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痞在校园〕〔在年代文中不思进〕〔重启完美未来〕〔唐枭〕〔我的海克斯心脏〕〔暖婚似火:顾少,〕〔十里医香:携子妃〕〔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反派毒妃逆袭攻略〕〔七玄至尊〕〔诸天万界监狱长〕〔温柔陷阱:恶魔的〕〔爆宠甜心:恶魔校〕〔甜妻要翻墙:先生〕〔梦里不知卿是客〕〔神道帝尊〕〔清宫2:这个宫廷是〕〔灵域行者〕〔至道学宫〕〔倾城神医,逆天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09.李秋水
    “李秋水,你这贱人……”

    楚风看清来人,还未开口,天山童姥就已厉声大喝。

    李秋水轻轻一笑,引动苗条婀娜身形一阵阵发颤,“师姐,你倒是好福气,临死之前,也能有个少年郎相伴,相信黄泉路上,也不寂寞吧!”

    “你这贱人一天到晚勾勾搭搭,还说我?这少年就是我最大的底牌,老天有眼,就让我为无崖子师弟清了你这荡妇!”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

    “他……”李秋水咯咯一笑,宛如颤动花枝,自始至终都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完全没有丝毫担心之意。

    天山童姥大笑道,“小贱人,他学了我的唯我独尊功,而小子也有六十年功力,杀你易如反掌。没想到如今死到临头,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师姐,看来你被这小子麻痹了吧?你就没问过他的身世来历吗?”李秋水轻轻一笑,稳操胜券。

    天山童姥脸色大变,又隐忍住,“贱人,你休想离间我们?哼,你以为我会会中计,痴心妄想?”

    “师姐啊,我真是替你悲哀!”李秋水轻轻一叹,目光落在楚风身上,闪过一抹欣赏,“你练就北冥神功,内力却精纯如斯,当真让我大吃一惊。”

    “什么意思?北冥神功……”天山童姥回头质问道。

    李秋水咯咯一笑,如水一般的眸子,瞧向楚风轻轻一笑,“不仅仅是北冥神功,这小子还得了我留于我与无崖子师兄所生女儿的小无相神功呢?”

    “难道你就是小符禀报的那个逍遥派掌门一脉的传人,你在骗我?”天山童姥反应过来,暴怒不已。

    李秋水轻轻一笑道,“看我这师姐的脾气,少年郎,不如跟着姐姐如何?荣华富贵,神功绝学,保证你享受不尽,用之不完。”随着目光一扫,眼中颇有几分挑逗,一抹妩媚和柔情相许。

    若是常人被她这么一瞧,生死相许也是理所应当。

    天山童姥大吃一惊,连忙大喝,“小子,小心这贱人媚术!”

    “哼,荣华富贵,神功绝学,在下虽然都想要得到,却也不会任人施舍而来!”楚风轻轻一笑,对于李秋水的目光,视而不见,莫说这人水性杨花,就算至情至性,他也不可能将心付诸于一女子身上,而且这女子还是心思复杂之辈。

    李秋水瞧了片刻,幽幽一叹道,“没想到小郎君如此镇定,看来我那孙女却是找到个如意郎君。”

    “语嫣姑娘,在下与他不过点头之交,李秋水前辈若是真的关心后辈,不如去无量山看一看他们!”楚风冷哼一声,软磨硬泡,也想打动于他?

    李秋水见楚风不为所动,轻轻一叹道,“我也想去看看,不过,不说也罢,她们总有自己的路!”

    “前辈倒是洒脱,既然如此,为何对旁边这位前辈,紧抓着不放!”楚风淡淡一笑,一副规劝模样。

    李秋水咯咯一笑道,“小郎君怕是走眼,我这师姐可不是受害者,你瞧瞧我这模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也不敢面对无崖子师兄,就连女儿……”

    “嫉妒吗?原来如此!”楚风看着李秋水脸上意犹未尽,还有一抹颤抖,在想到在无量玉洞之中,北冥神功布昂上,一阵阵怨恨,恐怕正是如此,才会嫉妒那雕像,更恨天山童姥,要他杀尽逍遥派弟子,又不见李青萝,恐怕也是不像看到她的那张脸,从而心中怨恨,忍不住辣手。

    天山童姥见得楚风发愣,以为不小心着了李秋水的道,连忙闪身上前,拉了一把楚风,将他唤醒,“小心,这贱人不仅是精通媚术,武功非常也高明,手段虽然多是旁门左道,却防不胜防!”

