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娱小说家〕〔萌妻独宠:霸道老〕〔霸道神医〕〔大人冤枉〕〔我的邻居是女妖〕〔轮回之仙帝归来〕〔至道学宫〕〔民国之谜图武探〕〔我和冰山总裁老婆〕〔超神建筑商〕〔皮墨儿梦游仙境〕〔宠妻成瘾:莫少,〕〔闪婚娇妻:抱紧总〕〔仙侠之最强发明家〕〔重生商海〕〔重生九八做星嫂〕〔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做个阴阳师其实也〕〔我是作弊玩家〕〔回收商的万界之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23.秋水托付,离别之昔
    “我……”银川微微一怔,脸上羞怯,不知道如何回答。

    楚风轻轻一笑,也不强求,“好吧,反正李秋水召见,似乎有话要说,待会儿就真相大白了吧?”

    “楚哥哥,其实……”银川犹豫不决,生怕楚风生气。

    楚风摆了摆手,“好了,既然你也在,就为我引路吧?”

    “好,好!”银川迟疑一下,吩咐手下,也一道走去。

    一行人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往皇城的高处走去。

    片刻之后,来到一处花园,楚风目光一扫,百花争艳,青木葱葱,在花木交映之中,依稀可见一个楼阁,在这青山绿水,百花之间卓然而立。

    楚风心下暗想,“这是……不过,似乎没有任何气息?”

    “这里是青凤阁,平时待客,大多是我玩闹的地方!祖母在里面呢……”银川轻轻一笑,也不看旁边的楼阁,径直穿过花园,走向两扇大石门前。

    楚风轻轻一笑道,“还别有洞天吗?我以为这里已经是极限,却没想到在这后面,还别有天地。”

    他看向石门之后,虽然石门紧闭,却并不能阻止他的感知,并不妨碍他看出,石门之后的宽广。

    “楚哥哥,这都是祖母的那群手下弄得,空间布局非常巧妙,你之所以生出这样的感觉,不过是他们把空间利用到极限,真正的面积依旧是那么多,只是更加的和恰!”银川轻轻一笑道。

    楚风点了点头,现代建筑不也如此吗?以前在老家之中,即使三四百平分,依旧很窄,但是在城中安居,根本开发商的布局装潢,却发现即使一百来平方都有一个宽敞感,这就是建筑大师的功力,对于空间的高效利用?不过那样一来难免制式化,这里却巧夺天工,显然功力不凡。

    应该是李秋水的手笔,常人根本没有那么大的算力,这时候几何方程这类数学,还没有传入中国,也只能依照类似九张算术之类的自己琢磨。

    至于后世用算盘算出原子弹,那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也不想一想,那些都是什么人,虽然媒介低效了一些,但是算法之类,却不可能低级。

    话归正题,在楚风思想之际,一名年轻的宫女从长龙中走出,来到两个石门前。她取出一块金片,在石门上铮铮一声,按照某种韵律敲击数下。

    石门轰隆一声,微微一颤,就随着轧轧之声打开了。

    “这是要带我到核心地区吗?没想到李秋水竟然鸠占鹊巢,把别人的皇宫,弄成了自己的老窝!”楚风看着石门之后的长长通道,心中暗笑。

    一行人走进石门,轰隆一声,石门自动的合闭起来。

    “楚哥哥,我们走吧!”银川让人掌灯,轻轻一笑道。

    楚风点了点头道,“没事,我跟着你们后面就行!”

    一行人继续入内,穿过长长的通道后,又是一道石门,打开石门之后,又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就像过三关斩六将一般,一连过了三道石门。

    楚风本来宽容的心灵,看着永无止境的通道和石门中,渐渐不耐烦,“难道是什么秘密的地方?”

    “很快就到了,楚哥哥……”银川看着楚风连忙说道。

    楚风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碍事,难道里面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么?这么森严?”

    “这……”银川正要解释,忽然一个转弯,一声水流淙淙传来。

    楚风目光一扫,重重通道之后,竟然是一条深涧。

    银川转过身去,淡淡的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公主!”一行人鞠躬一礼,缓缓的退出石道。

    银川回过神来,看向深涧,“楚哥哥,我们走吧!”

