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失忆乐园〕〔皇历〕〔谍海猎影〕〔肆虐火影〕〔单挑帝国总裁〕〔带着医宝宝混九零〕〔首长谋情,思念如〕〔重生悍妇〕〔重生之烽火一生〕〔第一轻狂妃:神帝〕〔江山为聘:吾妃甚〕〔星囚〕〔刀戏〕〔嚣张医妃:摄政王〕〔重生之相府娇宠〕〔重生萌妻:总裁叔叔〕〔99亿甜婚:顾少,〕〔重生18岁:傲娇总〕〔天生凤仪:对酒追〕〔剑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之诸天成神 354.水蛭女皇
    “t病毒始祖,马库斯!”

    污水之中,水蛭活蹦乱跳,一重叠着一重蜂蛹而来。

    楚风此刻也明白,为何下水道中,一个丧尸也没有。

    恐怕那些丧尸早给这些水蛭化为了繁殖的养料了吧。

    “楚,别发愣,我们得离开这里了!”比利严肃的说道,虽然他并不知道楚风的底牌,但是如此之多的水蛭,根本不是他们手中武器能够解决的。

    楚风点了点头道,“比利,这些水蛭只是开胃菜而已!”

    “什么意思?”比利看着越来越多的水蛭,隐隐凝聚一体,心中大感不妙,楚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楚风回头一笑,“我也不清楚,不过,反正不是好事!”

    “楚,没想到你也会不知道?”瑞贝卡闻言轻轻一笑。

    楚风脸上故作惊讶,笑眯眯的说道,“这很正常吧?”

    “要知道你一路来,可都有恃无恐!”贝瑞卡笑道。

    楚风微微一怔,竟被瞧出了破绽,“那是因为我的力量,我能够看到常人所不能看见的一些东西。之所以有恃无恐,不过是我知道没威胁而已。但是,这一次不同,贝瑞卡,我们危险了!”

    “难道有你说的那个气息?”瑞贝卡反应过来道。

    楚风看着水蛭,脸色凝重,“没错,这些恐怕只是他的手段而已。他的气息比起这里更加强大!”

    “好了,楚,这些水蛭虽然只是开胃菜,但是蚁多咬死象,现在不跑,恐怕我们就连面见幕后黑手的机会都没有了!”比利往后一退,目光戒备。

    楚风轻轻一笑道,“说的也是,不过,这些水蛭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我们即将穿过下水道出口时冒出,恐怕背后之人,还有其他想法吧?”

    “谁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不过,看他这一副做派,也不像安布雷拉的手段,或许我们还能合作!”比利一脚踢开爬到脚边的水蛭,冲向上一层。

    楚风看了眼比利的背影,轻轻一笑,“恐怕你是想多了,他之所以如此,恐怕是为了我的存在吧。马库斯,与你一样,我的血液也沸腾起来了!”

    “楚,快跑!”

    水蛭近在咫尺,瑞贝卡拉扯楚风,转身夺命狂奔。

    楚风忌惮的看了眼水蛭,也没有反抗,紧随起后。

    不久之后,众人穿过一条暗道,被尽头铁门拦住。

    比利嘭嘭几枪,打在门锁上,将铁门破开一个大洞,使劲一推,“怎么可能,难道后面被堵死了?”

    “没用的,应该生锈了,亦或者后面被什么给挡住了!”楚风看了眼锈迹斑斑的铁门,上前一步。

    贝瑞卡回过头来,“楚,你利器大,快来试试看。”

    “放心,小意思而已!”看着贝瑞卡兴高采烈的模样,楚风轻轻一笑,虽然铁门已经布满暗黄的锈迹,年久失修,被铁锈死死堵住,但是不要说区区铁锈,以他十几吨的臂力,就是一个千斤巨石,他也照样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举起来。

    “咔嚓……轰!”

    楚风运劲一退,铁门破开一道缝隙,他双掌又一拍,大门剧烈一响,就连门槛都一起弹了出去。

    比利大喜不已道,“楚,好样的,我们快点进去!”

    “不用你说!”楚风在劈开铁门的瞬间,纵身一跃,闪入铁门之中,比利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贝瑞卡目光一扫,连忙上前一步道,“小心埋伏!”

    “放心吧,没有人!”比利四下一瞧,门后是一个空旷,布局呈现圆柱,只有一个悍在墙上的铁梯。

    就像一个盘旋蜿蜒的蛇一样,是通往楼上的贴梯。

    贝瑞卡微微一扫,“看来这里只是研究所的最底层!”

