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进化系统〕〔狂武战尊〕〔半知先知〕〔重生八九甜蜜蜜〕〔超级丹帝重生都市〕〔萌宝来袭:战少追〕〔都市之至尊狂少〕〔狱记重生〕〔网游之洪荒大蝙蝠〕〔都市强无敌升级系〕〔极品透视小村医〕〔我在古代的种田大〕〔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网游之超级大矿工〕〔期待在地下城相遇〕〔魔都医流高手〕〔女boss坑仙路〕〔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1980之强国崛〕〔帝国吃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12.逍遥武库
    “把袍子那过来吧!”楚风身体一震,身上污垢如同滴水落在荷叶上一般,圆润无着的滑落而下。

    大腿上因簪子出现的破洞,也在楚风微微吐丝的辅助下,互相交织,吐出几根银丝,就已经崭新如初。梅兰竹菊看得惊奇,心道,“没想到公子有如此异功在身,只怕这衣服也是特属吧?”

    “公子,我为你换上衣袍吧!”符敏回过神来说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男女有别,我自己来即可!”

    “公子,我们是你的婢女,怎么会有什么男女之别呢?”梅兰竹菊也回过神来,和符敏一人扯住袍子一脚,盈盈走近楚风,将袍子套在他身上。

    楚风轻轻一笑,无可奈何,自己拿毛巾洗了一把脸。

    他正要问天山童姥的事情,却没想到忽然一把扯住。

    “公子,我们为你整理仪容!”梅兰竹菊轻轻说道。

    楚风也不好博人面子,任由她们摆弄,来到梳妆台。

    一根根银白的发丝,在四人的分拣梳理下,渐渐井然有序,不仅仅是随意披在身上,乱糟糟一天,虽然柔润如丝,却像是狮子一样四处乱跑。

    “公子的发丝,质地真是坚韧!”梅剑抓住一根长一些的发丝,想要将之扯断,以免这一根发丝格格不入,却没想到运劲一扯,手中立马出现一道白印,如果再多使劲,恐怕非得割断手指。

    梅兰竹菊心中有些骇然,“竟有如此坚韧的发丝?”

    “难怪他瞧不上我的衣服……”符敏是针线之上的行家,之前没有注意,此刻近距离接触,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些发丝是上好的针线,楚风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是由类似的材质编织,浑然天成。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一身衣服穿上定然刀剑难伤。

    经过梳洗之后,楚风看起来容光焕发,仪表堂堂,梅兰竹菊站在近处一观,兀自一怔,魂飞天外。

    楚风身上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气息,白皙如玉又给予她们一种纯净之感,兼之他平易近人,想到天山童姥的吩咐,梅兰竹菊心中难免隐隐悸动。

    “好了,你们还没吃早饭吧?”楚风视若无睹的说道,不过是被完美生命的魅力吸引,触动人类基因之上,本能的想要吸收优质基因,繁殖更近优秀的个体,从而壮大群体的潜在意识而已。

    符敏回过神来带,“我去叫人准备!”退出了房间。

    “让他们也为几位姑娘准备吧?”楚风轻轻一笑道。

    早晨过后,符敏乃是一天一部的首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自然没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吃过饭便告辞离去。

    看着终于冷清一些的房间,楚风本要打发身边的梅兰竹菊,没想到还没有等他开口。梅剑擅长察言观色,见楚风沉思一刻,似有决定,连忙说道,“公子,可是要去找尊主,学习逍遥派武功?”

    “没错,我留在此处,一是为保护童姥安然恢复武功,不被李秋水牵绊,二是学习逍遥派武功,强大武道之路!”楚风轻轻一笑,半真半假。

    梅剑颔首一笑道,“尊上如今正在闭关,无空接见公子,若是想要学习逍遥派武功?尊主留言如果仅仅学武,就让公子去灵鹫宫后殿的密室!那里留有几副壁图,是逍遥派数代的秘传武功!”

    “仅仅学武……差一点忘记,逍遥派不仅仅是一个武侠门派,还有一些诗词歌赋,天文地理和士农工商的秘传,就像是一个文明的种子一样!不过,这种低级文明得了也没用,还不如现代文明呢,即使有世界眷顾的内功,也只有被吊打的份!”楚风心中一笑,并不在意,一脸喜色的说道,“童姥果然心思缜密,还请四位姑娘前面带路!”

