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小村长〕〔我真的不开挂〕〔网游版美漫〕〔抗战之重生天狼战〕〔老子是条狗〕〔逃妻鲜嫩嫩:霸道〕〔提升修真的成功率〕〔最强桃运系统〕〔天命凰谋〕〔空间灵师之家有三〕〔我的神秘先生〕〔厨妻当道:调教总〕〔娇妻甜蜜蜜:老公〕〔重生之诸天大反派〕〔兵王无双〕〔医等狂兵〕〔末世之小冰河〕〔太古星辰诀〕〔我有一截金手指〕〔狼性总裁,超会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20.是非成空
    王语嫣并没有回答,身形一闪,纤纤素手扯开画卷。

    “哗!”

    李秋水大吃一惊,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幅画上。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天山童姥跟着上前一步,又哭又笑,似悲似喜,如疯似魔。

    李秋水亦是一样,“师哥,师哥,你究竟要干什么?”

    “李秋水,你终究没赢我!”天山童姥冷笑一声道。

    李秋水露出一抹嘲讽,“师姐,我又何时赢过我?”

    “但是你一直都输给了她!”天山童姥冷笑一声道。

    李秋水淡淡一笑,眼中充满愁苦伤痛,“没想到会是她,我竟会输给她,不过是一个影子而已。”

    “影子?”楚风微微一怔,微微一瞥,只见王语嫣手中之画上,赫然上一个身在缥缈云雾之中的白衣女子,嫣然一笑,秀美难言,似极王语嫣,也似李秋水,仅仅是一眼,就让人心中一动。

    看着两人反应,王语嫣脸上也闪烁好奇,余光一瞥,”这是……画上的女子怎么与祖母如此相似?只不过她好年轻,难道是祖母的什么亲人么?”

    “语嫣,你很好奇吗?”李秋水看着画中的女子面目,心事重重,轻轻一叹,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李秋水,你还有什么要说?”

    “师姐,你很高兴吗?我没有胜过你,其实你并不知道,无崖子谁也不在乎?”李秋水黯然道。

    王语嫣眼中闪过一抹奇怪,“祖母,这上面的是谁?”

    “无崖子没有与你说吗?”李秋水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一抹难以释怀,叹息道,“她算是我小妹吧?”

    “难怪画中人多了颗美人痣!”王语嫣淡淡的说道。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小妹,你何时多了个小妹?”

    “所以说,才是影子啊!”李秋水冷哼一声,身影一闪,一道凌厉的掌劲,便已经一掌打了出来。

    天山童姥早有准备,身体化为残影,躲避开来。

    “轰!”

    大地一颤,地面咔嚓咔嚓连响,深深裂开数道伤痕。

    李秋水落在破损的地面上,目光冷冷的看着天山童姥,“若非你坏我容颜,我怎么可能比不上一个影子?我的好师姐,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贱人,若非你关键时刻,估计害我走火入魔,一辈子只能是一个侏儒,我怎么可能坏你的脸?”天山童姥也被引出仇恨,一掌猛冲而出。

    李秋水脚下一点,落在旁边瓦烁上,气息缓缓凝聚。

    “祖母和童姥已经不在留手,她们现在真的在以命相搏!”王语嫣忽然看向楚风,大吃一惊道。

    楚风微微一怔,抬头一看,只见两股气势微微引动天地能量,刚柔和有无碰撞,激化为一道气流龙卷。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都在不顾伤势,尽可能聚集力量。

    “这是先天武学,难道真的要拼命了么?”楚风看着两人截然不同的变化,在她们身上感到一股坚韧的武道意志,在这份意志驱使下,身体就好火焰燃烧起来一般,气势和真气都在节节攀升。

    王语嫣眼中也露出惊讶,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种截然不同,在任何书籍之中都没有记载的力量。

    如果刚才她还有信心在两人精疲力尽时,出手阻止她们,如今看着她们竭尽全力,发挥出来的力量,她才知道两全其美这种事是多么的可笑。

    “轰!”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身影闪动,冲向彼此,使出平生所学最强的招数,不,准确来说,她们交手已经脱离招式,路数之类的,而是绝对的速度和绝对的力量,还有超高速的反应力,在天空之中,在大地之上,在皇宫房顶上,不断闪现。