    以楚风的功力想要拿下李秋水,虽然不说易如反掌,却也**成能够成功的事情。如今李秋水就在她的面前,如今千载难逢的机会,天山童姥自然不会放过,任由楚风中了李秋水的武功。

    李秋水扫了楚风一眼,目光转回天山童姥,轻轻一笑道,“师姐,这位小郎君能够抵抗我的媚术,怎么可能中招?比起这个,咱们姐妹多年不见,如今正是你返老还童的大喜日子,小妹还没有给你送上礼物,你说是不是我小妹的不是?”

    “礼物,我当然要礼物,就用你的项上人头来作礼物吧?”天山童姥冷哼一声,身上气劲勃发。

    李秋水咯咯一笑道,“小妹听说师姐近年来收了不少妖魔鬼怪,本来还怕他们坏了师姐的大喜日子,特去缥缈峰一游,准备助师姐一臂之力的,却没想到师姐不但无事,还找了各小郎君,逍遥度日。看师姐恢复的不错,一定很快活吧!”

    “哼,李秋水,你休要胡说八道?”天山童姥脸色胀红的大喝道,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恼的。

    李秋水轻轻一笑,玉眸轻转,目光回到楚风的身上,“小郎君,你学了师姐的唯我独尊功和天山折梅手,应该报恩?但是这两门功夫虽然奥秘无双,但若是没有姐姐的北冥神功,你如今还是无名小卒,按理咱们更应该亲近亲近才是!”

    “前辈说的没错,不过……”楚风拱手一礼,欲言又止。

    李秋水含笑道,“小郎君,可是担心师姐,放心,我与师姐可是几十年的情谊,怎么可能害她!”

    “莫要听她胡说八道,这贱人心如蛇蝎,万万不可相信!”天山童姥气急暴跳,又见两人说什么亲近亲近,而楚风毕恭毕敬,立马忍不住爆发。

    李秋水轻轻一笑道,“姐妹之间的打闹,小郎君是不会明白?爱之深,责之切,师姐也是如此!”

    “胡说八道!”天山童姥瞪了楚风一眼,气愤的说道。

    楚风上前一步道,“两位都与我有恩,按理来说,帮谁都会有负于人?在下情乱如麻,实在是……”

    “臭小子,你竟被这贱人三言两语诓骗,枉姥姥对你倾囊相授,何曾藏过私?”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回过头来,又看向李秋水,破口大骂道,“你这贱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要不是算准我散功,会上我这缥缈峰来?什么帮我镇压那群乌合之众,若非你在背后搞风搞雨,就那些乌合之众,也敢反抗姥姥?哼,我看你不过是想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顺便盗我一身内功!”

    “师姐怎么尽说这些伤人话?小妹与师姐一别数十年,近些天来,日渐挂念,常常想到与师姐在灵鹫宫之中,天真无邪的快来日子,便想来瞧瞧师姐,并澄清咱们姐妹这数十年来的误会。只是师姐不问情由的闭门不见,还妹子手下一员大将,妹子只能出此下策,让师姐出来一见,又怕惹恼师姐,只能远处观望,听闻师姐被人抓住,师妹立马就不顾一路风雪,赶了过来。师姐,还不明白妹子心意吗?”李秋水脸上含笑,左一口师姐右一口师姐,当真亲热无比。

    楚风轻轻一笑,如何不知道李秋水这番亲热不过为了麻痹与他,并拐弯抹角的刺激天山童姥,显示她的无奈,与天山童姥的蛮横。好一个宫心计,若是他不明所以,怕还真以为爱之深,责之切,天山童姥不明事理,来个成人之美。

    天山童姥目光如火,大怒不已道,“贱人,事到如今,你还花言巧语,讥刺于我?你菩等数十年,不就是为了今日吗?这小子不出手,算我有眼无珠,今日就是拼了老命,与你一较高下。“

    “小郎君,师姐还真是蛮不讲理呢,你快来给我评评理!”李秋水目光流转,毫不在意的说道。

    楚风轻轻一笑,上前一步道,“前辈,你莫要在花言巧语,你心思我也知道,在下不会坐视不理?”

    “算你小子有良心?”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露出喜悦。

    李秋水目光斜视,在楚风身上一扫,冷哼一声道,“小郎君,你得了我的武功,这才几日时间,即时你吸了几百个江湖人的内功,鲲化为鹏,一飞冲天,又得师姐唯我至尊功升华北冥真气,但是内功并不等于实力,也仅仅勉强与我平起平坐,若是以命相搏,谁胜谁负,犹未可知?你可要想好,小郎君,要我一不小心杀了你,那就可惜了,人家还想你做我的入幕之宾呢!”