    她一把腕住的楚风的右手,娇躯一摆,往深涧踏去。

    “你这是……”楚风看着深涧,在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银川可不会轻功,当下就要使出轻功救场。

    却不想两人身体一沉,就仿佛踏到什么,身形一定。

    楚风回头一看,脚下出现一抹寒光,“这是……钢丝!”

    “楚大哥,我们走吧!”银川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也学过一些身法,何况还有楚风传授的唯我独尊功,倒也不怕,身形婀娜的从涧上凌空走过。

    楚风轻轻一笑道,“是担心过度了吗?”说着微微一扫,虽然这些钢丝既细又黑,若不注意就忽略了,不过于他而言,也算不得什么,对于银川亦或者会轻功的高手,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下马威吗?”楚风看了眼深涧之下,宛如万丈深渊,摔下去不说粉身碎骨,但是绝不活命的可能,从这条路上走过之人,必然心灵煎熬无比。

    两人穿过深涧,又来到一个石门,打开后是一大片竹林,穿过竹林之后,是一个紧闭的山洞大门。

    “轰!”

    山洞大门打开,两人进门穿过一条通道,尽头陡然一亮,宛如白昼,楚风一扫,却又是水晶分光之术。

    此刻,他们已身处于一个类似无量玉洞的大厅中。

    不过这大厅比之无量玉洞大了数倍,非常的空旷。

    楚风四下一扫,从细微的蛛丝马迹之下,依稀看出这大厅,乃是将一个大山掏空,人工平整而来。

    也因此,大厅四角和墙壁十分光滑,就像贴了瓷砖。

    也没有一般山洞的气闷,以及潮湿,这里干燥异常。

    楚风目光从摆放的字画上一扫,全然没有受潮之象。

    “咦!”

    楚风看着墙上字画,正要一扫而过,忽然注意到一幅仕女舞剑图,不由微微一顿,只见图上一个神似矿泉水的女子,右手持剑,左手捏了剑诀,正在湖畔舞剑,神态飞逸,气质缥缈如仙。

    银川微微一顿,也看向那图,“楚哥哥,你看什么?”

    “没什么……”楚风看着那副仕女图,目光跨越外相所惑,注意到图像背后,乃是一些浅浅的线条。

    凑近一看,只见无数人形,打坐腾跃,千奇百怪。

    “这似乎是李秋水的武功。”楚风微微一怔,目光就像在显微镜下,观看电子芯片一样,寻找传音搜魂之类的武功,与自己的推演一一照应起来。

    毕竟虽然推演并无问题,但是若是有原本来查漏补缺,也是一件好事,他当然不会闭门造车。

    看着楚风怔怔出神,银川不明所以,却也没有打扰。

    片刻之后,一声脚步声,从密室之中,清洗走来。

    “小子,你还真是有够贪婪的,美人在前,却紧盯着武功不放,一副不看完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黑暗之中,一道白色身影走出,后面跟着一道鹅黄身影。

    楚风将图拓印在心中,回过神来,“多谢前辈成全。”

    “哼,若我不给,你也会来取,不如干脆大方一点好了。真不知道你武功已经这么强,要之何用?”李秋水轻轻一叹,浑身洋溢着洒脱之情。

    楚风讪笑一声,“前辈抬举了,在下还差些火候!”

    “哼!”李秋水不屑一笑,目光一转,落在银川身上。

    她轻轻一叹,露出一抹颓废,“这次来,我除去给你武功,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于你!”

    “拜托我?”楚风微微一怔,这女人打得什么主意?

    李秋水轻轻一叹道,“我想将银川,托付给你!”

    “什么?”楚风微微一怔,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

    想到银川高兴得模样,难道这就是她所谓的大喜事吗?

    李秋水轻轻一叹道,“昨日一夜波折,我也对现在的情况,感到了厌倦,准备离开这里,可惜银川天真烂漫,实在不合适生活在这个皇宫中!”

    “你就这么相信我吗?”楚风微微一怔,什么时候自己就是好人的代名词,难道因为我慈眉善目?

    别开玩笑了,别人可能这样,但是她万万不可能。

    楚风想不明白李秋水用意,一时愣住,没有反应。

    李秋水轻轻一叹道,“我已经决定隐居,若是将银川带在身边,对她非常不公平,而她又对你……”

    “祖母,我……”银川脸上带着悲伤,却又隐含喜悦。

    李秋水轻轻一笑道,“你也长大了,该出去走走了!”

