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黎笙陆承屹〕〔暖妻乖乖受宠〕〔情云北去慕星辰季〕〔我轮回了五千年〕〔世子在线求生〕〔爱你江先生〕〔九零奋斗甜军嫂〕〔天降我才必有用〕〔乡村极品妖孽〕〔重生八零:家有媳〕〔重生学神:封少娇〕〔主播小傲娇〕〔不朽神帝〕〔八零福运娇娇女〕〔九零美发人生〕〔雪落关山〕〔都市之最强仙帝〕〔阴倌法医〕〔太古剑尊〕〔全能影后:云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七百四十七章 逼宫就范
    长老阁中,诸位长老端坐高堂之上,端木道在下方站立,显得那么的孤立无援,他那佝偻的身躯,显得异常脆弱,面对着巨大压力的他,只能无声的喘息着,接下来所要面对的,是一场不见刀光剑影的战斗。

    曾几何时,端木家只重视培养炼丹师,何曾想过有朝一日,会被他们看作工具的武修,压的气都喘不过来,这是端木本家的耻辱,却又让他们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端木叶联系过齐家,然而齐家的推诿,让他明白了齐家此时已经选择了支持分家,在没有齐家的制衡下,本家的实力竟然远不如各分家联合在一起的力量。

    端木叶曾几何时曾认为,即便没有齐家的帮助,他也能够稳操胜券,可是两百年前分家中,却出了一位大乘期的存在,平衡瞬间被打破了。

    而之后本家就开始发生各种奇怪的事情,连续有本家的嫡系子弟消失,他虽有怀疑,却苦于没有任何证据,再之后端木司命降世,却是一个没有炼丹天赋的废人。

    端木叶万分痛苦,却又无处诉苦,他已经老了,远不如分家那位大乘期的修士年轻,这才意识到,端木世家似乎慢慢的脱离了他的掌控。

    端木司命能够顺利长大,也许就是因为他不善炼丹之故吧……

    最近他常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是时光却无法倒流,他亦回不到过去,老迈之躯还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他已经不敢去揣测了。

    此刻他看着端木道的孤立无援,内心感到一阵悲凉,听着分家那些平日里唯唯诺诺的长老们,此刻趾高气昂的质问着端木道,心底的这股悲凉却在此刻蔓延开来。

    在他的旁边,分家端木枭的弟弟,正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的作用就是牵制住端木叶,大乘期与大乘期虽有强弱之分,但是端木叶是个老顽固,他一直认为端木世家能够立足于昆吾界,靠的是其无双的丹术,至于武修一途,只是避免家族蒙难的后备手段罢了。

    甚至他曾认为,就是这修为,耽误了他一生的炼丹之途,让他无法再在丹道之途更进一步,这曾是他万分懊恼的事情。

    而如今他已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无处诉了。

    端木道有问必答,却始终坚持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端木家的未来,但是对方人多势众,又是先入为主,再加上楼乙动手的事情,本家也是亲眼目睹的,百口莫辩之下,端木道也无计可施。

    分家人胜券在握,废了端木道等于断了本家一臂,这会重创本家的根基,而且他们有理有据,更致命的是,端木道本就不是端木族人,而是端木叶赐姓之人。

    他们奈何不了端木叶,去可以一步步的除去他的身边人,当他彻底孤立无援之时,就是他们逼宫之日。

    当端木道被带下去的那一刻,端木叶甚至觉得大势已去了,他有些失落的离开了长老阁,在他身后却传来了分家长老们肆意的笑声。

    他们竟然已经张狂到了如此地步,端木叶的脚步停下,周身气息开始慢慢凝聚,而这时一个声音却在耳边响起,“大伯,您这是在生谁的气啊?”

    端木叶身体微微一颤,攥紧的拳头,慢慢的舒展开来,他开口说道,“没有,我只是舒展舒展筋骨罢了……”

    “哦,这样啊,要不要侄儿跟你切磋一二,也好让您好好的放松放松。”那人再次说道。

    端木叶叹了口气道,“不用了,你大伯我老了,可禁不起你们这般折腾咯……”

    说罢他不待对方回答,人已消失在了原地,那跟端木叶之人,望着远处嘴角浮上一抹玩味的笑容,随后也消失在了原地。

    回到本家住处的端木叶,将自己关在了屋内,周身气息极为不稳定,他的情绪处于爆发的边缘,却又无处可以发泄出来。

    这几乎要把他给逼疯了,门外传来敲门声,开始他不予理睬,可是没过一会,他又将门开启,看到了门外站着的本家人,他们都惶恐不安的站在门外,等着他拿主意。

    可是如今的他又能怎么办呢?分家挟持本家,这种可笑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端木世家,而且还是发生在他出任族长的时代,端木叶觉得自己实在难辞其咎。

