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大护卫夏洛〕〔最苦欲离别何乔乔〕〔重生1980之强国崛〕〔我的日本文艺生活〕〔农村之仙界红包群〕〔绝世兵王之贴身保〕〔校花的暧昧保安〕〔远方寻梦〕〔我为国家修文物〕〔独家蜜爱:大亨的〕〔穿越暴力女天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最强手机系统〕〔女总裁的近战保镖〕〔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都市无上仙王〕〔空间女的田园生活〕〔掌欢〕〔娇媛〕〔士女成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东域甲家
    这种灾难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直到楼乙主动从炼丹室里走出来,在学徒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才算真正的告一段落,他将之前的心得以及丹方整理后交给了阚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住处。

    任何事情都没有那么容易一蹴而就,更何况炼制超过五品的丹药,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一觉醒来,已是两日之后,再之后他去了一趟灵药谷,看看能不能挑选一些年份足一些的古药,然而让他失望的,药谷虽大,可是里面的药几乎都是重新栽植的。

    他开始想念当初的问仙楼,想念自己开辟出来的三座大山,以及那满山遍野的药圃。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世上也没有什么后悔药,他只能去了一趟阚冬那里,看看能否碰碰运气,不过他晓得这一趟恐怕会白忙,因为越是珍贵的古药,越需要足够的灵性才行,说白了就是,一定要是活的。

    去的时候阚冬正在授课,他又被迫客串了一次讲师,正好趁此机会,看看自己手底下,有没有比较好的苗子,以后可以扛起炼丹阁的大任,让阚冬可以颐养天年,少操些心。

    不得不说阚冬的授课稳扎稳打,学徒们的基础都非常好,不过要说特别有天赋的孩子,却是一个都没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要寻找一个炼丹奇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至少目前的状况是好的,比之前问仙楼连个炼药师都没有的时候,实在是强了百倍不止。

    材料凑不齐,就只能另外想想办法,他找来了江猴,这家伙的确是个机灵人,如今的问仙楼,隐藏着一支特殊的情报队伍,而作为他们首领的江猴,地位早已不输给任何一个阵卫的统领。

    而如今的江水镇已经成为了其中的一个根据地,三江汇聚之地,总有故事流传,所以江猴在这里设立了分堂,而另外一处则设置在了寒谷国的旧址,这里乃是鱼龙混杂之地,往来消息比较容易打听。

    要知道这里发回来的每一条讯息,都将影响着北州的局势,南域之地跟西域之地,是楼乙最为关心的两处地方。

    南域的三足鼎立之势,不知还能维持多久,而西域的葵家还要多久才会大举进犯,这些都是足以影响北州的大事,所以江猴的存在至关重要。

    不过他还有一个使用,就是收集关于北州的奇闻逸事,比如秘境、典籍、法宝、灵药等物,毕竟来说钱他现在是不缺的,但是底蕴却差太多,典籍的匮乏,装备的稀缺,都是制约问仙楼前进的绊脚石。

    所以江猴会将打听到的传闻,以三种级别呈报给他,低级的楼乙一般交给李敢等人处置,只有高级的这些,他才会亲自过问。

    这次叫他而来,却是为了两者之间,那不是太紧要的一环,一来是他需要,二来也是为了考验一下江猴的能力。

    “楼主您找我!”江猴一路小跑,来到近前,恭敬的说道。

    “在这里还习惯吗?”楼乙问道。

    “习惯,习惯,多谢楼主赏识!”江猴恭维道。

    楼乙摆摆手道,“我不过只是给了你一个机会,你有今天都是你自己的本事!”

    “楼主您严重了,还是楼主您慧眼识珠呐!”江猴再次恭维道。

    楼乙也不想跟他继续打哈哈,招招手道,“你来,正好有件事想问问你。”

    江猴快步上前开口道,“楼主您说!”

    楼乙将自己所需要的一干药材,告诉给了他,并询问是否有这些药材的讯息,或者是哪里有好的灵药师,有催生此类药材的师傅。

    江猴只是思索了片刻,就道出了一个地方的名称,而楼乙脸色却显得不太自然了,因为他所说的这个地方,让他想起了往事的一幕幕,而这个地方就是东域甲家。

    当初因为楼乙在浩雪宗打败了甲天下,致使甲家与公孙家联袂出走去了中州之地,而留下的几乎都是分家之人,而江猴所说的灵药师,其实就是依附了公孙家的花家,也就是花舞月的族人。

