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小村长〕〔我真的不开挂〕〔网游版美漫〕〔抗战之重生天狼战〕〔老子是条狗〕〔逃妻鲜嫩嫩:霸道〕〔提升修真的成功率〕〔最强桃运系统〕〔天命凰谋〕〔空间灵师之家有三〕〔我的神秘先生〕〔厨妻当道:调教总〕〔娇妻甜蜜蜜:老公〕〔重生之诸天大反派〕〔兵王无双〕〔医等狂兵〕〔末世之小冰河〕〔太古星辰诀〕〔我有一截金手指〕〔狼性总裁,超会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18.精神交锋
    精神的缠绕远比身体的接触更近迷人,楚风即使心如止水,依旧止不住掀起波澜,只能紧守明台。

    银川在得到唯我独尊功之后,精神更加专注于自己和楚风在那个现实之外,精神的纬度之中纠缠,觉得就自己好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快来的在丛林之中,自由嬉戏,前所未有的欢呼雀跃。

    在这样的时光里面,也不知道过去多久,银川感到一抹虚脱感,随之一道温柔的力量触摸而来,才从那精神的纠缠中,不情不愿的情醒过来。

    银川睁开眼睛,目光紧紧看向楚风,“刚才是梦么?”

    “梦吗?你在心中回忆一下吧!”楚风轻轻一笑道。

    银川闭目一想,脸上忽变,“这是……你给我的那个武功?长生不老,楚哥哥,我……我……我……”

    “怎么了?”楚风脸上化为平静,又略带一丝探究。

    银川又高兴又悲伤,面上复杂的说道,“你竟然把这样的武功给我,我……只不过,为什么是长生不老,难道是长相厮守?你又要离开我吗?”

    “没错,别离是常有的事情,空间上的,还有时间上的,我们只是芸芸众生之一,根本没办法反抗这世界之上的绝对法则!”楚风轻轻一叹道。

    银川轻轻一叹,依依不舍道,“楚哥哥,我们何时才能相见?”

    “相见时难别亦难,很快的?”楚风轻轻一笑道。

    银川张了张嘴,想要抓住可又伸不出手,“我……”

    “后会有期!”楚风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御膳房中。

    小薰只觉身体一软,又能再一次动弹,忍不住惊叫,“公主,那个人是……”

    “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银川一脸严肃的说道。

    片刻之后,楚风没有多事,很快回到冰窖之中。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让你去拿些吃的,如今都已经日尽黄昏,你才回来,难道去找那小妮子了?”

    “机缘巧合之下,在御膳房碰上了!”楚风不欲多言,淡淡的回答一句,就在冰窟一脚闭目打坐。

    虽然精神缠绵让人迷离,但是对于心神的消耗尤其不小,而且他还是主力,为银川灌输他对于武功的理解,虽然不至于伤身,但是如果不修养一下,对于心神的损耗和干扰,还非常大的。

    天山童姥见楚风不愿意回答,略带恼怒的说道,“哼,看你身上一股脂粉味,我果然没有猜错?”

    “童姥,你加紧恢复功力吧?银川都已经注意到我们,李秋水不可能一无所知!”楚风抬了抬眼皮,也不欲争辩,避重就轻,岔开话题说道。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从冰窟外面传来,“师姐,你来了也不告诉小妹一声,是不是太见外了?”

    “这小贱人……”天山童姥大吃一惊,会叫她师姐并这副温软的模样除了李秋水,这世上还能有谁?

    楚风站起身来,略带惊讶的说道,“说曹操曹操到,来的还真是快。难道是从密道追过来的吗?”

    他对于气息非常敏感,不可能遗漏任何一个角落,更何况还是李秋水这样气息强大,如火炬一般非常明显的人物,他就是眼瞎了也不会看不见。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她之所以寻到,还不是你小子败露痕迹,别忘记你身上那份脂粉气味。”

    “有什么不对吗?”楚风微微一愣,在自己嗅了嗅,的确多了一些奇特的香味,似乎银川身上的。

    天山童姥冷笑道,“虽然这小贱人为人阴狠毒辣,但对自己的孩子却不错,那银川身上的气味是她特质的追踪之物,那日我之所以脱光她衣服,就是为了减少这些气息,却没想到你小子惹了一身这气味,不过眨眼功夫就暴露了行踪!”

