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专宠:腹黑逆〕〔大周昏君〕〔天命欧皇游诸天〕〔绝色女总裁的贴身〕〔逃杀之末日迷城〕〔暗月纪〕〔我时崎狂三才不是〕〔快穿攻略:妖孽宿〕〔都市最强奶爸〕〔女王嫁到:老公,〕〔永不沉没的星舰〕〔直播在末日当领主〕〔还是地球人狠〕〔全球大导演〕〔我的餐厅连接着异〕〔烽火盛唐〕〔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理想大唐〕〔我的宇宙超级战舰〕〔头号前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19.再见语嫣
    “差一点忘记你这小贱人的音功之术。”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回头一眼,又骂道,“不过,若不是这臭小子心慈手软,怎么可能再给你反击之力!”

    “如此一来,可得多谢小郎君,手下留情!”李秋水咯咯一笑,目光落在楚风的身上,甚是柔和。

    楚风没有回答,目光在李秋水身上一扫,如何不知道它这是刺激天山童姥,暗将紊乱内息调顺。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他手下留情,但是我可不会……”

    人老成精,更何况她们彼此了如指掌,天山童姥如何看不出李秋水的缓兵之计,右掌当下急拍而出。

    李秋水冷哼一声,“师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急躁!”说着右掌一摆,一道时有时无的掌力打出。

    天山童姥目光一凝道,“这是……曲直如意的白虹掌劲。”当即留心,手中招式一改,刚猛凌厉。

    “轰!”

    两人的掌劲在空中互相碰撞,劲风扑面,锋利如刀。

    楚风微微退后一步,“白虹掌力竟被他直接打散了!”

    “这老婆子的武功更加精纯了,竟然恢复得如此之快!”李秋水微微退步,心中暗自吃惊不已。

    天山童姥手上微微一颤,眼中惊疑不定,“这小贱人恢复竟然如此之快,竟然只比我慢上一想!”

    “以我看来,冤冤相报何时了,两位前辈不如就是打住罢了?”楚风看着两人打了这么久都没有消停的意思,心中渐渐已经厌烦,若非她们跟自己也算沾亲带故,不想暴力相比,恐怕他早就已经出手将她们制服,并夺过需要的武功。

    李秋水轻轻一笑道,“小郎君还真是说笑,就是人家愿意握手言和,我这师姐却也未必肯放手?”

    “哼,这小贱人奸诈无比,她的话从来没有一句是真的,万万不可上了她的恶当!”天山童姥道。

    李秋水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一抹悲伤,“难道在师姐眼中,妹子就是谎话连篇么?我虽然说过许多的谎话,可是某些事上,人家也是真心实意!”

    “呵呵,我的好师妹,某些事情上,恐怕是将我碎尸万段吧?”天山童姥冷哼一声,不为所动。

    李秋水看向楚风,轻声道,“小郎君,我这师姐顽固得就像一块石头一样,人家也没有办法咧?不如小郎君你动动手指头,帮我一起拿下师姐,好让我在师姐面前,好好解释,握手言和!”

    “小贱人,你骗三岁小孩呢?”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

    李秋水轻轻一笑道,“师姐可不是说骗三岁小孩吗?以人家的心思,怎么可能说出这样幼稚的话来,小郎君,人家一片真心,你快些出手吧?”

    “我不会出手帮你们任何一方!”楚风摇了摇头道。

    天山童姥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可不要食言而肥!”

    “这……”楚风微微一怔,看着天山童姥,不解其意。

    突然间,一道黑影闪烁一下,随之一掌猛然拍出。

    李秋水身影一闪,迎接上前,“好师姐,你真闲不住!”

    “哼,你不也一样,小贱人,你以为我至尊功没有大成,就拿你没办法吗?岂知我这至尊功水满则溢,虽然功力稍欠火候,却也与大成的时候差不多了多少!”天山童姥半真半假的说道。

    李秋水非常清楚天山童姥底细,当然不可能相信。

    一时之间,两人又在冰窟之中,激烈的交手起来。

    “轰!”

    一道道气劲四溢,如狂风冷刀,刮得冰窟一片乱象。

    楚风心中轻轻一笑道,“算一算时间,李秋水所谓的援手,在这边动静传出后,也该过来了吧?”

    “轰,轰,轰!”