    “入幕之宾,就看前辈手段了!”楚风冷哼一声道。

    李秋水轻轻一笑,眼波流转,在楚风白皙如玉,甚至透明的根骨上,轻轻一扫,目光带着一抹温柔,笑意盈盈的说道,“人家手段可多着呢?”

    “哼!”天山童姥冷哼一声,暗骂一声,不要脸的荡妇。

    楚风抬头一瞧,那双眼之中,竟然觉得含情脉脉,心中一窥,瞬间又化为凛然,“好一个媚功,不愧是专精于神,果然是利害,若非我修炼明镜止水的异能,心如止水,恐怕不经意间,也得找了你的道。不过,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着这等床笫之事,还真是……厚颜无耻!”

    楚风心中无语,正要反击,不想腰间忽然一阵剧痛。

    “你干什么?”楚风回头一看,天山童姥一簪子插进自己大腿。果然逍遥派没几个正常的,一个不要脸皮,贪欢作乐,一个脾气暴躁,蛮不讲理。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不到不觉无理,反而义正言辞的说道,“小心这贱人媚术,若不小心着了她的道,你小子身板再厚实,也死无葬身之地!”

    “我知道!”楚风冷哼一声,虽然知道天山童姥以为自己中了媚术,以刺痛唤醒自己,不过直接扎人,若非自己体质非人,待会儿生死相搏的时候,自己却有伤在身,还不得给她间接害死。

    看着天山童姥破了媚功,李秋水不但没有任何遗憾,反而轻轻一笑道,“师姐,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呢?本来人家还犹豫,现在可总算好了!”

    “不好!”天山童姥反应过来,看着楚风血液侵蚀出来的大腿上,一团红晕,脸上顿时神色大变。

    自己只顾着唤醒这小子,不自觉的手下重了一些。

    “我没事!”楚风无语至极,内功一催,簪子啪的一声,化为庸粉,皮下血肉,一阵阵蠕动合闭。

    天山童姥尴尬的说道,“臭小子,你不会有事吧?”

    “没事,我这衣服以天蚕丝刀剑难伤,水火不侵,虽然你下手重了一些,不过它已经为我挡住大部分力量,充其量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皮外伤而已!”楚风轻轻一笑,手中暗自咂舌不已。

    这娘们真tm没轻没重,如果是常人,这刺穿他天蚕丝的一簪下来,恐怕整条腿都得废掉不可。

    李秋水轻哼一声,不可置否,“小郎君,真会虚张声势!”

    “你小子可不要逞强!”天山童姥也有些迟疑的说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下一次,你不要胡来就是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可真的就消耗不起了。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一脸恨铁不成钢,“若不是你小子贪花好色,被那贱人妩媚住,我会出手?”

    “你怎么知道,我被迷住了!”楚风冷哼一声说道。

    天山童姥愤怒的说道,“若非如此,大敌当前,你发什么楞?我那一手又不快,你不会闪开?”

    “不快?”楚风无语至极,若不是使用了天山折梅手,自己即使怔怔走神,却也不可能没有反应。

    李秋水轻轻一笑道,“拖延时间吗?师姐,没想到你也有聪明一点的时候,可惜,我会给你机会吗?”

    话音一落,忽然白光一闪,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

    楚风屈指一点,一抹剑气凌空,将一把匕首打偏。

    “这是六脉神剑,小郎君,当真是洪福齐天呢!一眨眼的功夫就学了这么多的武功!”李秋水身子急退,落在旁边的白雪之上,衣裙飘飞。

    楚风目光一扫,落在李秋水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一尺长的匕首。这匕首透明如水,好像流动的晶体,在她衣衫中,似有还无。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小心,她这匕首会随着周围变色,与她武功一样,无形无相,不着痕迹!”

    “再加一句,看似柔弱似水,却坚韧稳固。”楚风凝重的说道,刚才六脉神剑乃是他化如天山折梅手发出,威力更甚往昔十倍,竟然毫发无损。

    李秋水手中微微颤抖,其实她也很吃惊,自己无限真罡附着于水晶匕首上,催发剑芒,无坚不摧,竟然在一瞬间,宛如大水扑火,生生抹灭。

    “不过,这小子腿上有伤,我本来不擅长正面与人拼杀,正好以轻功牵制,暗中奇袭,将他斩于匕下!”李秋水暗中想到,还真是多谢你了,大师姐,若非是你,这次我恐怕就遇上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