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婚然天成,总裁情〕〔绝品豪婿〕〔一代狂婿〕〔地球求生指南〕〔登顶炼气师〕〔暖婚100分:总裁,〕〔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美女大小姐的贴身〕〔校草独宠!首席魅〕〔神级狂兵〕〔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大道诛天〕〔一号狂兵〕〔第一好婿〕〔进击的赘婿〕〔婚前婚后:腹黑总〕〔婚途漫漫:甜蜜新〕〔狂医归来〕〔都市无上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一百八十三章 识破身份
    楼乙沉浸在这个故事当中,看着眼前这个邪魅的男子,他所讲的这个故事们应该就是他自己的故事,那么它究竟又是如何被困在此地的,应该还有另外一个故事,他很想听听另外的故事。

    就在这个时候,邪魅男子的一双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神情变的极度亢奋,舌头伸出来老长,楼乙竟然发现他的嘴里没有牙齿,而它的舌头上布满了倒刺,根根如血一般,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楼乙吃不准这白魔的真实身份,但是必定是非常厉害的妖兽,可是究竟是什么让他变的如此亢奋,难道......

    楼乙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还未来得及阻止,就看到赫梅铁树树梢上的白色鬼影,突然集体呼啸而起,向着西南方向而去。

    楼乙刚准备动手阻止,却猛的感觉身体如坠冰窖,全身上下如同冻僵一般,身体诡异的颤抖着,丝毫挪不开一步,这时他才看到,那邪魅男子虽然亢奋,可是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他。

    难道......

    楼乙又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看向四周,用心去感知四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了此地的异常,这里有着一处天然的禁止,而这禁止的布置者,正是这缠绕在一起的赫梅铁树。

    原来自己无意识中,冲进了赫梅铁树的禁止里,难怪当初看上去,那只是一些普通的岩石,难怪这邪魅男子如此恐怖的实力,却愿意跟他废这么半天话。

    它是被困在这禁止之中的,可是他不明白,为何那些白色的鬼影,却并不受禁止的影响,难道这禁止只针对这邪魅男子吗?还是说对方现在不能离开此地?

    楼乙想到了之前它曾释放威压,差点震死自己的事,所以猜测对方应该是无法离开赫梅铁树的范围,所以不得不戴在这禁止之中。楼乙闪烁的眼神让那自称白魔妖君的家伙感到十分不悦,他开口道,“我奉劝你别打什么小主意,要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越是你这种人就越容易死。”

    它抬头看着远方,喉头快速耸动,身体因为亢奋而显得有些病态,他喉间发出咕噜咕噜的是声响,这一切放在楼乙眼里,都让他觉得不寒而栗。

    “啊...血食,美味的血食,快点来吧……快点来吧!”白魔妖君喃喃自语道。

    楼乙脑子快速转动,思考如何才能救人并自救,他从刚才已经很清楚了,这个家伙是个疯子,它不会让自己活着离开这里的,一旦他表现出要逃走,它的那些白色的鬼影,就会一拥而上,让自己身首异处,死无全尸。

    然而时间上根本不允许他这么做,因为外面已经传来惨叫声,看来那些追着自己的宗门弟子,已经与那些鬼影碰到一起了。

    楼乙起身走回树洞内,只要他不作出逃走的动作,那白魔妖君就不会对他出手,更何况它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食物惊恐万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这样才会让它更加兴奋。

    这是一个心理扭曲到极致的疯子,楼乙一秒钟都不想看到它,当他回到树洞后,先是布置了一处简单的隔绝探查的禁止,这东西只能隔绝对方的窥视,却不能隔绝对他的感知,所以不会引起它太大的反应。

    楼乙做完这一切后,神识快速向外延伸,筑基期六层后,他所能感应的范围扩大了数倍不止,丝毫不亚于一个筑基圆满之境的修士。

    他的神识有目的性的延伸向西南向,很快他就探查到了能量的波动,只是他的身体猛的一震,因为他看到了血跟尸体。

    洁白的雪地上,凭空多了十几具尸体,而且死状格外凄惨,内脏胡乱的散落在尸体的外面,其中还有三个女弟子,身上被割开无数道口子,血染红了整个身体。

    这些鬼影的攻击异乎寻常的可怕,不仅速度奇快无比,而且锐不可当,现在两位长老还在苦苦支撑,剩余的人则是且战且退,满脸惊恐之色。

    楼乙虽然着急却也无能为力,他眼睁睁的看着四五个白色的鬼影,从不同方向将一名浩雪宗的弟子,撕成了碎片,手脚头颅等落到地上,泼溅出来的血染红了整片雪地。

    这样的惨剧仍旧在上演着,直到小半个时辰后,一个长老战死,另外一个付出一条手臂为代价,才带着剩余的人逃离了这片区域,而此时地面上已经多了数十具尸体,死状无比凄惨。

    楼乙收回神识,脸色格外苍白,身体微微抖动着,这时外面传来白魔妖君肆意的狂笑,他对着洞内的楼乙说道,“我知道你在做什么,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凄惨,都是因为你,桀桀桀......”