    转眼百招已过,天山童姥气喘吁吁,李秋水功力延绵不绝,躲躲闪闪,反而后发制人,越发占据上风,只是没想到正当她准备一击取胜的时候,天山童姥身影一闪,在视野之中失去踪影。

    李秋水大吃一惊,“怎么可能,难道是什么遁术?”

    “小贱人,你看哪里?”天山童姥忽然一声大喝。

    李秋水大吃一惊道,“不好,那老婆子在我背后!”

    “轰!”

    李秋水反手一挡,却不想天山童姥的天山折梅手角度刁钻,瞬间越过她的反手,一掌打在后背。

    “噗!”

    李秋水吐出一口血液,连忙一个转身,往回防守。

    天山童姥轻轻一笑,脸上得意不已道,“小贱人,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快活,疏于练功,而你之一脉,精髓也不在这外功之上,如何比得上我?”

    “不好,中计了!”李秋水闻言一惊,她对于天山童姥比她自己还了解,如何挺不错童姥话中有话。

    天山童姥轻轻一笑道,“可惜,现在反应已经晚了!”

    “轰!”

    话音一落,右拳完全一推,直取李秋水胸口膻中。

    此乃人体要穴之一,若是挨上一掌,不死也得残。

    李秋水神色大变,连忙往后急急一退,运气抵抗。

    “哪里逃!”天山童姥准备已久,怎么可能没料到这些,真气一吐,这一招凌厉的拳势破空而出。

    李秋水脸上大变,反应却已是不及,连忙双手交叉,护住心口要穴,却不想这一拳异常的恐怕,在接触的一瞬间,就给这拳劲一招轰飞出去。

    “哇!”

    李秋水宛如折翼之鸟,吐出一口鲜血,摔飞在冰块上

    霎时之间,一团漆黑的身影一闪,立马栖身而上。

    天山童姥嘿嘿冷笑道,“李秋水,你赢不了我的!”

    “呵呵,好师姐,差一点忘了天山折梅手的功夫,不过我没事!”李秋水缓缓站起是来,虽然天山童姥在她胸口打了一掌,但是她身上有小无相神功的护体罡气,虽然受伤,却也生生护住要害,而逍遥派武功只要一气不灭,便可就地复活,因此只是眨眼的功夫,她就撑了过来。

    天山童姥瞧着李秋水若无其事的模样,受伤似乎不重,但是她对自己的武功非常自信,这小贱人一定是在装腔作势,当下一掌拍出,试探过去。

    就在这时,楚风感到一阵阵气息,“童姥!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难道是这贱人的手下?”天山童姥吃了一惊,连忙止住攻击,往后一退,看向门口。

    不多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和震动,缓缓靠近而来。

    李秋水大笑道,“好师姐,你还有与我都下去呢?”

    “若是在斗下去,等她手下过来,这小子又犹豫不决,必然两败俱伤,不行,我必须速战速决。”天山童姥心思电转,越来越急,做出决断。

    李秋水似乎看出天山童姥的打算,冷笑一声道,“我的好师姐,既然你要比,小妹舍命陪你!”

    话音一落,李秋水转过身来,化为一团白影冲出。

    天山童姥想也不想,脚下一点,如大鸟腾飞而上。

    “轰!”

    两人凌空一掌,在反推之力下,立马倒飞了出去。

    天山童姥身子往后一退,连忙使出一个千斤顶稳住。

    “不好,那贱人要逃!”在他稳住的刹那,李秋水接着天山童姥的一掌之力,往屋顶的破洞飘去。

    李秋水轻功无双,仅仅是眨眼之间,就已飞出冰窟,“我的好师姐,看来你注定是赢不了我的!”

    “小子,还不出手!”天山童姥大吃一惊,愤怒的说道。

    楚风可不想秘籍跑了,身影凌空一跃,追了出去。

    “这小子怎么突然这般主动了?”天山童姥微微一怔,不过他追上去也没问题,显然那小贱人真的受伤,只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力气埋伏她。

    当下天山童姥身形凌空一闪,也从屋顶破洞冲出。

    没想到迎面而来的,却是一道缥缈的鹅黄身影。

    那身影从皇宫轻轻飘来,速度极快,几乎直线射来。

    “你是谁?”