    “我……”银川心中舍不得,可又不想拒绝这次机会。

    楚风看着李秋水焚反应,心中想到,难道是破开执念之后,心中又有新动物感悟,已经无心权势,想离开这皇宫之中,去做一些什么事情吗?

    不过,想一想也是,对于逍遥派弟子而言,或许权势和地位,不过他们的游戏人间的乐趣而已。

    如今大彻大悟,李秋水定是想追求一些更高的东西。

    “会是什么呢?”楚风心中喃喃自语,他并不知道,但是银川就如她所言,天真烂漫,实在不适合在勾心斗角的宫中待下去,就连婚姻都无法掌控,只是如果是自己的话,怕是要所托非人了。

    此刻他也明白,为什么李秋水给他武功,恐怕不仅仅是忌惮自己的武力,还有银川的因素在内吧?

    李秋水目光落在蹙眉的楚风身上,“小子,你不愿意?”

    “不是,只不过我不方便!”楚风迟疑一下婉拒道。

    李秋水目光一冷,隐含威逼,“又什么不方便的?”

    “在下醉心于武道,然而为了武功,冒险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若是让银川跟着我,还不如待在皇宫中,来的更安全一点!”楚风轻轻一叹道。

    李秋水冷哼一声,“我孙女为放弃这么多,你你就不能为她牺牲一点吗?你小子的武功已经登峰造极,出入化境,已经没有人能够给你帮助!”

    “我……”楚风不知道怎么解释,那可是他最大的秘密。

    银川眼中含泪,可怜兮兮的说道,“楚哥哥,我不会连累你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楚风忽然一叹,欲言又止。

    李秋水冷哼一声道,“小子,难道是你那些红颜知己?”

    “不是,而是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并不能带谁在身边!”楚风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说道。

    李秋水轻轻一叹,“罢了,银川,你先跟着你姐姐吧?”

    “祖母!”王语嫣和银川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望来。

    李秋水看向王语嫣,轻轻一叹道,“语嫣,银川就拜托你,希望他看在往日情份,能够代为照料。”

    “祖母,你的意思是让祖父照顾……”王语嫣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心中又微微高兴,银川终究没有和那人定下名分,更进一步,自己还有机会。

    楚风也很吃惊,对于李秋水的托付,心中无语至极,竟然让无崖子看护自己的绿帽参物,也亏她想的出来,就不怕无崖子大发雷霆,斩草除根?

    不过,以无崖子的涵养而言,定然能开怀的接纳。

    银川听到李秋水的安排,王语嫣也没有拒绝的意识,心中感到一阵沉沉的失落,目光落在楚风身上,欲言又止,眼中一片复杂,“楚哥哥,我……”

    “无崖子前辈学究天人,你要好好跟他,等我完成那件事以后,就来无量玉洞找你!”楚风轻轻一笑,虽然非常抱歉,但是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中午之后,众人吃过早饭,暗中离开了西夏皇宫。

    灵州城的岔路上,四人看向彼此,依依不舍的拜别。

    银川带着贴身侍女小黛,跟着王语嫣乘着马车而去。

    看着她们的背影,楚风心中悸动,多想把话全部说开,留下来陪陪佳人,但是想到天龙之上的诸天万界,他很快就斩灭这道情绪,分道扬镳。

    感情终究是永恒之路上的太费劲,且不可因小失大。

    “终究只是一人么?”楚风骑上黑命贵,向东而去。

    几日后,楚风来到嵩山少林,无声无息的潜入进去。

    他并非争强好胜,亦或者贪婪成性之辈,并没有去找藏经阁的扫地僧的麻烦,亦或者偷看藏经阁。

    “叶二娘,好久不见!”楚风轻轻一笑,来到一处偏殿。

    叶二娘身上有他纯阳之劲的力量残余,若是那时可能需要一些手段,但是如今他精气神都已经到达一个可怕的地步,想要找到她,易如反掌。

    叶二娘正在偏殿之中小憩,忽然看到身边出现一道阴影,大吃一惊,直到听出楚风的声音才松了一口气,激动无比的说道,“你……你终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盛世鲛妃〕〔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