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药王〕〔龙血神帝〕〔第一强者〕〔梅府有女初成妃〕〔医路逍遥〕〔妙手圣瞳叶天〕〔叶玄叶灵〕〔替嫁娇妻:冷情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摘仙令〕〔山海禹皇记〕〔慕医生,你老婆又〕〔抗日之暴力军团〕〔周晴〕〔蜀山魔门正宗〕〔奶爸戏精〕〔隐婚365天:江少,〕〔一胎两宝:萧少的〕〔我能看见经验值〕〔九龙圣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品符师
    为了保证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楼乙这一次可是亲力亲为,毕竟他这个内门比试的魁首,竟然什么好处都没得到,这让楼乙实在是很不爽。

    他仍记得当初韩雨柔跟她说过的话,只要凭借着掌门令牌,他想要什么都可以,不过那个时候,是在比武之前,现在对方的目的达到了,这东西能不能有用,还得亲自试验试验。

    一走进符阁,楼乙就想起了当初的一幕,当初的自己初入符道,连一根像样的符笔都没有,只能用树枝跟手指,一遍遍的临摹肖管交给他的符篆图案。

    等他终于有勇气来到这里的时候,却被一个叫做朗旭的外门弟子嘲弄,他家境殷实,刚入门就身怀三百下品灵晶一杆的墨玉狼毫笔,而自己还在纠结要用身上仅有的四十几枚下品灵晶,来购买哪几样必需品。

    而他现在身怀巨额财富,早已今非昔比,光灵米所带来的利润,就已经是个恐怖数字了,心境不同了,看待问题的态度也不同了。

    他看向四周,寻找那位当初帮助自己的那个叫做王凯的外门弟子,结果并没有找到他,不过是却看到了许多憧憬着未来,忙碌的学徒。

    同当初一样,有钱有势的颐指气使,指挥着那些没什么背景,又不想离开这里的弟子干活,楼乙摇了摇头,径直离去了。

    如果换在以前,他一定会出手帮忙,可是现在他想通了很多东西,有些事情与其上杆子去帮助他们,不如慢慢的去改变这一切,至少过激的行为,反而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自己可以雷厉风行,可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势力范围,贸然干预所引发的意外,谁也不知道会带来何种后果,花家不就是个例子吗……

    他所能做的,就只是默默的去改变这一切,长老会现在在阚冬手里,这件事情只要跟他打个招呼,剩下的事情,就让他来处理吧。

    毕竟他是中间派,没有了宋家这个眼中钉,公孙弘虽然暗中还把持着符阁,炼器阁,灵植处等地方,不过他现在的精力,已经放到如何巩固跟甲家的关系上,阚冬可以凭借这个时机,来做一些事情。

    虽然不能彻底改变这一切,但是至少可以让浩雪宗变得不再那么乌烟瘴气的。

    楼乙穿过外阁,来到了当初售卖灵符的地方,犹记得当初这里的某位长老,对他的羞辱,他如今仍然历历在目,更想到当初那个姓方的长老,不由分说的带走了胡汉堂。

    这一切他都还记得,只是时过境迁,自己如今已是掌门亲传弟子,而这些人如今又在哪呢……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宁欺白发翁,莫欺少年穷,他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

    售符处的人还是不多,毕竟这浩雪宗对于符道并不精通,那些个外来的长老,也不过只是懂些皮毛罢了,碰到真正的符道高手,只怕一出手就败了,不然如何解释这诺大一个符阁,竟然连一道高阶攻击灵符都没有。

    带着些许失望,继续往上走,寻找自己看得上眼的东西,这些灵符还在以符币为售卖单位,可想而知这些东西的品质如何了,想当初自己制作的清水符,每枚可以卖五十个符币。

    在那个时候他简直觉得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可是如今再看,他现在随便吃顿饭,恐怕也不低于一百枚下品灵晶了,这差距实在是天壤之别……

    没让他意外,确实没什么入眼的东西,他走出了售符处,没有去理睬那售符处弟子差异的眼光,毕竟他一个堂堂的掌门亲传弟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开到后堂处的器具阁,这里是售卖灵笔跟灵墨的地方,当初他就是在这里咬着牙花了二十五枚下品灵晶,购买了第一只兔毫灵笔,为此他心疼了许多天。

    不过他从不后悔这么做,而这支笔虽然早已损坏,却也让他受益匪浅,度过了最为艰难的那个时候,思绪正在慢慢展开,却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传来。

    “王凯你那个死鬼师父还没闭眼吗?”楼乙听到这个声音,想到了一个人,不过当他听到王凯这两个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王凯?不就是当初帮他解围的那名弟子吗……

