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进化系统〕〔狂武战尊〕〔半知先知〕〔重生八九甜蜜蜜〕〔超级丹帝重生都市〕〔萌宝来袭:战少追〕〔都市之至尊狂少〕〔狱记重生〕〔网游之洪荒大蝙蝠〕〔都市强无敌升级系〕〔极品透视小村医〕〔我在古代的种田大〕〔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网游之超级大矿工〕〔期待在地下城相遇〕〔魔都医流高手〕〔女boss坑仙路〕〔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1980之强国崛〕〔帝国吃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21.覆水难收
    “斗转星移!”

    楚风看着左右夹击而来的掌劲,将地面都压的往下陷去,身上一道气劲冲出,摇摆着迎击而上。

    “轰!”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一掌落下,只觉一道熟悉的功力打来,措手不及之下,哇的一声,吐血倒飞。

    楚风身上一抹有无之力一闪而逝,微微站在中间。

    王语嫣匆匆而来,关心道,“楚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楚风深呼吸一下,一股苍劲浑厚的真气在他身上一闪而逝,沉入丹田中,消失不见。

    没想到自己的左右摇摆,竟然直接激怒逍遥二老,让她们暂时舍弃仇恨,一致对外,看来自己未免太过天真,接下来不露出一些实力是不行了。

    天山童姥和李秋水看了眼楚风,大吃一惊,刚才袭向她们的力量,分明是她们彼此的,而是不是这小子的,“难道是那慕容世家的斗转星移?”

    两人想到此举,不可思议,她们虽然不曾亲眼见斗转星移,但是从慕容后人的身上,管中窥豹,也猜得出斗转星移有很大色缺陷,根本不可能拦住她们这个级别的力量,甚至完全的反弹。

    王语嫣见楚风身上无事,反倒是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吃了大亏,脸上立时松了一口气,脚下凌波微步一闪,落在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身边,拱手一礼道,“祖母,童姥,你们不要在斗下去了!”

    “语嫣……”李秋水轻轻一叹,如幻影一般往后一回。

    天山童姥退后几步,靠在一颗树上,真气一阵紊乱。

    王语嫣疑惑不解道,“祖母,童姥,你们这是……”

    “语嫣,逍遥内功一气不灭,便可不死,反过来气散则人消,灰灰湮灭!”李秋水轻轻一叹道。

    一缕白发在她身上出现,皮肤也不复饱满和嫩滑,宛如树皮一样褶皱,龟裂起来,就好像一个普通的老太婆一般,李秋水已经维持不住青春。

    天山童姥比之更快,靠在树上,站立都非常困难。

    王语嫣大吃一惊道,“这是怎么回事?”看了眼楚风,眼中满是质问,难道是他刚才下了死手么?

    楚风轻轻一笑道,“我刚才只是以斗转星移反弹了她们的武功,就连自己的力量都没有掺入一分一毫,就她们那仓促的一击,怎么可能将她们伤到这个地步?很可能是她们的后遗症爆发。”

    “后遗症?难道是刚才的事情!”王语嫣大吃一惊道。

    李秋水面上哭笑难言,眼中已经失去焦距,看不见王语嫣,也没有楚风,更不要在意天山童姥,哭哭滴滴,疯疯癫癫的说道,“师兄,你终究无法原谅我吗?哈哈……”说着又是一阵大笑。

    天山童姥冷哼一声,“你这贱人,师弟怎么接受你?”

    “师兄……”李秋水轻轻一叹,过了一会儿,又轻轻的说道,“师兄,枉你绝顶的聪明,又绝顶的痴情,那玉像惟妙惟肖,我也很喜欢它,可是为什么你只爱,却不可我一眼,爱我这个会说会笑、会动会爱,也会悲伤的师妹?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比不过一个影子,比不过一个死物么?”