    “的确如此,不过,那些东西来了,我们快点上去吧!”楚风看了身后跟来的水蛭,就像阴魂不散的贴在后面,连忙抓住贴墙铁栓攀爬而上。

    比利将手枪别在腰间,紧随起后,往上攀爬起来。

    “我的天,你们也得等等我!”贝瑞卡轻轻一笑道。

    三人身手矫健,不过一两分钟,就已经爬到了顶。

    楚风看了看铁架丛里的空间,回过头来,伸出一只手来,“看来这里是一个废弃实验室,东西已经搬空!”

    “是吗?”贝瑞卡拉住楚风一跃,跳上二楼,目光一扫,“这里……果然是安布雷拉的实验室么?”

    在实验室热墙壁之上,安布雷拉的标志非常显眼。

    比利心中早有准备,没有在意这些表注,回过头来,“对了,楚,刚才你说这里有人,怎么回事?”

    “应该已经离开了吧?”楚风目光一扫,在实验室角落,看见一滩水渍,这是最近才有的新鲜印记。

    贝瑞卡顺眼一看,“这里的确有人,就知道他是……”

    “好了,或许我已经知道他是谁?”楚风轻轻一笑道。

    比利顺着楚风目光一看,一阵微风吹来,实验室的桌上厚厚的灰尘散开,露出一本泛黄的笔记本。

    楚风对于这个世界略有了解,当然知道这是马库斯的实验笔记,准确来说,是水蛭的饲养手册。

    在这之中,还有t病毒的起源,始祖病毒的利用。

    “水蛭,詹姆斯·马库斯,饲养,实验……”贝瑞卡翻看桌上的手册,大吃一惊,没想到在安布雷拉光辉的背后,竟进行着这样一幕幕的血腥实验。

    楚风轻轻一笑道,“果然如此吗?这里就是安布雷拉创始人之一的实验室,传言t病毒就是马克思将始祖病毒与水蛭dna结合之后诞生的一种新型病毒,本来在浣熊市那些怪物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所怀疑,看来我的猜想果然没错!”

    “楚,你究竟是……”贝瑞卡舍下笔记本,枪口指来。

    楚风摆了摆手道,“我是谁?只是关心安布雷拉并作为安布雷拉竞争对手之一的某个小组织的成员而已。贝瑞卡,放心,我不是你的敌人的!”

    “嗯哼,t病毒么?楚,在此之前,你为什么不说出来?”比利轻轻一笑,却没有插手的意思。

    贝瑞卡目光一红,“楚,如果当时你只要开口提示一下……”

    “好了,贝瑞卡,你为什么这么天真呢?恩里克会相信我吗?更何况我不是已经提醒过你们了么?否则,你现在也不会好好的!”楚风耸耸肩,即使他舍弃利益,出言提醒,也没人会相信他,反而弄巧成拙,让他们以为有什么阴谋。

    贝瑞卡想到楚风提醒尸体再动,虽然并一开始没有动,但是这样的举动,又未尝不是一种提醒。

    “楚,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贝瑞卡放下了手枪。

    楚风翻看一些马库斯的笔记,“其实事情得从几十年前说起,1960年4月,年轻的贵族奥斯威尔·e·斯宾塞与同为贵族的好友爱德华·亚西福特,还有爱德华的同学、作为生物学专家的詹姆斯·马库斯,在西非寻找到了迪拜亚的圣地花坛,将其中传言能够让人返老还童的太阳阶梯带回了欧洲,并着手于太阳阶梯的研究。”

    “太阳阶梯?”贝瑞卡和比利有些疑惑,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楚风轻轻一笑道,“它是一切的起源。通过科学技术分析,马库斯在太阳阶梯的花朵中,发现了一种奇特的物质,这种物质具有一定类似病毒样的遗传物质,而且其所体现的特性也是全新的。它种物种就是这笔记中所言的始祖病毒。”

    “原来如此!”贝瑞卡和比利恍然大悟,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危险和恐惧,太阳阶梯以及其衍生物已经不似科学,反而给他们一种巫术的感觉。

    楚风心中一笑,若无其事的说道,“你们不要害怕,其实太阳阶梯也不是坏事,在圣地传言之中,有人靠他延长了寿命和青春,想必正是这一点,才让安布雷拉的创始人注意到它,并将它抢过来研究。只不过它的副作用似乎有些大!”

    “楚,你有办法解决吗?”贝瑞卡想到既然已经弄清楚t病毒的来历,可不可以找到解决这场瘟疫的办法呢?t病毒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楚风摇了摇头道,“解决,解决什么,如果是太阳阶梯的副作用,只是**而亡,但如果是t病毒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最大的办法大概就是适应t病毒,就像下水道中的那群水蛭一样!”