    难道他还呆在这符堂之中,没有入内门?这有些奇怪啊……

    此时另一个声音,有些生气的说道,“朗旭你平日里如何霸道,我都不介意,只是师者为大,你这么说话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朗旭?等等...这个名字也很耳熟,楼乙想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了,当初他刚来符堂之时,有一个腰里别着墨玉狼豪笔的阔公子,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对谁都不假辞色。

    楼乙笑了笑,熟人还不少啊,他迈步走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到了两个青年,只是令他诧异的是,如今的朗旭早已是亲传弟子,他的衣袍处有浩雪宗的标志,衣袍的袖口与边角都有金丝点缀。

    而另外一个人,应该就是王凯了,依旧穿着外门的弟子服,此刻正在晾晒纸符,这些纸符似乎是一品的灵符,要知道楼乙到现在的符篆造诣,也不过只停留在纸符的层面上。

    而王凯面前摆着的这些,可都是真真正正的灵符,虽然只是一品的紫金咒,可是那也是跨越了兽符的存在,楼乙不由得多看了王凯几眼,脑海中回荡着他当初说过的话,“朗旭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家里有钱,我们是穷,可是我们有热情跟天赋,你呢?除了有钱之外,你还有什么?......”

    还记得他那个时候说话的眼神与语气,充满了智慧跟期望,只是为何他如今仍是外门弟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楼乙还记得王凯跟朗旭,当初应该是师兄弟的关系,而朗旭之前的话,似乎表明他换了师父?

    楼乙向着两人走去,以他如今的地位,浩雪宗不知道他的还真没几个,只是恐怕朗旭早就忘记了当初那个穷酸小子,就是如今的内门魁首了。

    朗旭看到他走过来,先是打量了自己一番,楼乙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平淡一些,王凯起身走过来,对他行礼道,“见过这位师伯。”

    楼乙心里直犯嘀咕,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听到朗旭骂道,“王凯啊王凯,你这辈子也不会有出息了,你可知道他是谁?”

    王凯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尴尬,眼神看向楼乙,带着询问与请求,楼乙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大概知道这家伙,为何到现在还是外门弟子了。

    谁能想象的到,一个能够制造一品灵符的灵符师,竟然还是外门弟子,简直滑稽可笑!

    他能够想象的到,这期间发生了某件大事,而这件事直接导致了这位有天赋的符师,被人雪藏在了这里,没有人关注的他,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自然也不会有人来收他为徒。

    况且他现在竟然连筑基都没有,实在是难以想象,他凭借着这褪凡期八层的修为,是怎么画出这些一品灵符的,似乎看到楼乙对王凯有兴趣。

    朗旭隐隐有些担忧,他对王凯说道,“赶紧滚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否则你那个死鬼师父的命,就别指望了。”

    朗旭似乎是准备敢他走,以防被他惦记上,而楼乙却走上前去,摸起一张紫金符,开始感受上面的能量脉动,不出他所料,内里蕴含的灵气不足,不过不是制符的手法不行,而是他修为太低了。

    楼乙无视了朗旭的笑脸,对着王凯说道,“走吧,屋里谈谈。”

    朗旭莫名的感觉到了危机,他连忙走过去说道,“楼师兄,这位可是我的符童,您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好了,这等下人别污了您的慧眼。”

    楼乙看着他,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这笑容让朗旭心惊胆战,甚至他隐隐觉得,楼乙的面容有些熟悉起来,王凯此时也在看着他,而且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时候的自己还不到十岁,他们也大抵这个年龄,这么多年过去了,楼乙的面容变了数变,早已不复当年的青涩,蜕变的越发成熟自信了。

    “土包子也想学制符,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不量力……”楼乙学着朗旭当年的口吻,将当初他讽刺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朗旭当场愣住了,眼神从怀疑到震惊,再到浑身颤抖,他的额头也被汗水打湿,他终于想起来了,想起了当初在符堂外的那一幕。

    朗旭脸色发白,什么也没说,逃也似的离开了,而王凯也因为这话,想起了楼乙,他的脸上带着意外跟惊喜,忘记了两人之间的身份不同,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说道,“怎么会是你啊……”

    王凯的手非常的冷,甚至冰冷的有些过分,这是灵力消耗过度所引发的,可想而知他为了画出这些紫金符,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恐怕他画这么一张,就需要耗费一整天所得的灵气,甚至还不一定会成功。

    楼乙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背,平静的说道,“没错,是我,当年真的谢谢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安之若素叶澜成〕〔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