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内部游戏〕〔诡神冢〕〔绝品透视狂仙〕〔慕少的秘宠甜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神级黄金指〕〔霸道帝少惹不得〕〔闪婚蜜爱:墨少的〕〔都市逍遥仙帝〕〔许你浮生若梦〕〔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巫师不朽〕〔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夺嫡〕〔恐怖转轮〕〔王牌少帅〕〔神洲战魂纪〕〔太初问心〕〔盛世豪门:风少女〕〔相府千金:谋妃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07.唯我独尊功
    “这些不过是小问题而已,我可不是被人吓大的!”楚风轻轻一笑,脸上却露出一抹迟疑之色。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臭小子,你不相信我能够治好你?”

    “没错!”楚风点了点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天山童姥眼见当做驴肝肺,被付之东流,不禁气急败坏,破口大骂道,“你这臭小子有眼无珠!”

    虽然唯我独尊功本来只是一门纯阳之气的武功而已,名字也叫做纯阳功,但是在师傅传功的时候,听说这么武功最强,她性子要强,就选了这本武功,化阳化阴,强行修炼,后来她阅遍逍遥派的诸般典籍,将它完善为阴阳变化的武功。

    也就是如今唯我至尊功的雏形,只差一步大功告成。

    只可惜关键时刻被李秋水横插一脚,她陷入走火入魔,虽然她及时保住性命,但是功力却永远不能圆满,每到一定程度就会在瞬间一泻千里。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天山童姥在功力泄尽,任人宰割之前,找到一个法子,将功力在泄尽之前,自行散入四肢百骸之中,只余一抹元气不灭。

    然后又从滋补的血肉之中,一日千里的取回内功,甚至反过来利用这个特点,经过千锤百炼之后,她的功力已经超乎想象的精纯,挖尽潜质。

    即使李秋水一路顺风顺水,武功依旧被她远远都抛开,即使灵鹫宫也敢回,只能带着无崖子浪迹天涯,也就每隔三十年的时间,算准自己内功满则散的特性,才敢拐弯抹角的回来报仇雪恨。

    那些万仙大会的各路人马,齐聚一堂,就是最好的印证。

    “有眼无珠,难道真有那武功?”过犹不及,楚风行走天山童姥脾气暴躁,如果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最终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稍稍松了口。

    看着楚风异动的模样,天山童姥不屑的嗤笑一声道,“你吞噬冰蚕异种的精华,得到一身旷古烁今的武功,却也被冰蚕精华所同化,无法消化,我这一门武功,刚好能够对症下药,将你体内冰蚕精华消耗,挖尽潜力,甚至人功一体!”

    “人功一体?什么意思?”楚风略带疑惑,倒不是他听不懂,而是他很好奇,难道这就是天山童姥的唯我独尊功之所以能返老还童的秘密所在?

    “就是将功力与人化为一体,紧密相连!”天山童姥淡淡的说道,目光有些悲切,似乎回忆到什么。

    楚风微微一阵道,“原来如此,不过内功不都是与人?”

    “不一样,普通内功不过是五谷精华,在体内凝结而成,又称采气,人与气之间,看似互为一体的,其实也只是走在经脉之中,并不能息息相关的紧密结合!”天山童姥不可置否的说道。

    楚风恍然大悟的说道,“也就是说,人和功力化为一个整体,就像手脚一样,与身体息息相关!”

    “还要更加的亲密!”天山童姥摇了摇头道,“小子,其实我的真实年龄早已九十有六,百岁可待!”

    “什么?”楚风从地上跳了起来,做戏做全套的围着天山童姥转了一圈,难以置信道,“小姑娘,倘若我要是信了你的话,那才是真的有眼无珠!”

