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烟雨缥缈江南情〕〔婚然天成,总裁情〕〔绝品豪婿〕〔一代狂婿〕〔地球求生指南〕〔登顶炼气师〕〔暖婚100分:总裁,〕〔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美女大小姐的贴身〕〔校草独宠!首席魅〕〔神级狂兵〕〔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大道诛天〕〔一号狂兵〕〔第一好婿〕〔进击的赘婿〕〔婚前婚后:腹黑总〕〔婚途漫漫:甜蜜新〕〔狂医归来〕〔都市无上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楼乙 第八百零五章 蚍蜉戴盆
    楼乙盯着周围人群不怀好意的眼神,跟着之前那人一路平静的走进了一片桃花盛开的地方,进入这里的一瞬间,一股沁人心脾的香甜气息,就霸道的占据了他的整个肺腔。

    楼乙能够感到这种香味之中,蕴含着令人产生幻觉的味道,似乎这些人想要给他来个下马威,或者想要他当众出糗,他假装有些站不稳,手掌扶在了其中一棵桃树之上。

    说实话他现在并不确定,是这桃树多散发的花香让他这样,他要的只是与其建立联系,因为这些桃树都非常的古老,与当初在醉猴崖所见的那棵古桃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是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每一棵古桃树,都至少有千年的历史,整个牟家所在的区域,看上去就真的像是一片世外桃源。

    令他好奇的是,这里竟然没有牟家特有的风格,这里只有这些古桃树,但是据楼乙的了解,古桃树是不会散发出这种令人产生幻觉的气味的,所以他才需要跟这些古树沟通。

    苍生之赐除了霸道的夺取灵族能力的本事,它的第二个作用只怕就是与天地万物沟通了,人族也许不懂得这些古树们在想些什么,而他却可以。

    “陆先生您没事吧?”引路人开口问道。

    楼乙将手从古桃树上拿开,微微一笑道,“见笑了,突然有些脚步不稳,不过已经无妨了,咱们快些走吧……”

    然而他的话在那牟家子弟的耳朵里,却是另外一番意思了,对方的眼睛里显然有了一丝轻视之意,虽然他只是一个连化神期都不是的元婴修士。

    但是骨子里的那份骄傲,却让他将自己与楼乙之间的修为差距给忘却了,那致幻的香气的确不是来自古桃树,而是牟家的一些子弟,联合起来搞出来的,为的就是给楼乙一个下马威。

    牟家这一代的子弟之中,尤以牟茗珍的天分最高,也预示着她将成为接替牟家未来家族重担的人选,可是却在百年前无故昏迷不醒。

    这件事牟家自己人自然都是知道的,牟茗珍平时性子虽然清冷,可是却是面冷心热之人,对自己家族的这些子弟们也照顾有加,时常给他们讲解这园艺之道,在牟家的声望可谓是水涨船高,一时无两。

    但是就在昨日,听说有一个姓陆的人,竟然带着她的贴身玉佩前来,这在牟家年轻子弟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再加上主母朱思娴不加掩饰的怀疑,也让他们在心底里对楼乙,不抱有丝毫的好感。

    他们虽然修为不如楼乙,却对园艺本身有着自信,于是就有了今日这一出,而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要楼乙产生幻觉,让他自己在牟家面前出糗,这样才能帮牟茗珍出口恶气。

    出发点是好的,却显然选择错了对象,楼乙在与古桃树的交谈之中,得知了这香气来自一种叫做丝萦草的草穗,将这种草的草籽收集后,经过特殊的手法催发,就会产生这种致幻的气味。

    这也是一种用来对付外地的有效手段,只是没想到对敌人使用的手段,此刻却用在了自己身上,楼乙顿觉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

    这反而让这些牟家子弟们,以为他在强撑着装门面,其实就在他中了这幻气的一瞬间,体内的梦貘兽的力量,就发挥了效果。

    一切幻觉的力量,在恐梦之力面前都显得十分脆弱,更何况楼乙不仅掌控着这种梦境之力,更得到了神农茶的天赋之赐。

    端木家的百草茶,是因为神农茶的茶叶太过稀少,而使用各种灵药调配而成,它其实比真正的神农茶的效果要差上许多,这一点楼乙亲身感受过之后,自然是最清楚的。

    神农茶负责洗涤进入肺腔的草毒,而恐梦之力消除脑海中产生的幻觉,所以他现在其实是清醒的,丝毫没有受到幻觉影响。

    就这么一路跟在对方身后,走进了中央区域的广场内,难以想象的是,牟家的祖宅,竟然是一片连绵成片的村落,被一片巨大的古桃林包裹着,这里看上去充斥着古老的气息。

    而就在村口位置,一大群人早已等在那里,其中不乏族中年轻的后辈,他们或好奇的打量着他,或充满戒备的盯着他,或幸灾乐祸的瞥着自己,楼乙感受到了形形色色的目光,不过他的视线只盯着中间的两人。

    牟谦跟朱思娴作为牟家当代的家主跟主母,对于前来拜访的他,自然是需要有一些态度的,虽然大家心里未必都信任他,但是姿态总是要摆一摆的。

    毕竟是大家族,再加上牟家的特殊生存方式,让他们始终不会去得罪任何一方势力,互利互惠一直是牟家的生存方式,也一直言传身教至今。

    “小友来了……”牟谦上前说道。

    朱思娴虽然脸色不太好,却也跟着上前,两人上前作揖,已尽地主之谊。

    楼乙走上前去,恭敬的说道,“见过谦叔,见过娴姨!”