    “身体燃烧殆尽,精神逐渐走向奔溃了吗?”楚风目光一扫,李秋水已经油尽灯枯,露出回光返照之兆,天山童姥要好上一些,由于唯我独尊功还没有大成,还有一部分元气在身体的深处,并没有引发进来,还能苟延残喘一阵。不过也只是比李秋水好运,依旧无法阻挡死亡降临。

    李秋水喃喃自语,如疯似魔,“师兄,若非痴迷这玉像,我吃醋与你闹翻,又怎么会有后来之事?但是我虽然找了许多俊美少年,来在你面前跟他们快活,你却不知道,在你一怒而去,再也不回来的时候,那些俊美少年都给我一个个杀了,沉在湖底。你可知道么,我没有……”

    “哇!”李秋水说到此处,内伤加心伤之下,竟然撑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轰然一声倒地。王语嫣连忙上前一步,将她扶住,然而依旧止不住她那一口本命元气消散,迅速老化,生命力流逝。

    楚风心中嗤笑,“这女人还真是没有底线,以无崖子的骄傲,怎么可能融忍一道绿光在脑袋上戴着,若非他心中依旧爱着你,恐怕早把你给杀了!”

    虽然无崖子的武功不一定最强,但是北冥神功天然克制内功,还有那种几乎打不死的北冥重生,而逍遥派武功招式虽然精妙,但真正的精髓还在内功,无崖子天然克制李秋水和天山童姥。

    如果生死相搏,相信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无崖子。

    王语嫣大吃一惊,“祖母,你怎么了?”看着李秋水油尽灯枯,华发化为银丝,娇容化为一脸死气,似乎下一秒就要死了,连忙注入真气吊命。

    “语……语嫣……”李秋水面色稍缓,一把抓住王语嫣。

    天山童姥也在这时,撑不住坐在地上,楚风好歹也与她有旧,当下想也不想的将她扶住,一抹先天元气化为沙地里的甘泉,注入天山童姥体内。

    “这是……”天山童姥神色一轻,连忙就地盘膝起来,就好像油尽灯枯的灯火,忽然一根油管开了一个口子,连忙以此为基础,将身体里未尽的元气提炼,通入四肢百骸,弥补身体的亏损。

    逍遥派武功一气不灭,便可不死。天山童姥不过转眼之间,气色就好了起来,气息逐渐平稳。

    王语嫣看着欲言又止的李秋水,微微一怔,并没有注意到旁边天山童姥的变化。她紧紧抓住李秋水的手,轻轻一叹道,“祖母,你不要说话。”

    “语嫣,我对不起青萝,我……”李秋水黯淡的说道。

    王语嫣心中触动,连忙输入更多内功,然而宛如无所不能的小无相真气,在李秋水体内就像一滴水融入一片大海,竟然就连一点反馈都没有。

    李秋水身体之中,就好像一片死海,融入再多的内功也依旧无济于事,看不到一丝缓解的可能。

    “我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师兄,待我……我死了之后,就把我烧了,以骨灰字身,再见他们一眼吧?”李秋水断断续续的说道,气息渐渐远去。

    王语嫣无可奈何的说道,“祖母,难道没办法了吗?”

    “逍遥派修的便是一个元气,气消人亡,如山塌地陷,在多真气也是无用,不过是拖住一些时间而已。语嫣,我已经活够了,忽然觉得活着真的好辛苦!”李秋水喃喃自语,在生死中看到一些平日无法看到的东西,气息渐渐缥缈起来。

    王语嫣感到一抹心暖,下意识的看向楚风,目光之中满是求助,“楚大喝,一定有办法的对吗?”

    “她既然想要乘风归去,你应该高兴才是。不过,既然语嫣开口,那么……也只能委屈前辈再在苦海之中,挣扎个几十年吧?”楚风想要李秋水的武功,自然不可能为难,反而求之不得。

    王语嫣大喜不已,连忙叫道,“楚大哥,快快出手?”

    只可惜李秋水全靠她内功吊命,她根本没办法脱手。

    楚风轻轻一笑,来到李秋水面前,“前辈,得罪了!”

    “小子,你……”李秋水目光一惊,很快又闭上眼睛。

    那一脸死志的模样,显然不觉得自己能够死中求生。

    楚风不欲解释,抓住李秋水的手,一股先天真元注入李秋水体内,止住元气溃散,为她截住生命。

    李秋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好精纯好庞大的内功,原来如此,一直都在……”说着又一叹,“不过也只是望梅止渴,真元褪去,一样无救。”

    “祖母,你不要说话,快调理身体!”王语嫣急道。

    李秋水若无其事的说道,“语嫣,将那幅画给我!”

