!”楚风异想天开带。

    天山童姥吐出一口浊气,回头一看,没想到楚风怔怔出神,大吃一惊,“你……你在想什么东西?”

    “你……你长得真快!”楚风回过神来,干笑一声道。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你想不想知道我究竟是谁?”

    经过一天的相处,她已经在不知不觉被楚风的生命力场吸引好感,加之楚风没有恶意,天山童姥自然也不再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隐瞒身份。

    楚风目光微微一扫,天山童姥比起之前的变化不大,顶多是从平板变得稍微多出一个平了一些的曲线,如果不注意细节,很可能就忽略过去。

    “你怎么不说话?”天山童姥暗叫不好,心中糟糕。

    楚风打量天山童姥一眼,想了想道,“还是不说吧?我知道你是灵鹫宫的大人物,那阴阳变化的武功也是真的,不过事关重大,还是不知道的好。对于色什么麻烦事情,我一向敬而远之!”

    “哼,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胆小如鼠,往你还自称什么天蚕老祖,笑煞旁人!”天山童姥轻轻一笑,心中似乎明白什么,也不在自恃以前的身份,声音忽然不再沙哑,就像小女孩一样青翠。

    楚风微微一怔道,“果然……你只是在装模作样?”

    “你就当这样,我问你,你想不想学我的武功呀?也算是对你的报答,冰蚕虽然是一个好东西,估计你遇到的是一个异种,吞了它的精华得了一身武功,但是过犹不及,你又无高深武功完全消耗,很可能在某一天,被体内寒毒爆发而亡!”天山童姥想到昨晚的事情,脸上一红之余,心生好感,忍不住苦口婆心的一再劝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