    “公子请随我们来!”梅兰菊竹四姝引着楚风来到灵鹫宫后院的一座假中,她们打开一个隐秘的机关,假山微微一颤,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目光目光一扫,能看到石阶,应该是一个密道入口。

    梅剑高举火把,一路当先,领着楚风和妹妹们鱼贯而入。

    “公子,这里面机关重重,勿要妄动!”梅剑回过头来,诚恳的提醒道。言辞凿凿,非常的谨慎。

    楚风想到古代技术就是贵族的血液,一方面以奇技淫巧遍地,一方面又暗中收拢匠人为己所用,对于技术等知识保管严密,逍遥派虽然武功超越,但是代代智慧决然,对于自家传承虽然不会如某些门派束之高阁,却也不可能毫无防备?

    梅剑将火把举高,一只手在隐蔽之处不住按动机括,每走一处要道,便要停下来一次。估计是停止预伏的暗器陷阱,也因此一路上倒也安静。

    地道是曲曲折折的向下盘旋,众人过了阶梯又是密道,过了密道又是石阶,约摸半晌,才豁然开朗,来到一个巨大的石窟,气闷也一消而逝。

    梅剑把火把放在旁边,移动一面水晶,很快一道光束折射,将石窟照的恍如白昼。楚风目光一扫,依稀可见,此地乃是挖空山腹,开发而成。

    “公子,这里是演武的地方,旁边有兵刃和秘籍的武库,不过寻常武功恐怕已经入不得公子法眼,还请随我来这边。这边才是逍遥派武功所在……”梅剑走向左侧的一块岩石,在她的心目中,楚风早已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能够配得上他的,也只有逍遥派的武功,因此也没有多问。

    楚风虽然还不是神仙,却也瞧不上三脚猫的垃圾武功,就连精气神都不入门的武功,看得在多也是浪费时间,就像从乱码之中,寻找价值一般,虽然不能绝对否定没有价值,但是能够收获的与耗费的精力和时间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梅剑看着楚风不答,也就是默认了,来到巨石之前,轻轻打开机关,很快出现一条通过。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一马当先,反而让在了一旁。

    楚风目光略带疑惑,迟疑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公子,这石室乃是禁地,我们不敢入内。”梅剑淡淡的说道,里面武功她们虽然也略有耳闻,但是天山童姥一直不准她们进入,说是她们功力不到家,有害无利,她们自然不敢逾越。

    楚风目光一扫,可惜对于非生物感知,也就是一般,看不出什么危险,不同寻常。不过以防万一,却也没有贸然踏足,“禁地,难道有危险?”

    “不是,公子,此地乃是逍遥派要地,虽然尊主为人不拘泥于形式,但凭心意,并没有禁止我们姐妹进入,但是尊主有言,此地于我们有害无益,我们姐妹也不敢擅入。”梅剑谨慎的说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无妨,有害无利,应该指的武功吧?你们小心一些就是?更何况我看着呢!”

    “这……”四姐妹相视一眼,惊喜之余,也有一抹迟疑。

    梅剑目光闪烁,迟疑一下道,“公子,尊主曾言,以我们的资质,倘若用心练功,那么到四十岁时,便可参研壁上武学,否则观之毁人不倦。”

    虽然神功诱人,有力量才能够获得更大的话语权,梅兰竹菊深谐此理,但是她们乃是天山童姥心腹,看似鞍前马后的奴婢,实际上却是天山童姥的意志代行者,以天山童姥的脾气虽然暴躁,却也不可能欺骗她们,也不屑于欺骗她们。

    如此一来,梅兰竹菊虽然心动,却也非常克制。

    楚风轻轻一道,“二十年,逍遥派武功能够让人青春常在,你们都人老珠黄了,学了又有什么用?你们不是要伺候我吗?那就跟我一起来吧?”

    “公子,我们……”四姐妹迟疑一下,当即一礼相携。

    “果然女人是无法战胜衰老和丑陋的吗?”楚风心中一笑,连忙摆摆手道,“好了,我们进去吧!”