    看着那张九分类似李秋水的脸蛋,若非两人气质大异,天山童姥都差一点认错,但是想到李秋水还有底牌,又反应过来,这是李秋水的援兵。

    “童姥,勿要着急,她没有恶意!”一道身影落在她身边,将她腰身抓住,不可置否的往后一退。

    天山童姥不甘的挣开人影,落在旁边宫殿的房顶上。

    “你小子,不愿意出手也罢,别我碍事!”天山童姥冷哼一声,目光落在黄影身上,目光戒备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这是语嫣,无崖子前辈的孙女,换句话说,童姥,她也算是你的孙女一辈!”

    “哼,我可消受不起!”天山童姥虽然嘴上不可置否,但是听到无崖子后,脸上也稍微好看一些。

    她目光一转,落在旁边的白色身影上,“你要躲到何时?难道你以为这小娃娃,就能挡住我吗?”

    “师姐,语嫣可是得到无崖子师哥的真传,若是不小心应付,可要吃大亏哦!”李秋水轻轻一笑,一身白色衣裳出现深红,好像一株含苞待放的鲜艳花朵,在明亮的月光之下,非常显眼。

    王语嫣目光冷淡,脸上并没有多少亲近,淡淡的说道,“祖母,语嫣此次过来,是给你捎一句话!”

    “什么话?无崖子还有什么要说?”李秋水冷哼一声,显然对于无崖子的移情别恋,依旧耿耿于怀。

    王语嫣拿出一卷画,“准确来说,应该是这个……”

    自从她得到无崖子真传,还有几十年的小无相神功的功力之后,依靠不凡的天资,武功可谓是一日千里,无崖子教了许久,已经没什么好教授的武功,他也厌倦江湖,便把让她带着一幅画,到灵鹫宫拜会天山童姥,还有西夏皇宫拜会李秋水。

    只是没想到她刚到灵鹫宫就扑了个空,天山童姥外出有事,于是她也只能转头来西夏,拜会祖母。

    然而王语嫣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来西夏,就遇到天山童姥来袭,在皇宫之中和祖母打了起来。

    对于前一辈的恩怨,她虽是李秋水的孙女,却也没有插足的意思,只是想要将无崖子派给她的画,递给她们,至于什么武功,她倒并不在意。

    一开始修炼武功,不过是迫不得已,需要力量而已。

    如今修炼武功是为了青春不老,以祖父传给她的武功,这一点也不困难,一时间倒也无欲无求。

    “什么画,打开来看看?”天山童姥忽然冲了出来。

    王语嫣微微一怔,只见一道劲风吹拂,一道身影就已经抓向她手中的画卷,“前辈,勿要着急!”

    “拿来!”天山童姥不但没有停下,反而速度更快。

    李秋水冷哼一声,“师姐,这可是师哥给小妹的东西,你拿它作甚!”当下也毫不迟疑的抓去。

    楚风看着两人拼命争夺无崖子的画,心中无语至极。

    若是你们想要知道无崖子的想法,何不当面去问他?

    仅仅抓住这么一副不可能开头的画,又有什么意思?

    “难道……正因为无法开口么?无聊至极!”楚风冷哼一声,站在旁边,隔岸观火,并不准备插手。

    王语嫣看着李秋水和天山童姥两大高手气灌于爪,毫不留情的抓来,完全没有留手,心中大吃一惊,一道气流在她身上润物细无声地盘旋而起。

    “轰!”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眼神大变,只觉两人抓在一个皮球上,王语嫣周身罡气一弹,身影飞出老远。

    楚风眼前一亮,若有所思,“这不是慕容复的斗转星移么?难道是她用小无相神功模拟出来的吗?”

    他也修炼过斗转星移,甚至动静之道的理念大部分都是斗转星移的升华,当然认得出王语嫣手中的这一招。不过也只是形似,想来是应该她没有心法,以小无相神功模拟的斗转星移的特性!

    毕竟王语嫣即使无意窥视慕容复的武功,但是长年累月的接触之中,记忆下斗转星移的特性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而小无相神功只要是中原体系之内的武功就能够模拟出来,知道特性后,依葫芦画瓢的使出,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好,好,好,语嫣,没想到你真的得到了师哥的真传,快快过来,随我一起拿下那疯婆子!”李秋水对于王语嫣能够轻易应付了她们两人全力一击,心中又惊又喜,急切的催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都市之太古分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