    他们不是被宋家灭掉的安乐县里的花家族人,而是当初同花舞月生活在一起的,浩雪宗的那批族人,楼乙原本以为他们跟着甲家去了中州,没想到却被留了下来。

    看来他们在这些人的心目中,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不知道花舞月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内心又该作何感想。

    虽说这些人曾经让他很无奈,但毕竟还是花如眉的族人,如果可以的话,不妨接来问仙楼,正好问仙楼扩张也需要人手,但是这却需要提前试上一试。

    毕竟楼乙不是甲家也不是公孙家,入了问仙楼就是一家人,如果他们还是两面三刀的话,那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好了。

    第二日清晨,楼乙跟着江猴,踏上了千万东域的路程,一路上楼乙都在观察江猴,他发现了对方有三个优点,第一个是,行动时悄无声息,沉默不语,没有丝毫纰漏。

    第二个就是,心细如尘,观察入微,时刻保持警惕性。

    第三个就是,他总会有意无意的打听些什么,事无巨细,全部记录下来,而后通过分析,将有用的讯息告知自己。

    这人简直就是天生的情报收集着,长相普通,身材不高不瘦,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出来,这样的人本就不怎么引人注意,他又极具敏感思维,懂得趋吉避凶,有他在自己身边,他反倒都有些懈怠了。

    神觉聪慧,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天赋,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过他的精神力却有些欠缺,楼乙决定回去后,帮上一把,也算是笼络人心吧。

    再入东域,楼乙感慨万分,原本富饶的东域,此刻外面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各个家族之间人人自危,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有可能遇到杀戮。

    甚至莫名其妙就被牵扯其中,好在两个人目标并不大,一路上也没有遇到太强的对手,就这样边走边打,终于来到了东域甲家的所在地。

    原本在他的想象中,甲家应该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可是出现在他眼里的,却只是一片废墟,而且有许多修士围着这里。

    诺大的地盘,如今被分割成了许多块,每一块都有修士驻守,甚至说每一段时间都有人会来攻打这些地方,矿产、灵田、商铺,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易手。

    他们两人来到了这里,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不过他实在不想卷入其中,所以就想赶紧完成自己的目的,然后尽快离开此地。

    但是他想的似乎有些美好,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很快一伙人就将两人围了起来,俗话说得好,柿子要挑软的捏,在他们看来,楼乙跟江猴,无疑是两头肥羊。

    宰了既能发笔小财,又能震慑四周的竞争者,这样一箭双雕的好事,自然是极好的。

    那些没有出头的修士,也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这些人不出手,不是他们看不上两人,而是这些人更狡猾一些,想要面前这些人,先试试水的深浅。

    最好就是两败俱伤,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楼乙的真实修为,他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就知道这里的人虽然多,却没有一人能抵住他一招半式,里面倒是有些修为相近的家伙,只不过都躲在暗处罢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省的麻烦没完没了。

    一道残影一闪,这群人还没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四周围着的人,全都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了,楼乙抬腿向前走去,甚至没有去看周围人的模样。

    江猴心头一阵狂跳,即便他距离楼乙如此之近,竟然也没有看清楚他的出手,似乎只是一阵风儿扫过脸颊,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喂喂喂,廖家的,你们是迷魂汤喝多了吗?怎么一个个的都倒了啊?”

    “哈哈哈,肯定是昨天逛花楼,逛的脚都软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耳边传来那些不明所以人的嘲弄,他们似乎还不知道,之前围着自个的那些人,已经全部死掉了……

    一击毙命,伤口在眉心处,他用的是东樵之角所领悟的东西,虽然还在摸索之中,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等它成型之时,将会成为其手中的杀手锏。

    这时又有人围了上来,楼乙摇了摇头,却听到阻挡之人骂道,“咋滴?看不起老子啊?!!”

    “不想死就闪开!”楼乙平静的说道。

    “你说啥?!!”那阻拦之人将脸凑过来,圆睁着双眼,一副择人而噬的德行,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道寒光,随后这人的身体就直挺挺的倒下了,而他的脑袋却被楼乙攥在了手里。

    “我不想跟你们在这里纠缠,我找到我想要的就会离开,谁若再阻我,下场等同于次!”楼乙将那人的脑袋想着天空一丢,手指微微一弹,那脑袋应声爆开,而他的声音也在此刻响彻周围人的脑海。

    原本以为是肥羊,却没想到碰到了硬茬子,这些修士纷纷赶回去报信,请自己的老大定夺,而楼乙有持无恐,在此处的所有人,没有人能挡他,真要不识时务,来一个杀一个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安之若素叶澜成〕〔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