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进化系统〕〔狂武战尊〕〔半知先知〕〔重生八九甜蜜蜜〕〔超级丹帝重生都市〕〔萌宝来袭:战少追〕〔都市之至尊狂少〕〔狱记重生〕〔网游之洪荒大蝙蝠〕〔都市强无敌升级系〕〔极品透视小村医〕〔我在古代的种田大〕〔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网游之超级大矿工〕〔期待在地下城相遇〕〔魔都医流高手〕〔女boss坑仙路〕〔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1980之强国崛〕〔帝国吃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22.传音搜魂
    不仅仅如此,楚风之所以佩服,还有无崖子并没有自己这种吞噬他人智慧,将万千智慧聚于一身的力量,却能够走到这一步,当真是可敬可畏。

    不过,恐怕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否则丁春秋也不可能顺利弑师,将无崖子重伤垂死,而后面对苟延残喘的无崖子,却又不敢过于乘胜追击,直到积累三十年后,才敢一搏。显然丁春秋在无崖子实验武功,出了岔子的时候,乘人之危。

    在楚风心中吐槽之际,李秋水却并没有在武功一事上纠缠,轻轻一叹,“可惜他即使得了百家武学,却是一些三流货色,怎么可能在先人之上,更进一步。我也从未怪过他这一点,我们彼此参悟彼此的武学,反而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难道并没有变故?”王语嫣心直口快,说出了疑问。

    李秋水苦笑一声道,“我没有输给浩瀚如烟的武道,却输给它……那一天,无崖子师兄在山中找到一块巨大的瑕玉,也不知一时兴起,还是讨好我,便照我模样,雕刻了一尊白玉美人的玉像。本来我是很高兴的,师兄是这般的喜欢我,然后随着时间流逝,师兄却渐渐与我疏远,整日望着玉像怔怔出神,跟他说话,要么不理不睬,听而不闻,要么答非所问,敷衍了事。他把心思都贯注在了玉像上,我当即就气疯了!”

    “前辈可是说无量玉洞的那玉像?”楚风适当问道。

    李秋水微微一怔,淡淡的说道,“你对那玉像磕过头,也该看过吧?师兄当真心灵手巧,雕刻如仙如画,宛如仙女一般,可是,明明玉像是死的,偷窃了我的模样,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就在他身边,他却不理不睬,不在意我和青萝,一天到晚痴痴的看着玉像,一脸眷恋不舍?”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我比不上一件死物?”李秋水自言自语,已忘了外界的一切。

    巫行云在李秋水疯魔的模样,突然大哭大笑起来。

    她脸上大喜大悲,喜的是李秋水争过她却没有得到无崖子的心,可悲的是无崖子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无论他怎么变心,都没有自己一席之地。

    她和李秋水由来已久的争执,回想起来是多么可笑。

    在天山童姥的悲痛之中,李秋水清醒一些,回过神来,一把抓过王语嫣手中的那幅画像,提在眼前,又看了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师兄,你让语嫣拿着这画来拜访我,可你却把我画成雕像,难道你还念念不忘么?”

    “前辈,无崖子前辈是在对你劝慰,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了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一句笔迹是新的,最近才加上来的么?”楚风看着李秋水情绪渐渐平缓,上前一步道。

    李秋水目光一凝,眼中思索一磕,“一语双关么?”

    “没错,这一句是画的递进转折,画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诗句是现在的注解!”楚风轻轻一笑道,在楚风看来,无崖子爱的就是以前的李秋水,否则以他的高傲,也不会与她结婚生子,隐居一地,后来闹了矛盾,大发雷霆的离家出走,后来被丁春秋暗算,也不曾向她求助过。

    在小说中,若非虚竹机缘巧合,在段延庆的帮助下,破了玲珑棋局,无崖子性格高傲,绝不可能食言,硬收下虚竹,并将一身功力送给虚竹,也不会让虚竹送画到无量山,寻求李秋水庇护。

    可惜无崖子却没有想到画中之人根本不是李秋水本身,而是他自以为的玉像。只不过如今他可相安无事,却让语嫣把画传来,甚至还有天山童姥,也一并传画,并在画上添加了这么一句诗,显然是领悟到了什么,准备以此画上句号。

