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科技直播间〕〔林义陈婉婷〕〔重生神医〕〔你是绚丽的烟火〕〔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家有悍妻怎么破〕〔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唐朝小白领〕〔雪落关山〕〔长生五千年〕〔苏酒娘〕〔总裁爸比从天降〕〔烹饪大师〕〔莽穿新世界〕〔白汐汐盛时年〕〔外道魔祖〕〔当爱情来敲门〕〔恋战新梦〕〔我真没想高调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三百零五章 灵魂之战
    血婴老祖的这一缕魂魄,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显得有些恼羞成怒,灵魂瞬间从花斑豹的身体中飞出,这可怜的花斑豹,发出阵阵悲鸣,呜咽声回荡在石缝之中。

    黑魂闪烁,转瞬穿过了石缝,来到了楼乙此刻所在的山东之中,四周虽然黑漆漆的,可是楼乙还是寻到了一处透光的地方,看来这石洞并非密封,总有一些裂缝存在。

    而这些裂缝,恰巧能够透过阳光照射进来,让楼乙的眼前不再漆黑一片,一道黑光呼啸而来,楼乙闪身避过,这时楼乙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飘忽起来,随后他感觉自己身轻如燕,竟然飞起来了。

    再看自己的时候,他发现了,原来不是自己修为恢复了,而是自己似乎也灵魂出窍了,他已经不再是实体状态,变成了一个尺许大的小人。

    此时他的眼瞳闪耀着金光,周围的一切豁然开朗,在这山洞东南角所在的位置,楼山瘦小的身体,蜷缩在角落之中,浑身散发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他看上去十分的寒冷,浑身颤抖不停,一丝一缕的血色诡丝,从他身体内散发出来。

    楼乙突然明白了,难怪这血婴老祖,总是想尽办法压制楼山,而不是干掉对方,当年他重伤之下夺舍,并没有立刻选择吞噬掉夺舍的灵魂。

    而是昏迷蛰伏了起来,其本意可能是想借助楼山的身体养魂,他的算盘打得好,不想命运极富讽刺意味,楼山当时受惊过度,三魂七魄可以说受损不小。

    血婴老祖的灵魂进入后,没有仔细查验清楚,就陷入了蛰伏之中,这一下就是好几年,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他自己的魂,已经跟楼山揉合到了一处。

    他既是楼山又是血婴老祖,而两个灵魂为了同一具身体,展开了争夺权,他看重自己的身体,并不是因为自己这具身体多么合适。

    而是因为,自己跟楼山是亲兄弟,他想利用邪术,将楼山的魂弄到他的身体当中,如此一来他自己就算是自由了,虽然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可是总比缚手缚脚要好得多。

    此时楼山身上缠绕着黑色的迷雾,意识并不清醒,楼乙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谨慎,毕竟这里是藏匿楼山的地方,血婴老祖必定准备了东西以防万一。

    四周突然开始出现血色迷雾,楼山的身体,一点点的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魑魅魍魉之影涌现,楼乙眼神一眯,一道黑光呼啸而来。

    却是一只鬼爪,连接着黑色的流光,闪身刚刚必过,又一道黑光接踵而至,黑光不断从血雾之中升腾,楼乙关心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血雾之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孕育着。

    此刻楼山所在的位置,他的身体被一层血膜包裹,看来血婴老祖准备孤注一掷了,他在外面的灵魂,正在被八苦之炎吞噬,如果这里再失败了,他将彻底消散在世间。

    只要他提前一步同楼山灵魂彻底相融,他觉得以他的实力,楼山是完全抗拒不了的。

    楼乙不断向前推进,可是周围鬼爪实在太多,他必须万分谨慎,血雾之中,一根根血色触须,阻拦着他不能前进,楼乙好几次都被逼退回来。

    他赖以自保的就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金光,当初在掌印峡谷内,那老僧赠与他的东西,此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道金光笼罩在了楼乙的身体上方,这一幕就连薛忘情也始料未及,他甚至不知道楼乙头顶悬挂着的这幅图,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以他的阅历跟见识,自然知道此物十分珍贵,薛忘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应变也变得自如起来。

    “千佛图!是千佛图录!!!”薛忘情不识得此物,可不代表这个血婴老祖不知道,当初他从赫连山脉寻到的那半部炼婴决,那墓冢之人,就提过此物。

    血婴老祖死死的盯着悬浮在楼乙头顶的字这幅图,看上去十分的惧怕,而此时楼乙手腕带着的如意菩提珠,此刻也显出了本来的模样,它静静的悬挂在了楼乙的脖子上,并自主的缓缓转动。