    “是吗?童姥也不提醒一下,我还以为是正常的体香呢!”楚风轻轻一笑,反过来问道,“对了,童姥既然知而不言,刚才又非常平静,难道您老已经有了对策,不怕暴露我们的行踪了吗?”

    “哼,你已经染上气息,说了也没用,更何况我也没有想过要躲,即使我功力还未圆满,但是对付李秋水,却也是绰绰有余!”天山童姥带。

    楚风轻轻一笑道,“可再过半日,你就要大功告成!”

    “哼,大功告成,只要你身上气息不消,纵使皇宫舍房千万间,也没有我们藏身之处。更何况我这唯我独尊功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凶险的时刻,既然已经暴露,就不宜在这里修炼!”天山童姥翻了一个白眼,脸上又是无可奈何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李秋水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好姐姐,你不出面是看不起小妹吗?”

    “我们出去吧?”楚风感知气息渐近,回头一眼道。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别上她的当,她这传音搜魂似远实近,似近实远,专门迷惑人在心神?我们若是一出去,很可能中她陷阱,不如就在此处以逸待劳,料那小贱人也不敢轻易进门?”

    “传音搜魂,融入声音的精神技法吗?”楚风眼前一亮,这么既是音功又是精神类武功,不正好弥补他的短板吗?一者弥补精神一道上的无知,二者通过声波震荡,弥补精神范围上的限制。

    天山童姥冷冷一笑道,“好你个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别人的武功?若你这一点贪念作祟,被那小贱人抓到,内生**,外来外魔侵扰之下,你这突飞猛进,境界难免不稳,如此内外夹击,专门攻击你心境,保准立马走火入魔。”

    “还有这手法!”楚风微微一怔,不但没有丝毫胆怯,反而跃跃欲试,“正好让我试试它威力如何?”

    “你……你想的倒是美!”天山童姥轻轻一笑,不可置否道,“这贱人的传音搜魂无形无相,无痕无迹,你越是想要试试看,起了争强好胜的心思,反而先输一筹。如此一来,在心神扰乱之下,你便是听一百次,也不可能推出其中精髓!”

    “童姥说的即是,不过我想要夺取谁的武功可不是窥视其中精髓,而是直接得到!”楚风轻轻一笑,他可没想过通过挨打去领悟敌人武功的奥秘,比起这种方式,他更喜欢先抢到手再说。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得到,你以为那小贱人会那么好心?只怕你学了,给她卖了都不知道?”

    “哎呀呀,师姐,小妹从来都不是什么吝啬之辈,既然小郎君喜欢我的武功,给他研习又如何,就当做银川那小丫头的嫁妆吧!”冰窟大门砰的一声,化为一堆碎石片,李秋水踏步而来。

    天山童姥看着已是近在咫尺的李秋水,冷冷一笑道,“小贱人,你休想卖弄你那些媚术,什么给了也不妨,恐怕少不了加一些后门,最后让这小子辛苦一场,却为你做嫁衣,唯命是从吧?”

    “师姐,你怎么这么说话,你促成我那孙女一桩姻缘,妹妹还没有感谢过你呢?区区一些传音搜魂的小技巧,给他又何妨?更何况他还是银川的夫君?”李秋水轻轻一笑道,语气甚为亲密。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语气微沉,“是啊,咱们姐妹差不多几十年没见,也该好好亲热亲热一番。”

    “不过在这冰库亲热,嘻嘻,师姐当真是好雅兴呢!”李秋水轻轻一笑,冰窖随即出现一道浮影。

    天山童姥随手一招,一颗冰球在她手中化为一抹冰片,伸手一掷,朝着大门就是一片漫天花雨。

    李秋水大吃一惊,身上出现一抹细微的气流化为气罡,啪啪一声连响,将冰片搅碎,“姐姐还真是好兴致,妹妹刚一进门,就来了花雨相迎。”

    “哼,李秋水,你少假惺惺的了,是不是以为我功力未复,就能压我一头?岂知我这唯我独尊功每一次重生,功力都更甚往昔!若是你打的这个心思,怕是要失望了?”天山童姥哈哈大笑,抓住旁边的冰块,手中运劲,轰隆声大作。

    李秋水身如鸿毛,轻轻一飘,冰块落空。只听轰隆一声,一抹清风灌入冰窟,隐隐约约,咔嚓一声,石室破开一个大洞,露出外界昏暗的光线。

    楚风轻轻一笑,上前一步道,“两位暂且住手吧?”

