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人界掉马甲〕〔重生学神:封少娇〕〔萌妻乖乖:总裁老〕〔五谷丰登小福妻〕〔老婆,你好甜:隐〕〔七零律政俏佳人〕〔仙尊奶爸从无敌开〕〔穿越财富人生〕〔屠魔工业〕〔重生我要当学神〕〔捡到个男神〕〔医路繁花〕〔只锦〕〔无敌从做主播开始〕〔香辣农女:汉子,〕〔王者夫人掉马我掉〕〔天才命师〕〔都市终极魔少〕〔秋声依旧著梧桐〕〔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四十五章 分头行动
    黄翰急的当时就准备跳下去追,却被楼乙给阻挡了下来,黄翰急的吼道,“你干什么挡着我,快点闪开!”

    楼乙让他冷静下来,又将自己一路都感觉有人盯着他们的事情给说了出来,黄翰这才稍微冷静下来,开口问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楼乙看了一眼暗门,对他说道,“这样吧,这里我跟下去,你赶紧回浩雪轩,把心怡师姐失踪的事情告诉孙管事,我会沿途留下记号,你一定要记清楚了。”

    楼乙一拍储物袋,手里多了一粒草种,这是蒿草的草籽,楼乙手中绿光闪动,一丝生机之气裹着手里的草籽,让它快速成长,不一会草籽发芽长出大约两寸左右,这时楼乙以灵气改变其叶脉走向,形成了一个叶脉向上,一个叶脉拐弯的奇特样子。

    “你带着孙管事寻找这种蒿草,切记蒿草拐弯的草尖就是我前进的方向,事不宜迟你快走吧。”黄翰听他说完,将蒿草的样子记在心里,嘱咐他让他小心一些,就快步离去了。

    楼乙揉了揉眉心,深吸一口气,这才慢慢的推开暗门,脚下青光闪动,沿着暗门后的通道追了出去,其实当楼乙在发现有人跟着他们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炼心怡跟黄翰的身上做了记号,当初他可是知道无影无踪这两种灵虫,是通过信息素寻找彼此的,为此楼乙还特意去请教过刑风。

    邢风也没有隐瞒,将方法告诉了他,只是无影跟无踪两种灵虫十分稀有,他自然是知道无法获得,于是他突发奇想,用灵田里的米虫进行试验,他将米虫的成虫磨成粉,同灵米搅拌在一起,做成一种特殊的染料,附着于衣服上可以十二个时辰不消失。

    同时他又将母虫产下的幼虫磨碎,混杂了一些东西,制成了另外一种药膏,只要将这药膏喂给雄性的米虫,它就会自动去寻找那种染料,只是距离十分有限,所哟楼乙必须加快速度,才能在气味完全消失之前,找到被带走的炼心怡。

    沿着暗门一路前行,他都保持着警惕,以随时应对突发的状况,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很快他就来到了通道的尽头,这里是一条后巷,位于那间铺子的后方不远处,楼乙取出一个小盒慢慢打开,他看到里面的几十个小点齐齐的向着东南方向前进,于是留下记号追了过去。

    一路追追停停,很快就来到了一条大街上,只是这里同他们之前逛的地方可不同,四周的建筑比较老旧,而且很多都看上去许久没人住过了,到处都是野狗跟夜猫,一些衣着破旧的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他们看上去很瘦弱,脸色有些苍白,将一些奇怪的东西丢在一个明显碎了的瓦锅里煮着。

    这瓦锅咕嘟着恶心的气泡,带来阵阵恶臭气味,可是那几人却犹自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锅里的东西,楼乙皱了皱眉头,找准方向后快速离开了。

    他刚离开不久,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一间破房子里走出来,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打了几个手势就分开了,其中一人追着楼乙离去的方向前进,不多时就消失在了巷子里。

    没过多久这人来到了一条胡同里,他停下来四下打量,自言自语道,“奇怪了?跑哪去了……”

    就在这时一道青光在他眼前一晃,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脖颈遭受重击,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哗啦......

    一瓢臭水从头泼下,那人不知是被熏醒的还是泼醒的,清醒过来后,剧烈的干呕起来,这时一道寒光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冷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把我师姐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楼乙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对方显然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人五花大绑,一柄锋利的短刃抵在他的喉咙上,更可气的是那手持短刃的,竟然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岁的孩子。

    他顿时恶狠狠的威胁道,“小屁崽子你最好赶紧给爷爷放了,你知不知道爷爷是谁?我看你是活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眼前寒光一闪,只听噗的一声,他感觉大腿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差点吓尿了,只见刚才横在自己脖子上的短刃,此刻正插在他大腿上,血顺着短刃咕嘟咕嘟直冒。

    这人吓的声音都变了,一脸哀求的说道,“别,小祖宗我错了,我叫苟三,道上的尊称一声苟三爷,我是这寒松县血虎堂的人,我们就是一群地痞流氓,平常讹诈点钱财,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小祖宗您手下留情,饶我一条狗命吧。”

    苟三眼泪哗哗的淌,只是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这家伙本来就长大很丑,人如其名长着一张狗脸,这一哭就更难看了,那脸折的跟沙皮狗似的。

    楼乙冷冷的看着他,根本不为所动,继续问道,“你们把我师姐弄哪去了?”