    楼乙登时就明白过来,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他猛的站起来,想要出去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可是突然一股奇异的气息笼罩在他身上,楼乙顿时觉得自己动不了了。

    这时洞外又传来对方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帮不了他,任何人类都不可能从我手里逃脱掉的,这些叛徒必须全部死掉!”

    楼乙不知道对方为何如此憎恶人类,可是当他听到叛徒二字,心里不免想到了当初的第一次万界大战,当初人族付出沉重的代价,最终摆脱了被神族还有妖族奴役。

    虽然两族很不甘心,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而有一部分妖族极度憎恶人类,因为它们的种族因为人族的背叛而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其中损失最惨重的,当属同龙族平起平坐的凰族,龙乃是灵族万灵之首,而凰则为妖族飞禽之长,然而人族的背叛,间接的导致了凰族的覆灭,所以凰族也是最为痛恨人类的。

    古语有云,“龙生九子,凤育九雏。”

    凰族分雌雄,雄凤雌凰,然而第一次大战结束,凤被伏羲收服,并最终带去了天界,连同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它们最早降生的孩子青鸾跟朱雀。

    两只神鸟后来分别称为天界使者,青鸾常伴昆仑神山西王母身畔,而朱雀则化身天界九天玄女,成为天界布道的使者,只不过后来人皇伏羲性情大变,关闭了两界往来的通道,砍伐了直通天界的建木。

    天界就无消息传出,不过人间还是不时能够听到一些传闻,香火反而更加鼎盛,足见人族对于人皇的敬畏,只不过凡人终其一生,也再无得见九天玄女之无上风采。

    凤凰共育五子,分别为鹓鶵,鸑啄,朱雀,青鸾跟鸿鹄。

    鸿鹄颇具志向,想凭借己身横渡九天,只是每次都弄的伤痕累累,铩羽而归,因此常被燕雀嘲弄,所以才有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段典故。

    其实鸿鹄是想飞上九天,寻找青鸾与朱雀两位姐妹,想要让五凤重新聚首在一起,然而天界与神界,又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所以它也能一次又一次的铩羽而归。

    鸑啄性情孤傲,可是本性纯良,原本雌雄异体,可是配偶死于万界大战之后,心灰意冷遁入九幽冥泉,从此成为冥界冥主,同地藏分庭抗礼,只不过地藏以度化为主,而鸑啄则以吞噬为主,落如其手中的孤魂野鬼,尽皆成为其果腹之物,从此再无投胎转世的机会。

    不过也有传言,经过鸑啄度化的孤魂野鬼,会经历九世饿鬼道,修满九世恶果后,方可再入其他轮回。

    不过不管结果是什么,总之碰到鸑啄的下场必定凄惨无比,九幽冥府时常能听到它的哀鸣,这是它在寄托哀思,而据说九幽冥河的水,就是其眼泪所化。

    至于鹓鶵,它本为凤凰所生之初胎,经历了父亲被降服,母亲惨死,兄弟姐妹惨遭分离之后,她以一己之力,整合了剩余的凰族,成为了新任凰族之长。

    后来所谓的凤育九雏,其实指的就是它,只是它的性情大变,从原本的高贵,变得残忍嗜杀,因此在随后的妖族内战中被杀,不过其孕育的九雏,却继承了其意志,对人族厌恶至极,遇到必食之。

    其中最为著名的当为大鹏跟孔雀了,前者经常袭击人族城镇,以整城镇的人族为食,更与龙族为敌,只因龙族常与人族有来往,加之龙族的孟章还帮助了人皇之一的黄帝,更是让它愤怒以极。

    孔雀的残忍程度更盛过大鹏,甚至有传言西天如来也曾被其所吞,可见其凶残程度,不过楼乙觉得,这些都不像是外面的白魔妖君。

    突然楼乙想到了什么,“雪鸮……对!一定是雪鸮!”

    楼乙总算是知道这白魔的真实身份了,它应当就是鹓鶵九雏之一的雪鸮,因为九雏当中,大鹏为光,孔雀为木,紫燕为电,彤鹤为火,百鸣为音,奔雏为土,蓝凫为水,招风为风,只有雪鸮为冰颜色纯白。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大鹏性情孤傲高踞于崖壁俯瞰大地,孔雀被收服,目前在西天大雷音寺修行,紫燕居于天池雷渊之中,彤鹤被道教始祖道德天尊降服成为其坐骑。

    至于其他几个,属性特征明显,百鸣擅长蛊惑人心,以声音干扰人的思维,这一点跟姑获鸟相似,奔雏擅长煽动大地制造地震,而蓝凫则擅长引动海啸,唯有雪鸮擅长制造风雪,也最能适应这寒冷的天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奕王〕〔两界布道〕〔重生成祁王的作精〕〔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隋唐大猛士〕〔星际绿化大师〕〔驻颜太后:六十老〕〔我有一个无敌的胃〕〔超级仙帝重生都市〕〔少年人有江湖梦〕〔我将此生,说予你〕〔我即王〕〔重生八零腹黑娇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