    一个个金色的梵文,从佛珠之上显现,形成一篇金刚经,压向血婴老祖,本来他抵抗八苦之炎就异常辛苦,现在金刚经临体,顿时发出哧哧的声响。

    血婴老祖的灵魂几与破裂,却又无法逃脱,他将所有的希望,给予了那一缕魂魄,然而此时在梦境空间之中,楼乙的灵魂,开始散发璀璨的金光。

    一道淡淡的日冕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佛光普照四周,血雾根本抵抗不了,黑色的鬼爪一靠近佛光,瞬间化为乌有,那些血色触手,也被佛光灼伤,发出不堪的声响。

    楼乙坚定的往前推进,抵抗四周更加疯狂的攻击,血婴老祖不能输,一旦他输了,一切就都便宜楼山了。

    此时一尊巨大的血色光影,出现在了楼乙面前,后者发现四周的一切都消失了,无穷无尽的黑暗里找四周,不远处楼山瘦小的身体,变回了他原本的模样。

    只是他看上去十分的虚弱,正在苦苦的支撑,那庞大的血婴,不断的想要他就范,楼乙看到那条血色的魂线,已经越来越靠近楼山。

    而属于楼山自己的那条蓝色魂线,完全被压制了回来,已经快要回到身体当中,一旦血婴老祖的血色魂线接触到了楼山,楼山的灵魂将与之融为一体。

    以目前楼山的状态,瞬间就会被血婴老祖吃个干干净净,楼乙伸出一只手掌,猛的向前拍去。

    一道璀璨金光应运而生,金色的梵文,化作锁链缠绕向面前的巨大血影,那是一个婴孩,一个可怕的血婴。

    它的面容与血婴老祖当初一般无二,处处透着邪恶残忍的表情,一道血光如弯月斩来,恰好斩在楼乙张开的手掌之上。

    金星四溅,楼乙浑身上下,金光激荡,被血光冲击的差点暗淡无光,这一击十分突兀,事前毫无征兆,对于灵魂之战,楼乙只有一次经验,那还是自己在跟吞虚蚺的残魂在争斗。

    然而那毕竟是妖兽,而这个是人类,人族对于灵魂的研究,始于元婴期,他们对于丹湖结婴,有着各种研究,而血婴老祖修习的血婴大法,其实就是一门类似的功法。

    楼乙吃亏就吃亏在经验太少,又是一道血月呼啸而至,随后一道道的血月宛若一朵血色的大波斯菊,在黑暗中绽放开来。

    楼乙手掌频频前推,巨大的金色梵文,与血月撞击在一起,迸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血婴老祖困兽犹斗,丝毫不会手下留情。

    楼乙的处境并不算好,他被血月挡在外面寸步难行,金色的梵文在四周环绕,梵音缈缈回荡在耳边,黑暗的天空之上,一缕缕金光投射下来。

    原本黑暗的空间之中,越来越多的金光弥漫开来,梵音越发宏大起来,此时金光照射之下,黑色在不点倒退,血色开始快速收敛。

    金光照射在血婴之上,让它发出凄厉的嚎叫,楼乙紧张的看着楼山,发现原本已经岌岌可危的蓝色魂线,有复苏的迹象。

    为了避免血婴老祖狗急跳墙,他必须速战速决,楼乙不想让它注意到这一点,攻击变得越发频繁起来。

    因为金光的关系,血月再次袭来之时,会有短暂的预警,让楼乙不在缚手缚脚,那血月其实是血婴手指的弹动,它的手指每次弹动,就会形成一道血月。

    而此时血婴的一双眼睛,正释放着危险的气息,陡然两道巨大血柱从天而降,如同两条奔流不息的血海,楼乙眼前血光泛滥,无数血色触手与此血柱之中时隐时现。

    就在他准备做出应对之际,突然一声诡异的啼哭响起,楼乙顿时心烦意乱,头脑异常难受,脑海之中回荡着这魔音一般的啼哭之声。

    而那血水已经距他越来越近,浪头拍打着黑色的空间,大有将一切吞没之势……

    恰在此时一道佛光普照大地,原本黑暗的天空之中,一个个金色的幻影浮现而出,那是一尊尊奇特的佛陀,它们虽然并不凝实,可是却仍旧散发着难以置信的威能。

    一条金龙呼啸而来,猛的撞在奔袭而来的血海之上,同时另外一道金影手一抖,一口金色布袋打开,如同打开了吞虚之门,大量的血水被抽取,如同玄龙取水一般。

    随后一道金色虎影,以惊人的速度直扑血婴,逼迫的它张开的五指,用来应对它的袭来,四周梵音大作,无数金色佛影诵念经文。

    那诡异的魔婴之音,被彻底掩盖下去,楼乙得以喘息之际,他奋力往前冲去,此刻佛陀之影,正在帮他抵御血婴,而他所要做的,就是给血婴以致命一击。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不知何时,他空荡荡的手里,多了一根降魔杵,此物通晓佛性,最是克制邪魔外道,楼乙速度奇快无比,宛若一道金色惊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安之若素叶澜成〕〔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