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黎笙陆承屹〕〔暖妻乖乖受宠〕〔情云北去慕星辰季〕〔我轮回了五千年〕〔世子在线求生〕〔爱你江先生〕〔九零奋斗甜军嫂〕〔天降我才必有用〕〔乡村极品妖孽〕〔重生八零:家有媳〕〔重生学神:封少娇〕〔主播小傲娇〕〔不朽神帝〕〔八零福运娇娇女〕〔九零美发人生〕〔雪落关山〕〔都市之最强仙帝〕〔阴倌法医〕〔太古剑尊〕〔全能影后:云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五百八十二章 造化玉碟
    楼乙眼中光芒逐渐散去,他凝视着眼前这株近乎枯萎的大树,它正以残破之躯,撑着上方这座巨大无比的城,楼乙突然明白了许多事情。

    那白发老翁守着的,其实并不是这座城,而是托举着这座城的云桑古树,它曾经救过这三人的性命,所以这三人也在拼命守护着它,而如今云桑古树濒临死亡,那么它死之后,作为洪荒遗种的古树遗骸,必然会受到各方势力的觊觎。

    如此一来云舒天城将不复存在,更甚者将沦为各方势力的抢夺之物,可是楼乙却觉得,这些都不是最需要的担心的,他所担心的是云桑古树身上的这些瘤疤,它们所渗出的毒素,足以毁灭整个北州。

    更甚者一旦其流入洪渊之中,所引发的灾难更是无以复加,楼乙慢慢飞向上方,想要一窥云桑古树的容貌,就如同当初松神所展现的那一幕一样。

    灵族是一个神奇无比的种族,它们拥有近乎无穷无尽的寿元,亲近自然也必然会有弊端,它们当中的草木灵,就因此失去了化形的能力,可是作为洪荒遗种,它们却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

    楼乙并不怀疑,如果云桑古树愿意的话,它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云舒天城内的任何一个人,即便是大乘期的修士,在面对其怒火之时,也需要慎重作出决定。

    随着距离不断升高,楼乙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场景,无数过往的建筑,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从最初的草屋,到后来的树枝藤房,再到之后的一些木板房,甚至还有阁楼与桥梁。

    它们都已经十分的古老,记录着它与人类和平共处的记忆,云桑古树十分的宽广,枝条延伸向极远之处,它的叶脉十分的巨大,边缘带着淡红色的锯齿叶边。

    想当初它就会以此来对抗不轨之徒,然而如今它们上面,随处可见用来遮风避雨的建筑,只是如今这里早已没有了人烟,变得荒废了。

    又过了很久很久,楼乙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云桑古树的容貌,庞大到无以复加的脸庞,深深凹陷的眼瞳,每一道皱纹,都足以吞噬掉一整片街道。

    干瘪没有光泽的树皮,上面布满了裂纹,时不时会有碎裂的声音,从上面不断传来,低头看去,下方早已被云层遮盖,如今已然看不到了。

    在云桑古树的巨大面孔前面,楼乙无疑是非常渺小的,渺小到如同一粒微尘,随时会被那气流吹飞一般,只是云桑古树的气息,实在是太微弱了。

    楼乙感觉十分的悲伤,这种悲伤源自灵魂深处,令他感到痛心疾首!

    然而云桑古树却显得十分开心,它对楼乙释放出善意,并鼓励他高兴起来,对于自己行将就木,它也表现的十分豁达,只是希望楼乙将它快要死去的消息,告诉给那三个人。

    并嘱咐楼乙务必劝说三人离开此地,因为它在死去之时,会强行将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一些因果起与始,也要终与果,它要用自己的全部,结束掉这一切的因果。

    只是它还心系着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与人类生活在一起的数万年里,它过的十分充实,也过的十分安逸,既然要终结这一切,那么这些无辜的人,它就不想牵扯其中,希望楼乙能够劝说那三人,让所有人离开此地。

    如今的云舒天城,虽然依托与云桑古树之上,其实它早已具备了飘浮与天地的能力,只是那三个人执念太深,所以直到今天都还没有这么去做。

    楼乙将它的请求一一记在心里,而这时一道白光突然从天而降,笼罩在了他的身上,楼乙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似乎多了某种东西,这似乎也是某种赐福。

    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之上,似乎多了一层薄薄的膜,一层心型的叶膜,这层膜令他浑身上下精力充沛,血液隐隐都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这究竟是什么赐福之力,楼乙并不清楚,可是他却明白,这赐福之力绝不简单,只是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确定其是什么,这似乎需要询问一下空谷幽兰才行。

    就在这时一串如同葡萄一般的东西,散发着浓郁至极的果香气,出现在了楼乙面前,它呈现出五彩之色,白,金,青,黑,紫五种颜色。

    它们紧密的排列在一起,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这是桑葚吗?显然是肯定的。

    那么它又是否会如那紫色松仁一般,赐予其某种特殊的能力呢?楼乙却并不清楚,而就在这时云桑古树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孩子,这个送给你了,只是希望你们食用之后,能将种子撒播在大地之上,令它们有机会破土而生!”