    “是,公子!”四人脸上带着一抹喜色,前面引路。

    楚风跟在后面,走进石室,只见四壁整齐,仿佛粉刷过的前辈,就连石壁也打磨得非常平整光滑。

    “这就是逍遥派武功吗?”楚风目光在石壁上轻轻一扫,上面刻满无数径长尺许的圆圈,每个圈中都刻了各种各样的图形,有的是人像有的是兽形,有的是残缺不全的文字更有些只是记号和线条圆圈,旁注着“甲一”、“甲二”等数术。

    一眼望去,圆圈之数成百上千,看得人头晕目眩。

    梅剑目光一扫,“公子,这画应该是甲一看起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图形一般都是直观的,而非抽象的文字,需要各种曲解才能得到真正的意思。既然它是甲一,那么就是开始,我们先从一号图看起!”楚风目光一冷,进入明镜止水。

    随着一二三的标注往下,楚风立马就察觉这是天山折梅手第一式,第二式……等变化,再往后似乎是一套掌法,他没有见过,不过根据小说之中的描述,应该是天山六阳掌的图解,也没有在意,只是一些内功的运用,已经与他无用。

    越过石壁上的天山六阳掌,楚风正欲再往下看去。

    不想耳边一声惊呼,楚风回头一看,只见梅兰竹菊面色大变,一股气血翻涌,几欲破体而出的模样。

    “走火入魔?”楚风连忙上前一步,将梅兰竹菊扶住,一股凉丝丝的真气,将翻涌气血冷却下去。

    梅剑谨小慎微,最先恢复,“公子,我们先出去了!”

    “原来如此,功力不足,无法修炼上面的武功吗?”楚风轻轻一笑,反应过来,虽然对于他只是内功运用的法门,已经无关紧要,对于常人而言,却是神功绝学,稍有不慎,便玉石俱焚。

    四姐妹心有余悸的说道,“公子,我们的武功低微,留在这里只会干扰修炼,我们在外面为公子护法!”说话间,便扶着石壁,要走出石室。

    楚风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们不必害怕,这些武功虽然厉害,却也不可能一眼就让人走火入魔,而是传功之人明白,这些武功无一不需要强大的内功为根基,不想门人在这些招式上面空耗了光阴,便存心立一个下马威,对这些壁画上,不,应该是画上这些画的时候,夹了私货!”

    “公子,不必宽慰我们,原来尊上说我们四十岁才能修炼这石室之中的武功,此一具看似打磨根基,其实背后也不是不想我们修炼,而是我们功夫不到家。刚才我们看着这些壁画,就不自觉的修炼甲一武功,不想真气不足,一股窒息涌来,浑身就像火烧一样,气血沸腾,如果不是公子即使出手镇压气血,我们姐妹必死无疑!”梅剑想到刚才的事,心有余悸的说道。

    兰剑也轻轻一叹,“这等武功,我们瞧上一眼便是天大的荣幸,以我们庸劣的资质,就是再给我们四十年时间,也一样无福消受这等乘武功。”

    “其实你们不必如此,我不是说过,这壁画之上有问题吗?这不仅仅是资质问题,而是你们控制不住真气,强行修炼所致!”楚风淡淡的说道。

    四姐妹微微一怔,疑惑不已道,“公子何出此言?”

    “这壁画不过是一个下马威,让一些不自量力之人褪去,不过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显然布局此图之人非常明白这一点,也因此,功力不足者就会在这壁画上面,施加的心灵引导之下,走火入魔,而如果功力充沛,反而能够让一些因修炼内功,荒废了其他的弟子无视慧力不足的问题,快速跨越门槛。”楚风淡淡的说道。

    如果配合北冥神功传输内功,逍遥派完全可以批量制造高手,这可不是坑爹的葵花宝典,快的只是速度,而且就算是切了也不一定能够超神。

    毕竟但凡武功都有资质和体质限制,而醍醐灌顶就没有那么多麻烦,没看虚竹笨蛋无比,资质平庸,还不是硬生生的成为举世高手。如何逍遥派要发动战争,一手生死符,一手北冥神功和这些壁画,以及类似壁画的这些精神塑造和引导的力量,举手投足就能把天下弄得支离破碎。

    “这就是超然门派傲世天下的底蕴吗?”楚风豁然惊醒,为什么江湖能够凌驾于朝廷之上,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在地方做大,本身无论朝代如何更替,统治地方的都是他们,还有这些屠龙技。

    想到这里,楚风又摇头一笑道,“不过,这与我有什么关系,现在逍遥派不都已经差不多分崩离析……不对,杀器在不同之人手上,结果也有所不同,庖丁解牛在庖丁手上,不过是一个做饭的刀工而已,在一个江湖人手中,却是杀人的利器。虽然自己也如逍遥派一样,并不无心天下,不过有备无患,何不学之,留作底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