    “哼,你懂什么,我练得这是八荒六和唯我独尊功,人和功力是一体的,只不过这武功在那小贱人的破坏下,才成了如今模样,每三十年就是功力溃散,由于人功一体,身体也会跟着倒转,消耗大量的元气返老还童,你不是奇怪我喝什么血吗,就是为了补充气血,由于人功一体,效率极高,倒也能勉强维持!”天山童姥淡淡的说道,事到如今,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否则等李秋水追来,还不是一样会被揭破。

    与其到时候揭破,落入那贱人手中,她情愿主动扯开这个话题,至少比死在那贱人手中要好的多,更何况一夜相处,不知道为何,她对楚风心中升起一阵好感,相信这样的人也不是恶徒。

    楚风恍然大悟,惊讶的说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自称姥姥,原来是真这么大岁数了?不过你这唯我独尊功怎么有点像嫁衣神功——欲用其利,先挫其锋,将武功练成再毁掉,由于体内犹有余根,重修事半功倍,而且由于有舍有得,数次锤炼,功力能够完全收发自如,不运用时,绝不会有任何一丝外泄,功力和自身凝为一体,外力不能撼动。难道这就是你所言的人功一体?”

    “嫁衣神功,这是什么武功?”天山童姥略微惊讶的说道,虽然目的并非一样,她只是想要以此规避功散人亡的伤势,但是其中原理却也是一样,她这完善过来的唯我独尊功会淬炼功力和身体,挖出两者之间的潜力,化为一股奇异的力量,如火焰般炙热猛烈,又如月华般轻柔寒冷。

    所谓的生死符的功夫,就是她以唯我独尊功衍化而出的武功,哪里是什么毒药?根本没有解毒的可能,甚至自废武功,由于这股人功一体延伸的奇异力量已经不是内功,不再局限于经脉之中,能够任意穿梭身体的每个角落,不可能从功力中带出,也无济于事,最终痛苦的死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由她亲自出手,收回那道奇异力量。

    楚风没想到还真的一样,心中一惊道,“嫁衣神功是我偶然在典籍上看到过的,只不过热烈如火,我一身寒气根本没办法修炼,而且看到的也只是寥寥无几的破碎残句,也只能望洋兴叹!”

    “是吗?”天山童姥眼中闪过一抹遗憾,轻轻一笑道,“不过你不必担心,我这唯我独尊功虽然以前也是纯阳武功,霸道无双,如你所言嫁衣神功一样,猛烈如火,但是经过姥姥不断完善,已经能够由阴柔体质修炼,主旨亦是以心驾驭阴阳,阴阳任意逆转互易,也不怕根骨不符。”

    “是吗?这真是太好了!”楚风惊喜道,果然与自己想的一样,甚至还要超出,人功一体,如果能够得到其中的精髓,天蚕变必然更上一层楼。

    “不过,想要真的将唯我独尊功真正化为自己的力量,并极致的发掘身体潜力,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看着楚风喜悦的表情,天山童姥冷哼一声,这臭小子说风就是雨,未免高兴的太早了吧?

    楚风微微一怔,迟疑一笑道,“难道还有什么隐患或者禁忌吗?我可没有像前辈一样遇到什么问题,修炼唯我至尊功,应该没有什么难度吧?”

    他已经修炼过小无相神功,将之精髓融入动静之道,浑身畅通无阻,又修炼北冥神功,一正一反,以有无之力,能够更进一步兼容天下武功,倒也不怕修炼这唯我独尊功,与现有武功冲突。

    天山童姥无语的说道,“你这小子,当真是大言不惭,姥姥修炼它筑基就花了十八年,大成用了三十六年,你得了冰蚕精华,一身武功已经只差全盛时期的我一线,筑基的过程基本上一两个月就能完成,但是唯我独尊功核心是人功一体,潜能自用,淋漓尽致。这个淬炼的过程才是真正的难度所在,也是你消耗冰蚕精髓的解决之道。否则只是筑基,也不过换一下内功!”

    “也就是说,我也得像你一样,变成一个小孩子是吗?”楚风露出一丝迟疑,故作不解的试探道。

    “没错,不过过程只需要一个月左右,我三十六岁返老还童,用了三十多天,六十六岁返老还童,那一次用六十多天。今年九十六岁再次返老还童,估计需要九十天时光,相当于一天等于一年功力,还有体质的差异,以你小子年轻力壮,血气方刚的身体,回复功力估计要比我快上一倍!”天山童姥看着楚风胆怯,得意洋洋的说道,但是说到最后一句时,又难免酸醋。

    楚风恍然大悟道,“难怪一日时间,你就已经有了三流高手的内功,而且身体也微不可查的长开了一些,原来是你的内功一天等于是一年吗?”