    苟三哭丧着脸道,“小祖宗哎,我哪知道你什么师姐,我只是看你穿的比价好,想劫道弄点银子花花,你......”

    噗!

    苟三话还没说完,楼乙猛的将刀拔了出来,苟三疼的差点昏过去,这时楼乙再次说道,“别跟我打马虎眼,从我到这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在跟着我了,你只有一次机会,告诉我!你们把我师姐弄到哪去了。”

    苟三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这时楼乙突然身体向后一撤,就听到嗖嗖嗖几声,他刚才站着的位置,几把匕首竖着插在了泥土之中,同时五六道身影破门而入,还有两个从屋顶落下,将楼乙完全包围了起来。

    这时苟三一改刚才的窝囊样子,大声喊道,“哥几个给我弄死他!”

    只是他高兴的有些早了,只见一道青光一闪,挡在楼乙面前的两人,顿时被拦腰斩成两段,血顺着流风短刃滴落下来,苟三脸色顿时煞白,连声喊道,“快!快给老子解......”

    噗呲......

    那个开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柄黑黝黝的匕首,直接穿嘴而过,将他钉死在了原地,苟三圆睁着双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在了一个小屁孩的手里头。

    其余几人如临大敌,慢慢收缩包围圈,同时将匕首甩向楼乙,但是他们虽然也是修士,可是毕竟只是一些散修,而且大都是褪凡期两三层的修为,这在楼乙看来,不过只是一群送死的家伙罢了。

    然而他的精神却始终高度警惕,这些人只不过是些炮灰罢了,真正的高手,应该就隐藏在黑暗之中,自己一旦大意了,恐怕等待自己的就是死路一条。

    接连躲过十几把匕首的夹击,他猛的加速手中青光一闪,随后两声惨叫传来,又有两人命丧当场,此时围攻他的只剩下六七个人,不过他们显然已经被楼乙的雷霆手段给震慑住了,迟迟不敢再上前。

    这时突然一道寒光一闪,楼乙身体条件反射式的向后一躲,只听噗的一声,那寒光斩在距离他脚面不足半寸的位置,同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屋子里,同他面对面的站在一起。

    “小崽子反应倒是挺快,只是碰到你霍爷,就只有死路一条,下了阴曹地府,可别怪爷爷手下不留情。”

    话音刚落对方手中乌光一闪,一柄漆黑的剑直刺楼乙的喉咙,速度快的有些不可思议,而楼乙身影一晃,一道青光残影闪过,他直接从碎裂的窗户,离开了这栋有些狭窄的房子。

    来到外面空旷的地方,他就能够完全施展自己的手段了,楼乙发现刚才动手的时候,这个黑衣人持剑的手背上,也烙印着一个血虎头,不过却有三个发光的血滴,而那苟三的手背上只有一个。

    他估摸着血滴似乎是这个血虎堂身份的象征,眼前这人显然比那个苟三地位更高,或许更能从他的嘴里,问出炼心怡的下落。

    他身影刚刚落到屋外的院子里,就看到一道黑光尾随而至,不过楼乙早已察觉,手中流风短刃横向一切,同时身子往下一沉,手中短刃往上一抬就要切掉对方手腕。

    然而这黑衣人修为不低,至少目前楼乙还看不出他修为的深浅,对方手腕微微一抬,剑尖瞬息转弯,如果楼乙执意切掉对方的手腕,那么他手里的剑就会割裂他的喉咙,这是一种以伤换死的打法。

    对方显然料定楼乙不会跟自己拼命,楼乙果然如他所料,身影闪向一旁,避过了对方的杀招,这时屋里的几人也追了出来,一抬手就是几十把匕首向他飞来,这让他只能一边同黑衣人战斗,一边还要躲避这些匕首。

    楼乙被他们弄的有些烦躁,手一拍储物袋,手里多了三张闪耀着淡淡青光的符篆,躲过几把匕首的骚扰,手指一抖,嘴里喝道,“斩!”

    三张纸符同时青光乍现,数道风刃呼啸着斩向那些措手不及的血虎堂帮众,那黑衣人脸色大变,因为其中有两道风刃也斩向了他所在的位置。

    “风刃咒,你是灵符师?!!”他甩手用手中的剑将风刃挡下,却受到风刃产生的能量震荡,一口血喷了出来,显然受伤不轻,而其余的家伙,则没有那么幸运了,青光闪过后,只留下满地的碎尸,血水染红了整个院子,散发出刺鼻的血腥气息。

    这个时候那黑衣人已经再无斗志,只想着赶紧俩开此地,而楼乙怎么可能让他离开,手中短刃青光一闪,加速冲向了对方,嘴里冷冷的说道,“别急着走,有些事情还没有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