    李秋水一语中地,紧盯着无名画卷,手上颤抖不已。

    她喃喃自语道,“画是过去的,诗句是现在的注解,我……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你心中真正爱的是我,却疯魔一般,痴情的瞧着那玉像,始终不看我一眼,不理不睬。现在我终于懂了。”

    “祖母……”看着李秋水神经兮兮的模样,王语嫣非常担心。

    李秋水轻轻一叹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师兄,变的不是你,而我么?一直以来我都在回避,我……你是想说,人都在变化,过去的已经过去,往事不可返,勿要沉迷!”

    “李秋水,无崖子……”巫行云怔怔出神,沉默不语。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出去一枚扳指,目光凝重。

    “童姥,你这……”楚风回头一眼,莫名其妙的问道。

    天山童姥将七宝戒指一抛,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

    王语嫣只觉耳畔生风,下意识顺手一抓,“这个是……”

    手中传来一抹温润,打开一看,却是一个玉扳指。

    “小姑娘,既然师弟让你来找我,定然是想要你参悟灵鹫宫的那些图谱,更进一步。这戒指送与你了,有什么不懂,可凭它到灵鹫宫阅览诸般秘籍,或者向我求教!”天山童姥淡淡的说道。

    王语嫣大吃一惊,看着七宝戒指不知所措的说道,“前辈,这个可是祖父给你的,我怎么可以……”

    “姥姥已快百岁之年,老了,老了!”天山童姥轻轻一叹,一头银发在月光下,反射出一团光晕。

    王语嫣还要推迟,可不等开口,天山童姥身影一闪,就已经掠入阴影,消失在了茫茫夜幕之中。

    “那一句是什么意思?天山童姥将逍遥派掌门信物托付给王语嫣,难道要让位于她?”楚风若有所思,从天山童姥临走之前的话中,不难看出她已经身心疲惫,起了隐居,不理世事之心!

    如此一来,她交出七宝戒指的缘由,也就不言而喻。

    “咦!”

    在天山童姥走后,大群侍卫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好在李秋水并没有失去对于皇宫的掌控,很快就将侍卫打发,并让为她所控的一品堂打扫遗留。

    随后李秋水就失去踪影,楚风和王语嫣说了一些亲近又差些亲昵的话,在王语嫣复杂的目光之下,被后来的一名宫女引路,在一处偏殿歇下。

    夜深人静,转眼已经距离黎明不远,宫中已经陆陆续续的传来一些轻微声响,在楚风耳中毫无遗漏的此起彼伏,原来是宫中太监和宫女早起。

    “一世为奴,代代为奴,这就是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悲哀?而就连奴隶都做不成的,就是弱小之罪……”楚风感知在皇宫之中,肆无忌惮的扫描,种种龌龊和残酷一览无余,心中感慨万千。

    “咦!”

    就在这时,内景之中的真理之门,传来一阵波动。

    楚风连忙闭目凝神,原来是先天元胎对于之前的反馈,类似他救治无崖子一般,也如愿以偿得到了李秋水的人格倒影。虽然并没有什么具体焚记忆和武功,但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她在精神一道上,玄之又玄的感悟,却毫无阻碍的相融,配合真理之门的推演,感悟立马化身为术。

    不过一息,楚风就已学会自然而然的李秋水的精神之术,不,准确来说,是以李秋水在精神一道感悟,汇聚楚风的知识和认识,重新创建的一门属于他的精神异能,不过或许受到李秋水的影响,或许是低武世界,大多是精神侧的衍生,唯一犀利的一招也只是他据李秋水的出手和感悟,以及知识,重新创造的传音搜魂之术。

    “精神的力量,是似乎偏向控制和欺骗?”楚风微微蹙眉,甚至由于李秋水的人格倒影,他轻而易举的就将她之一脉的武功重现,甚至一来便是大成,可谓旷古烁今,但是,也正是这种深入骨髓的影响,让他的精之一道向李秋水靠拢。