    “没错,我返老还童之时,每一日便相当于是一年,只可惜必须吸饮气血浓厚的鲜血滋补我的武功,方能运转功力恢复身体,否则适得其反,不到但不能恢复,反而气血激荡,强制化为功力,最终走向枯竭,自取灭亡!”天山童姥淡淡的说道,想到在乌老大手中几日,目光闪过一抹极为霸道的阴冷,显然她对此记忆犹新。

    楚风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不过这唯我独尊功也任是风险大了一些,有没有办法避免散功?”

    “哼,臭小子,若是能够避免散功,姥姥还会坐在这里与你吹冷风,住山洞?”天山童姥翻了一个白眼,目光之中,毫不掩饰的露出鄙视道。

    若不是心境突破,她早已经对于世间一切感到麻木,根本不在意虎落平阳,也能够忍受被人欺辱,这种地方要是以前,她是万万不可能留宿的。

    不过若是以前,或许她被乌老大抓住,就已经死了。

    楚风讪讪一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练功,太危险了。当然与死亡相比,还能克服的!”

    “哼,算你小子识相,不硬撑……”天山童姥撇撇嘴道。

    楚风想了想道,“对了,前辈,有一事我不理解?”

    “哼,你相问最为灵鹫宫一代高手,如此重要的时候,为何不躲在缥缈峰上,度过难关才出来?”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如何看不出楚风疑问。

    楚风只是做戏做全套,不过她既然主动回答自己,他也不介意核对一下信息,“没错,至少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就连血食如果没有一点武功傍身,都没办法弄到手,为什么一定离开呢?”

    “哼,还不是我那个好师妹李秋水,那个贱人暗算我,幸亏我悟出唯我独尊功,才能够保住一条命,不过我也没让她好过。那贱人不是一天到处勾人,我就坏了她脸蛋,看她如何出门见人,在于那些臭男人孤孤单单!”天山童姥又气又怨的说道,看到的出来,李秋水在他她心中已经超过无崖子,从李秋水能够准确计算天山童姥的返老还童之情,并重重布置,显然在李秋水的心中,天山童姥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楚风笑而不语,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恐怕就是无崖子出手阻止,也会手忙脚乱,也无可奈何吧?

    唯一的化解之法,大概就是同归于尽时的幡然醒悟。

    “小子,你笑什么?”

    天山童姥看着楚风露出一抹笑意,在想着什么,立马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激动的跳起来道。

    楚风回过神来,淡淡的说道,“没想到你已经一把年纪,还像小孩子一样,对自己对头念念不忘!”

    “哼,那小贱人我想忘记也难,她深知我这唯我独尊功的底细,算准我返老还童的时间,那些万仙大会的乌合之众,之所以能够知道我陷入虚弱的事情,必定是她暗中散播,准备在背后乘机出手,我怎么可能忘记?”天山童姥冷哼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原来如此,这也是前辈不呆在缥缈峰闭关,反而偷偷离开灵鹫宫的原因了吧?”

    “没错,只不过没想到吩咐了手下,并安排一些抵御之策,刚下缥缈峰躲避风头,却没想到迎面撞上闯上峰来的乌老大,而我手下正全神贯注的防备李秋水,根本没有注意到从缥缈峰后面摸上来的小喽喽,就被他们直接给抓下了山去。”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却也没有避讳什么。

    反正楚风将她从乌老大手中救出,也猜的到事情经过。

    楚风轻轻一笑道,“如此说来,还多亏了我救你么?”

    “哼,若非如此,姥姥自创的唯我独尊功即使在我派之中,也是秘传之中的秘传,不比我那门师弟的北冥神功差,甚至远在其上,更是原本纯阳功的升华,一旦流落江湖,足以引起一阵阵腥风血雨。这等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世武功,怎么可能会有你小子的份?”天山童姥嗤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未来武道修练网〕〔盛世鲛妃〕〔忠贞不渝的生死爱〕〔不正经修真〕〔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逆流2004〕〔海贼之海军雷神〕〔吃货唐朝〕〔女配的另一种打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