    罕见的这一次的朱思娴没有胡搅蛮缠,不过她的眼神却很奇怪,始终在打量着他,又好像在期盼着什么,楼乙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的那一切,都是这位牟家主母指使的。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这思娴二字着实有些讽刺了,思娴本寓意着贤惠淑德,可是在他的眼中,丝毫感觉不到对方有这等品德。

    原本开始的时候对方哭闹,楼乙觉得对方只是觉得自己女儿的异常,与自己这个拿着玉佩的外来人有关,这倒都可以理解,毕竟天下父母心嘛。

    可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触,却已经让楼乙感觉到,这位主母只怕并不是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她的意图似乎有些不太纯粹了。

    楼乙觉得如果牟家是这等待客之道的话,也许他在看过牟茗珍,并印证完自己的想法,他就准备离开牟家了,这次前来,已经令他有些失望了。

    “谦叔,现在是否可以带我去见见牟小姐了?”楼乙开门见山的问道。

    却在此时楼乙注意到朱思娴冲着身边不远处一位青年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上前一步,指着他问道,“你要见我妹妹?”

    “洪武不得无理!”牟谦蹙眉教训道。

    然而这青年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爹的训斥,仍旧直勾勾的等着楼乙,显然是想让他说出原因来。

    “是!”楼乙回答道。

    “凭什么?”牟洪武逼问道。

    “凭我们是朋友。”楼乙平静的回答道。

    “谁能证明?!!”牟洪武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此时的楼乙其实已经有点不悦了,可是为了见上牟茗珍一面,他还是忍着脾气回答道,“那块玉佩就是证明!”

    “你还好意思提玉佩,就是你不知用什么方法,盗走了我妹妹的玉佩,才使得她变成了如今的模样!”牟洪武话音刚落,楼乙就发现人群中不少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他抬头看向牟谦,问道,“谦叔,你也这么认为吗?”

    牟谦有些欲言又止,楼乙知道答案已经很明确了,他也不想再废话,开口说道,“这样吧,让我见她一面,等她醒过来后,由她亲自说给你们听,这样可以吗?”

    “你算什么东西?孙圣手都表示无能为力,你一个不知是何来历的家伙,蚍蜉戴盆也敢在这里班门弄斧?!!”牟洪武直言不讳的讽刺道。

    楼乙此刻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起来,他扫了牟洪武一眼,对方浑身猛的一颤,指着他说道,“怎么?你想在我牟家动手?!!”

    这时朱思娴也开口说道,“莫不是被我儿说破了,想要撕破脸吗?”

    楼乙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却在这时叹了口气道,“我为牟小姐感到惋惜,也为此行感到遗憾,不过相识一场总要了结这段因果,算我求您一次,让我见她一面可好?这样我才知道,我是否能够救她,如果您也想她尽快醒过来的话,请您准许我见她一面,谦叔!”

    楼乙这最后两个字,说的十分用力,他的眼神也是无比的真诚,牟谦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失望,看到了欲言又止,他叹了口气道,“罢了,你随我来吧!”

    “相公,不可!!!”朱思娴开口阻止道。

    牟洪武更是直接抢先一步挡住楼乙,人群中更是窜出不少人,将楼乙团团围困在其中,牟谦气的浑身哆嗦,出声吼道,“这个家到底谁说了算!!!”

    朱思娴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在大家的印象中,牟谦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从不会妄动无名火,对谁都很和善的一个人,可是他近日却为了一个外人,出口呵斥了自己的妻儿。

    “相公,你.......”

    “闭嘴!你记住这个家姓牟,不姓朱!”牟谦浑身颤抖着吼道。

    朱思娴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可是却很快被掩盖下去,他冲着自己儿子使了个眼色,牟洪武向后退了一步,给楼乙稍稍让出了一条道。

    当楼乙经过其身边之时,他悄悄威胁道,“走着瞧!”

    楼乙却连看都没去看他一眼,径直从其身边走过去了,甚至对方有意想挡住他,也被他轻松的撞开了,牟洪武脸色阴沉,狠狠的攥紧了双拳。

    孙思姚在这时竟然主动走了过来,对楼乙说道,“小家伙不介意老夫跟着一起涨涨见识吧?”

    楼乙看了对方一眼,见这老者慈眉善目,气息浑厚无比,身上有着淡淡的药香之气,知道他必然就是刚才牟洪武嘴里的所说的那位孙家圣手了。

    “前辈若愿意一同前往,晚辈也做不得主,这个您得去问谦叔。”楼乙巧妙的将这个问题踢给了牟谦。

    牟谦此刻已经稍稍平复了心情,抱拳对孙思姚说道,“您老若愿意再去瞧瞧,牟谦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那好啊,咱们走吧……”孙思姚笑着说道,同时往楼乙身边靠了靠,他的这个举动,无疑是告诉牟家那些蠢蠢欲动之辈,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显然也有保护楼乙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奕王〕〔两界布道〕〔重生成祁王的作精〕〔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隋唐大猛士〕〔星际绿化大师〕〔驻颜太后:六十老〕〔我有一个无敌的胃〕〔超级仙帝重生都市〕〔少年人有江湖梦〕〔我将此生,说予你〕〔我即王〕〔重生八零腹黑娇妻
  sitemap