    一举一动之间,勾人心魂,让人不知不觉迷失进来。

    “可惜,就是一个耍好感的玩意儿,在于对于精神催眠和欺骗,强硬一点的控制,也是由此入手,作用很多,但是现在……暂时无用!”楚风没有实验的对象,也就没有纠结,目光放在传音搜魂之上,这武功虽然名字吊炸天,但是并没有那么玄幻,主要是以话语为媒介,施加无形的催眠,或润物细无声,或直接粗暴的刺激。

    就比如李秋水之前和天山童姥对骂,就是以传音搜魂。

    不过这一招不仅仅如此,它还是一门一嗓子为基础的音功,虽然看似不必狮子吼专业,实际上却非常深奥,就如那小无相神功一样,发动之时,无声无息,千变万化,可刚可柔,让人防不胜防,而不是狮子吼一般,一味地粗暴刚猛。

    在那种粗暴的使用上,传音搜魂不但能把入如传音入密一般,将声音传播很远,却不会搞得人尽皆知,但是有意之下,又能仿佛在每一个角落响起,又全局般覆盖到各个角落,无形无相。

    就好像大范围的超声波,自带定位和智能识别系统。

    关键还能集中到一线,就如在冰窟之中,李秋水情急之下,那宛如鬼啸一般,一举震退天山童姥的那一招,正是这样的运用,犀利到了极点。

    “摄人心魄,催人肝肠,稍不留声,又会被声音催眠,不知不觉被话音左右,被纳入施展者的控制之中,这门武功可谓是一门音功的典范之一了吧,只不过……”楚风既然能够将传音搜魂重组出来,自然也清楚其中奥秘,也明白既然这传音搜魂如此厉害,李秋水为什么却不常用。

    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传音搜魂存在巨大的缺陷。

    准确来说,应该是武功是完美的,然而人却不完美。

    比起其他音功而言,传音搜魂在于入微级别的操控,对于嗓子的要求非常高,而传音搜魂又不同于那些以乐器为媒介的音功,嗓子终究是血肉之躯,虽然比乐器可控,可谓是变化随心所欲,无穷无尽,但是耐久力和耐损却远远不如。

    而传音搜魂又是入微操控,一旦嗓子使用出来,即使细微的损伤,也不攻自破。李秋水在一声厉啸后,不是不想用,而是她不敢也不能用。

    一夜无语,楚风在床上打坐,很快一道阳光射来。

    他退开窗户一看,“修炼无岁月,时间还不值钱!”

    “不过,物超所值!”楚风想到昨夜所得,高兴不已,不仅仅是传音搜魂的强大,更是为他打开一条新路。虽然只是小径,却也多出一种手段。

    “砰砰砰……”

    在楚风思考之际,一道人影出现,敲响他的房门。

    楚风连忙回过神来,打开门一看,“语嫣,你这是……”

    “祖母她要见你!”王语嫣轻轻一笑,淡淡的说道。

    楚风微微一怔,下意识问道,“见我,有什么事么?”

    “你去了就知道了!”王语嫣也不解释,转身而去。

    楚风莫名其妙,忽然闻到一股酸蹙,大吃一惊,“难道是……”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身形凌空而起,急匆匆的追去。

    不想楚风还没追上,就在路上碰到一条长龙阻路。

    “碍事!”

    楚风微微皱眉,正要纵身一跃,从他们上空越过。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楚哥哥……”

    “是她!”楚风身体一颤,如中了魔咒一般,身体一止,扭头一看。

    只见一名少女仿佛一把利剑,将长龙一分为二,从龙尾缓步向他走来,脸上露出一抹腼腆的笑。

    长龙在她走过之后,连忙躬身行礼,又恢复原著。

    少女来到楚风身边,亲切的将他挽住,“楚哥哥……”

    “银川,大清早的,你有什么事吗?”楚风迟疑道。

    银川轻轻一笑,就好像银铃一般,“语嫣姐姐似乎已经来过,难道她没告诉你,今天是我们……那个么?”说着欲言又止,神情却又欢呼雀跃,高兴得好像一只天空之中任意翱翔的小鸟,

    楚风疑惑不解,可想到王语嫣刚才的异样,又反应过来,“什么事?难道李前辈有什么决定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