    一阵阵轰隆在她们身边绽放,天地能量在她们拳脚碰撞下,也在互相交锋,仅仅是余波就让结实的房梁断裂,假山破碎炸裂,地面凸起塌陷。

    “这是类似动静之道的领域,而是化为实质碰撞在一起!”楚风也只在无崖子施展北冥重生的时候,在他身上看到过一次,本以为只是作为一种辅助力量,没想到在两人手中,却仿佛化为刀剑一般,在她们的意志下,粗暴的碰撞起来。

    这种情况着实让楚风大开眼界,眼中叹为观止。

    “楚大哥,不能在这么打下去了,她们在燃烧体内的元气争锋,一旦元气燃烧,就是她们死亡的时候,无药可救!”王语嫣一脸急切的说道。

    这样的力量也只有祖父才能阻止,她站在这里,即使阅便百家武学,看着两人的争锋,不要说看出招式上的破绽,就连他们使得那一招都认不出来,甚至就连其中的意图,都预料不到。

    现在唯一能够求助的力量,也只有她旁边的楚风。

    楚风轻轻一叹道,“这种先天武学已经不在止于气和招,必须从势入手,她们如今激烈的交手,并非是急于求成,而是在碰撞之中,寻找势之上的破绽,我也一样,如果两人之中不出现丝毫破绽,我即使出手,也依旧没有丝毫办法!”

    “这可如何好?”王语嫣忍不住担心,她看了眼手中的画,她们是看了这画才如此激烈交手起来的,难怪祖父曾言不能让她们遇见,原来是早有预料,只是这画和祖父传画的深意又是什么?

    看着王语嫣紧盯那少女图,楚风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上前一步,“传画不就是传话吗?语嫣,无崖子前辈在将它交于你之前,可有留言过?”

    “祖父只让我把它给童姥和祖母一观,并没有再说其他?”王语嫣越来越头,一脸疑惑不解道。

    楚风微微一怔,沉思道,“既然如此,就是画上的问题了吗?语嫣,你在把画展开,给我看看!”

    “给你!”王语嫣运劲一抛,画卷就像闪电一般射出。

    楚风接手一看,在画卷上细细一看,大吃一惊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

    在画中缥缈的云雾之中,一行蝇头小字若隐若现。

    “难道就是这个吗?”王语嫣微微一怔,却又不理解。

    楚风轻轻一笑道,“难为水,不是云,他在拒绝啊!”

    “什么意思?”王语嫣心中有了头绪,却不甚明白。

    楚风轻轻一笑道,“无崖子前辈喜欢的并不是他们,而是……”

    “轰!”

    李秋水和天山童姥碰在一起,一道猛烈狂风凭空而起。

    楚风连忙一退,“快躲开,别被她们的余波卷进去!”

    “嗯!”王语嫣只觉前后两股强横的意志,碾压而来,胸口一闷,连忙脚下一点,心有余悸的退开。

    虽然余波不算什么,但是那仿佛凌驾于天地之上的力量,却让她难以直视,更不要说迎头抵挡。

    对于王语嫣而言,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两人之间的战斗,已经超脱普通的武道争锋,不提功力之间的差距,就连看都看不明白,擅自插手不过是把本来就很糟糕的事情,弄得更加糟糕而已。

    楚风也在默默看着两人交手,若有所思,“这就是先天与超一流的分水岭吗?超一流虽然功力强得可怕,但是手段依旧是普通江湖中的那一套,而先天之间的战斗已经是意志和气的争锋,面对先天层次的战斗,常人根本不可能插足!”

    “不过,我可不是常人,我拥有她们同等甚至更强的力量,在她们战斗的时候,先天奥秘没有遮掩的落入我的眼中,我也拥有了她们同一层次的力量。”楚风轻轻一笑,在内景化为真理之门,他的分析和悟性脱胎换骨,即使不借助深沉思维,也能将以前无法解析的东西瞬间融会贯通,虽然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之间的战斗不过短短几息,但她们一切都被他看尽。

    李秋水往后一退,天山童姥正要追,又一掌劈出。

    强大的掌劲破开空气,就像光线都这道掌力扭曲。

    白虹掌劲,曲折如意,亦是刚柔并济,可柔可刚,能够精准将力量送到每一处,到了先天层次之后,就连天地力量都早她掌控之中。李秋水这一掌虽然猛烈,却像是摇摆不定的曲线射门。

    “天山折梅手!”天山童姥看着劈向自己脸上的掌力,它弯曲的轨迹却在自己后背,连忙以同样的招式,迎击上去。当然这并不是她复刻白虹掌,而是她参悟精髓,化为己用的天山折梅手。

    飘渺不定的掌劲和无影无踪的迎击碰撞,刹那就被无声无息的抚平,就在一只大手按在汹涌的波涛上,天山童姥将白虹掌劲抹去,凌空一击!