    “祖母,你……”王语嫣微微一怔,迟疑片刻,还是把用来拜会李秋水和天山童姥的画,从腰间抽了出来。她虽然害怕刺激李秋水,但是又害怕楚风就不回李秋水,抱憾终身,最终死不瞑目。

    毕竟她为李秋水续过命,可知道李秋水真的就剩一口气,大喘一看都可能丧命,怎么可能还有救?

    唯一的机会,也只能寄望于那那男人身上的奇迹。

    “把它打开,我要在看一看!”李秋水似乎渐渐激动起来,似乎画中之人与她存在的紧密的联系。

    王语嫣目光之中满是担忧,可又不能拒绝。她无可奈何,缓缓展开画卷,露出一片云雾,还有险峻的山峰,以及山巅之上,也不知道是云中还崖上,那个与李秋水相似,气质却又大有不同,缥缈若仙,仿佛不似凡人一般的貌美少女。

    李秋水在少女身上一扫,又把目光聚在云雾中的小字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你爱的沧海,而我却是水,师兄啊师兄,在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沧海?”李秋水长叹一声道。

    王语嫣看着李秋水的叹息,无动于衷,对于前一辈的恩怨,并并不明白,无法理解,唯一能够读懂的,也只有那一行小字上,字里行间的无奈。

    祖父心中的想法,大概也只有祖母才能够知道吧?

    楚风轻轻一笑道,“李秋水,果然如此,你还不明白吗?这画上字迹说的虽然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却又未尝不是一语双关?”

    “你怎么可能理解……咦,我的身体!”李秋水正要发怒,不想身体传来一股充实感,浑身上下那种油尽灯枯,漂泊无依的感觉,瞬间化为乌有。

    空空如也的丹田之中,也开始衍生内功,淬炼元气。

    在她情绪大起大落的时候,这个少年就像变戏法一样,将她油尽灯枯的身体充实,拯救了过来。

    楚风看着李秋水状态好得如此之快,也不见暗中咂舌,“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混沌气和先天圣胎的力量,即使我再修炼一百年,也比之不上!”

    “不过,力量之所以是力量,那是因为受到自己的掌控,否则就像引力磁力之流,有利却也有害,冰冷无情而不可控的!”楚风心中暗想到。

    王语嫣看着李秋水恢复过来,连忙将她搀扶起来。

    “语嫣,我能站起来!”李秋水退开王语嫣,看向楚风,“小子,你说的一语双关,究竟是怎么一个说法?你可知道……曾经我与师兄朝夕相对,对于他的性格了如指掌,绝对不可能出错?”

    “那是四十年前的无崖子前辈,如今的无崖子前辈已经不在以前的他,思想和境界以及视野和胸怀都出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不可以常理度之亦或者衡量!”楚风淡淡一笑,从地上站起。

    李秋水双眼迷茫,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不知道何处的远方,似乎是在凝思往昔,许久才悠然回神,轻轻一叹道,“当年我与王语嫣喜结连理,在无量山剑湖之畔,结庐而局,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举案投眉,每天都非常的逍遥快活。”

    “为什么后来又会……”王语嫣想到母亲,不禁相问。

    李秋水看了眼王语嫣,脸上看不出喜悲,淡淡的说道,“我们如此快活数年之后,我给他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青萝,也就是你的母亲。”

    “然后呢?”王语嫣好奇的说道,一定还有什么变故。

    李秋水轻轻一叹道,“我们二人虽然在剑湖之畔逍遥度日,但无崖子师兄终究是逍遥派的掌门,并没有停下对武道的追求。在我养育青萝的时候,他就时常外出,收罗天下武学,也就是无量玉洞收藏的那些典籍。期盼能够有朝一日,创造一门包罗万有的奇功,超越逍遥派先贤。”

    “原来如此,我能够阅览百家武学,还是多亏了祖父一路奔波,辛苦收集吗?”王语嫣豁然开朗,难怪他们家有那么多秘籍,原来无崖子弄得。

    “百家武学?”楚风嘴角一抽,本以为自己已经丧心病狂,不知道天高地厚,刚修炼北冥神功就敢狂言超越,却没想到无崖子比他还疯,不但抢了几百家门派的武学,而且看北冥重生那种比北冥神功更进一步的力量,恐怕他已经成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