    “这怎么可能?”贝瑞卡摇了摇头,这样会死多少人。

    楚风耸耸肩道,“那就没办法了,始祖病毒极其一系列衍生品就像病毒一样,变异和突变非常迅猛,即使制作出血清,恐怕几次之后就没用了。不过,倒是安布雷拉能够将t病毒稳稳控制在手中,肯定还有其他的手段,控制t病毒!”

    “看来我必须尽快回去了!”贝瑞卡忧心忡忡的说道。

    楚风轻轻一笑,不可置否,“寄望于安布雷拉么?”

    “好了,我们走吧!”比利回过神来,走出实验室。

    楚风和贝瑞卡连忙跟上,蹭蹭来到更上面的一层。

    这一层似乎是研究人员的餐厅,只不过由于已经被废弃的关系,脏兮兮的一片,桌椅和餐具摔了一地,似乎是被什么破坏过一样,乱七八糟。

    “楚,那是?”众人四下一扫,瑞贝卡突然紧张起来。

    楚风顺眼一看,餐厅尽头,一个人影静坐在那里。

    贝瑞卡用手电一扫,大吃一惊,“难道他就是马库斯!”

    “别动,马库斯已经死了!”楚风大吃一惊,连忙拉住身边抬起枪口,正准备过去抓捕的贝瑞卡。

    那是一个老者,穿着一身西装,带着一定黑色帽子。

    “你们来了!”

    看着楚风和贝瑞卡等人,老者抬起头来,一阵恶心的滞粘搅拌之声,也随之响起,诡异无比。

    贝瑞卡扣住扳机,紧张的说道,“不准动,就坐在那里!”

    “呵呵……”老者诡异一笑,脑袋扑通一声,从颈脖处断开,掉在地上,就像一个皮球滚了好几下。

    瑞贝卡大吃一惊,连忙往回一退,“该死,这究竟是……”

    “冷静,冷静!”比利轻轻一笑,紧盯地上的头颅。

    楚风摆了摆手道,“别紧张,这人是水蛭的拟态而已。他并不是纯粹的马库斯,而是一群水蛭!”

    “水蛭?”两人疑惑的回头一看,只见马库斯在脑袋掉落下后,身体就像波涛一样剧烈起伏起来。

    他浑身鼓起一个个小包,有什么在里面来回窜动。

    “谢特,果然是那群怪物!”比利已经明显的看到一些肥硕的水蛭,破口大骂一声,枪口紧逼。

    瑞贝卡更为过多,拿出一把长枪,砰砰一铜狂扫。

    刹那,马库斯的身体在金属风暴下,碎成一片片破布。

    楚风摇了摇头道,“没有的,它们只是拟态而已!”

    “什么?”贝瑞卡目光一扫,破碎的身体组织在落地之后,竟然直接自我分解,化为一只只水蛭。

    一滩恶心至极的透明粘液,从水蛭群中流淌而出。

    在粘液之中,依稀可见,一些金属弹壳滑落而出。

    “该死,我们快走!”看见就像细胞一样,正在自我分裂,迅速繁殖的水蛭,贝瑞卡一阵头皮发麻。

    就在这时,水蛭群突然射出一道黑影,一化为三。

    “贝瑞卡,小心!”楚风凌空一指,射出三道剑气。

    “嗤,嗤,嗤!”

    黑影一顿,落在地上,一阵蠕动,化为六只水蛭。

    贝瑞卡心中一惊,“难道这些怪物真的就杀不死吗?”

    “谁知道?”楚风轻轻一笑,这些水蛭倒是与他的毒液之体有异曲同工只妙,只不过他的更为紧密,乃是真正的一体,而水蛭女皇与其说是一体,倒不如说是一个生态,亦或者一个族群。

    当然,其中谁优谁劣,并不能以一言蔽之,在水蛭女皇的身上,也有很多值得他去学习的地方。

    思想间,地上六只的水蛭忽然就像跳蚤一样弹起。

    贝瑞卡大吃一惊,连忙提醒道,“楚,小心水蛭!”

    “给我送点心吗?”楚风看着咬来的水蛭,轻轻一笑,他正要学习水蛭的族群意识呢,怎么可能躲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穿成反派他前妻[穿〕〔海贼之无双弓兵〕〔重生之都市狂尊〕〔为妃两世〕〔殇颂〕〔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六合天师〕〔替嫁暖婚:老公,〕〔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的老千之路〕〔归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