    “轰!”

    一座高大的假山化为粉碎,李秋水身姿缥缈的躲开。

    自始至终,就连一抹灰尘都没有粘上她的衣角。

    “凌波微步!”楚风若有所思,毕竟这里可不是狭小的冰窟,展开身形就已经不错,想要以躲躲闪闪取胜,很容易被逼入死角,根本不可能的。

    在这广阔的深宫之中,就像鱼归大海,她们尽情遨游,是硬接,还是闪避,都在她们一念之间。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小贱人,你要一直躲下去吗?”

    “师姐,我们一招了断吧,自此以后,咱们无论死活,桥归桥路归路,永不瓜哥!”李秋水冷声道,她们都精通身法,虽然两者之间不尽相同,但是到了她们这个地步,早已经返璞归真,千变万化,在这偌大的地方,如果不硬碰硬的话,即使打个三天三夜,不可能分出胜负来。

    天山童姥点了点头道,“李秋水,我们来个了断吧!”

    她心中也倍感疲惫,比身上还有辛苦,也不行想拖下去,速战速决。至于胜负,虽然李秋水惊才绝艳,自己分析击大,但是她得到纯阳至尊功就将之逆练,一路磕磕绊绊,硬生生的创造出属于她的唯我独尊功,艰险无数,都没有怕过,眼下也不过是一较高下,她怎么可能退缩?

    “来了吗?”

    气氛突然凝重起来,楚风连忙集中精神,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周身气息激荡,体内真气高速流动,几乎溢出体外,散发出一道慑人的气息。

    王语嫣微微一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即使祖母和童姥打得在厉害,也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轰!”

    与此同时,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凌空一跃,轰在一起。

    一道风劲肆虐,将两人的衣裳吹的哗啦哗啦作响。

    但是谁也没有退后一步,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双掌相接,一道道真气在两人手中,来回挤压徘徊。

    “咔嚓,咔嚓!”

    两人脚下的青石板受不住压抑,一片片龟裂开来。

    天山童姥身上一片赤红,纯阳之气就像是朝霞蒸腾而起,在黑夜之中,宛如朝日初生,其道大光,气象万千。而李秋水周身真气,就像变化不定的幻影,扭曲了光线,一道道融入赤红霞辉。

    两人身上的天地能量渐渐消失,转为比拼内在底蕴。

    “在打下去,怕是真的要挂了!”楚风看着一步步走向死境的两人,当下脚下一点,身形凌空抄起。

    李秋水大吃一惊,“那小子过来了,他要做什么?”

    “不论如何,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童姥脸色大变,以为楚风又要碍事,身上真气迫不及待的翻涌,聚于一点,爆炸似的,气势徒然一增。

    楚风轻轻一笑道,“两位前辈,你们还是住手吧!”

    “小子,你不要碍事!”天山童姥断断续续的说道。

    李秋水冷哼一声道,“不要碍事,否则别怪我辣手!”

    “咦,统一战线吗?”楚风微微一怔,露出一抹笑意。

    天山童姥大喝一声,“去死吧?”在李秋水说话之际,浑身真气已控制不足的爆发而出,强烈的气压,从她身上压迫性的辐射而出,将她身上衣服撑起,就像一个气球,又往手掌压缩而去。

    “轰!”

    李秋水忍不住往后一退,脚步一移,才稳住身形。

    楚风轻轻一笑道,“果然跟你们说,是永远也说不通么?”

    话音一落,楚风身形一摆,瞬间就已失去踪迹。

    “哇!”天山童姥吐出一口鲜血,手中力道一扯。

    李秋水似心有灵犀一般,也往后一扯,真气一定。

    “臭小子,先解决你!”两人不约而同的反手一击!

    王语嫣大吃一惊,连忙冲出,“楚大哥,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