    身边能用之人已经不多了,他只能将希望放在了这次招揽的这些个炼丹师的身上,然而事情真的会如想象中这般顺利吗?他实在不敢往好的方面去想。

    抬头望向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种深深的无奈之感涌上心头,也许端木家真的要变天了。

    恰在此时有人前来通报,说齐家派人来了,这个消息如果放在以前,端木叶是会非常欣慰的,可是现在他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却一下子难看起来。

    不仅如此的是,又有人来通传说中州孙家也来人了,端木叶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喃喃自语道,“完了,真的完了……”

    自己这边已无棋可用,然而对方却在一步步的紧逼,他们有条不紊的推进着,步步蚕食着属于本家的一切,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名誉等同于他的一切。

    然而如今齐家与孙家联袂而来,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此刻他已经能够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此刻外面人群因为这两大家族的到来,而沸腾欢呼,齐家耐东州霸主势力,而孙家又是丹道扛鼎之人,如此联袂而来,怎么能不引起轰动。

    本家这边顿时像是炸了锅一般,修士们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大量的外来修士,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向齐家以及孙家所在的地方。

    而端木分家的修士,又如此恰如其分的出现在了此时,更与两大家族之人相谈甚欢,这释放出一个怎样的信号,似乎不需要再多做说明。

    修士们都不是傻子,此刻早已有人洞悉了这里面的问题,于是毫不犹豫的踏进了分家的阵营之中,这几乎就如同骨牌效应一般,越来越多的修士放弃了本家,加入到了分家阵营当中。

    端木叶静心准备的一切,到此算是名存实亡,还剩下的修士,不是一些老顽固,就是一些没什么资格的小家族,他们选择留下来,有的是出于无奈,有的则是还端木本家的恩情。

    但是此刻的端木叶已经觉得大势已去,他将自己重新关了起来,一时间端木本家这里群龙无首,大家脸上满是绝望之色,甚至已经有人在哀叹,“端木家完了……”

    但是就在这时一个青年,却不顾家人的反对,径直来到了端木本家这边,向着门口的守卫询问,是否见过一个叫做楼乙的青年,甚至将他的样子叙述了一番。

    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没有,因为这个家伙叙述的是楼乙当初在无妄海的样子,说实话楼乙的本来模样,他似乎从未见到过。

    许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他也知道这么多会令家族为难,因为此刻端木分家人的脸上,已经有些不太自然了,只是碍于他是齐家大少爷的缘故,才没有历时发作。

    好在齐锐在没有得到想要答案之时,就失望的回到了家族队伍当中,还被其父狠狠的教育了一番,齐锐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皱着眉头嘀咕道,“奇怪啊,按理说他应该早就到了,可是这家伙人呢?”

    而他所担心之人,此刻正当在农神山的蛇蟠大阵之中,还没有苏醒过来,端木司命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他很想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可是他谨记楼乙昏迷前的叮嘱。

    外面很危险,有人要杀他们,但是他更担心的是端木青以及太爷爷的安危,本来他带着神农尺以及青药鼎进入农山禁地,就已经触犯了端木家的家法,要是他不快些赶回去,将东西放回原处,一旦分家的人发难,太爷爷肯定没办法应付的。

    而就在他举棋不定之际,楼乙的手指动了动,他的眼皮跳了跳,而后慢慢的张开了眼睛,虽然仍然还有些虚弱,但是总算是醒过来了。

    端木司命立刻将他所担心的事情告诉了楼乙,想要他帮忙想个办法,楼乙听完他的叙述,总算是知道了端木青为何会被当成叛徒囚禁起来。

    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啊,为了能搏上一搏,他这位师傅也算是孤注一掷了,不过听端木司命的意思,分家的那些人,似乎并不知道神农尺跟青药鼎在端木司命的手上。

    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只是如今如何才能顺利的走出这农神山,然而成为了最为棘手的事情!

    到底要怎么办呢?到底要如何才能出去!

    楼乙一遍遍的问着自己,猛地他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于是他让端木司命等在原地,让他先去准备一番,楼乙丢下不明就里的端木司命,瞬间消失在了上方的树林之中。

    上方随后传来蔓藤被砍伐的声响,端木司命抬头望着上方密密麻麻的树枝,喃喃自语道,“恩公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行事风格总是这么多的不拘一格,要是我也能学个一二,也许太爷爷就不会这么操劳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奕王〕〔两界布道〕〔重生成祁王的作精〕〔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隋唐大猛士〕〔驻颜太后:六十老〕〔星际绿化大师〕〔我有一个无敌的胃〕〔超级仙帝重生都市〕〔少年人有江湖梦〕〔我将此生,说予你〕〔我即王〕〔重生八零腹黑娇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