    楼乙点了点头,同时琢磨着云桑古树话里的意思,你们自然不是单指他自己,也就是说,云桑古树此举,同时也惠及其他人,只是楼乙认识的其他人里,似乎只有之前的那老翁了。

    他低头看着这巨大无比的桑葚,一道光笼罩着他,将他送离了这里。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正捧着这枚五彩桑葚,躺在云海之中,而那老者此刻正盯着他看,确切来说是盯着他手里捧着的桑葚。

    楼乙精神回归身体的那一刻,他是看见了的,自然也看到了他手中捧着的桑葚,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此物竟然就真的出现在了对方的手里,这神游外物之术,实在是神奇无比。

    楼乙睁开眼睛,看向老翁,同时也看了看手里捧着的桑葚,他站了起来,将桑葚交给了老翁,开口说道,“它不行了,此物它说赠予我们,晚辈将此物交给前辈,一切由前辈来定夺。”

    老翁捧着五彩桑葚,浑身上下都颤抖起来,那自然不是因为看到了桑葚,而是听到了他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当年它为了救他们三个所受的伤,终于到了再也无法承受的地步了吗。

    这么多年来,三人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是想要延续其生命,甚至想要寻找办法治愈其所受的伤,然而当初那诡异的影子,那致命的齿痕,却如同魔魇一般,折磨着云桑古树。

    可是无论它怎么痛苦,无论它怎么难受,却始终不曾对其上的人类,作出丝毫的伤害,甚至为了避免上方的建筑被破坏,它强忍着这痛疼,不让自己发出丝毫的颤抖。

    万年岁月悠悠,见证了多少的更迭,它却始终忍受着这份折磨,守护着云舒天城的人们。

    然而如今它即将逝去,以后谁再来守护这里,守护云舒天城。

    他们只知道无妄海中能觅得仙缘,却并不知道在无妄海的深处,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恐怖,它潜伏在最深处的宫殿之中,张开大嘴等待着猎物上门。

    而那两位大乘期修士,之所以不在此地,他们就是先其他修士一步,进入到了无妄海,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仙缘,而是为了阻止这怪物出来为祸一方。

    老翁看着五彩桑葚,从其上摘了三颗黑色果实下来,又将其丢还给了楼乙,同时叮嘱道,“小家伙,以你目前的修为,只能服用白色与青色的果子,等你到达我这个境界,就可以服用这黑色的葚果了。”

    楼乙看了看这上面密密麻麻的果子,突然觉得自己太过贪心了,然而老翁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对其说道,“收下吧,此物与我们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帮助了,只是延续些许生命罢了,万年大劫将至,一切终究归于尘土罢了。”

    “前辈可否告知您的名讳,晚辈日后也好有个念想。”楼乙问道。

    “老朽云殇,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吧,小家伙你也好自为之!”云殇说道。

    “走之前,晚辈有几句话要说,是它托我转述给你们三人的。”楼乙说道。

    “嗯,你讲吧!”云殇点头道。

    楼乙将之前云桑古树告诉他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云殇脸色变了数遍,最终也只是叹息着摇了摇头,他的手掌托起,一枚布满了裂痕的玉盘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楼乙好奇的打量着此物,发现它虽然看上去布满裂纹,实际却是没有丝毫裂痕的,有白色的能量光纹,快速的从这些看似裂痕之处穿梭而过。

    它表面产生的光十分的柔和,处处透着神秘的气息,这气息不似昆吾界所有,看上去像是一件极其古老的宝贝。

    云殇手一翻,玉盘向着楼乙缓缓飞来,停留在楼乙的正前方。

    不过楼乙并没有伸手去接,他开口问道,“前辈,您这是何意?”

    “收下吧,无妄海中是非多,此乃造化玉碟,是当初我们三人与无妄海中觅得的仙缘,我们三人也是凭借着参悟其上面的光纹,从而一步步有了如今的修为。”云殇指着玉盘说道。

    “造化玉碟?”这个名字他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说过,等等楼乙好像想起来了,吃惊的看向面前悬浮的玉碟,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记录了三千大道与天道至理的造化玉碟?

    可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造化玉碟乃是钧祖参悟大道的工具,其蕴含的能量不可想象,而这玉碟虽然也蕴含着惊人的力量,可绝对不像是蕴含着能够开辟三千大道世界的力量之物。

    云殇习惯性的捋向空荡荡的下巴,而后微微一愣,摇头说道,“这自然不会是那传闻中的先天至宝了,是我们三个凭借喜好起的名字,毕竟它也蕴含着大道,可以进行参悟。”

    楼乙这才恍然大悟,天城之光即是伪造化玉碟,不过楼乙更喜欢叫他天城玉碟,因为它源自天城,安心收下了此玉碟,被云殇送回了来时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奕王〕〔两界布道〕〔重生成祁王的作精〕〔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隋唐大猛士〕〔驻颜太后:六十老〕〔星际绿化大师〕〔我有一个无敌的胃〕〔超级仙帝重生都市〕〔少年人有江湖梦〕〔我将此生,说予你〕〔我即王〕〔重生八零腹黑娇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