    “师姐,你倒为我很好的引来救兵了呢!”李秋水看着头顶破开的大洞,轻轻一笑,胸有成竹。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就你那群手下……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便是就在此处,又能如何?”

    “是吗?不过可不是那些外人!”李秋水轻轻一笑道。

    楚风微微一怔,“不是外人,难道还有什么变数?”

    “哼,虚张声势!”天山童姥暴起,化为一道残影。

    李秋水身与气合,仿佛无边幻影,优雅的相应而上。

    霎时间,两人化为一团白影和一团黑影,在小小的冰窟之中,急旋碰撞,就像陀螺一样,时而贴在一起,气劲震荡,又倏得分开,气劲疯狂破空,随之又一阵密集的啪啪之声,互相攻伐。

    看着天山童姥和李秋水斗得你死我活,这时候任何人插手,恐怕不是局势的逆转,而是二人合力一击,楚风静静看着,也没有急着插手进去。

    以逍遥二老此刻的武功,不过是不相伯仲,想要在短时间分出胜负,不过是痴人说梦?比起担心她们的危险,楚风倒是好奇李秋水的后手是什么,要知道他可在这里,她还毫不避讳的进门相会,而不是先引走他,在找童姥报仇雪恨。

    如此一来,这后手定然是能够遏制他力量的手段。

    掌风呼啸,忽然一声巨响,天山童姥轰然一声,踉踉跄跄的退了回来。

    “师姐,你功力还没到无懈可击的地步呢?”李秋水略带遗憾的说道,不过也退了几步,再她细汗大冒,显然刚才也只是险之又险的占了上风。

    天山童姥哈哈一笑道,“小贱人,你别高兴得太早?我不过是功力不畅,经你一番逼迫,反而掘出潜能,待我独尊功大成,必将更上一层楼。”

    “你以为还有机会吗?”李秋水突然厉喝道,“去死吧!”

    “臭小子,你不帮我?”天山童姥面色大变,虽然她看似无碍,但是气血激荡,正在调息导气消化潜力,若是她被迫反手,非得前功尽弃不可。

    掌风呼啸,楚风犹豫不决,不想李秋水忽然改变了路线,掌力在半空拐弯,化为一道弧线击来。

    “看来我非得出手不可吗?”楚风挥手一掌刚劲打出。

    “轰!”

    掌力相碰,一道飓风凭空而起,吹的阵阵寒气翻涌。

    李秋水身体剧震,立时倒退数步,脸上一抹潮红。

    “好,好小子,一别数日,你功夫竟然又出现了增长!”李秋水骇然的看着楚风,那眼神就像看怪物一样,就连小郎君之类的情话都顾不上。

    要知道人体就是极限的,到了某个程度,功力就像水在桶中,水满则溢,根本没法留住,想要提升只能提升桶的本身,亦或者升华水的价值,难之又难,如此跳水一般的提升,简直是不可思议,有什么人的身体能够如此迅速的增长?

    天山童姥冷笑一声道,“这小子天资聪颖,回到灵鹫宫之后,我就把毕生所学全部都传给了他,又把逍遥武库给他阅览。李秋水,你现在是不是非常后悔,那日为什么不坚定些,一鼓作气,煽动那些乌合之众,将我和他一举拿下呢?”

    “哼,小郎君不会杀我的,银川已是他的人,难道他还杀自己奶奶不成?”李秋水轻轻一笑道。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他不杀,我杀!”突然暗袭。

    “轰!”

    李秋水脸色大变,连忙一掌相应,可是掌劲刚刚提起,胸口忽然一痛,气血沸腾,掌劲又在无声无息之间消退,只得眼看天山童姥袭到跟前。

    天山童姥哈哈大笑道,“师妹,赢的终究还是我!”

    “你赢了?哈哈……”李秋水忽然一声长啸,宛如魔音灌耳,天山童姥一时不差,首当其冲,被击个正着,头晕目眩,掌风落下,已然一掌打偏。

    “轰!”

    碎石飞溅,天山童姥连忙一退,稳定震荡的精神。

    李秋水气喘吁吁,退至一旁,一边暗中理顺气血,一边不忘扰人心思,“师姐,你赢不了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